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三十二章 套路太深

【书名: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三十二章 套路太深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三国之召唤猛将大娱乐家永夜君王寒门状元德意志崛起之路一世独尊长乐歌我不成仙玄武战尊我真是大明星海盗移动藏经阁    听到萧唯松问这个问题,韦玲珑有些诧异,于是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王晟,这时候的王晟也是有些心惊,难道这后面还有别的事?

    事实上,王晟感觉萧家相当沉得住气,一步步扎扎实实行动,把一个个对头都除掉,那么这一次会不会也是萧家再一次清算?

    其实罗勇隐隐也有这想法,就是不知道是针对谁?

    不过王晟还是对自己妻子韦玲珑点点头,同时示意妻子好好想想,而王晟本人也在回想,那时候的他们和萧大娘子分别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于是韦玲珑仔细想了一下,幸好在前不久,她曾经想过,于是韦玲珑说道:“兄长,当初我们一家人,的确是和婉婉一起上路。”

    “可就在中午的时分,我和夫君就要走另外一条道,于是我和婉妹、刘姐姐就早点休息,然后一起吃午饭,吃过饭就先走了。”韦玲珑说。

    这一点韦玲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的韦玲珑心里有着前路不明的不安,毕竟王晟也不知道任职的地方如何?可以是心里如同是敲着小鼓。

    但韦玲珑那时候也替萧大娘子高兴,总算是婉婉是要苦尽甘来,要和夫君团聚。

    只是韦玲珑现在才知道那是一条不归路,有人已经准备冒名顶替,婉婉就死在路上,如果早知道是这样,那么韦玲珑一定不让婉婉走那一条路。

    可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只是现在问这个做什么?韦玲珑满脸的问号,不知道萧唯松是什么意思?

    王晟却确定了一件事,萧唯松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那么意味着还有人没有被清算,会是他们一家人吗?王晟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应该不会,王晟很快就放下心来,毕竟在那件事上,他们一家人没有错,那么就是......

    想到这里,王晟想要看,却最终把目光投注到了地上。

    而听了韦玲珑的话,萧唯松点点头,接着说:“那么就剩下刘家妹妹,和婉婉在一起。”

    其实就在韦玲珑、萧唯松他们说话的时候,在一旁的刘心里如同起了惊涛骇浪,同时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脸色也一下子变成了煞白。

    因为原主萧婉莹的确是和她一起投宿的,甚至第二天一早走的时候,刘已经感觉出不对劲,但是她胆小,生怕这中间有什么事?于是就赶紧催着夫君上路。

    这些年,刘都已经开始渐渐忘却那一件事。

    但是萧唯松却问了出来,这怎么不令刘心里感觉有些不自在?

    这一刻看到大家都把目光对准了她,刘努力想要和从前一样,未语先笑,只是这笑容是那么的僵硬,甚至刘想要说些什么,却感觉自己的舌头被粘住一样。

    在一旁的余颖很平静地看着,就见此刻的刘仿佛感觉自己屁股下面有针,刺得她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看刘的样子,余颖的嘴角浮出一缕意味不明的笑容,真的是蛮好笑的,刚才刘一副看不起韦玲珑的样子,就仿佛韦玲珑做了什么对不起萧家的事一样。

    其实韦玲珑并没有做对不起萧家的事情,只因为韦氏的缘故对萧家很是有些愧疚。

    而那个真正对不起萧家的人,却一点点也没有什么愧疚之情。

    甚至在她看到萧唯松的时候,也只是有些懊恼没有嫁成萧唯松,全然没有想起过原主。

    可原主在活着的时候,对她可是最好。

    毕竟她那个人说话好听,善解人意,简直就是最好的姐妹。

    可惜原主死了之后,只怕韦玲珑都念着原主,而刘却一点也没有想起来。

    不单是余颖看了出来,其他人也看了出来,虽然刘努力保持原本的样子,但笑容里明显带着几分僵硬,显得有些不自然。

    不等别人想要看清楚,就见刘眼睛一红,泪水冒了出来。

    哈,应该是狠狠拧了一把自己吧!痛到要哭出来。

    在一旁的余颖用眼睛的余光看着,看到这里,腹诽着,强!对自己也狠得下手。

    虽然刘手段上现在还不如韦氏,但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所以这个女人应该加强注意,不过也没准一辈子没法成功,毕竟刘不是韦氏。

    不提余颖的想法,再说刘她用帕子轻轻一擦泪水,然后说道:“现在我一想到婉婉死前遭了那么多罪,就忍不住要流泪。”

