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大约是爱

正文 第八章 代价

【书名: 大约是爱 正文 第八章 代价 作者:李李翔

大约是爱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神级大魔头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第八章 代价(本章免费)

    退学就退学吧,她不管了!可是眼泪一滴一滴滑下来,溅在卫卿的手背上。他似乎被灼伤了。

    周是经过这几番挫折,也不找兼职了,干脆整日窝在画室背单词、画素描。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忧来明日愁,管它呢,船到桥头自然直,天塌下来当被盖。她本性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只要不是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心一横,还真不着紧。

    张帅在一边画人物油画,听她和尚念经一样念英语单词,连连摇头,说:“周是,你这样背单词有用吗?”周是这些天快被英语折磨得不成人形,唉声叹气地说:“应该有用吧,大家不是说单词是基本吗!”

    张帅耸肩,“你这样漫无目的地乱背一气,恐怕作用不大。我建议你先做几套试卷试试,然后有针对性地对症下药,估计会好点。”周是怀疑地问:“是吗?试卷?什么试卷?”

    张帅笑,“四级试卷呀,难道你做六级的?”

    周是仍一脸茫然地问:“哪有四级试卷?”张帅真是服了她,摇头叹息,说:“买呀!王长喜的英语四级预测试卷就不错,八套做下来,应该会提高不少吧,过四级应该没问题。”

    周是羞惭地摇头,“我没听过……对了,哪有卖?”张帅倒没有取笑她在大学学了四年的英语居然还不知道王长喜,仍耐心回答:“卖学习资料的书店就有,西单图书大厦肯定也有。”想了想,他又说,“我还有一些英语复习资料,你要的话我给你找出来。”周是连声说谢谢。

    她看见张帅的书桌上放着一本关于考“雅思”的资料,不由得问:“张帅,你要考‘雅思’么?”

    张帅看了看她,半晌才点头,“嗯,想考考看,看自己英语到底如何。”

    周是露出又嫉又妒的表情,将书一扔,叹气说:“张帅,你英语已经够好了!请不要再打击我了!”张帅宽厚地一笑,出去洗笔。

    周是还真的跑去书店买了套英语试卷,外带听力磁带。为了约束自己,做试卷的时候,她让张帅在一旁监督,省得做到一半找各种借口跑出去。张帅告诉她应该以临考的态度做试卷,最好一气呵成。

    周是于是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交给他,视死如归般说:“你先给我保管,这两个小时就当是四级考试了。”然后咬牙切齿埋头做试卷。

    张帅怕打扰她,便去旁边的教室看书,说时间一到再来收试卷。他答应给周是批试卷,因为周是说如果自己批一定会故意放水。

    考试不到一个小时,周是的手机开始震动,张帅没有理会,可是没过一会儿又震动,并且一直不停。他怕有什么急事,跑过去说:“周是,电话。”

    周是做试卷正做得满心火起,努力与26个英文字母混战,不耐烦地说:“你替我接,别再来打扰我了!考四级能接电话吗?”

    张帅笑得不行,退到走廊上,接起电话,“喂,请问哪位?”

    卫卿一愣,还以为自己打错了,问:“这不是周是的电话吗?”

    张帅连忙解释,“哦!周是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您有急事的话我可以转告。”想起自己现在也不能去打扰她做试卷,于是连忙改口,“您若有事,请过一个小时再打电话给她。”

    卫卿听他口气,跟周是熟得很呀,不但接她电话,还以吩咐的口气让他一个小时后再打,俩人的关系大不简单,于是不动声色地打听,“请问你哪位?”张帅只说:“我是她同学。”没有多做解释,语气很含糊。

    卫卿哦一声,说:“清华大学的同学?”张帅不知他是谁,这样追根问底,又不好挂断,只得说:“不不不,是美术系的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卫卿淡淡地说:“那好,我等会儿给她电话。”看来周是新交男朋友了,心中十分窝火,更不甘心就此罢手。

