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九流闲人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陈年旧作(下)

【书名: 九流闲人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陈年旧作(下) 作者:九城君

九流闲人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火帝神尊英雄监狱大宋王侯至尊剑皇东方梦工厂非凡洪荒法海戒色记武侠世界大冒险金枝机破星河我为王崛起之第三帝国    的确如叶屏所猜想的那样,徐长青此刻的心情非常愉快,因为他刚才通过镇神符施法的过程非常顺利,就和他预计的那样,并没有受到太强的人道之力压制,施法后的效果也超过了他的预计,这也就表明了这一路上创出的一些施法手法是可行的。有了这些施法手段,徐长青重新评估了一下自己现在能够发挥的力量,从而发现这次进京即便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也有着绝对把握能够安全脱身出来,一直由于世俗人间天地异常变化而紧绷的心情也因此放松了不少。

    就在这时,贴在宁舒怀额头上的镇神符忽然闪耀了一下,跟着笼罩在宁舒怀身上的淡淡光芒开始逐渐收敛、暗淡,最终完全消失,而在徐长青施法后就变成木头一般的宁舒怀似乎也恢复了神智。只不过恢复过来的他变得有些不同寻常情,只见他眼睛里面的泪水如同泉涌一般,双手接住光芒尽敛、从额头上掉落的镇神符,紧紧的抱在怀中,就像是抱住了一个看不见的人一般,毫不在意周围的其他人放肆的失声痛哭起来,仿佛就在刚才的那一小会儿他便遭遇到了让他感觉最悲痛的事情。

    眼前的一切早在徐长青的预料之中,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宁舒怀的肩膀,便回到了上铺,重新拿起了语录,继续翻看了起来,似乎没有了继续和叶屏等人交谈的心情。

    叶屏和邯虎一开始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整个人愣了半天,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刚才宁舒怀肯定是从镇神符中他妻子留下来的东西中得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这才造成了他的情绪完全失控。他们两人也是第一次遇到了这种情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坐在一旁安静的待着。等待宁舒怀的情绪恢复过来再询问一下原因。

    只不过,叶屏他们把宁舒怀这次情绪失控看得太简单了。时间几乎过去了一炷香的功夫,宁舒怀的情绪依然没有稳定下来。眼泪也从有到无。大有欲哭无泪之势,仿佛他要一次性将自己内心这十几年时间的情感一次性发泄出来似的。

    面对这种情况。叶屏和邯虎面面相觑,哭笑不得的坐在对面的下铺,尴尬得不知道该做什么。不过,叶屏见到宁舒怀有些红肿的眼睛和脸颊后,便朝邯虎示意了一下,让去乘务员的房间借条毛巾和脸盆,打点水来给宁舒怀用。邯虎也没有推诿,点点头。打开车厢门,走了出去。过了片刻,邯虎端着一个热气升腾的脸盆走了进来,放在窗口的桌案上,没有多说什么,就回到之前的位置坐下。

    或许是心中的悲伤已经发泄完了,也或许是感觉到现在车厢内的气氛被自己给弄得很尴尬,宁舒怀也逐渐恢复正常,跟着朝叶屏和邯虎歉意的点点头,然后又站起来。转身朝徐长青非常感激的鞠躬,道:“谢谢!谢谢!谢谢您让我再见到她,我……”

    “不用谢!我只是随手为之罢了。”徐长青打断了宁舒怀后面感激的话。然后提醒道:“这块镇神符你以后多放在身边,贴身收好,如果运气好的话,你在睡梦中还能与你妻子相见。”

    “谢谢!谢谢!”宁舒怀紧紧握住手中的护身符,心中感激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通过不断的道谢,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

    在宁舒怀不断的道谢声中,徐长青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皱了皱眉头。随后又说道:“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和东西,也不喜欢别人欠我的人情和东西。一旦相互之间结下了因果,那么无论是欠债的。还是债主都会有一些无形的负担。对于其他普通人而言,这些负担不痛不痒,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我却不行,所以既然你觉得欠了我一个大人情,那么我就要你还给我一个人情。”

    作为旁观者的叶屏和邯虎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头,看向徐长青的眼神也显得有些古怪,似乎很难将说出如此功利之言的人和眼前这个神秘的世外高人联系在一起。

    虽然徐长青的话说得直白无情,让人听了以后感觉非常不好,总觉得怪怪的,但仔细想想,话虽略显功利,但道理却并没有错,也算是符合无债一身轻这句大俗话。

    宁舒怀此刻心中对徐长青充满了感激,脑子里想着怎么回报徐长青,自然不会对徐长青的言词感到反感,只见他想都没有多想,便问道:“您想要我怎么还这个人情?请尽管说,哪怕是让我粉身碎骨……”

