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幸福人生[重生]

145.第一四五章 戒指

【书名: 幸福人生[重生] 145.第一四五章 戒指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幸福人生[重生]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逆青春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    本章非正式章节, 24小时后本章替换正常章节︿( ̄︶ ̄)︿

    如今的小操场, 想要正经跑步运动的学生是不会去的,加上小操场上堆满了钢筋水泥石块,乱糟糟的一团,风一吹都是沙尘, 彻底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地方。

    但是前生就就读一中的我,却也偶尔知道了这个无人问津的小操场,其实还是在某种特定的情形下有人聚集在那里。

    我从初一初二的教学楼东边楼梯一口气跑下去,不敢耽搁, 跑出了一楼顿了下,看了眼教导主任办公室。

    这个点天已经处于了黄昏与黑夜的交界, 教导主任办公室的灯亮的很明显,我有些犹豫,但是想想还是忍住, 背着书包朝着南边跑。

    到小操场要路过一个小花园, 花/径中有学生没走, 凉亭里三个女孩子坐在那里,石桌上摊着很多卷子和教辅书。

    我跑过去, 还逗留在这里的学生都不住的去看我, 直到我快跑出了这片小花园,小径已经到了头,踏出去拐个十来米的弯就能到小操场, 我和一个男生撞在了一起。

    这男生大概是一直在小径路口来回转悠, 路口这里是密密麻麻垂下来的紫藤, 将要出去和进来的人的视线挡得虚虚实实,若是不注意确实就很容易忽视路口是否有人。

    我刚踏出去小径拐向南边一步,这个男生扬着脑袋向北,我又是心急火燎的在跑,他被我撞的往后退了两三步。

    我顾不得他,稳住脚步就准备绕开他继续朝操场跑,匆匆的说:“对不——”

    这个男生捂住了自己的胃骂了出来:“你妈的不长眼啊!”

    我看他弯着腰,骂的很痛苦,顿时吓了一跳,心想不会给人撞出什么毛病了吧,只能忍着去操场的急切先走到这个男生身边。

    男生比我高,高出了不少,但现在弯下了腰就和我差不多高。我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很抱歉很焦急的问:“你还好吗,很严重的话……我和你去医院看看?”

    “你妹的——”男生抬起头,语气不好明显还要骂,但他对上我的视线后,眼睛瞪大了不说,神色也很惊讶。

    他要骂的话就收了起来,他捂着自己的胃部站直身子,我的手从他肩膀上滑下来,男生伸出了另一只手,对着我的头顶比划了比划,我发现他站直后和顾庭生差不多高,都高了我快两头。

    “这哪来的小学生?”

    男生眉毛扬了起来,低着头嘴角一歪:“你是哪个老师的小孩吗,你跑这里干嘛?”

    “你没事吗?”

    我耐着性子问,不过他看着实在也没什么事了,我心中实在挂念顾庭生,脚步一绕要走:“你要是没事,我就走了,刚刚撞到你了真是对不起。”

    我心想道完了歉,反正他也骂过我了,应该没什么事了,后领子就被人揪住。

    这男生揪着我的后领子把我拖回了他面前,这回换我皱起了眉头:“你干嘛?”

    “你去后面干什么?”

    “我不能去吗?”

    “……后面的操场是废的,你要想跑步去西边那个大操场跑。”

    我觉得这男生好像知道什么,我从他手下面钻出来,还是照着小操场跑:“我找人!”

    十来米的距离几秒钟的事,我向小操场跑,后面也传来追着过来的脚步声。

    我踏进小操场第一步,就见大概五六个男生高低矮胖俱全聚在一起。操场最里面靠墙堆着水泥管的地方,半跪着一个男生。

    男生低着头,穿的是一中的校服外套,我与他隔着宽十五米的距离,地上飞沙走石一片混乱,好似刚刚经历过一场小型龙卷风,散乱着红色的砖头和钢筋。

    我嗓子紧了紧,热血冲上了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弯下腰捡了一块砖头,举着这块砖头就跑了过去。

    我觉得这跑过去的时间是很漫长的一瞬,用了多长时间不知道,只是举着砖头边跑边扯着嗓子大喊:“你们干什么呢!”

    六个男生全部回了头,我跑到他们面前,一个胖子挡住我,我和这胖子面对面一条缝的距离,我连他的肩膀都不到,他胖的横向看着有两个我那么宽。

    但我喘着气,举着砖头很愤怒的看着他,质问他:“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胖子低头看我,看着我的眼神甚至是迷茫的,是一副完全摸不清头脑的样子,另一边半跪在那里的顾庭生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他一动,几个男生目光又回到他身上,一个男生手中拿着钢管指着他:“嘿,怎么的,还想打啊?”