    可是他并没有立即给周是电话。

    周是晚上不用去酒吧工作,日子一下子倒逍遥起来。白天跟着毕秋静老老实实去图书馆上自习,没事就往画室钻。她通常看一些绘画理论技巧之类的书籍。中午休息时,周是就和毕秋静等几个同学躲在图书馆外的沙发上啃苹果。

    这天中午,大家正吃着苹果,毕秋静却看着手上的苹果直皱眉,“现在苹果的价格越来越贵,味道却越来越难吃。”

    周是猛点头表示赞同,认真地说:“现在苹果种类越来越多,什么红玉苹果,黄玉苹果,旮旯苹果,红富士苹果,青苹果,红苹果……”

    话还未说完,众人已经笑倒。周是奇怪地看着她们,一脸不解地说:“笑什么呀!这些苹果都没以前自己种的好吃!”

    大家见她那种表情,越发笑得大声。毕秋静笑,“哎呀,周是,你真可爱,你在开苹果大会是不是?满口苹果!”也亏她能记得那么多种类。

    说说笑笑间,毕秋静问旁边的一个女生:“听说你已经拿了奖学金是不是?这么快!”那女生点头,“对呀,已经打到卡上了。云玛今年动作倒是利索,十月份已经发了下来,没有一拖再拖!”一般奖学金都要拖到学期末才拿得到手。

    毕秋静点头,“真是羡慕。我的国家奖学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发下来呢,估计要等到明年开学了。”转头又问周是,“你拿的也是云玛奖学金吧?那还不得请客!”

    周是一听奖学金发下来了,不由得喜上眉梢,立即跳起来说:“好说好说,少不了你的。”拿了卡就去提款机上查钱。

    晴天霹雳,卡上居然没有钱。周是以为搞错了,问了几个另外拿云玛奖学金的同学,都说发下来了。她一急,就跑到教务处去询问。教务处的老师听完,说:“哦,是吗?那你再等几天。奖学金是由云玛公司负责打到大家卡上的,学校也没办法催促。要不,你打电话过去问问也行。”

    周是一听,心冷飕飕的。她还抱着一丝希望打电话到云玛公司查问,心想,哪个环节出了点差错也是有可能的。没想到对方竟敷衍说不知此事,要问他们的领导。千辛万苦,电话终于转到云玛公司财务部主任的手中。周是报了学校的名字,问:“不知你们是不是忘了发一个叫周是的同学的奖学金?”

    对方以为是学校的工作人员,解释说:“哦,奖学金名单上确实有周是的名字。奖学金一事本来没这么早发放的,不过我们卫总特意吩咐过,所以我们就提前办了。周是同学的奖学金,我们卫总说再等一等,估计过几天就会打过去。”

    周是听到这里,狠狠地摔断了电话。卫卿这人,太卑鄙了!简直欺人太甚!他分明是不想让自己活了!

    可是更糟糕的是,学校财务部的负责人亲自找到一些未交学费的同学,说:“诸位同学,大家学费还没交是不是?学校今年刚刚颁布了新的规定,到期还不交学费的话,有可能被退学的。所以,大家还是赶紧交上来吧,别再拖了。有什么困难,多想想办法。也请大家体谅学校的难处,这么多学生不交学费,光是美术系,欠交的学费已达上百万元,这叫学校怎么正常运转!”

    未交学费的几个同学一听,顿时炸起来,纷纷指责学校太过无情。财务部的老师一个劲地解释学校的难处,最后说:“我也明白大家的难处,高昂的学费并不是人人都承受得起,可是学校也没办法,学校要运转,处处都要钱。校长办公室新近下了通知,十一月中旬之前还不交学费的话,就有可能被迫退学。所以大家多想想办法,让家里人筹一筹!”说完,也不管众人的愤怒,就这么走了。

