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三十五章 何公

【书名: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三十五章 何公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星河贵族超级乐神剑灵异世师表桃源山庄帝级大明星英灵君王红色苏联极品富二代择天记带只天使去修仙永恒国度    那么作为一个可以为了陛下生,可以为陛下死的卑微之人,他什么都不可以做。

    要照顾一下陛下的自尊心。

    他就躬身在一旁,恭恭敬敬的站着,随时用余光注意着皇帝的情况。

    皇帝终于压下心里的一点点酸涩,睁开眼睛看去。

    城墙和军营之间距离不近,所以他只能是模模糊糊地看见,西北廖家军的人都在有条不紊地行动。

    原来人不少。

    怎么办?

    看不见廖家人在哪里?

    这一刻的他,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就见何公往前一步,然后说:“陛下,让臣叫姓廖的,前来见过陛下。”

    “啊?”皇帝清醒过来,看向何公的时候,带着几分欣慰。

    这些年来,他还是有几个铁杆心腹的。

    其中,何公是最靠谱的,对皇帝是最贴心的。

    “那么,你自己要小心。”

    “陛下放心,臣会小心的,这就去。”何公说。

    在走之前,何公也想过自己有可能老命不保。

    毕竟那是对西北部落都毫不留情出手的廖家人,说起来和皇帝还有着不少的仇怨。

    那么,他这个皇帝心腹自然会遭遇危险。

    有可能是一去回不来。

    但这些年来,陛下就一直对他恩宠有加。

    到了这时候,他不去,也没有人敢去。

    此刻的他有着千言万语,却无法言说,最后只说出两个字:“陛下。”

    何公在走之前,特意行了大礼。

    算是告别。

    皇帝有些不忍直视,慢慢转过身体,挥挥手。

    当然,何公出去时,不是走大门。

    万一,西北廖家军趁机来攻,岂不是危险?

    何公就坐在吊篮里,让兵士们从城墙里把他放下去。

    城墙上的军士看着何公到了地面,出了吊篮,赶紧把吊篮提上来。

    何公下去之后,正正自己的衣帽。

    再摸摸应该带的东西,还在。

    他松了一口气。

    下一辈子,他要做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而不是残缺的人。

    但这一辈子,为陛下尽忠,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廖家军的士兵早就看见他,猜测这是大鸿朝皇帝派来的人,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既然这样,怎么也要看看对方的来意。

    看着何公走进射程后,有人举起手里的火枪,然后喝道:“站住!来者何人?”

    何公听了之后,并不想停步。

    他是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往前,要是一停,那么气势就要大打折扣。

    他接着往前。

    就在这时,枪声响了。

    何公头戴着的帽子就飞掉,甚至头发都散开。

    另外,传来的声音,也让他浑身一哆嗦。

    那个声音倒是有些像过年时的爆竹,但更加爆裂。

    这黑洞洞的圆筒里射出的什么?

    还冒着烟。

    另外,还有同样的东西对准了何公。

    那个架势,要是何公不听话,就再来一下子的感觉。

    这让何公他知道,西北廖家军出来的人,的确是对皇帝没有什么敬畏之心。

    刚才西北军开枪的时候,他一直紧盯着,先是冒出火光,跟着是枪声,让他感觉到了恐惧。

    这难道就是廖家军的秘密大杀招?

    当初西北联盟部落的大败,只怕于此有关。

    对此,他感觉到一种恐惧,那是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不过,作为皇帝多年的心腹,他还是有不错的心理素质,把散开的头发捋了一把。

    他语调很是平和地说:“咱家是陛下的使者,想要见见你家元帅。”

    这时的他,感觉心跳慢慢平缓下来。

    但,他的大脑在飞速地运转中。

    西北廖家军的发展,超过当初的预想,这一点连何公也没有想过。

    只因为西北虽然人很彪悍,但粮食什么并不能自给自足,更多是依靠外面的输入。

    廖家就是靠凤凰军的帮村。

    那么一直给西北廖家撑腰的凤凰军,到底是什么打算?

    它和它之间,有着什么交易?

    对此,他是有所怀疑的。

    没有好处,凤凰军会这么帮着廖家?

    一连串问题冒出来后,他很快就回过神来。

    现在不是追本求缘的时候,陛下还在等着他做事。

    听到何公的话,廖家军的兵打量了一下这个自称咱家的人,应该是宫里的内侍。

    于是,开枪的人说:“你等着,我这去禀告元帅。”

    他转身时,和一旁的士兵打了个眼色,就快步回去禀告。

    后面的人,马上补上他留下的位置。

    何公看到这一幕,心里一动,也算是他自己手下有不少人,但从来没有遇到这种纪律严明的军队。

    怪不得廖家军,在一场场战场上取得一场场胜利。

    哎!