    顾庭生弓着身子,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本来与我就两三步的距离,他走过来,这几个男生很警惕的盯着他看但也没有动手。

    直到顾庭生绕过那个胖子推了我一把,我被推得往后退了一步,嘴唇发颤。

    我想说什么,想说大哥你怎么会来这里和人打架,你为什么要打架……但最后我只是伸出手想去扶他,顾庭生却先我一步伸出他的手,包住我握着砖头的那只手。

    我的手很凉,顾庭生的手是带着一层沙子的温热,我被他握住手不自觉的五指一颤,顾庭生对我说:“松手。”

    我咽了口吐沫,乖乖听了话,砖头被顾庭生拿出来扔在了地上,顾庭生把我往他身后一带,对着这几个男生沉着声说:“不打了,你们走吧。”

    我站在顾庭生身后,看不清他的脸色,但只见顾庭生说完这几句话,那六个男生中拿着钢管的那个男生就很快的走过来两步。

    他的脸还很稚气,一看就是十四五的年龄,却握着钢管指着顾庭生,低下头对着地啐了一口,恶狠狠的对顾庭生说:“你他娘的,你怪悻啊!不打?你不打就不打啊,老子今天非要揍得你跪下来求饶!”

    我忍不住拉住顾庭生的衣摆,想说赶紧跑吧,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一个人根本敌不过他们六个,这时那个胖子很惊奇的喊道:“张悦洋?”

    我不用转头,被喊做张悦洋的男生已经走过来,他和顾庭生并了排站着,但是谁也没先看,而是先转过头低头看了看我,眼神很疑惑。

    看了两眼又去看顾庭生,他问顾庭生:“这小豆芽……你弟啊?”

    我听见顾庭生说:“不是,没关系的人,让他走吧。”

    我心中滋味很复杂,知道顾庭生是不想让这眼前不善的处境牵扯到我,但他说的同时又是实话。

    我确实不是他弟弟了。

    我也确实和他没有关系了。

    “哥几个。”张悦洋得了答案,又去看那六个男生,“别打了,你们从到这,我掐着表十分钟了,打也打够了,又没啥深仇大恨的,再说招来了老师——也不好吧?”

    拿着钢管的那男生放下了钢管,张悦洋看着他,突然走过去胳膊一抬搭到了这男生肩膀上:“出息啦,你连这玩意儿都偷渡到学校?”

    然后很不赞同的说:“这可要命了吧!”

    “哪能呢?”拿钢管的男生笑了,他瞅瞅顾庭生,很不屑的说,“也就吓唬吓唬人,我有分寸的。”

    张悦洋勾着这男生的肩膀,他没有再看我和顾庭生,直接勾着人往外走:“给我个面子,别打了,请你们去撸串,我请客,走不?”

    “本来就是给你出气。”

    我看到那男生斜着眼睛,眼睛嘴角都是歪的,看着那个叫张悦洋的男生继续说:“这小子狂的,向琳琳眼瞎了约他出去玩,咱们洋子比他帅多了。”

    这男生说着,又去看一圈那五个男生:“你们说是吧?”

    周围那几个男生都哈哈哈笑起来:“是啊,洋子比这小白脸帅多了,向琳琳眼瞎吧!”

    他们笑,我只看到张悦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差。

    他还勾着那男生的肩,脸色已经很差了,但还是压着语气笑着问:“给我出气?给我出气啊?我是不是必须重重谢你们几个才行啊,那就再添一箱啤酒吃完串去唱个K咋样?”

    几个男生一听,有吃有玩的,他们立即围着了张悦洋,这次是彻底不关注顾庭生了。

    只是那个一直被张悦洋勾着脖子的男生,离开前很凶恶的对顾庭生说:“记住了,以后夹着尾巴做人,别太狂!”

    小小的操场,他们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但是走的很快,如果不是地上的砖头钢筋明显散乱的是人为的,确实看不出之前这里有人打过架。

    我松了口气,有些感谢那个张悦洋,不是他,真不知道那几个男生还会做什么,十四五的男生不能高瞧他们的智商,就像那个拿着钢管的男生,他就算真的用上钢管了我也不奇怪。

    顾庭生在他们走后,径直走到了堆着的水泥管那里,他往上爬了一层坐在了上面,远处太阳已经快要沉了底,我走过去抬头看他,喊他:“大哥。”

    想了想又说:“回家吧大哥,坐这干什么?”

    我说完,就不再出声,只是看着他,顾庭生也不说话,扬着脑袋看着远方将落的夕阳。我看到他露在校服外的手腕和手都脏兮兮的,还有细细的口子,露出红色的伤口。

    又看到他脖颈修长,下颌是有些削瘦的尖,他的头发有点长了,额前的刘海的已经到了眉毛。

    这样的顾庭生就坐在那里,他安静沉默的像是一尊少年雕像。也许是我多愁善感,也许是我敏感细腻,也许还是我矫情文艺。

    但是我看着这样的顾庭生,我就觉得他看起来孤独极了,孤独到了给我感觉那是沉寂和了无生气。

    他还是那么的安静,安静到我觉得好难过。

    我爬到水泥管上与他并排坐着,看着他再次喊他:“庭生,回家吧,天都要黑了。”

    夏朝北吃之前摸了把我的脑袋,傻乎乎的咧嘴一笑:“乖儿子!”