    大家愤愤不平,大肆抨击,有人说:“什么破学校,银行贷款都贷不下来,还这么赶尽杀绝!又不是不交,拖一拖也不行吗?”有个美术系的学生鄙夷地说:“这学校老师都教什么了呀,都是我们自己学的!我们那老师一个星期见不了一次面,研究生毕业,居然连英语四级都没过,什么师资力量!”一时间,矛头已经指向各个方面。

    校方的这个说法在学生中迅速炸开了锅,大家对此都很不满。甚至有人提议给中央领导写信,控告学校不顾学生死活,唯“钱”是命。这自然是一时的气话,完全行不通。

    周是不知学校放出的这番话是真是假,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不可等闲视之。她纳闷地想,学校一开始不是说不交学费不给成绩吗,现在为什么又改了?离十一月中旬没几天了,她才真正觉得是火烧眉毛了,开始心慌意乱!

    卫卿觉得她也被逼得差不多了,于是打电话给她,“好久没有联系了,最近怎样?没什么麻烦吧!”

    周是冷笑,“还不劳卫总关心!”猫哭耗子假慈悲!世上怎么有这么卑鄙的小人!她只觉得愤怒。

    卫卿淡淡地说:“我刚出差回来,想请你吃晚饭,不知周是小姐,可肯赏光?”这样彬彬有礼的邀请,乍听起来,要是别人,真要被感动了。哪知道此人就是一匹披着人皮的狼,连禽兽都不如。

    周是想起奖学金一事,怒火丛生。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他以为他卫卿能一手遮天,而她只有听命的份?那也太瞧不起她周是了!于是答应了卫卿的邀请。卫卿一见她同意见面,热情地说要来接她。周是果断地拒绝,“还是找个地方吧。”两个人约了见面的地点。

    周是怒气冲冲跑去兴师问罪。卫卿见她脸色不善,知道她正气着呢,却视而不见,殷勤地替她拉椅子。周是嫌恶地看了他一眼,愤愤地坐下,劈头就问:“卫卿,你到底想怎么样?”

    卫卿一脸闲适地看着她,耸肩说:“我没想怎么样呀!”

    周是不由得怒火中烧,大声说:“你还没想怎么样?你害我接二连三丢了工作,故意在奖学金一事上为难我,你怎么这么小人呢!我哪得罪你了啊?我只是一个美术系的穷学生,你犯得着这样费尽心机地对付我吗?你吃饱了没事干是不是!”

    卫卿当然不是吃饱了没事干,相反,他目的非常明确。看着周是暴跳如雷的样子,他倒觉得她分外有生气。于是,他上身往椅子上一倒,不紧不慢地说:“酒吧那种工作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不做!至于奖学金,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让他们发放给你。”

    周是不怒反笑,“照你这样说,我还应该感谢你?”

    卫卿大言不惭,“未尝不可。”

    周是气得脸都绿了,言语上她哪是老奸巨猾的卫卿的对手。她怒不可遏,拍案而起,双手往桌上用力一扫,只听得哐啷哐啷几声,桌子上的杯盘碗盏通通摔了个粉碎,盘里的菜也都洒了,汤汁茶水溅得满地收拾。可惜这是密闭的包间,周是就是闹翻了天也没人管。

    卫卿也不生气,见她胸脯起伏得厉害,心里想的竟是:年轻女子的身体果真十分诱人。这时候的他竟然色心不改,还假装从容,“如果你想解决问题,就应该心平气和地商谈。愤怒于事无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周是一听他这话,倒很有几分道理,于是冷着脸站在那,一动不动,也不坐下。他暗笑,到底是小孩子,做事这么冲动任性!继续用开会的表情说:“如果你想好好地商谈,那么就请坐下。”于是移驾至沙发的茶几。

    周是思忖了半刻,也在另一边坐下。两个人像敌我双方,针锋相对。卫卿心想,孺子可教也,这么一个可人儿,以后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慢慢调教。

    卫卿双腿交叠,一派轻松闲适;而周是正襟危坐,如临大敌。

    周是见他只顾抽烟,没有开口的打算,只好自己先说:“卫先生,我以前就算哪里得罪你了,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个学生计较,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她觉得卫卿这种人一般都吃软不吃硬,于是放低姿态。

    卫卿心中摇头,终究年纪小,不够沉稳,首先就沉不住气,于是淡淡地对她说:“谈判可不是这样谈的。”灯下的阴影里,看不清他脸上有什么表情。

    周是有求于他,只好耐着性子问:“那应该怎样谈?”

