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Blood X Blood:血族传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书名: Blood X Blood:血族传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者:妖舟

Blood X Blood:血族传说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东京绅士物语宝典一世独尊灵车三国之召唤猛将大明文魁后来居上绝世邪神重生之改天换地机械神皇神门庶子风流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该隐最近的运气开始变得很差。

    面试机会连续被取消,毕业论文也被打回来重做,去超市买东西发现信用卡被吊销,开车闯了紫灯也被拘留了24小时,就连走在路上都会被不明物体击中……新伤连着旧伤,霉运接着噩运,唯一算得上好事的,大概就只有在最近的一次财经界招聘会上当众被财政部长叫去单独召见了,然而……

    本以为自己任职有望的该隐同学,忐忑不安的抱着简历在对方的办公室等了一个多钟头之后,那笑容神似某种狸兽的乔凡尼大人,居然只是在批阅文件的间隙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番,就挥挥手送客了!呜呜乔凡尼大人您好过分T—T……贵族们就这么喜欢无耻的耍弄小老百姓吗?

    基于以上挫折,该隐牵着小莉莉丝到超市买晚饭的时候依旧很沮丧。

    莉莉丝,扒在货架上兴奋不已:“新出的紫菜包饭口味的艾尼玛血浆耶~我们晚上就吃这个好不好?”

    该隐,心不在焉:“唔……嗯……”

    莉莉丝,担忧的仰望:“唔,该隐哥哥,是钱不够么?别担心,我有个攒硬币的小袋子,之前你乱丢的零钱我都捡起来了,现在有不少了呢!嗯,我看看……刚好够买一个的!我们两个分着吃好不好?”

    该隐:“不……不是因为钱什么的(虽然的确钱也不够= =,小袋子什么的好萌……),只是突然觉得自己挺没用的……”伸手摸摸莉莉丝的头顶,该隐微笑:“没关系,你喜欢的话就全都给你吃好了,不用分我一半。”

    莉莉丝仰头凝视他少顷,有点感动的默默搂住对方的手臂……顺便抬脚把货架上砸下来的大箱子踢回去!

    该隐:“= =刚刚好像有一声巨响……”

    莉莉丝:“幻觉,幻觉~”

    和乐融融的两人在到达收银台之前都没有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莉莉丝小姐!”

    一切就以这一声惊喜的呼唤开始……

    “莉莉丝小姐~”那个笑容灿烂得有点杀伤力过强的圣血族男子优雅的靠在收银台前,对着莉莉丝打招呼,“要堵到您还真不容易呢。之前盛传您去民间找了个蓝血族男人玩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似乎是真的啊~”

    该隐的表情,很惊愕。

    莉莉丝?黑发黑眼的莉莉丝,会被贵族尊称为“您”的莉莉丝,这个星球上只有一个吧……

    开玩笑的吧?

    可是对方是银发贵族,就算现在废除贵族制了,圣血族的血统也改变不了。他们,不会专门来超市对着他开玩笑。

    而莉莉丝的表情,则很不爽。

    她的不爽直接反应到了恶狠狠盯着对方的眼睛里,和牢牢抓着该隐不放的手臂上。

    路人甲同志却并不介意她不爽的目光,微微一笑道:“听说您拒绝了阿萨迈大人的邀请,那么您今年雪季晚宴的舞伴人选还是空缺的了?现在有什么中意的对象么?”他停顿了一下,侧头瞥了一眼仍在呆愣中的该隐,“您不会说是他吧?呵……我想您应该知道,十大家族以外的闲杂人等是连邀请函都拿不到的。开玩笑的戏耍也差不多该停止了,跟平民玩下去有什么好处呢?喜欢他的话就多给些钱带回城堡里好了,何必花这么多心思?请您不要因为游戏耽误了正经事啊……”

    该隐的表情,仿佛被狠狠刺了一下!

    他抽回被莉莉丝抱住的手臂,默不作声的到收银台付了钱,然后离开了。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莉莉丝下意识的想拉住他,却终究没动。

    她没办法毫不心虚的说出“我是认真的没有戏弄你的意思”或者“我没有蒙骗你利用你的好心”这种话呢。

    她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去,直到身影消失在门口。

    “满意了?”莉莉丝转身,抓起那瓶紫菜包饭口味的艾尼玛血浆扔在对方脸上!

    银发男人轻轻松松的扬手在空中接下,笑容不变:“还没,要是您真的愿意当我的舞伴我会更满意~”

    莉莉丝冷冷瞪他一眼:“谁在问你?我问的是长老会!”

    男人按了按耳后的通讯器,轻笑:“您都知道的嘛~”然后不解的歪头,“既然您知道肯定会被阻止,为何还要折腾一番?”

