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74.第七十四章

【书名: 女相(gl) 74.第七十四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黑暗王者超时空穿越神荒龙帝萍分石色明末工程师末日刁民福至农家兵甲三国韩娱之勋国民CP最后一个摸金校尉动力王朝    乾平四年的腊月无雪,但掺着寒意的冬雨也将人挡到了屋中。

    开窗听着雨珠砸中地砖的滴答声, 余慕娴与窦方居榻上手谈了一局。

    窦方是九月到的县中。其到县中时,正逢新都来人。因着那时俗务众多,而窦方也自称“无事”, 余慕娴便婉言将窦方留在县中,替掉了胡师爷。

    说来奇, 窦方家世原就不低,但不知终了什么邪,竟是与余慕娴推脱几番后,应下了师爷这么个碍眼的差事。

    适时, 正是新都打压楚宏儒一行之时。

    听过窦方道过, 楚宏儒连累新都数百人,人头落地, 余慕娴也不禁唏嘘,去年在殿上真是行了一步好棋。

    唐突着与新都来人在县中吃喝了数月,待一行人一日六宴将县中的富户的流水席吃尽后,余慕娴才与窦方一同将那些新都来的“贵人”送走。

    待那些人出了城, 窦方也未得闲。

    匆匆将来人的名字用稿纸录下, 再加盖上一块刻着小字的私印, 那告密的书信便被窦方派挑夫送到了杜再思府上。

    想着冬月时,新都便有旨意道,九月时来县上的大人皆以归西,余慕娴眯眯眼,细细瞧着窦方指尖的黑棋。

    “窦兄家中近来可有书信?”

    见窦方额上已成“川”,余慕娴直言不讳。

    “自是有的。”落子后,窦方与余慕娴应上一句,“还是陈词滥调,劝我早上新都……”

    闻窦方将出仕断为陈词滥调,余慕娴弯眉:“不知窦兄府上为窦兄寻了何样的差事?”

    “不是和此处一般,听人使唤么?”窦方将袖间的折扇滑到手上,“啪”地一开,嗤笑道,“愚兄还真是艳羡贤弟,上无高堂,下无妻房……”

    “孤家寡人有何好艳羡的?”余慕娴低笑着落一子,“窦兄要妻有妻,要子要子,怎是我这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贫户能比的……”

    “贤弟此时如何还能算是贫户?”冷不丁落错一子,窦方大呼可惜。

    对着那落错的子蹙眉,窦方将折扇合上,“贤弟可是特意在此处惊扰愚兄?”

    “窦兄怎会如此想?”含笑看窦方一眼,余慕娴停手命婢子给窦方奉了茶,“愚弟只是忧心愚弟坏了窦兄的前程……”

    “愚兄的前程岂会断在贤弟手上?”挑眉往刁钻处落一子,窦方道,“窦府想要愚兄到冯太师手下做事……但愚兄看,窦家的老爷子也是眼瞎了……圣上的心思明摆着……依愚兄看,此时谁依附冯太师,便是谁倒霉……”

    “冯太师这般快就遭灾了?”蹙眉记过这县中的员外多是依附冯太师,余慕娴亦是手抖落错了一子。

    “也是奇了!年岁小也能眼里不济!”挤兑余慕娴一句,窦方迅速将余慕娴的退路堵死,“冯太师遭灾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花无百日红……今圣也不是等闲之辈呀!”

    “那既是这般,愚弟以为,窦兄该知难而上……”余慕娴眯眼。

    听余慕娴道自己应当跟到冯太师跟前,窦方身形一正:“此话是如何说的,还劳贤弟与愚兄说道说道……”

    “嗯……慕娴只是觉得……圣上出手,多雷厉风行……今日处置冯太师如此拖泥带水……实在不是圣上的手笔……”见棋局渐趋明朗,余慕娴便从婢子手中借幕幔将棋局盖上,转身邀窦方移至茶案旁。

    “贤弟的意思是,圣上并无处置冯太师的意思?”弃下棋局,改立到窗前,窦方背手道,“如是依贤弟所言,那新都的局势却是不妙了……”

    “窦兄何必在此时犯糊涂呢?连这县中的小儿也知雷声大,雨点小这般道理……若是因有人传出圣上要处置冯大人的消息,便闹得满城风雨,引得人人自危,那着实是作茧自缚……”余慕娴盘坐着,一字一顿道,“窦兄定不会不知晓,圣上最厌恶的,莫过于群臣抱团……”

    “这也算是抱团?”窦方拧拧眉,“这朝中冯太师的党羽已被剪除的所剩无几……新都的大臣都揣测,冯太师活不到明年……”

    “可圣上不是还没下令么?”余慕娴伸手从案上取过一杯茶,“这不过是与窦兄闲说……愚弟以为,圣上定是厌恶有人揣测他的心意……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所以,慕娴以为,窦兄跟着冯太师走一遭,定会有所斩获……”

    余慕娴话罢,窦方静立了片刻。

    待想过府中的老爷子也是经过风浪的人,窦方转身盘坐到玉余慕娴对面:“既是贤弟这般言,那明日窦方便回新都……只是这般,贤弟便又缺了一个师爷……”

    “窦兄且安心去……近来已入冬,这县中也无大事……”与窦方倒了一杯茶,余慕娴笑问道:“殿下近来可有书信给窦兄?”

