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67.第六十七章

【书名: 女相(gl) 67.第六十七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练习生天道图书馆重生之我是BOSS万道剑尊都市大仙君玄界之门三国小兵之霸途绝世邪神我的幻想世界调教大宋雪鹰领主抗日之谍海大英雄    淅淅沥沥的雨浇到伞面上,于伞沿勾出一圈雨帘。

    低眉给楚玉姝撑伞, 余慕娴肃立在一旁,听楚玉姝与楚宏儒寒暄。

    “姝儿……”临出新都,却瞧到了久别的亲妹,楚宏儒眼里闪着些许泪光。

    见楚宏儒动了真情,楚玉姝随即小退半步,与楚宏儒躬身道:“见过皇兄……”

    听着两人的低语, 余慕娴抿抿唇。

    若是她没料错, 此时怕是这对兄妹二人在新都的头一次会面。

    放眼瞧了瞧楚宏儒身后百十个家丁,余慕娴不禁低眉瞥着楚宏儒裤边的泥浆, 心道,皇家的流放着实不是寻常百姓能比的。

    寻常百姓被流放, 送行者那个不是牵衣顿足,拦道痛哭……

    但眼前这位,却是拾掇得与出游无异。

    这般招摇过市,难不成还想在楚宏德面前讨些苦头吃么?

    见过楚宏德的厉害, 余慕娴低眉望着楚玉姝头上的发簪, 想着楚宏儒这般行事, 可是受了楚玉姝“指点”?

    察觉到有人将视线放到了自己的发梢上, 楚玉姝忍住笑意,绷脸露出几分惆怅:“皇兄此去,怕是不定归期……”

    “看到皇妹立在此处,皇兄便是心安了……”体味到楚玉姝传来的关切,楚宏儒心底百感交杂。于新都这般久,真心为他着想的人,当真只有眼前这十岁出头的皇妹。

    邺城如是,长宁如是,新都亦复如是。

    旧人云,血浓于水,血溶于水,可他们帝王家却只有同室操戈……

    好在他还有个妹妹……

    亲亲的妹妹!

    定睛将视线在楚玉姝身上逡巡的半晌,楚宏儒忍住眼中的热泪及心头的悔恨,讪讪道:“早时府差上门时,皇兄还忧心此事连累了皇妹与余大人……如今看到你二人到此处,便是一切都安心了……”

    见楚宏儒眼眶已是湿了,楚玉姝道:“皇兄且安心去……姝儿不日就将往北去……”

    话罢,又命一旁的晚霜递与楚宏儒一块锦帕。

    “今日这湿气真大……大的都糊到了皇兄脸上……”

    “姝儿说的是……”接下晚霜手中的锦帕,楚宏儒擦擦眼,缓了面上的尴尬。

    但待楚宏儒想明白楚玉姝口中的“北去”二字时,整个人仿佛被雷击中。

    任帕子在脸上滞了半天,待周围只有呼吸声时,楚宏儒才寻回自己的声音:“不是刚刚从北边回来,如何又要往北去?”

    “皇兄……”见楚宏儒会了意,楚玉姝随即将视线投到了楚宏儒手中的锦帕上,“窦方做买卖去了……若是皇兄用得着,但可去找他……”

    “姝儿……”攥紧手中的锦帕,楚宏儒一脸愤懑,“你何苦要为皇兄再去北地受苦!”

    知晓楚宏儒在长宁的日子不好过,楚玉姝也未与其一般见识。

    楚玉姝将楚宏儒攥紧的手掰开,佯装无奈道:“皇兄既是敢在圣上面前惹下祸事,又怎会在此时心怜姝儿……那羊舌不苦虽是蛮邦中人,但待姝儿却算亲厚……姝儿生在皇家,自是该为我楚家做些事……”

    “那也不该姝儿你!”被亲妹的愁容触动,楚宏儒听了半天雨声,猛地踏出伞外,丢下一句“容我去见圣上!”。

    “皇兄莫要意气用事!”见楚宏儒竟还存着几分古道热肠,楚玉姝眨眨眼,伸手拉住楚宏德,将声音放缓,“皇兄不妨想想,这新都除了姝儿,可还有其他姊妹,莫要说旁的亲王郡王……单想想邺城中那些未寒的尸骨……皇兄便该知晓此事只有姝儿能为……”

    不知楚玉姝与羊舌不苦是旧相识,楚宏儒满脸焦灼:“可……”

    知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楚玉姝跟着踏出伞外,借雨声将二人话音屏去。

    “皇兄……姝儿今日来送你,不是与商量北上之事……而是要将一事说与你……”楚玉姝将声音压得极低。

    “嗯……”楚宏儒闷声闷气的应了句,心里却生了股子邪火……他原以为楚宏德不过是记恨他觊觎那个位子,却不想,那混货竟是还能想出利用自家的妹子的腌臜心思……

    “姝儿要与你说的是,北地虽好,却不是常待之地……既是圣上命你去他处静心,那姝儿只求皇兄不要惹是生非……”先与楚宏儒提点几句无关紧要的闲话,楚玉姝叮嘱道,“姝儿说的,为兄都记下了……”

    “嗯……”闻楚玉姝说的皆是些小家子气的碎语,楚宏儒盯着楚玉姝的眼睛,缓缓点了点头,他的皇妹到底还是天真了些……

    他与楚宏德的纠葛岂是安安分分便能解的?