    莉莉丝看着他,突然冒出一个笑容,微微贴近了对方,面颊凑近,吐息着轻声道:“关你屁事~”

    男人愣在原地,直到莉莉丝离去才回过神来,一边回味着刚刚靠近时闻到的血香,一边下意识的打开手里的罐装紫菜包饭口味艾尼玛喝了一口……

    “噗——!”

    城堡上的月亮悬得高高的,一左一右,把银光洒满亲王大人的办公桌。

    梵卓手里的羽毛笔流畅写划着,在古典的纸张上留下很有质感的唦唦声……

    莉莉丝沉默着走进来,径直绕到巨大的办公桌后面,爬上爸爸的膝盖,沮丧的坐下来。

    梵卓手下不停,只抽空低头亲了亲女儿的头顶,哄小猫一样拍了拍她。

    莉莉丝叹气:“我被甩了。”

    梵卓:“哦。”

    莉莉丝:“长老会的人出来搅局。他发现我一直在骗他以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梵卓:“嗯。看吧,跟我之前说的一样。”

    莉莉丝不爽的鼓起腮帮:“爸爸,您是不是也不喜欢我跟平民在一起?这次您是站在长老会那边的吗?”

    梵卓停下笔,看看生气的女儿,轻笑:“长老会之所以妨碍你,是因为你只能跟圣血族产生后代,跟蓝血族无法结合。如果让你跟那个叫该隐的小子在一起,纯属浪费有效基因。可是你觉得爸爸我会在乎这种事么?”

    莉莉丝晃了晃悬空的小脚丫:“嗯,不会……那么爸爸,是我的伪装技术太差了么?为什么您能成功我就不行呢?”

    “跟技术无关。”梵卓抬手理了理女儿软软的头发,“你妈妈之所以会接受我,不是因为我骗术高超,而是因为我是绝对的真心。当初谎言被揭穿的时候,她虽然没有生气但说的也只是‘你太狡猾了,我甘拜下风’。让她真的爱上我,那可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莉莉丝盯着他:“您的意思是说我对该隐不是真心的?”

    梵卓笑了笑,提起笔继续写起来,“这个你自己最清楚。到底想要什么,希望谁怎么做,真正在乎的是谁,你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不是么?”

    莉莉丝呆呆的沉默了一会儿……

    梵卓大人抱着小女儿静静的工作。

    小女儿最后走的时候撅着嘴小声问:“那爸爸,您是什么时候才让妈妈说出‘我爱你’的呢?”

    无所不能的梵卓大人瞬间僵硬!

    久久,没有回音……

    当晚,梵卓夫妇的卧室里传出如下对话:

    “唔……梵卓……你今天怎么没完没了的……”

    “我爱你。”

    “唔嗯……我知道。”

    “……为什么你不回答‘我也爱你’?你从来没对我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呢。”

    “啥?都老夫老妻的了,那么肉麻的话我怎么说得出口?!”

    “我就一直在说啊。”

    “你脸皮厚嘛。”

    “……”梵卓大人眯起眼,阴森森道:“再来一次。”

    “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我爱你!超爱的……”

    于是,明天梵卓大人终于可以回答女儿的问题了。

    该隐刚打开门厅的灯,就看到莉莉丝小狗一样坐在台阶上等他。

    他走到门口,却没有开锁,只隔着水波门淡淡道:“你在那儿做什么?”

    听到该隐的声音,莉莉丝立刻转过来,靠在门边伸出指甲挠了挠门,看了看该隐的脸色,终究没敢真的破门而入,半天憋出一句有点别扭的“对不起”……

    该隐忽然有点想笑。

    这对她来说挺不容易的吧?这位血族真正意义上的公主,大概长这么大还没对谁道过歉。

    “莉莉丝大人,你不用对我道歉。只是以后也请别来戏弄我了。”他淡淡的说。

    “我没有戏弄你的意思!”莉莉丝提高了音量,“骗你是我不对,但我不透露身份是有理由的……因,因为要是你知道了我是莉莉丝,就不会把我当普通女孩一样照顾了。”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一句话该隐几乎竖起耳朵才听得到。

    他有点愣怔,“什么?”

    “整个帝都……能打败我的人也没有几个。”莉莉丝低声说,“你也听说过的吧?新生的混血贵族拥有超强战斗力什么的……的确,我不需要大人的照顾,也不需要被人放在身后保护,就算没人管我也不会死。周围的人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就不把我当需要保护的对象看待了。其实你也一样吧?”她抬头看看他,“以前,我也曾经这样坐在门口等过你一次,你回来的时候紧张得不得了,还呵斥我说女孩子深夜坐在外面太危险以后再也不许出来等你了……可是刚刚,你想都没想过我一个人坐在外面会不会危险吧?”