    “贤弟也关心此事?”闻余慕娴问到了楚玉姝,窦方唇角一勾,露出几分促狭的笑意。

    “怎么?还有旁人打听四殿下?”想着楚玉姝六月时便从新都,由罗昌护送着,沿安南,邺城一路北上,此时也该到垠都,余慕娴的唇角弯了弯,“若是有旁人打听四殿下,窦兄可一定要告诉愚弟……虽说愚弟此时,不过是个小小县令,但愚弟也是圣上赐给四殿下的驸马……”

    “此事可是当真?”余慕娴话音未落,窦方面色已变,“可愚兄在新都时便听闻,殿下北上是与羊舌殿下和亲的……若不是因为殿下此行是去和亲,圣上也不会在三殿下身上松口,允三殿下两年后返京……”

    “这却不是慕娴要忧心的……”转眸将窦方所言之事记在心头,余慕娴不慌不惧。若是楚玉姝只是楚国四皇女,那她此行,或是有去无回。但因着楚玉姝不单单是楚国四殿下,还是花朝国女帝,余慕娴便断定楚玉姝北上,不会在婚事上与羊舌不苦有纠葛。

    若是楚玉姝想为羊舌国的国母,那早在长生郡时,便可随羊舌不苦,永驻垠都……

    可惜她志不在此……

    骄傲如斯,只有国主那个位置,才合其心思。

    思及此,余慕娴继续道:“窦兄只要记得将那打听殿下的人都告与愚弟便是了……愚弟定会给那人一些教训!”

    “贤弟已是下定主意了?”见余慕娴竟是生出了给楚玉姝出头的心思,窦方神情一变,“贤弟该知,殿下不是一般的皇家女子……”

    “慕娴知殿下志在万里河山……”余慕娴定睛望着窦方,“但窦兄该知,有些事由不得人……慕娴对殿下……嗯……许是,心驰已久……”

    “那贤弟便不能屈居在这小城中躲闲月了……”窦方眯眯眼,道,“若是贤弟不弃,容愚兄投桃报李如何?愚兄想,愚兄一人去冯太师府上,怕也难妥帖……”

    “妥不妥,却不是窦兄说了算的!”余慕娴轻笑,“窦兄别看愚弟是个小官……这县中之事,门道可是甚多……”

    窦方惊奇:“哦?这一个小小的县令里还有门道?”

    “自是有门道的。旧人言:‘国权不下县,县下惟宗族,宗族皆自治,自治靠伦理,伦理造乡绅’……这县中掌权人便是那些与窦兄交往甚密的员外呀!”与窦方抚掌,余慕娴补言道,“谈及这些乡绅……愚弟倒是有几句闲言想说与窦兄听……愚弟在县中呆了逾一年,也算对这些员外有些许了解……据愚弟所知,这些员外与冯大人都有些牵扯……”

    “哦?”从余慕娴口中听了些许和冯太师相关的秘事,窦方蹙眉道,“若是这县中员外与冯太师有渊源便是不妙了……”

    “这是为何?”知晓窦方在生意上与县中员外无冲突,余慕娴抿抿唇,“若窦兄决议从冯太师,那这县中的员外,窦兄该网开一面……”

    “可四殿下要他们死……”

    窦方定目与余慕娴对视。

    ……

    县衙的鞭炮声炸开了乾平五年。

    穿着新衣送过窦方回新都,余慕娴一人沿着石板路往府衙行。

    县中的石板路上洒满了炮皮,悉悉窣窣踩着,余慕娴眯眼捕捉住了几分喜气。

    正身与立在府衙门口的员外们拜过年,余慕娴与诸位员外撒过喜钱后,便与余顺一同上了府上。

    窦方走前,特意送信给余顺,要他来余慕娴身前侍奉。

    承着余顺点的灯,余慕娴独坐在桌案前,定了片刻。

    待余顺掩门退去,余慕娴方才从袖中掏出一封书信放在桌案上。

    方才窦方临上马前给了她一封信,说是从北边来的。

    北方何人会寄信给窦方……

    余慕娴不猜也知是楚玉姝。

    但这份信握在手上,却是沉的可怕。

    且不说封上的“方远盈”三字扎眼,单单是一寸的厚度,便足以让人瞠目。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狂帝全能炼气士武道齐天花颜横扫荒宇江湖第一高手与天地同寿足球先生网游——屠龙巫师守护未来禁区之王困仙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