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十章 和亲公主

【书名: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十章 和亲公主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制作人仙界归来极品小农场超凡传韩娱之国民主持续南明感染体我的幻想世界南宋风烟路逆鳞桃花眼美人记    “岂有此理,我和你没有什么话好说,你这人好生无礼。”显然这人根本就没有打算跟随着公主一起和亲的打算,所以一下子炸了,然后一甩袖子就一副气唿唿的样子走了。

    要知道每次公主出嫁的时候,都要带着一些侍从、宫人、工匠。要是真的去漠北,和亲公主的日子不好过,那些被带去的人日子更加难过。

    所以他自然不肯跟着去,他在京城日子过不错,就是真的过不下去,也不能跟着去和亲。所以他不得不故作生气的样子,然后慌慌张张地跑掉。

    “切!刚才不是说让公主和亲,是为了大义吗?怎么轮到自己身上就不成了?让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去和亲,到还有脸说什么大义。”余颖冷森森地说。

    说到这里,余颖就发现四周的人,都退后了好几步,把自己附近的地方空出来,而他们看到余颖扫视过去的目光,都把自己的目光避开。

    “小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昭朝刚建,实在是没有那个力量去对付异族,所以只能委屈公主。”就见一个白发老者目光炯炯地看着她,没有回避余颖的目光,反而解释道。

    “是啊!公主既然享受公主的荣华富贵,那么就应该负起公主的责任是吧?”余颖看着这个老头,就见那个老头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下。

    就听余颖接着说,只是言语中带着**裸的讥讽,眼睛中带着几许的挖苦,“这一战还没有打就想着言和,是不是以和为贵啊?明明这应该是男人的事,却要靠女人的裙带。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儿都无法保护,还有什么用?”

    白胡子老头听到这里,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因为余颖的言谈里,带着一种说不出对皇帝的不敬,根本就没有诚惶诚恐的感觉,却带着满满的嫌弃,这个少年是谁?

    不等白发老头清醒过来,就是那个声音接着道:“然后一个不到二八年华的公主,却要嫁给一个老头子当小老婆,过不了几年,老头子死了,公主就转嫁给老头子的儿子。”

    这时候,周围的人又往后面退了一下,因为这件事他们也都知道。这件事是他们最看不上漠北人的原因,但是也没有人敢这么大刺刺地说出来。

    “这是异族的风俗,公主嫁过去自然要入乡随俗。而且一旦等昭朝国力稳固之后,公主自然有好日子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白发老者老脸一红。

    其实他也知道漠北异族有这个传统,不过虽然他的老脸有些发红,但依旧是坚持公主和亲。

    “哈哈哈!好笑。”余颖冷笑了三声。

    而这时候的余颖,不由想起来前世的一部描写所谓千古一帝的电视剧,皇帝为了给自己的帝国争取到发展的时间,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嫁到他想要灭掉的部落里去。

    等皇帝积攒好力量,公主已经在那个部落里落地生根,生下自己的骨肉。在灭掉把那个部落时,皇帝毫不留情,把女婿、外孙统统宰了。

    而嫁过去的和亲公主在丈夫、儿子被杀之后,整个人都崩溃了,死了。

    也许在皇帝心里,女儿虽然是个人,但更重要的是,和亲公主首先是一个麻痹别人的物件,在嫁过去之后,就不应该对嫁给的人,产生什么感情,和亲公主也不需要什么感情。

    所以这位皇帝,在刚开始的时候,毫不客气的让根本不情愿和亲的女儿去和亲,等女儿过得不错的时候,又杀了女儿心里的支撑。

    虽然在电视剧里,这位皇帝在女儿死后哭了一场,但是也就是哭了一场,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杀掉女婿、外孙的时候,毫不手软,即使女儿苦苦哀求。

    毕竟在皇帝心里,宏图大业最重要。

    倒是公主的亲娘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也跟着自己的女儿去了。虽然这是电视剧里虚构出来的情节,但是余颖知道,其实这就是和亲公主们的命运,最真实的写照。

    甚至有的和亲公主运气不好,刚嫁过去,就赶上两国开战,结果倒霉的公主直接被祭旗,直接被砍掉了脑袋。其实那个时候,所谓的公主,真的是祭坛的祭品。

    想到这里,余颖眼睛中闪着寒光,浑身上下都冒着寒气。

    然后余颖突然间笑了起来,这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特别渗人的感觉,这时候,周围的人已经退的更远,因为他们都感觉有些不对劲。

    余颖全不在意,朝着白发老者走过去,在他耳边悄声道:“我要是和亲公主,绝对不会乖乖去和什么狗屁亲!就是去和亲,也要把异族的人都联合起来,打进京城来!”

