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10.第十章

【书名: 女相(gl) 10.第十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少年医仙唐朝好地主麻衣神算子台前幕后美女圣约书极品小农场永恒国度大汉科技帝国青城道长箭魔我真是大明星大宋小郎中    踏上司徒府的马车,余慕娴淡然地接受着来自三皇子的审视,无所畏惧。

    她丝毫不介意三皇子怀疑她居心叵测……

    毕竟她第一次出现在三皇子面前时,是太子那边的人,第二次,则是穿了四皇女的纱衣,还被四皇女拽住不放。此情此景,若她是三皇子,她也会认为自己的幼妹被奸人诱拐。

    余慕娴从来没想过要靠着四皇女往上爬,她有更好的选择。

    不过……

    想到楚玉姝昏睡前,还念着招贤一事,余慕娴扬唇冲着楚宏儒嘱咐道:“三皇子记得敦促四皇女吃药。”

    她方才是相岔了。她开始以为四皇女开言是为了拆台,如今想想,却是为了给三皇子揽才。试想,一个将军从旁人口中知晓皇子便在他眼前,那是何等的天恩?佐之四皇女自降身价,为三皇子抬位置,定会使那将军对三皇子多上几分好感。

    人心都是肉长的,如是可选,没人会稀罕喜怒无常的主子。

    “嗯?”见余慕娴竟是以吃药作话头,楚宏儒侧目。

    他自登车起,就一直等着余慕娴张口。他好奇他那早慧的皇妹给他寻了个什么才,更好奇,眼前这小子是如何入了姝儿的眼。

    要知道,姝儿在皇族中,可是出了名的眼高于顶。记得前年父皇要他们览王丞相的文论,众皇子皆是赞不绝口,唯有姝儿朝着那折子上泼了半碟墨,嗤笑王丞相文论写得一塌糊涂。虽然事后父皇要姝儿与丞相道歉,但楚宏儒记得清楚,他那皇妹并没有依令行事,而是一本正经地回了父皇“天家无罪”。

    想着楚玉姝当年的壮举,楚宏儒对着余慕娴不断摇头。

    他却是没想过,他那皇妹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余慕娴这个只齐他肩骨的男童,怎会是贤才呢?若余慕娴是贤才,怎会第一句话便让他失望呢?

    形势如此清晰,他想知道的不过是余慕贤为何会同姝儿一道从水道中出来,余慕娴怎会提到要督促皇妹吃药呢?且‘敦促四皇女吃药’是什么话?他余慕娴莫不是以为,邺城一破,他们楚家便如丧家之犬,累累连一个皇女吃药都伺候不好?

    他余慕娴不知此时该来攀附皇室吗?怎么能如此愚不可及地摆出一副伪善的脸面嘱咐督促姝儿吃药?

    想到余慕娴,一介奸臣遗孤,在国破之时,竟还不懂审时度势,楚宏儒打心眼里有些瞧不上坐在角落的人。

    但思及楚玉姝昏睡前的态度,楚宏儒决定再给余慕娴一个机会。

    楚宏儒长眉轻挑,目光沉沉:“你,没有别的话想说么?”

    “回三皇子,没有。”余慕娴不假思索。她等着被楚宏儒送下车。

    “真的没有?”楚宏儒皱眉。

    “嗯……”余慕娴见楚宏儒没有放自己走的意思,心思也是一转。

    俯首在袖中翻了片刻,余慕娴将昨日落井前夺来的匕首承到楚宏儒面前,“这是四皇女昨日落下的,还请三皇子代慕娴还与四皇女。”

    “‘寒霜’?”端详着余慕娴手中的匕首,楚宏儒眉头一挑,竟是笑了。

    余慕娴倒是个不贪财的主!“寒霜”虽是宫中的贡品,但逢这兵荒马乱的年岁,当出去也不是不能……

    楚宏儒不蠢。余慕娴匕首一出,他就知道余慕娴想走了。

    楚宏儒心思,余慕娴既是想走,那便索性把话说破。

    “你要走?要去何处?你知晓的,邺城已经破了……”楚宏儒没有接匕首。

    余慕娴举着匕首,不看楚宏儒:“可勤王的兵马已经来了。”

    “这是姝儿告诉你的?”楚宏儒的笑容深了些许。他记得姝儿是不知道勤王一事的。

    楚宏儒道:“你要去寻姓孙的告密?”

