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60.第六十章

【书名: 女相(gl) 60.第六十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之不嫁英雄绝世天君福星高照唐朝小闲人盛世医香时光旅行者横炼宗师大国重工法海戒色记重返十七岁逆鳞锦衣春秋    十月中旬的圆月映到余慕娴榻前, 勾得其杂念缠身。

    披衣在榻上坐起,余慕娴取下脖子上那块刻着“楚”字的玉, 借着月光细瞧。

    旧人言, 人养玉,玉养人。

    弹指间, 这刻了“楚”字的玉已是跟了她四年。

    想着那姓楚的人,余慕娴轻叹一声,起身从临榻的小屉里寻出罗昌数月前给她的信。

    这信她原是不想留,奈何楚玉姝在信的末尾写着,若她不是方远盈, 便要将这信留在她手上,直到楚玉姝来取。

    推窗让月色洒满整个卧房, 余慕娴望月怀人。

    此时的楚玉姝该是到了安南。

    念着安南有楚国新都,余慕娴默默地将信放回到小屉里。

    许是到了十二三岁怀春的年岁,自从罗昌手中拿到这封信起, 便是时常梦到楚玉姝来她府上讨信。

    虽说这信一直被她放在小屉里,但在梦中, 余慕娴却是从未寻到过这封信, 以至于……

    以至于晨起时, 时常一背盗汗。

    抿唇用盗汗将记忆中倩影挥去,余慕娴暗笑,许是楚玉姝寄来的那封信有蹊跷。

    不然,楚玉姝怎会夜夜入梦来问她来讨信?

    怎会讨信不成还对她动手动脚?

    闭目想过罗昌口中的高人,余慕娴便伏在桌案上熬了一宿。

    熬着熬着,楚玉姝的脸又晃到了眼前。

    “明明是你,为何不会来?”略带怒容的脸让余慕娴心神一晃。

    这话是那信的开头,但信里说的简单,只有四字“汝何不归”。

    “陛下以为呢?”依照着答了几十次的旧路徘徊,余慕娴终言又是转到“信不在臣身上”。

    但眼前的女子似乎并不愿听她言说。

    一双玉指扶上肩头,余慕娴身形一颤,便又是一身冷汗睁开眼……

    天亮了。

    打量着亮堂堂的居室,余慕娴定神正要唤小童来侍奉她洗漱,便闻罗昌派人传信要她去府衙。

    利索地更衣城郊,待余慕娴到府衙,府衙里已是密密麻麻跪了一堆人。

    抬目寻到罗昌的身影,余慕娴自然而然地跪在罗昌一侧。

    这几月,罗昌诸事皆顺,不单单丢了永安郡,还顺当当地将永和郡塞给了楚帝的心腹李万庆……

    故而,照此推算此次该是新都来人。

    低头与众人齐喝“万岁”,余慕娴静静地等着使臣在赐完罗昌后散场。

    竖耳听着使臣将“钦此”二字念罢,余慕娴便起身预备着与在场的诸位大人一同退场。

    但未等余慕娴将腿直起来,使臣便又拿出了一份诏谕。

    “闻昌平有贤臣……特此调其归京……钦此……”

    使臣拉长的腔调震得府衙众人皆是愣了半晌。

    闻新都竟是传来了召余慕娴去新都的旨意,罗昌蹙蹙眉,率先与余慕娴使了个眼色道:“真是恭喜余大人了!”

    罗昌一开口,周围众大人随即纷纷起身与余慕娴道贺。

    “啊!恭喜余大人!”

    “大人不愧是罗将军的幕僚,小小年纪便得了圣上的赏识……”

    拱手谢过周遭的诸位大人,余慕娴低眉将视线从使臣身上挪开,微微一拜:“有劳大人!”

    “都是为圣上行事,大人不必客气……”使臣见余慕娴与他见礼,随即笑道,“新都的王大人要老夫在见到大人时,替他捎带一句,大人这些年真是辛苦了……”

    “谢大人带言……”默默将“王大人”三字记下,余慕娴躬身与诸位幕僚一同送使臣出府衙。

    待出了府衙,余慕娴便见一车辇停在路中。

    心道此车该是使臣所用,余慕娴即与几个相熟的官僚立在道旁,等着使臣上车。

    使臣此番行程匆忙,故而罗昌也未令城中主事为其操办官宴。

    目送使臣上车辇,余慕娴听着身侧人与她咬耳朵。

    “余大人此番去新都,怕是再也不会回昌平了……”与余慕娴相熟的冯大人甚是感伤。

    低眉想过旨意中并无何时去新都的事宜,余慕娴笑道:“使臣只道慕娴要去新都,却不知何时能去呢……”

    “这……”似乎被余慕娴点醒,立在余慕娴身侧的冯大人眉头一紧,“到算是个麻烦事……”

    “但只要圣上知晓大人在昌平,那出头之日,便是指日可待……”冯大人宽慰道。

    “托冯大人福……”余慕娴点头正要与冯大人说说新都,却见周遭的大人都在朝她瞧。

    “诸位这是?”抬目扫过伫在原地的诸位大人,余慕娴将视线投到罗昌身上。

    “请余小公子上车!”改了平日与余慕娴的称呼,罗昌一挥手,围在车辇旁的众人立即给余慕娴让出了一条道。

    盯着车辇前的空地,余慕娴顿了顿,随即曲膝朝车辇拜了拜:“谢圣上……”