    早年的时候,看着廖家被踩进尘埃里,甚至是血脉灭绝。

    却没有想到,廖家还有一天会重新爬起来。

    甚至直接就是造反。

    陛下现在只怕肠子都悔青了,廖家人真的是有本事。

    但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在廖家女决断地放火烧宫这一刻,就意味着廖家已经和皇家恩断义绝。

    这一点,让皇帝是无比懊恼。

    即使他不说,何公也知道,皇帝是拉不下脸来,他是不可能认错的。

    偏偏,廖家人崛起的速度太快。

    在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后,飞快地膨胀起来。

    廖家强大起来的事实,不知道让多少人后悔,当年他们都曾经对廖家落井下石。

    这一刻的何公,心里是有些好奇,这位廖家人真的是廖家人吗?

    是不是和他曾经认识的廖家人很像?

    在等待的过程,何公弯腰将自己掉落的帽子拾起来。

    却发现帽子上,已经被贯穿了一个圆孔。

    显然那一种武器,绝对是有杀伤性的。

    之所以打帽子,是为了警告他:但如果何公不老实听话,下一枪没准对准的那些重要的位置。

    比如说是脑袋。

    甚至,何公发现头上束发用的发带也断开。

    让何公明白这古怪的武器杀伤力不小,这是什么?

    倒是有些像手下人提过的武器。

    但那是些黄头发蓝眼睛怪人,用的武器吧?

    怎么,西北廖家也用这种武器吗?

    是怎么得到的?

    在何公被拦住的时候,城墙的人都盯着这里。

    即使离开的距离远,在枪声响起来的时候,他们也是吓了一大跳。

    跟着,皇帝发现何公的步伐停下来。

    西北廖家军不念旧情,这是他的第一个感觉。

    这个认知让皇帝明白,这一次和廖家军是没有什么和解的可能。

    事情走到这一步,也算是天意弄人。

    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扶着垛口看着,因为那下面的人关系到了将来的情况。

    不到最后,他不会死心。

    而帅帐的阿和接到了禀告后,就出来看看是谁?

    等到穿着一身戎装的阿和步出营盘时,何公就一眼认出来。

    像,真的很像。

    何公不得不承认廖家的男人都长得很像。

    在他记忆里,曾经的廖家人,在长相、体型上,和眼前这个年轻人极为相似。

    这绝对不可能作假。

    甚至在阿和大步走来的时候,那一种武将身上的威仪气势,并不比曾经的廖家人差。

    “你是谁?”阿和问。

    看着何公,这位看上去已经头发雪白,但面容上并不算太老,但没有一点点胡须。

    难道是宫里的公公?

    “咱家是陛下的内侍,姓何。”何公说。

    “原来是何公公。”

    何公看向阿和的目光里,带着几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怀念。

    因为他心里对廖家,还是保有点尊重。

    从开国伊始,廖家一直是把自己长大的孩子送往战场上,廖家就基本上没有活过五十岁的男人。

    他们一个个,都死在战场上。

    何公虽然是一个内侍,依旧是明白廖家对皇朝做出的贡献。

    只是他所要尽忠的人是陛下,所以当初他在余颖出逃后,还是带人追踪。

    而余颖出逃时,要是落在他的手里,顶多是少受点罪。

    但不会放过的。

    而阿和已经明了这位的身份。

    虽然是内侍,也是颇有气势,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的内侍。

    那么,只能是那个皇帝的心腹。

    “何公公,不知道到这里来有何贵干?”阿和问。

    “想要看看你,廖公对大鸿朝一直忠心耿耿,要是地下有知,知道了你的作为会怎样?”

    “他们应该是没有什么想法吧?难道让我乖乖受死?让廖家断了根?”

    这几句话一出口,就让何公闭嘴。

    让廖家断根的话,他是怎么说不出口的。

    “再说早年的太祖在世的时候,不也是景朝的官员,因为差点灭族,才不得不反。”阿和接着说。

    这句话,可把何公噎着。

    当年大鸿朝的太祖,是旧朝的官员。

    因为景朝末帝猜忌心特重,也是步步紧逼朝中重臣,最终逼反了太祖。

    被阿和一说,现在轮到廖家,何公无话可说。

    最终,他只能是从别的地方说一说,毕竟现在的大鸿朝力量最差。

    “那可不一样,怎么说陛下和廖家也算是亲戚,廖家可是皇亲国戚。”何公说。

    “亲戚?何公公,姑母现在已经是庶人,还说什么是亲戚。”

    “......”