    听到这里,余颖嘴角一抽,太虚伪了。

    “那一日和韦姐姐分开之后,我和婉妹妹也赶紧上路,后来天晚了之后,就在长安客栈休息,一起吃的晚饭。”说到这里,刘看了一眼自己的夫君罗勇。

    “正是如此。”罗勇这时候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说。

    “吃过饭后,因为我们夫妻第二天一早就要走,所以在最后去睡觉之前的时候,我代表一家人,特意和婉妹妹提前告别,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婉妹妹。”刘道。

    其实这些话刘真的说过,并没有作假。

    原本刘夫妻就打算早点上路,就提前和原主告别。

    只是,真的就只有这些吗?余颖想到这里,看了一眼刘,嘴角微微上翘,嘴角是似笑非笑的神态。

    刘此刻的眼睛在说话的时候,滴溜溜乱转,因为她在观察着其他人,甚至有一刻正好和余颖的眼睛对上。

    不知道为什么刘在看到那双沉静的眼睛时,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

    甚至刘能感觉这平静下,还带着一丝丝嘲讽,于是她的心里咯噔一声,一下子提溜起来,不对!

    感觉到了不对的刘,看了一眼别人,才发现除了韦玲珑一家,萧家的人都带着些鄙视的目光看着她。

    尤其是萧大郎作为第二代的唯一一个旁听的人,今天他也坐在一边,此刻的他是满脸的愤怒瞪着刘,这里面他最年轻,也最受不了别人的欺骗。

    所以看到韦玲珑还在自己眼前装,最先坐不住。

    要不是他早就知道一部分信息,只怕就被这个女人骗了,什么最后一次见姑姑?胡扯!

    这世上怎么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萧家养育了她,长大后,还给她找个人家嫁过去,出嫁时给了她一份算是丰厚的嫁妆,到了自家姑姑出事,她连个气也不吭一声。

    好!如果说你当时害怕不敢说,忘记自己还有奴仆,还有夫君,不敢出来阻止,但事后说什么也行。

    然后一大早,刘什么都没有说,早早上路。

    甚至到了现在,还是不说实话,还在忽悠萧家,萧大郎真的是长知识了,这世上的人并不都是感恩图报的,白眼狼极多。

    看到萧大郎的样子,刘就是心里一凉,难道萧家知道那件事?

    不可能的!这件事当时只有她们主仆知道。

    想到这里,刘满心的苦涩,因为她知道萧家的人不是傻瓜,也不会善待那些亏欠萧家的人,这一点刘很清楚。

    所以正因为如此,当年的事,刘她只想着遗忘,甚至就是绝口不提。

    就是怕萧家找她算账,而且有可能是算总账。

    可是瞒了这么多年,萧家应该是查不出来,这一点刘心里有数,因为知道的外人也死了,包括那个忠于她的仆妇,也在后来被刘除掉。

    所以想到这里,刘努力坐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没有人知道,连那些客栈的人都死了,绝对没有人知道。

    于是刘仿佛什么都不知道,在看见萧大郎满脸的愤怒时,眼神中带着几分不明白。

    甚至到了这个时候,刘为了将来,只能是硬着头皮讲下去,她明白要是萧家知道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的话,绝对要饶不了自己。

    于是刘暗暗咬咬牙齿,却被余颖一眼看了出来,因为刘的下颌骨已经暴露了她的动作。

    然后刘说:“第二天一早,我们一家人早早出发,就没有见婉妹妹,这一点,你可以问问我夫君。”

    刘说的话,绝对是真的,但中间一段出现的事情,刘是不打算说的。

    说完之后,刘看看罗勇。

    罗勇这时候就感觉怎么也不对劲,但刘那双眼睛带着期待看着他,那是为他生儿育女的妻子,所以罗勇说了一声:“是的,我们一大早就走了,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和萧大娘子见面。”

    而王晟已经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刘,难道他的感觉没有错?真的是有什么事情被隐瞒?

    “爹!”听到这里的萧大郎,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此刻的他,都想着上去给刘几拳头,于是声音中带着说不出的怒火,说道。

    萧唯松看了儿子一眼,示意萧大郎坐下,萧大郎坐下。

    唉!年轻人现在还是太冲动了点,但如果为了自己亲姑姑很气愤的话,才对,年轻人就应该如此有血性。

    至于刘,萧唯松是满心失望的,这么多年萧家养了一只白眼狼。

    亲妹妹的遭遇,一直是萧唯松心头上最大的憾事,他这个当哥哥的,现在终于把那些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一个个都送去地狱。

    现在终于轮到对付这个白眼狼,萧唯松露出微笑。

    这段时间,刘可是做了不少利用萧家声势的事情,不知道还以为她是萧家的小娘子。

    说到这里,萧唯松都不明白,刘怎么好意思在萧家人面前出现?也怎么好意思扯虎皮拉大旗?

