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72.第七十二章

【书名: 女相(gl) 72.第七十二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恐怖广播我要做皇帝最强反派系统八零后修道记大娱乐家大宋王侯斩邪佣兵的战争巨星的初恋极品狂少超凡传九仙图    “县中酒当真有这般好喝?”见余慕已发觉自己到了身后, 楚玉姝便就势坐到了余慕娴身侧。

    借着烛火往婢子递来的酒盅里填满酒,楚玉姝道:“若是这酒当真好喝, 那姝儿便在这里陪大人喝到天明如何?”

    “殿下……”听出楚玉姝言语中已有怒气,余慕娴紧紧手, 终是将手中的酒盅落到案上, 低笑道, “刘府的酒不好喝……”

    “是吗?依本殿看,这酒似乎好喝的很呢!”嗤笑着将烂醉在一旁的刘员外一行看到眼中, 楚玉姝道, “若是不好喝,大人怎敢喝到这半夜三更还不知回府……”

    “只是到商户家中宴饮,又不是花街柳巷……四皇女何必在此处为难大人?”随楚玉姝同来的罗昌一面宽慰楚玉姝, 一面插空坐到了王员外的位置上。

    “罗大哥何必这般与殿下说话呢……”见罗昌竟是到了刘府,余慕娴眸中精光一闪, 猜测新都有了变化。

    但此处却不是说话的地界。

    抬手与罗昌敬了杯酒,余慕娴笑道:“罗大哥既是到县上,怎不早来府上, 慕娴也好将大哥招待一番!”

    “昨日便到过你府上, 可惜你去别人家吃酒去了……”罗昌勾唇将杯中酒转转, 笑道,“话说回来,你那府上也能住人?”

    “如何不能住?”余慕娴眨眨眼,却是将视线转到楚玉姝身上,“殿下都住慕娴府上,罗大哥何必糟践慕娴府上不能住人?难不成殿下不是人?”

    “几日不见,你倒是胆量见长!”见楚玉姝一言不发,罗昌随即与楚玉姝敬了一杯酒,大笑道,“看都把正事忘了!来来来,殿下且容我罗昌敬您一杯酒!若无殿下您,我罗昌怕是要老死在昌平了!”

    “昌平也是好地。”不咸不淡地承了罗昌的酒,楚玉姝的面色稍缓,“但比不得新都。”

    “新都也算不得什么好地……”将声音压得极低,余慕娴轻笑着自饮了一杯。

    待将楚玉姝与罗昌的视线尽数归到其身上时,余慕娴眯眼瞧了瞧楚玉姝,转头与罗昌道:“新都没有殿下,如何算好地?”

    “按你这般说,有殿下便是好去处了?”偷偷打量着楚玉姝,罗昌一把揽住余慕娴的肩头道,“几日未见,余小子竟是知晓了‘有情饮水饱’,真是出息了……”

    “是啊!出息了!”余慕娴不动声色地瞥了楚玉姝一眼,与罗昌笑道,“若不是出息了,如何会引得殿下生这般久闷气?”

    见余慕娴笑得云淡风轻,罗昌便放下手中酒,道:“殿下也是忧心你一人在外,遭遇不测……”

    “既是这般……那慕娴便劳烦罗大哥替慕娴与殿下赔个不是?”余慕娴挑眉。

    “好说!”见四殿下在侧,余慕娴却要转个弯求他帮忙,罗昌忍俊不禁。

    起身与楚玉姝一拜,罗昌义正词严道:“殿下,余大人已是知错了,您莫要因着他气坏了身子!”

    “这般说便是妙!”余慕娴抚掌,楚玉姝面色一沉。

    “你且看看,这小子何处有认错的模样!”楚玉姝“嚯”得起身,顺手将案上的酒壶摔到案旁。

    “这样可是够认错了?”起身将楚玉姝按回到案旁,余慕娴扬手让袖中的绢花落到楚玉姝手上。

    待楚玉姝的视线转到手中,余慕娴俯身朝着楚玉姝弯眉:“殿下,臣此番却是真的知错了……”

    “知错却是这般的行事?”将掌中的绢花细看,楚玉姝似笑非笑地望着眼前人。

    明明心头的结已经开了,她却偏偏不想与眼前人好好说话。

    谁让这冤家竟是连着两日让她劳心劳神,担惊受怕呢?

    摩挲着指尖的绢花,楚玉姝眨眨眼,便见罗昌已是带着周遭的人退下了。

    “昨日饮酒未告知殿下是臣的过错……”察觉到院中只剩两人,余慕娴将声音压得更低,“今日饮酒未告知夫人,也是臣的过错……”

    “‘夫人’?”楚玉姝扬唇笑道,“这个词却是新鲜……但即便是新鲜,却不足以让本殿开怀……”

    “是吗?”忽地在楚玉姝面前站直,余慕娴脸色一沉道,“臣一直觉得殿下是在说胡话……”

    “哦?”楚玉姝眉头一蹙,“却不知本殿何时说了胡话?”

    “便是殿下说臣喜欢饮酒呀!”余慕娴展颜一笑,反手便将案上的另一个酒壶握到了手中,“臣想过多次,为何殿下老说臣喜欢喝这县中酒……老说这县中酒好……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

    未厌烦余慕娴说废话,楚玉姝的声音软了软:“不知是什么?”