    何公一时间无言以对,但还是定定心,劝说:“这也是没有办法,当年贵姑母竟然在宫里放火烧宫,陛下不处理不行。”

    “这些年,虽然你们廖家对不起陛下,但陛下一直是惦记着曾经的交情,没有动廖家的祖坟。”

    “那么,姑母为什么要放火烧宫?何公公能不知道吗?廖家用血肉换来的爵位,被陛下送给一个草包,难道姑母还应该感谢陛下?”

    “你这是误解陛下的善意,因为他们一家是草包,等你长大,自然好把爵位还给你。”

    何公说话的时候,一脸的沉重,甚至拿出另外一种解释。

    “哈!别开玩笑,他们的确是在某些地方是草包,但杀人方面一点也不草包,一进廖家,就弄死真正的女主人,跟着下一个死的就是我。”

    阿和冷着脸,这些事情余颖早就给他讲过。

    今天听到何公的话,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要是按照何公的说法,只怕廖家应该是感谢皇帝才对。

    承爵之人是草包,自然没有本事,那么将来阿和要求取回爵位是很好办的。

    但,真的是这样吗?

    一步登天的人,要是知道自己有一天还要跌落凡尘,只会除了损害自己利益的人。

    阿和母子就是。

    想到这一点,阿和哈哈大笑。

    然后才对何公说:“你家万岁,真心不错。”

    “廖家的人能活着,好像应该是感谢陛下的好心。”

    “可是那家草包说过:陛下的意思,就是想要我们一家人死。”

    “这怎么能信?”何公说。

    其实这时候的他,也知道廖家军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话,就放过皇帝。

    但他还是有一点点的侥幸心理,所以还是替皇帝辨别一下。

    “这也是那家人自己的想法,和陛下无关。”

    “呵呵!像你家皇帝陛下的好意,就没有几个人喜欢。”阿和说。

    过了片刻,他说:“你不要说了,就算是说的是天花乱坠,也没有用,他就在那上面吧?”

    阿和一指城墙上。

    他已经从脑海里的资料知道,何公算是皇帝最心腹的人。

    到了这个时候,他一定会一直跟着皇帝身边。

    “你竟然如此绝情。”何公说。

    阿和说:“绝情?当初那个老儿对廖家出手的,你怎么不问问皇帝如此绝情?”

    “想要捏软柿子,抱歉,我就不是软柿子。”

    何公大怒,瞪着眼睛看着阿和。

    要是那双眼睛的怒火实质化,只怕要烧死阿和。

    站对面的阿和虽然年纪不大,也算是在战场上成长起来。

    对于何公的愤怒,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如果何公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和他讲讲道理还行。

    偏偏何公不是。

    在他心里错的人,一定不是皇帝,错的是领会皇帝意思的人。

    这种不分事情青红皂白都要帮着主人的忠仆,就是在说这位何公。

    也只有他的主人喜欢,旁人是不会喜欢何公的。

    阿和不喜欢这种忠仆,更不打算对他客气。

    还是早点闹翻好,这种人是无法消受。

    在何公眼里,只要不和他主人意的人都是坏蛋,欲除之而后快。

    事实上,阿和知道,人和人之间总是有些差异的,有时候会意见不一。

    在很多时候,也只能是要求大事想法的相同就可。

    再说了,难道皇帝说的都是对?

    世上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的皇帝真心不少。

    如果这种人再有个何公这种的狗腿子,会弄出不少事端来。

    何公同样是恨不得一刀劈死阿和,恨恨地说:“廖家果然不是好东西,当初先帝就不应该提拔廖家。”

    “哈!”阿和抽出佩剑,一指何公,说:“先帝要是地下有知,应该觉得是有不孝子孙败坏了他们的基业才对。”

    “另外,你竟然敢侮辱我的长辈,当我不知道,你还派人去挖廖家的祖坟,想要让亡者死后不得安宁,只不过没有做成罢了。”

    阿和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很是阴沉。

    虽然皇帝不怎么敢动廖家的祖坟,但何公可是动过歪心眼子,想要去掘墓的。

    但好在,余颖逃走的时候,特意让阿一在廖家祖坟那里,设了一个**阵。

    让那些胆敢来打扰死者安宁的人,一进那里,就如同是遭遇鬼打墙一样,就在外面转圈,进不去。

    甚至何公自己试过,这才让他死心。

    不过,消息还是传到阿和耳边,自然是一直惦记着始作俑者。

    想不到现在,就送上门来。

    阿和根本就不打算,轻轻松松放过何公。

    当然,何公何尝不是?

    在他看来杀掉阿和,廖家军就会完蛋。

    而皇帝,还是皇帝。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相邻的书:网游——屠龙巫师横行在超级三国志麒麟神格超级成长特种教师篮神与天地同寿游戏小工之元素操控师帝国的觉醒危机网游之玄武神话梦醒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