    卫卿盯着她半晌,“你总得拿出点筹码!”

    周是斜睨他,脸带轻蔑之色,还以为自己忍气吞声,赔礼道歉就行了,哪知道此人根本就是豺狼虎豹,步步紧逼!她哪有什么筹码!这不摆明是耍自己玩嘛!既然如此,那没什么好说的。她脸色一变,就要走人。

    卫卿拦住她,“等等--”也跟着站起来,从沙发边绕过来,两个人面对面站立着。周是戒备地盯着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卫卿从身上拿出一张支票放在她手心,平静地说:“这个你先拿着,算是见面礼,以后每个月二十万。”他认为自己已胜券在握,料定周是翻不出他的五指山。

    在被卫卿看中的女大学生中,周是的身价可谓极高。一般人的身价还不到她的五分之一。

    周是低头一看,后面赫然六个零,一出手就是百万,真是有钱!她觉得此刻十分戏剧性,感觉非常荒谬。支票对她来说,远不如火红火红的钞票来得有诱惑力。她既然可以抗拒厚厚一叠钞票,自然也可以抗拒一张白纸。

    她回眸嫣然一笑,问:“那分手呢?”卫卿以为她同意,态度立时嚣张起来,居高临下睨视她,说:“和见面礼一样。”声音已有几分冷意。原来她也不过如此嘛,还以为多么清高!心底不知为何,竟然有几分失望。

    周是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支票插到他西装上口袋里,媚惑一笑,然后脸色突变,狠狠地骂,“你怎么不将你的钱带到棺材里去用!”本来还想学电视里一样甩他一巴掌的,不过她右手提着包,左手甩不利落,只得作罢。只对着他呸了一声,将头一甩,如斗胜的公鸡,趾高气扬地看着他。

    情况急转直下。卫卿料不到一向战无不胜的自己居然被她这样的菜鸟玩了一把!再也沉不住气,勃然大怒,气急败坏地说:“周是,你最好想想后果!你就等着被退学吧!”

    周是一听,学校新近改动的政策他似乎也参了一脚,更加愤怒,再一想到即将面临的惨境,又由怒转悲,眼眶情不自禁地红了。她真是被卫卿欺负狠了!虽然她极力控制,可是肩膀还是抖个不停,眼泪就要夺眶而出,硬被她倔强地逼了回去,她骄傲地抬起自己的下巴,转过头说:“那是我的事,关你这个人渣什么事!”但声音已带哭腔。

    卫卿见她如此,心中一软,柔声说:“你如果不这么倔强,就用不着被退学了。你不是要念书么?这样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周是想不通,此人怎么会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真是“狼子野心,其心可诛”!

    周是最受不得别人打她一巴掌再拿一颗糖哄她,这不是把她当三岁小孩玩弄吗?她愤怒地抓起手中的包,劈头盖脸就朝卫卿砸下去,吼道:“老子就不念了!”退学就退学吧,她不管了!可是眼泪一滴一滴滑下来,溅在卫卿的手背上。他似乎被灼伤了。

    周是狠命捶打,泼妇一般,已近疯狂。她连书都不打算念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包上面带有金属,打在身上颇疼。卫卿不好动手打女人,只得闪避。周是打了大概有十几下,力气用尽,踉跄一下,喘口气,连多看他一眼都不屑,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了。

    临出门前,还用力踹门,砰一声,踹得震天响,整座楼层都听到了。服务生和其他人纷纷探出头查看究竟。周是恶狠狠地瞪回去,“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女人哭呀!”

    脸上的泪却一直没有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约是爱相邻的书:超级保安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