    我撇了撇嘴,低下头默默把馄饨填嘴里了,牙齿一咬下去没想到馄饨里面的陷还是烫的,顿时一眼热泪,立即抬起了头吐着舌头哈哈的吸凉气,然后我就愣住了。

    林淑珍伸手推了夏朝北一把:“傻样!你就不能正经点?”

    夏朝北道:“保持一颗童心是保持年轻的最大秘籍。”

    林淑珍回道夏朝北:“用不用送你重读幼儿园啊夏小朋友?”

    我就看到站在林淑珍身后的那个少年咧嘴笑了下,我站起了身,少年的名字在嗓子眼囫囵到舌尖,最后我含糊而轻声的喊道:“大哥。”

    没人听到,少年也没有听到。

    反而是林淑珍若有所感,她一回头,见了背后站了个十三四岁的小少年,就笑着问:“小崽,买馄饨呀?”

    顾庭生点点头,掏出一张一百的递给林淑珍:“两碗馄饨。”

    林淑珍要起身去下,夏朝北摁住了她:“我去下吧,你坐这里继续吃。”

    林淑珍摇摇头:“阿北,你先吃饭,我手脚比你快。”

    结果夏朝北蹭的一下拿过顾庭生手上的一百,两只大长腿三两步一跨犹如风一般的跑到推车那里,他对林淑珍挥挥手:“小珍,你就吃吧,别和我争了,我都过来了。”

    林淑珍又好又好笑,转过头对我说:“你看你叔、你爸爸,三十多的人还没你稳重。”

    我脑子很混沌,对林淑珍的话两只耳朵只听见嗡嗡的声音,我知道她在对我说话,但我只是很艰难的点了点头,其实并没有听清林淑珍说的是什么。

    我看到顾庭生一直看我,然后他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他现在就已经不矮了,我算了下十四岁的顾庭生现在高了我快两头,我就侧过脸问他:“哥哥,你多高了?”

    “一米七一。”顾庭生也看我,他说,“你为什么总是看着我?”

    我看看他里面穿的短袖,是锦城一中的校服,外面套了件夹克衫,又看到他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左脸颊还有一道肿起来的红痕,这才发现顾庭生的打扮和穿着颇有些犀利哥的风采。

    “我一直再看你吗?”我咽了口唾沫,这个眼前的顾庭生让我察觉到了强烈的违和感——前世我记忆中的顾庭生从来都是穿着整齐干净,眼神温柔明亮,他被他的奶奶教育的很好,从小就是个温柔帅气的小绅士。

    所以眼前这个犀利哥是谁?我觉得我需要静一静。

    “对啊,你一直在看我。”

    夏朝北端着两碗馄饨过来,放在顾庭生面前,他和林淑珍也没管顾庭生和我们三人坐了一桌。

    夏朝北把找的零钱递给顾庭生:“小崽,你也是锦城一中的呀?我家崽子也是啊。”

    顾庭生接过找的零钱,卷成一茬直接塞外套兜里了,我看着,心情更复杂了:“大哥,你没有钱夹吗?”

    顾庭生低下头吃馄饨,吃的吸溜吸溜的,发出一声鼻音“嗯”。

    我伸出手把他那露出一截的钱往他兜里塞了塞:“这里夜市人多,容易丢钱的。”

    顾庭生连看都不看,也不害怕我把他的钱趁机拿走,他好像是真的很饿了,馄饨刚出锅,也三两口很快的就解决了一碗。

    他吃完一碗又把汤给喝了,第二碗才不急不缓的慢慢地舀起来等着凉了再吃。

    林淑珍和夏朝北看着他,我猜是因为他们现在也是做人爹妈的,顾庭生年龄又和夏绾绾一样大,他们两个就不由自主的也关心起来这个一看就很落魄的小少年。

    林淑珍道:“我家妞妞也是锦城一中,看起来和你差不多大,她现在初二,小崽,你初几呀?怎么这个点一个人出来吃饭?”

    顾庭生盯着勺子里舀出来的馄饨:“我也初二的。”

    我一惊,又忍不住侧过头看顾庭生:“我没有见过你!”

    顾庭生转过头,他把勺子里馄饨放到了我碗里,我、林淑珍和夏朝北都被他这一举动弄得有些诧异,顾庭生道:“你怎么这么瘦,多吃点。”

    又见我一脸惊诧,他嘴角提起了一点弧度,那是一个很轻淡的微笑,他说:“这碗干净的,我还没动。”

    我抿了抿嘴,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发热,大概是因为他这样对我,就让我想起前生。

    那时我们两个住在只有一个保姆照顾的小洋楼里,保姆像是幽灵,只是每逢饭点时能固定见到她端菜上饭。

    我们两个小孩住在那么一幢两层四百多平的大房子里,不可怜但也本能般的,相依为命似的互相依偎在一起,因为都害怕孤独。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幸福人生[重生]相邻的书:抗战之血色战旗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