    “不至于,我的人情不至于到这种程度。我也要提醒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发一些你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的誓言,须知举头三尺有神明,有些话不能乱说,特别是在我这样的人面前。”徐长青再次打断了宁舒怀的话,提醒了对方一句,并且在对方还要开口说些社么之前,将自己偿还人情的要求说出来,道:“你如果真心想要偿还我的人情的话,那就答应我一个条件,在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能够出手帮我一把。”

    听到徐长青的话,宁舒怀即便现在对徐长青是无比感激,依然还是露出了迟疑之色。虽然徐长青开出的条件听上去非常简单,但仔细想想帮助的范围却并没有限定,一般的小帮助倒也罢了,要是某一日徐长青用这个人情要求他做一些违背其意愿和道德的事情,比如利用他现在的工作身份做一些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那么他该如何自处,是遵循承诺,还是食言而肥?

    就在宁舒怀心中纠结万分的时候,徐长青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道:“你不用想太多,我不会让你做一些违背你意愿的事情,我只是要一些帮助而已,这些帮助或许是让你帮忙找一些人,总之不会是什么很难的事情。”

    宁舒怀还是慎重的考虑了一下,道:“这样我可以答应您。”

    “如果徐先生您需要找人的话,我们也可以帮忙。”这时,叶屏也开口主动结交徐长青道。

    “不必了。”徐长青有些冷淡的拒绝了叶屏,跟着又像是怕叶屏误会,于是补充道:“去见陈撄宁这件事还需要你的帮助,这对我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见到徐长青拒绝,叶屏露出了失望之色,并且也没有了再开口的想法,毕竟以她的身份低声开口一次就足够了,再这样开口求着别人同意自己帮助,不单单会丢他们家族的脸,也会让她自己看不起自己。

    徐长青做出这样的态度,突然一反常态的想要将彼此的关系完全功利化,避免其他更深的联系,也是有他的苦衷。就在刚才宁舒怀对他万分感激,甚至不惜粉身碎骨也要报答他的时候,他这才感觉到自己不知不觉之中竟然和车厢内这三人有了一些因果联系。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这些因果联系倒也不会让他感到任何为难,可车厢里的三人都不是普通人,稍微结上一点因果,就不知不觉和国家大势有了联系,若是再深交下去,必然会卷入到世俗争斗之中去,无法自拔。到时别说去世界各地寻找与先天神祗有关的线索了,恐怕连离开华夏都成问题。

    只不过有些时候越是想要避开某些事,某些事越是会自己找上门来。

    在徐长青开始有意无意的对车厢内三人疏远后,车厢内的气氛变得平静了下来,三人各自回到自己的铺位,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或是睡觉,或是继续神伤发呆,总之彼此之间也都没有了交谈的意思。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十几个小时,火车刚刚经过了南京站,开始向北边行驶,估算着大概还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才能到京城。此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左右,正好是普通人身体最疲惫,也是睡得最深的时候,在轰鸣的火车声掩盖下,一阵极为微弱的脚步声在火车顶端传了下来。

    从脚步声的大小等细节来判断,脚步声的主人肯定在双脚的鞋上垫了一些柔软的缓冲铺垫,从而使得原本就不大的声音变得更为微弱。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别说是在这种轰鸣火车声干扰的情况下了,就算是在安静的环境中,恐怕也很难听到这些脚步声。然而,在脚步声经过的一个车厢中却又两个人能够清晰的听到这些脚步声,一个自然是徐长青,而另一个则是看似睡着的邯虎。

    在脚步声出现的时候,邯虎便睁开了眼睛,猛地从卧铺上坐起来,抬头朝车厢顶端看过去,仿佛他的视线能够看透车顶的铁皮一般。只不过,此刻他似乎还不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东西是脚步声,眼中露出了一丝迷茫和疑惑。因为邯虎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动作,使得真正陷入沉睡的叶屏和宁舒怀也被其惊醒了过来,一脸不解的看着神经兮兮的邯虎。

    叶屏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正准备询问邯虎发生了什么事,但却被邯虎的手势给制止了,而且在看到邯虎做出的暗号手势后,她脸上的睡意也瞬间消失,变得严肃起来。一旁的宁舒怀虽然不明白邯虎所做手势的含义,但却也能够从邯虎和叶屏两人脸上的神情判断出事情有些不太好,所以也非常配合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九流闲人相邻的书:明扬天下不死武尊重生之中专时代末法时代的修道者斗罗大陆窃听人生薰衣草系列之恋上冷血酷千金疾风外传花尊末日联邦隋末逐鹿记一个人的时空走私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