    毕竟当年的刘真的是太有良心,看着妹妹被人拖走而不顾。

    当萧唯松有些寥落得开口说道:“行了,刘,有些事你不说,萧家也知道。这些年萧家也对得起你!你出生时的东西,在你出嫁的时候,都给了你,可以说萧家没有对不起你。”

    刘这时候真的慌了,因为她听出来萧唯松应该是知道什么?

    听这口气,是打算清算。

    萧唯松是萧家的顶梁柱,要是他做出什么决定,那么她就麻烦了。

    这一刻的刘无比明白,她就是一个孤女,如果没有萧家撑腰,那么她的未来会怎么样?

    刘真的不知道。

    要知道这段时间,夫君回来的时候,时间晚不说,身上还有脂粉味。

    于是刘一下子跪在萧唯松身前,哭着说:“兄长,我做错了,请原谅我。”

    “原谅你?呵呵!”萧大郎实在是忍不住,跳了起来,指着刘,“你竟然敢让我们原谅你,当初你看到我姑姑被人打昏的时候,怎么不出来救救姑姑?”

    刘听到这里,就感觉眼前一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萧家果然知道这中间的事情。

    于是刘感觉自己头发昏,还感觉到了一阵巨响,那是她的心脏在猛烈地跳动。

    怎么办?

    萧家知道之后,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怎么办?这一刻的刘几乎是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但那时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那个打昏萧婉莹的春桃可是带了不少人,她不敢出去,只能是藏在一边,用帕子塞在自己的嘴巴,生怕发出声音。

    要知道当时还有一个偷看的,是刘手下的仆妇,就被那些人发现,直接给灭了口。

    当时可把刘吓坏了,软在地上,暗中庆幸自己没有被发现。

    等刘回神之后,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叫起人,简直就是连滚带爬地跑出长安客栈,带着夫君跑掉。

    回想到这里,刘的脸色白得像个死人,冷汗呼呼地冒出来。

    刘的表现,其他人都看清楚了,韦玲珑碰碰丈夫王晟,很想问问是怎么一回事?但王晟却是一脸的呆滞,不会吧!这件事套路也太多了吧!

    罗勇也感觉出不对劲,当初离开长安客栈的时候,刘的表现就很慌张,但那一天他因为前几天失眠了,所以好不容易睡着,睡的是迷迷糊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现在才知道合着刘看见自己姐妹被人打倒,却装作不知道。

    这下子,罗勇是十分尴尬。

    但是这时候,他也知道萧家以后不会再为他打开大门。

    萧唯松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刘,淡淡地说:“如果当时你怕死,不敢出来,我可以理解,毕竟人都怕死,你就是一个弱女子。”

    话说这里,萧唯松在心里是能理解刘的逃跑,但他绝对不会认同她这样的行为,这种人萧唯松知道以后最多也就是面子情。

    绝对不可能当什么自己人。

    毕竟有一天需要刘帮助的时候,她会害怕,会转身逃走,那么要她有什么用?!

    一味想着索取,却不肯承担任何风险,可以同甘却不能共苦,这种人你就是付出再多,也是白搭。

    如果说刘当初转身逃掉的行为,萧唯松可以理解。

    那后来刘的行为,萧唯松就无法理解,为什么刘不通知一下萧家?

    如果不是余颖的到来,原主只会是落得个暴尸荒野,葬身野狗肚子里的下场,甚至她的死就没有家人知道,反而是那个冒名顶替的人,可以打着原主的名头活在这个世上。

    “刘,到了现在,你还是在避重就轻,不错,你是在晚饭的时候和婉婉告别,但这的确不是你最后见过婉婉的时候。”萧唯松强调着。

    这声音里看上去风轻云淡,但了解萧唯松的人都知道,其实萧唯松已经气坏了。

    “你在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见过婉婉被人打昏,这,我没有说错吧?”萧唯松的话说得比萧大郎说的更仔细。

    这一句话一出口,整个大厅一下子静了下来。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相邻的书:异界之吕布的超电磁炮猛虎教师穿越之男不尊女不卑大富贵称霸天下重生之浅浅爱欢喜仙冰火魔厨魔兽全职者仙界纵横重生之超级强国亡灵至尊捡来的老婆是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