    “三皇子多虑了……”听着车外车夫正在被邺城守卒盘问,余慕娴冷静道,“三皇子可是忘了慕娴在守丧?”

    “……”

    余慕娴话音一落,楚宏儒半晌没出声。

    他确实忘了余慕娴还在丧期。原来余文正离世不过才七八日……

    近些日子的事委实有些多。先是父皇驾崩,接着是孙延年反水,而后太子出逃,叛军入城……到现在诸将勤王,局势甚不清晰。

    想想近日的局势,楚宏儒转念让车夫减速放余慕娴下车。余文正生前是窦天章在朝堂上的死敌,他不能带着余慕娴去窦司徒府上。

    “日后别让本殿再在姝儿身侧看到你!”楚宏儒一面把楚玉姝揽到怀中,一面盯着余慕娴的背影。

    “多谢三皇子,慕娴记下了。”转身冲着楚宏儒行过礼后,余慕娴含笑利索地下了马车。她背着四皇女出井时,忧心入城之事,遇到三皇子后,忧心离开之事。

    如今,托三皇子的福,一切麻烦事儿都解决了,真是苍天长佑。

    不过……

    思及方才在三皇子身上遭受的冷遇,余慕娴唇角轻扬。

    有眼不识金镶玉便说的是三皇子这般人。原还觉得他性格勉强算好,还是个温良之人,知晓礼贤下士,如今看来,却是有几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味道。

    可惜了四皇女那般助她的兄长……

    目送着三皇子的马车朝着窦府的方向行驶,余慕娴仰头看了看天。

    又下雪了?

    望着迅速消融在石板上的雪花,余慕娴静默了良久,才伸手从空中抢来一片,低语道:“来年定是个丰年。”

    “哟!你怎知道来年是个丰年?”

    凭空出现的笑语让余慕娴心生厌恶,低头不看来人,余慕娴匆匆朝着窦府的方向走。沿街的店铺都关了门,此刻敢出现在街上的人定然都不是好想与的主。

    余慕娴一边听着身后的马蹄声,一边慢慢走着,待到距离窦府还有十几步的地方,余慕娴听到马鸣,接着,又是一阵马蹄渐远的声音……

    嗯,那人已经走了。

    确认无人跟在身后,余慕娴快步走到窦府门口朝右拐。右边有条小巷,直通到余府。

    许是因为降雪,许是因为城破,余慕娴在小巷一路慢行,没有遇到一个人。

    待走到余府门口,更是大门洞开。

    余慕娴环顾四周,见原来守着余府的人已然消失,不禁舒了口气。

    好机会!

    快步从门外闪入余府,余慕娴径直去自己屋舍。迅速换掉从四皇女处得来的纱衣,余慕娴将自己缝在枕头里的银票悉数塞到鞋底。待将男子的发髻打理好,余慕娴又从衣柜里翻出一件满是油污,破破烂烂的冬衣。

    这冬衣是她前日子亲自备的。虽看起来寒酸,夹层里却缝了不少银票。再加之有不少新晒的棉絮,足够她撑到开春。

    娴熟的在干净的里衣外套上棉衣,余慕娴对着镜子,又把发髻弄乱些许。而后寻路去弄了些锅灰与泥水糊在脸上。

    待天蒙蒙黑,余慕娴咬上几口干粮,带着火石摸黑出了余府。依着白日那将军的架势,她不信勤王的兵能打败叛军。

    她要提前朝着南边去。以防过两日被勤王的人连累,暴死街头。

    攥紧余文正留给自己的玉佩,余慕娴站在余府门口瞻仰着这栋宅院。

    “一身正气传千古,两行清泪报皇恩……”默念着余府府门的楹联,余慕娴打燃了火石。

    今日她星夜而去,来日定要锦衣而归。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异界之少林魔纹师魔狱对不起穿错了抗日学生军热血虫潮妖皇传说东方好莱坞金玉瞳横行在超级三国志幻世猎手超神娱乐家英雄之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