    该隐下意识辩解:“那是因为……”

    “因为我根本就不会有危险。”莉莉丝平静道,“没错,就算有袭击者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可是,就算战斗力很强,我也是女孩子。比起这种放心,以前那样的呵斥,还让人舒服些……”

    她转过头,视线落在门边小小的花丛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把我护在身后。虽然只是场误会,但我很感激你,是真的。那时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或许在一个不知道我是谁的人身边,反而会被当成柔弱的女孩子对待也说不定……”

    该隐微微动容,“你……”

    莉莉丝收回视线行了个礼,认真道:“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开心,你是个好人。我的确骗了你,利用了你的好心,你生气也是应该的,但是我没有高高在上的戏弄你的意思,是真的。”

    他低头望着她,轻声道:“嗯,我知道。”

    的确,与其说是利用,不如说是一个太强又太骄傲的小孩在努力从大人那里骗取一点爱怜。

    这样的她让他觉得有一点可怜……

    于是他打开门,温和道:“进来吧。雪季快到了,不要坐在地上。听说人类和血族的混血儿是有体温的,你很冷吧?”

    对了,难怪之前那个男人会给睡着的她盖上斗篷……其实早该注意到的,这孩子根本不是半血族。自己有的时候真是相当迟钝,会被骗得团团转实在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莉莉丝呆呆的仰头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在眼前开启,然后很快醒悟过来,像只被原谅了的小动物一样,扑过去一头扎进他怀里……

    这一天凌晨的时候,另一位不速之客也来拜访了该隐的房子。

    那个男人像上次一样,一阵夜风之后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棺材边,蝙蝠一般无声无息。

    该隐望了一眼窗户,开始觉得这人大概根本不知道进屋是可以走门的= =……

    “她呢?”开门见山的提问。

    “已经走了。”简洁明了的回答。

    “说是要找个地方闹别扭去。”该隐又补充了一句。

    蒙面男人明显的愣住,略思索了一会儿,转身欲离开。

    “要我告诉你她去哪儿了吗?”该隐好心的在他身后提高声音说道。

    男人转过头瞥了他一眼,“不用你多事。”

    他找得到她,从小就是这样。

    当她发脾气或者郁闷的躲起来哭的时候,就算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在哪儿,他也永远能找到她。

    该隐靠在窗边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远处的屋顶上,兀自喃喃:“明明……就一直被当做女孩对待嘛,都没发现吗?真是小鬼……”

    莉莉丝也是,这个人也是,真是当局者迷。

    白天的圣地静悄悄的,连鸟鸣声都没有。

    用高小小的话来说,就是充满了墓地的气氛。

    七扫视了一圈,确定附近没有其他可疑气息,便踢开断掉的枯树干,在那个小小的洞前面蹲下来。

    “你究竟在闹什么别扭?”他侧头瞥了眼旁边刻着莫诺赛特家族族徽的石碑,“这个坑你是怎么搞出来的?”

    “反正我力大无穷粗鲁残暴毫无女人味,把人家的坟地挖个坑出来很奇怪么?”小莉莉丝抱膝团在里面,情绪低落的嘟囔,“你干嘛来找我?肚子饿了?”

    七冷哼:“我只有想吸血的时候才能来找你么?”

    “你只有想吸血的时候才会来找我。”莉莉丝转过脸不看他,“而且还来得很勉强。其实你一直觉得我没有妈妈好吃对吧?”

    七皱眉:“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咬了我一口,然后说‘味道不一样’。”莉莉丝的口气十分愤愤,“那表情分明就是说我比较难吃!”

    七同志:“……”这么久以前的事居然还记得,女人真是麻烦的动物= =。

    “你咬过妈妈对吧?”莉莉丝继续喃喃:“我都知道的,一叔叔当初跟爸爸签订了契约,说用妈妈后代的血液作为替代品,让阿萨迈一族退出繁育者之争。我只是不合格的替代品吧?是勉强收下的童养媳?其实你更想要的是妈妈的血对吧?”

    七看着她:“你是因为这件事才拒绝我当你出席雪季晚宴的舞伴?”童养媳是什么?

    “不是。”莉莉丝瞪着他,“那是因为我看到你背着我爸爸邀请妈妈做你的舞伴!”

