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65.六十五章

【书名: 女相(gl) 65.六十五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华娱马前卒太上章武侠世界大穿越慕南枝寒门状元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超位面穿行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药童不负妻缘嫡女重生记    今日原是休沐的日子, 故而面圣的地点并不在殿堂。

    但正因不在殿堂,宋熙的脚步也比往常重了些许。

    由宫人引着在新都的皇城中穿梭,余慕娴步子放得极轻。

    待绕过不少宫墙, 眼前便豁然开朗。

    宫人侧身让余慕娴与宋熙上前:“两位大人,圣上便在前面的亭子中……”

    “谢公公……”低声与宫人答上一句, 余慕娴抬手让宋熙先行。

    盯着眼前方砖铺就的小径, 宋熙面色微变。

    但事到如今, 却由不得他回头。

    敛气迈步沿着小径走,宋熙被不远处的人影晃了眼睛。

    见宋熙立在原地未动, 余慕娴随即朝前打量了一眼……

    原来昨夜到宋府的人皆到了苑中!

    “见过圣上……”察觉到楚宏德的视线扫到了她二人身上, 余慕娴不慌不忙地跪到阶上与楚宏德见礼。

    而宋熙却是望着王宽,微微颤抖。

    “余爱卿平身吧!”挥手命余慕娴起身, 楚宏德将视线转到宋熙身上, 怒道,“怎么, 宋爱卿年纪大了,骨头也硬了么?见了寡人还不跪,是不是活够了……”

    被楚宏德的怒气惊到, 宋熙转头看了余慕娴半晌, 才如梦初醒。

    “扑通”跪到地上,宋熙打个哭腔道:“圣上——老臣……”

    “怎么,寡人还没说什么,宋爱卿便哭了?”“嚯”得从亭中的銮椅上起身,楚宏德覆手围着跪在地上的四五人转了转。

    低眉看着眼前不断变动的鞋面,余慕娴一声不吭。

    即便楚宏德隐隐给出了坦白从宽的讯息,但余慕娴却知晓,此时答话,必会招致大祸。

    可在场的余下几位大人并不这般想。

    恸哭着拦到楚宏德身前,宋熙道:“圣上明鉴……昨夜三殿下来府上,只是与臣等一起观月赏花……”

    “那三皇弟也是好兴致啊!”嗤笑着瞥了宋熙一目,楚宏德道,“可王爱卿却不是这般说的……王爱卿道,他昨夜到爱卿府上,为的是扳倒冯太师,以便将新都的禁军从冯太师手上,转到钟羽手上……寡人说的可对?”

    闻楚宏德将他们昨夜所谈之事说的分毫不差,宋熙身子一僵。

    待发觉楚宏德正在看他,宋熙忙痛哭流涕道:“这……圣上!臣冤枉!冤枉!昨夜老臣不胜酒力,不过小酌几杯,便至偏院小憩……此事臣并不知情……”

    “那不知爱卿知道什么?”楚宏德不为所动。宋熙知不知情,他自是清楚的。

    宋熙以为是王宽供了他,但宋熙却忘了,钟羽曾是他楚宏德读书时的伴读。

    钟羽才是他放到宋府的眼线……

    暗觉宋熙满头大汗的模样赏心悦目,楚宏德挥挥手,命宫人搬来椅子,就太阳坐好,等着看眼前的大戏。

    见楚宏德摆出架势等着自己招供,宋熙拧眉看了余慕娴一眼道:“老臣……臣……臣知晓,三殿下想招揽余大人!”

    “哦?”闻宋熙这般快就把余慕娴供了出来,楚宏德心笑,真是一群老不死的。

    明明昨日朝堂还为那余小子开脱,过了一夜,便决心弃车保帅。

    戏谑地望了宋熙一眼,楚宏德玩着手中的文玩核桃:“不知寡人的好皇弟为何想招揽余爱卿?”

    “这……”宋熙犯了难。

    楚宏儒与他提此事时,说的是四皇女要他照看故人。

    但此事说与圣上听,他定然不会信。

    “怎么,说不出口了?”扬手扔掉一个核桃,楚宏德转目望向王宽,“王爱卿,你可知晓?”

    “这……”王宽皱皱眉,“臣不知……”

    “那你呢?”在瞥了钟羽一眼,见其也摇摇头后,楚宏德转而将手中另一个核桃也扔了。

    楚宏儒南归后一直安分。不访亲拜友不说,连家门也甚少出。

    除了昨日与二三重吏在宋府饮酒……

    呵!说是饮酒……若不是钟羽在席,他怕也难知晓,他那好皇弟竟是存了夺兵权的心思。

    当年在邺城时,楚宏儒不过十五,便想染指兵权……如今他也快及冠了……

    眯眼将地上的几个老臣瞧过,楚宏德将视线挪到余慕娴脸上:“余爱卿,你还记得昨日你说过什么?”

    “回圣上……慕娴昨日言‘欺君者,人人得而诛之’!”余慕娴起身与楚宏德一拜。

    “哦?那若是老臣欺君呢?”楚宏德言有所指。

    余慕娴答:“法不得证,令何以行?”

    余慕娴话音一落,王宽与宋熙皆是满头大汗。

    叩首低呼“圣上——”,二人阵脚大乱。

    “圣上!莫要听余大人一口之言!”见王宽与宋熙已然失了主心骨,钟羽忙道,“圣上以仁治天下……余大人小小年纪便不体恤老臣,恐日后会为圣上招致祸患!”