    话罢,便一步一步踏到了车内。

    新都来的车辇较寻常车辇宽敞。

    与使臣对坐在车辇内,余慕娴泰然自若。

    “走吧!”见余慕娴上了车,使臣便命车辇朝新都赶。

    听着车后山呼的“万岁”,余慕娴与眼前人笑了笑。

    “不知大人如何称呼?”拱手见礼,余慕娴正襟危坐。

    “你唤老夫‘宋伯父’便是。”宋熙挥挥袖口,一脸笑意,“我与令尊曾同朝二十载……”

    闻使臣姓“宋”,又与自己的爹爹同朝多载,余慕娴眨眨眼,记起了当年在守灵时烧掉的那封信笺。

    那封信笺里,便记有一人,姓宋名熙。

    想着使臣原与她那爹爹是“一丘之貉”,余慕娴笑道:“见过伯父……”

    见余慕娴模样乖巧还懂规矩,宋熙心生欢喜。来时他还忧心自己会辜负了王宽的嘱托,现在瞧来,一切皆是他多想了。

    余家怎会好竹出歹笋呢?

    伸手将余慕娴虚扶一把,宋熙道:“既是唤了这声伯父……伯父便要与贤侄你说些规矩……你可知任向阳已被斩于新都?”

    “这……”抬眉瞥了宋熙一眼,余慕娴蹙眉道,“不知。”

    余慕娴原是知晓任向阳被斩于新都,但这般话却是不能说与眼前人。眼前人此时虽与她亲近,但她爹爹都已去世近五载,谁又知这旧友安了什么心?

    “贤侄既是不知,那便先听老夫说。”将声音压低,宋熙道,“贤侄久在罗昌身侧,该知晓这小子身藏反心……那任向阳原是太师冯远山的远亲……镇守昌平也是圣上的意思……但罗昌那小子因嫉妒任向阳有功……竟是敢向京中送密信,告任向阳在永安郡结党营私……”

    “伯父是不是何处弄错了?”抬眸对上宋熙的视线,余慕娴低声道,“慕娴以为,伯父该知晓罗将军的为人……”

    “罗昌为人如何与我等有何相干?”笑着与余慕娴道上一句大道理,宋熙道,“圣上此番召你入新都,便是要你说老夫方才与你说的那些……”

    “这怕是不大好……”低眉与宋熙推脱,余慕娴佯装为难道,“伯父久居天子脚下,或不知动乱的坏处……这昌平在旧时,不过楚国一郡,但今时不同往日,自邺城一败,昌平便成了边关重地……罗将军人品如何尚且不论,但罗将军一死,怕是昌平难守……慕娴以为,伯父可以进言于圣上……”

    “哦?昌平竟是靠罗昌守着?”闻余慕娴道罗昌有镇边之才,宋熙瞬时犯了难。他与罗昌并无恩怨。但冯太师冯远山却是与其有了个解不开的死结。

    谁让罗昌将永安郡交与了任向阳镇守呢?

    任向阳一心北归,这是满朝皆知的事情。当然,这背后离不开冯远山的支持。

    但这却与圣上背道而驰。

    这朝的国主心不在北地,只在满朝文武。念着建制以来,朋党已消,朝中唯尊圣上一人……

    想过当年满朝皆是旧友,宋熙不禁感慨,若是早知今日,他们当年也不会急着将太子推到那座位上。

    不过,此时说什么也晚了。

    圣上骨子里暴虐,一见任向阳上折,要北上一鼓作气收回邺城,便急火攻心,命人将任向阳押到了新都。而后不待三堂会审,便以其殿前失仪为由,将其斩于殿上。

    听闻任向阳死讯时,宋熙还道圣上此举有伤臣心,但待他到殿上后,便见冯远山为死者鸣不平。

    “你可知那任向阳是冯太师的远亲?”宋熙将话说的含糊。

    他们这朝老臣在圣上还是太子的时候便知,不能触其霉头。

    但这朝的新臣却还不懂圣上的心思。

    除开跟在三皇子身侧的杜再思,总是爱在朝中说些励精图治之言,这满朝文武里,敢触圣上眉头的便只有那个任向阳。

    “伯父如是说,慕娴便明白了。”点头应下宋熙,余慕娴皱眉,她却是不知任向阳身后还有冯远山这般硬的后台。

    “既是明白了,到时便不要乱说话……我与你王伯父都会在那时帮你……”宋熙眯眼道,“只要贤侄你好好听我们几个伯父的话,我们保你在明年开春时坐稳侍中的位置……”

    只是得赔上罗昌的命……

    默默在心中将宋熙的话补全,余慕娴弯眉道:“一切都听伯父安排……”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小小公务员紫火数据化人生傲世天狼重活一世十龙夺嫡黑道世家的半路新娘终焉的骑士绝代赌后重生之无悔人生奸雄天下一品公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