    七微愣……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因为梵卓作为执政官要出使其他星球,小小作为执政官夫人要代其主持晚宴,但是那个孱弱的人类独自一人出现在一群血族面前的话,根本无法让人放心……

    “那是有原因的。”

    沉默了半天之后,男人只冒出这么一句话。

    莉莉丝几乎气炸……

    “不只这一次!”莉莉丝磨牙,“从以前就是这样!如果我和妈妈同时出现在你面前,你一定一直盯着她!看到她要摔跤会拉住她,看到她手里东西多会帮她拿,看到不怀好意的人接近她你就悄悄解决掉,连树上掉下来的虫子你都会帮她在半空中弄死……你对她完全就像照顾女孩子一样,我也是女孩子啊混蛋!难道我不会摔倒力大无穷打架从来不输而且觉得虫子很可爱就不需要被照顾了吗?!”

    无语的小七:“……”

    该怎么说呢?应该说是当初被聘为她护卫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吧……他有帮她捏死过虫子么?(喂,你跑题了= =)

    莉莉丝盯着沉默的男人半晌,终于发飙!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连解释都没有一句?!放个屁来听听也行啊混蛋!

    七垂眼看着一边:“那是因为她太笨了。”放着不管的话可能会死掉。

    莉莉丝:“你只想说这个吗……”

    开始丧失耐性的强盗先生,站起身冷哼:“原来你只是为这种无聊事发脾气,真是小鬼一个……”

    “是啊,反正我是小鬼。”开始自暴自弃的莉莉丝,兀自抱膝嘟囔:“反正你不管怎样还是成熟女人比较好吧?对着小鬼连那里都站不起来吧?一点反应也没有……好歹我的身体还是挺好看的吧混蛋!……大人了不起啊?等我长大了也一样丰乳肥臀小细腰!哼,干脆我去找长老会研究院也给我注射生长激素算了,三个月就成年,到时候迷死所有人!就是不让你上……”

    “够了,闭嘴!”男人突然低喝,猛地拽开她抱着膝盖的手,扳住她的下巴,露出血牙的薄唇粗暴的吻上她的嘴!唇舌堵得严严实实,津液暧昧的交换,喘息也统统被吞没……小莉莉丝十四年的人生里第一次受此冲击,瞪大的眼睛半天收不回来,一吻结束仍旧急促的喘着气……

    七把面罩拉回去,淡淡道:“我可从没跟她做过这种事。”

    莉莉丝把脸埋在膝盖间,嘴角悄悄翘起来……

    男人继续说:“快速繁殖的方式是很危险也是极不人道的,长老院当年是为了弥补战后人口断层才出此下策。我不希望你也去做那种事。你根本不需要急着长大,血族的耐性一向很好,既然我可以等上十四年,就不在乎再多等上几年。”男人低头看看她,抬手擦过她濡湿嫣红的嘴唇,“我比任何人都期待你长大,别挑战我的忍耐力。”

    莉莉丝抬手握住男人的手指,放在嘴里轻轻咬着他的指尖,眯起眼睛笑道:“嗯~你是让我别总勾引你么?”

    被调戏的小七:“……”

    莉莉丝盯着他的眼睛,舌尖湿漉漉的滑过他的手指间……

    男人终于忍无可忍:“够了!出来!”

    莉莉丝疑惑的歪头。

    “洞太小了,我进不去,你不出来我怎么抱你?”(看到这句话想歪的坏孩子统统去面壁)

    莉莉丝笑起来……很利索的从小坑里爬出来,勾着男人的脖子扑进他怀里!

    朝阳升起来,天地间一片暖色,拥抱的两人背后墓穴深处隐隐的流光,也辉映出了点点幸福的金色……

    “呐,小七,我小的时候经常收到梅尔星寄来的明信片呢,那上面是爸爸妈妈从前的旅行日记。妈妈总是写很多话,爸爸则只给我写过一句话……却让我受益匪浅呢。”

    “什么话?”

    “不告诉你。”

    “对了小七,等我长大了咱们也去做环宇宙蜜月旅行吧!”

    “环宇宙是无所谓,不过蜜月是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还有啊小七,我妈是我爸的哦。”

    “知道了,烦死了。”

    我未来的孩子:

    你妈妈是我的,没你的份。

    From 你爸(= =梵卓大人您只想对你的娃说这个吗?!)

    该隐,男,应届毕业生,在一个临近雪季的黄昏,打开家门前的邮箱时,意外的收到了萨恩星执政官大人亲笔签发的聘用通知书!

    此刻的他因为终于找到了工作而欣喜若狂,还不知道他的第一个工作将是起草一份半胁迫性的,订婚协议。

    “看中的东西要趁早套牢,打上标签,昭告所有相关人士。这,是出生前爸爸就教我的道理。”

    小七同志此时在遥远的砂海,莫名的打了个喷嚏……

    ——番外·后来章 End——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Blood X Blood:血族传说相邻的书:极品少将恶魔总裁回到唐朝当皇帝盗梦笔记长生法则不可思议的亚瑟王饭局也疯狂绝对秘技最轮回降临在电影世界篮球之神鉴宝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