    但此时却是在楚宏德的地界上……饮恨将不悦吞回腹中,楚宏儒与楚玉姝道:“姝儿放心,姝儿说的每一个字,皇兄都记下了……”

    见楚宏儒话中有话,楚玉姝也未多言,只是幽怨地望了楚宏儒一眼,道:“既是皇兄都记下了,那姝儿还要与皇兄再说一事……姝儿已央圣上帮姝儿看好姝儿日后的夫婿……但姝儿忧心人心易变……所以还想劳烦皇兄在此处也替姝儿费费心……”

    “夫婿?”震惊地看着楚玉姝嘴唇开合,楚宏儒问道,“不知姝儿选下的夫婿是何人?”

    “撑伞的如何?”楚玉姝斜目。

    “撑伞的?”隔着雨看伞中人,楚宏儒面色一白,“竟是他……”

    道完此语,楚宏儒又觉不妥。

    “皇兄记下了……”望着衣衫已湿的楚玉姝,楚宏儒将其推回到余慕娴伞下,“今日天寒,皇妹还是速速归府吧……”

    “姝儿总觉先皇兄离去不妥帖……”回眸与撑伞人对视一眼,楚玉姝转眸与楚宏儒道,“还是让姝儿与余哥哥一同立在城门口送皇兄你西行……”

    “嗯……”低眉与余慕娴对视,楚宏儒不动不应。

    待余慕娴眸中露出几分郑重,楚宏儒才冒雨到余慕娴身侧耳语几句。

    睁目应下楚宏儒的话,余慕娴慢慢点头。

    见余慕娴点过头,楚宏儒即道:“如是,也好……”

    话罢,即由一群亲信护着向西往抚远郡江城去。

    ……

    因先帝在位时,未给楚宏儒定下妃嫔,楚宏儒此时还未成家,故而今日楚玉姝与余慕娴送别的只有一人。

    目送着载楚宏儒的马车远去,余楚二人皆知,待这辆马车重返新都之日,便是一场新局。

    ……

    车轮碾地的声响被雨幕掩去,余慕娴伴楚玉姝立在伞中,久久不语。

    “殿下的衣衫湿了……”不敢让楚玉姝更衣,晚霜低声在伞外拐弯抹角地提点着。

    “那便上车往县中去吧!”指明夜里行车,楚玉姝快步带着慕娴返回到车中。

    “衣却是不用更了……”端坐在车内,楚玉姝扬手摆过晚霜递来的锦衣,与余慕娴道,“你且坐在车中,估摸着天明时,便该到县里……”

    “殿下要去县里?”凝眉望着眼前“吧嗒嗒”滴水的女子,余慕娴眸中闪过几分心疼。

    明明是个该坐在高座上呼风唤雨的人……若不是惦念她,何苦来这城门口淋着一遭雨……若不是淋雨,又怎会有几缕青丝贴成一股,伏在脸侧?

    抬手助楚玉姝散在脸侧的碎发撩到耳后,余慕娴垂睑吹了吹面前的茶碗,掩饰掉心中的些许不自然……

    “嗯……”盯着余慕娴微微泛红的脸,楚玉姝轻叩的一下案面,“县衙自是要去的……传言这县衙中,连上县太爷,也不过是八个人……”

    “难不成慕娴还要带上一群兵么?”余慕娴静心仰头,却瞥到面前一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

    说熟悉,是这张脸她已见过几十次。

    说陌生,是她从未像此时这般近的瞧过这张脸。

    皇家子嗣虽不一定容貌出众,但肤质却通常极好……

    想着楚玉姝脸上许是连一块粘糕都放不住,余慕娴默默出神。

    “远盈是在想什么?”

    “想……”

    忽地被一只手抚上脸,余慕娴的话头戛然而止。

    凝眉将“想你”二字吞下,余慕娴哑着嗓子道:“慕娴在想,慕娴到底哪里像殿下口中的故人……慕娴想,那人该是与慕娴长得不一样……”

    楚玉姝收回手,目光变得渺远:“何止是不一样……本殿从未见过那人姿容遗世的时候……虽然本殿周遭的人都说她年少时,生得颇为俊俏……但逢本殿记事时,她便是如一枝逢冬的老树,一日又一日的枯败下去……”

    听楚玉姝道她们相逢之时,自己已日薄西山,余慕娴轻叹一声,问道:“那殿下为何会记挂上那位小姐呢?”

    楚玉姝跟着轻叹:“这便不是本殿能知晓的了……若是本殿知晓如何让一个人记挂上另一个人,那本殿便早已让那人记挂上本殿了……本殿又何苦……”

    “那容下官与殿下进一言吧……”顺着楚玉姝的称呼,余慕娴定定心神,低声道,“让一人记挂上另一人,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只要殿下让那人离不开殿下便是了……”

    “如何才能离不开呢?”楚玉姝皱皱眉。

    余慕娴眯眼:“臣以前以为是投其所好……”

    “现在呢?”楚玉姝挑了挑案上的烛火。

    “现在……”余慕娴盯着车厢上楚玉姝的影子,低声道,“现在臣觉得,只要让一人在时时刻刻都想着另一人便成了……”

    察觉到余慕娴的视线落到自己的影子,楚玉姝挑烛火的手一僵:“如何才是想呢?”

    “许是一人寒时,她会惦念着给另一人添衣,一人饥时,她会惦念着给另一人添饭……”余慕娴喃喃。

    “这于富贵人家,或是不大可能……”楚玉姝平声道。

    余慕娴道:“便是因为不合常理……才有人将那陷入情缠中的人唤作‘痴儿’……”

    话罢,余慕娴抬眉隐约又觉得厢上的人影颇似缝制衣衫的闺中人。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火影重生之我是李洛克宫女涅盘金鳞大王道果调教太平洋大无限神戒神鬼召来少林八绝异世封龙人物召唤系统人族训练场球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