    说完,余颖仰头大笑三声,然后她就扬长而去。

    不过因为余颖的话是那么坚决,让白发老者吃了一惊,因为这么多年,他一直是遇到的人都很驯良,尤其是女人。偶尔有几个泼妇,也没有那个见识。

    想不到遇到这一位仁兄,一时之间,他搞不清余颖是男是女?

    说他是男,但是这人极度反感所谓的和亲,在谈到和亲的时候,甚至不惜打皇帝的脸。说皇帝护不住自己的女儿。说她是女,可是一身的男装打扮,甚至说话的声音偏低沉。

    一时之间,让白发老者无法辨别。

    尤其是听了余颖的话,白发老者不得不有些害怕,也不得不重视。

    因为想当年,就有一位出身汉人的内侍中行说,被对手弄到和亲的随从里,结果这位内侍不肯去,说要是去,就要反叛投敌,他说的话没有人相信。

    后来那位内侍言出即行,跟着和亲的人马到了异族后,就投敌了,甚至直接在异族里充当军师的角色,出谋划策,搞得汉人的皇朝损失增加了不少。

    所以白发老者,能不着急吗?当他听到余颖的话时,就感觉自己的头嗡嗡作响,有种不相信自己耳朵的想法,这一定不是真的。

    老头子的脸色变得很苍白,冷汗在不停地冒。此刻的他脑海中翻滚着一句话:绝对不能再弄出一个中行说出来,这是给帝国制造对手。

    等白发老者终于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刚才说话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于是他一边打量这四周,一边急急的问:“刚才那个人呐?”

    这时候大街上,因为余颖的话,吓得不少人跑掉了,在他们附近就没有人敢停留。至于余颖,早就消失不见,所以老者就没有看见刚才那个身影。

    而且白发老者突然间发现一件事,自己竟然记不起那个人的面容,甚至有种对面不识的感觉。想到这里,老者脸色更是不好,这人是谁?

    “老爷想着找谁?老爷,天不早了。”一直跟着的长随赶紧上前,不知道自家老爷为什么会突然发愣?而且脸色变得很差,就如同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就是刚才和我说话的人。”白发老者看着他,带着几分希翼道:“你看见他去了那个方向吗?”老者盯着自家的长随,希望他能够想起来。

    而长随有些茫然,看了一下四周,刚才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老爷身上,其他人他根本就没有注意,于是老实的他摇摇头,“不知道,根本就没有注意,老爷。”

    “算了,咱们回家。”白发老者在听了余颖的话之后,对和亲的热情一下子减退了很多,毕竟要是在和亲公主里,出现一个反朝廷的,也有可能。

    这时候的余颖,早已经一熘烟地跑进皇宫里,就是有人想要查,也进不来皇宫里。

    而且在精神异能的影响下,别人看她的面容,都只是有点模煳的影响,时间长了,就忘了是什么样子。

    就在这个夜里,整个京城里,突然间下了一场大雨,而且是又打雷又下雨的,所以京城里的人都是早早休息了,毕竟这天让人不敢乱动。

    而余颖却精神大好,在皇宫里皇帝上朝的地方逛逛,此刻的她正站在所谓的卸甲处附近,轻轻的吹了声口哨,这里竟然搞了一个天然磁山。

    要是有些铁制的武器什么,就绝对会被吸住,这里是见皇帝之前的一个天然防护。

    切!以为吸铁就可以预防暗杀皇帝吗?

    其实武器不仅仅是铁制的,铜制的也有,真要是想杀人,就是拿根绳子都可以勒死人,不就是有位皇帝差点被宫女给勒死?想到这里,余颖想笑。

    于是余颖围着在磁山转了几圈,然后眼睛一转,这个天气、这个磁山,会不会搞出一点事?将来搞事之后,让那些人吓得是屁滚尿流的,

    想到这里,余颖就想笑,不如试试,成则可喜,不成也没有事。

    想到这里,余颖是说干就干。

    那么唱哪一段?