    “嗯……”撞入楚玉姝那满是期待的眼神,余慕娴顿了顿,低笑道,“臣以为是殿下喜欢喝这县中酒……”

    “你——”楚玉姝蹙眉,斥道,“真是个木头……”

    “是啊……若不是木头,如何能在殿下跟前呆这般久呢?”温声应过楚玉姝,余慕娴正色道,“殿下,此时是六月呢……”

    楚玉姝愣愣,不知余慕娴卖的什么药。

    抿唇细思无解,楚玉姝问道:“六月如何?”

    “六月……六月啊……传说,春回大地百花争艳……臣想,到了六月,那逢春的枯木,也该参天了……”娴静地立在楚玉姝面前,待楚玉姝近了,余慕娴便伸手拿过楚玉姝手中的绢花,将其插到楚玉姝头顶,“绢花虽比不得金簪……但臣以为,金簪虽好,却甚是压人……”

    知晓余慕娴既是在言她的情,又是说她的出身,楚玉姝蹙蹙眉,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既是跟在姝儿身侧,小哥哥需知,你早晚也有压人的一日……”

    话说到此处,两人皆是一默。

    待楚玉姝的视线从余慕娴手上转到其眸中,楚玉姝抿抿唇。

    若是她没看错,余慕娴该是待她有情的……

    余慕娴待她有情?

    闭目将六月来的诸事想过,楚玉姝按捺住心头的悸动,抬眸定定地望着眼前人。

    “小哥哥不必忧心姝儿……”随意地从发间拔出几根金簪掷到地上,楚玉姝低声道,“小哥哥忧心的皆是些身外之物……小哥哥需记得,姝儿从不在意这些……除此,姝儿不知小哥哥可还记得姝儿说过的找人……”

    “嗯?”知晓楚玉姝所言的找人,是找“阿姊”,余慕娴抿抿唇,“可是找到了?”

    “没有……”楚玉姝摇摇头,“姝儿不想找了……”

    “为何?”余慕娴蹙眉。

    楚玉姝答:“因为姝儿已是觉得她不是姝儿要找的人……”

    “那敢问殿下要找的人在何处?”余慕娴神情一缓。

    “在垠都。”楚玉姝压低了声音。

    “垠都?”余慕娴将楚玉姝的话语重复了一遍,心头却是疑窦丛生。

    为何不是邺城,不是昌平,偏偏是垠都?

    “殿下是要寻不苦殿下?”勉强理出一点头绪,余慕娴震惊地望着楚玉姝。

    “是,也不是……”楚玉姝盯着余慕娴,一字一顿道,“若是小哥哥是‘方远盈’,那姝儿此行便是可去,可不去……若是小哥哥不是她,那姝儿此行却是非去不可……”

    “臣却是不懂臣的身份与殿下去不去垠都有何相关?”逼问楚玉姝一句,余慕娴眸中闪过几分复杂,“今圣康健,不知春秋几何,三殿下资历尚浅,尚不堪重任……殿下此时一去,却不知何时能返?”

    “此时却不是说此事的时候……本殿既是能去,自是能返……”楚玉姝转身背对着余慕娴道,“本殿今日来只想知晓,小哥哥到底是不是那人……”

    “若是不是,殿下便会弃慕娴而去?”盯着楚玉姝的背影,余慕娴抿抿唇道,“莫不是一个当世的人,比不过殿下心底的影子?”

    楚玉姝喃喃道:“是不是影子……只有见到那人时才知道……小哥哥将些许事看得太容易……便会错了其中的意……姝儿待那人有意,却并非待小哥哥无情……自遇到了小哥哥,姝儿便觉自己踏在云端上……甚至姝儿昨夜还在想,姝儿此世可就是为小哥哥而来的……但姝儿却是止不住自己的念想……”

    “殿下既是这般说……那慕娴却是愿与殿下言酒了……”见楚玉姝话里话外皆是迷惘,余慕娴轻叹一声,起步转到了楚玉姝身前。

    她与楚玉姝,从面上瞧,似是楚玉姝是在逼她,但看得清了,又何尝不是她在逼楚玉姝呢?

    轻笑自己骨子里在意些别扭事儿,余慕娴抬手饮了一口酒。

    待回过昨日月下的酒香,余慕娴趁着楚玉姝不备,依葫芦画瓢地将口中酒还给了楚玉姝。

    醇香的佳酿裹着楚玉姝颈中的檀香在余慕娴鼻尖发酵。

    伸手将眼前人揽到怀中,余慕娴闭目。

    她不过是想知,在楚玉姝心中,亦师亦友的两朝丞相与一穷二白的落难书生那个更讨喜……

    这原是个简单的答复。

    若是楚玉姝心仪丞相,那她是方远盈便是。

    若是楚玉姝钟意书生,那她是余慕娴也可。

    但楚玉姝两个都想要,便将此事弄得繁复无比。

    ……

    行将就木的老丞相怎会敌春起之苗有趣?

    享着片刻欢愉,余慕娴俯在楚玉姝耳际,轻笑道:“殿下可知,臣跋山涉水,尝过百种好酒……但纵是那窖了上千年的美酒,亦不如殿下你……”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我家后院是异界限制级领主风神之征战天下微笑着流泪我是神仙位面娱乐校园风流霸王小丫头空间升级记掌天地九阳神鼎玉堂金门真武界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