    “是吗?”冷笑着横了钟羽一眼,楚宏德与余慕娴和颜悦色道,“不知余爱卿如何看此事?”

    见楚宏德眉眼含笑,余慕娴知晓自己说到了楚宏德心中。

    起身与楚宏德对视,余慕娴低声道:“圣上自是贤明……而臣自是卑鄙……但以臣之卑鄙除国之大患,以圣上之贤明着国之权柄,岂不是两全其美臣幼时曾听父训,得其名或失其实,得其实或失其名,若是圣上有难为之事,臣愿为圣上掌中之杀器,证乾坤之大德!”

    “嗯……”听出余慕娴话里话外皆是一副忧心社稷的心肠,楚宏德定定神,暗道,这些话,许是只有如余慕娴这般大的少年才说的出。

    这年头,名利皆是心头好!

    不重名利的官宦早已不多。

    而求名者必求利,求利者必求名,择其一者,也不多。

    至于眼前这个不求名不求利的……呵,真是傻的可怜!

    不愧是余文正的子嗣呀!

    张目将自缢在府中的夫子念过,楚宏德命宫人为余慕娴设座。

    被宫人扶到高凳上坐好,余慕娴低眉扫过王宽与宋熙的头颅。

    如王宽与宋熙这般年纪的大臣,虽从少时便经历风浪,但老了终究要多少些许顾忌……

    故而,他们最畏惧的,便是当权之人。

    轻叹着收回视线,余慕娴静听着楚宏德将楚宏儒流放至江城,而王宽与宋熙及剩下的几个老臣皆是杖刑一百,永囚新都。

    目送着几位在楚国叱咤多年的老臣被禁军拉下,余慕娴斜目望了望不远处逗鸟正逗得开心的国主楚宏德。

    他似乎早已见惯了背叛与欺骗?

    与立在亭中的钟羽对视一眼,余慕娴未动,却见钟羽与她一计眼刀。

    “余大人……人在做,天在看!”钟羽额头青筋暴起,一副要打人的模样。

    “是啊!人在做,天在看……”将话原封不动的还给钟羽,余慕娴起身朝着楚宏德走去。原本在楚宏德道完如何处置王宽一行后,余慕娴即该求退,但余慕娴却知晓,众人眼中的理所当然,并不是她的理所当然。

    缓步到楚宏德身后跪好,余慕娴道:“求圣上许臣代领罪臣宋熙的六十七棍……”

    “为何是六十七,而不是一百?”晃着手中的鸟笼,楚宏德转身盯着跪在地上的余慕娴,心情颇为复杂。

    他以为钟羽会先上前来请棍,却未想这小子会来。且求的是六十七,而不是一百……

    余慕娴答:“因为罪臣宋熙为大楚操劳了四十九年……而今,其年事已高……该是颐养天年的年岁……圣上与其将他久困京中,不如将其罢官……当然,如此若是不能显圣上贤明……圣上可令宋熙辞官归故里……”

    “那你呢?”没头没尾的答上一句,楚宏德静观余慕娴反应。

    余慕娴答:“臣也愿一同辞官……”

    “可你并无故里!”楚宏德玩味道。

    “臣……”余慕娴低头换了一个称呼,“请圣上莫要告知宋伯父,草民代其受棍……”

    楚宏德将注意力凝到余慕娴身上:“为何?”

    余慕娴有理有据道:“其待草民如父如兄,且如宋伯父那些人,平生图的不就是一个名么……若是他知晓,他从草民这处受了恩惠,他定是会寻圣上再将那几十棍讨回……”

    “是吗?那先在钟爱卿面前挨上十棍吧!”

    楚宏德扬眉命宫人摆开阵势。

    见条凳已上,余慕娴随即神色泰然的伏到凳上。

    待一棍落下,见余慕娴面色不遍,且抿唇未出声,楚宏德心中便有了几分计较。

    “你且起身吧!这百八十棍也不必受了……”挥手命宫人将刑具撤下,楚宏德道,“至于辞官一事,你也不必管……待午时便早早去玉灵县上任吧……”

    ……

    被宫人送出宫门时,正逢天降小雨。

    因宋熙已被扣下,而楚宏德又未命人送她,余慕娴便只得冒雨去吏部领了她的官印与告身。

    吏部欺生原在余慕娴预料之中……

    默默地道完自己上面无人,并无师承,并无引荐,余慕娴躬身从吏部拿着她求来的东西,快步踏出。

    外面的雨似乎比来时更大……

    踌躇了片刻,余慕娴终是抿唇朝着雨幕伸出一只脚。

    当着雨水落到鞋面,余慕娴头上忽地多了一把油布伞。

    “小公子受累了。”撑伞带着余慕娴朝吏部门口的马车旁走,晚霜一步步踏得极稳。

    低眼瞧着浅浅的雨水顺着鞋边走,晚霜不禁心道,若是小公子早些出来便好了……

    为了等小公子,她与四殿下可是在这府门外站了近一个时辰呢!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无赖折花绝代商骄重生西游之大唐皇族九龙夺嫡流氓大亨霸仙网游之文艺法师重生灌篮2012WaYaYa!公主驾到修真高手在校园勇者家园极品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