    想来想去,余颖想起来前世有名的一部悲剧《窦娥冤》,其中窦娥的那一段唱词实在是让人回味无穷。

    其实余颖之所以选这一段,就是因为她替原主不值,在这皇权为重的时代,晋城公主面对是皇权、父权,根本无法无力反抗强加上来的和亲命运,不得不和亲漠北。

    原主就是不在一年后,自己放把火烧死自己,也早晚会凋零在异乡。

    因为那些史上的和亲公主想要回来,必须上表申请允许回国。如果皇帝大发慈悲允许回国的话,和亲公主才可以会回国,不然就是老死异域。

    其实余颖知道史上很有名的两位和亲公主刘细君、王昭君,都曾经在丈夫死后上表要求归国,而皇帝让她们遵守异族的风俗,转嫁他人。

    这两个女人,最后不得不听从。

    可见的她们所谓的大义,根本就不是自愿的,而是所谓的圣命难违。

    所以余颖选择这一段戏词,就是想要好好替晋城公主发泄一下。

    而且事实上,这座金碧辉煌的皇宫里,最不缺的是冤案。为了爬上皇后的宝座,以及皇太后的宝座,女人们之间发生了n次的pk。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句话,在这一次次宫斗过程中,表现的是淋漓尽致,所以皇宫里到处都是战场。到时候谁还知道到底是谁唱出来的?在别人看来,的确是有冤案的发生。

    “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元来也这般顺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两泪涟涟。”余颖感觉这一段唱词,正符合冤屈而死的晋城公主最后的心态。

    唱完之后,余颖就早早的安歇了,今天她可是很忙碌,再加上晚上下雨等情况,所以余颖是不打算再什么刺探,反正这隐秘所在,一般人是想不到这里来。

    第二天余颖接着打听,才知道就在明天,皇帝打算设宴欢迎远方而来的客人。

    这是个好机会,皇后、德妃、安婕妤,你们就等着我的大礼。想到这里,余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收拾好东西,然后准备深夜再行动。

    那时候,整个皇宫里应该都安眠了。

    不过余颖也打听清楚了一件事,就是倒是皇帝陛下今天散了早朝,也没有回后宫,应该前面和他的那些心腹大臣们,商量让哪一个公主去送死吧?!

    所以余颖决定去偷听,这里比后宫要查的严,而且是大白天。一路上,余颖小心翼翼摸到皇帝商量大事的地方。

    先看见皇帝那个男人,已经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虽然那个男人已经五十岁的人,但是权势赋予他一种说不出的威仪,看上去不比皇后老。

    而且男人就是脸上出点皱纹,也不会显出老态,反而更加增添了几分魅力,可见的,权势是男人最好的化妆品。

    不过余颖这人一点也不在意皇帝的威仪,看到他,余颖只有两个字评价:渣男!所以他再光芒万丈,余颖也当皇帝是个渣渣。

    当然余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前不久遇到的白发老者,也是皇帝最信任的人之一。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余颖感觉这老头这段时间老的比较快。

    想到这里,余颖不得不说是缘分非浅,当然她是绝对没有想到这白发老者,被她吓得老的快。

    余颖来的正是时候,他们在讨论和亲的问题,就看见林尚书脸上有些犹豫。因为其他都很赞同让晋城公主和亲,可以说就林尚书感觉不好。

    看到这里,余颖想笑,看样子这位林尚书被自己给吓着了,生怕出个汉奸来。

    其中不出余颖的所料,大臣们纷纷上书,余颖穿的这个身子,晋城公主独占鳌头。

    其实要不是三观正,余颖不想着祸害无辜的百姓,余颖都想着试试带着异族打进来。但是余颖也知道异族人一旦破关,就会杀猪屠羊一般杀汉人,所以余颖是绝对不会做。

    “晋城公主?”白发老者,也就是礼部林尚书双眉紧皱,有些奇怪地问道,“就是那位留在晋城的公主吗?这个人选不太好。”

    说完之后,林尚书摇摇头。说实话,一听是这位公主,林尚书就感觉不怎样,平常就一直没有在皇帝身边长大的人,怎么可能对皇帝有什么感情?对朝廷也没有什么大的感情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相邻的书:网络重生重生之我的快乐我做主神剑永恒异界之神鉴魔狱重生美国兄弟连全见习职业驻马太行侧搅乱三国被抛弃的神天蛇九变孤帝魔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