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80.第八十章

【书名: 女相(gl) 80.第八十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夫人们的香裙完美大明星武侠世界小龙套绽放最后一个摸金校尉英雄监狱超凡传阴阳鬼术择天记侠行天下战气凌霄唐朝工科生    “这就是爱卿进宫的目的?”翻着由宫人呈上来的折子,楚弘徳眉头一皱。

    王万山家底厚, 他是知晓的。毕竟那时他早些年在邺城埋下的棋。但如此厚重的礼, 却是比那厮平日供上来的还多。

    “卿在盁县并未加过税?”猛然记起余慕娴这些年缴上的税是往日的二倍余,楚弘徳的手颤了颤。

    闻楚弘徳问起旧时的税收,余慕娴从容的袖中取出另一份折子。折子上记得是素日里, 她缴于国库的税。

    “圣上想知道的皆在这折上。”伏身与楚弘徳见礼, 余慕娴久久没有抬头。

    见余慕娴手中还有折子,立在一侧的李公公不敢怠慢。

    匆匆取了余慕娴手中的折子与楚弘徳,李公公默默踏出殿外合上的门。

    摊开手中的折子,楚弘徳细看了片刻。

    待扫到“冯济才”三字,楚弘徳大怒道:“真是一干废物……”

    “圣上息怒。”知晓这折中人按楚弘徳的心意算,早已是朋党, 余慕娴便没有立即为那群人辩解。

    缓缓与楚弘徳又见一个礼,余慕娴道:“臣初入官场,不知新都朝野繁复, 若是惊扰了圣安……”

    “这不怪你……”扬手扶余慕娴起身,楚弘徳面色稍缓。

    他原不是怕事的主, 但这群奴才的胆子着实太大。

    “臣知罪……”见楚弘徳正盯着自己, 余慕娴低眉道, “臣在盁县时,便想将此般事奏与圣上……奈何臣居盁县时,人微言轻,不能直达天听……”

    楚弘徳皱眉:“爱卿是说,朝中有人与寡人做梗?”

    “这臣却是不知……但……”余慕娴蹙蹙眉道,“臣在吏部诸事不顺……”

    拧眉记过吏部尚书是个老头子,楚弘徳轻笑道:“怎么,爱卿是被吏部那老狐狸吓着了?”

    “非是被吓着……臣只是忧心坏了圣上的事……”

    余慕娴低眉将吏部尚书所言的话与楚弘徳学了一遍,楚弘徳长叹一声。

    楚弘徳道:“卿可知,依着卿这般行事,定活不长久……”

    余慕娴朝着楚弘徳一拜:“臣早在盁县收到六斗被藏在粟米中的珠宝时,便将生死置之度外……”

    “那卿却是要努力活得长久些……”起步带着余慕娴从殿内踏出,楚弘徳命候在一旁的李公公去核对手上的账目,而后又命徐公公传旨,换冯济世接替余慕娴,到吏部辅助吏部尚书完善官制。

    待诸事毕了,楚弘徳传旨留余慕娴在殿中用膳。

    一杯又一杯的琼浆下肚,余慕娴硬喝过二十杯,才装出几分醉意。

    见眼前的少年已有醉容,楚弘徳蹙蹙眉。

    这少年的防备之心实在过于欠缺。但也正是因这少年少防备之心,他楚弘徳今日才能知晓群臣上下勾结,沆瀣一气的恶行。

    挥手命李公公将余慕娴送回府,楚弘徳转而亲拟了一份旨意。

    待天明时,这旨意便已满朝皆知……除了躺着府中的余慕娴。

    李公公送她回府时,她早已困了。但想着她此时还醉着酒,余慕娴也没干倒头就睡。

    囫囵灌过几碗余顺端来的醒酒汤,余慕娴只觉心头闷得慌。

    折腾着府中丫鬟去府外寻大夫,待到第二日午时,余慕娴才稍稍消停。

    而此时,守在余府外的宫人也离去了。

    见府外人已是走了,余顺忙递了一块方巾给余慕娴:“老爷,你今日可是吓死顺子了……”

    “今日身子着实有些不爽利……”裹被子坐在榻上,余慕娴道,“吩咐下去,便说老爷我近些日子不见客……”

    “啧!”余慕娴话音一落,余顺便两眼放光,“老爷你是怎么知晓您升官了?”

    “升官了?”余慕娴蹙眉。

    她怎会升官了?难道等着她的不该是停职几日么?

    睁目望着余顺,余慕娴道:“此言可是当真?”

    “当真!当真!”余顺喜笑颜开,“送老爷回来的公公说,顺子日后称呼老爷得改口成‘相爷’!”

    “这又怎得说?”模糊推测楚弘徳给她的新位置是丞相,余慕娴眉头紧锁。

    这般高的位子,来得这般轻巧,着实令人不安。

    “圣上道,老爷您为人谦和,有居高位的气度……”余顺转身将官人送来的官印交给余慕娴,“早时宫里来人通过气儿啦,说圣上体恤老爷您不胜酒力……特许您在府上多待几日……待到下月再上朝……”

    闻余顺道楚弘徳对外言她为人谦和,余慕娴心稍安。

    但与此同时,余慕娴也顷刻知晓,楚弘徳定不会在此时处置了那群人。

    想过宫中人多口杂,余慕娴便装病了数月。

    等到余慕娴病愈之时,新都已换了一茬新人。

    ……

    八月。

    余慕娴领旨伴罗昌游圻湖。

    “冯家这次可是摔的惨烈……”咀嚼着花生米,罗昌没正形地靠在船头。

    见罗昌张口便言政事,余慕娴会心一笑:“若是慕娴没记错,罗大哥你可是武将……”

    “武将怎么了?”戏谑地瞥余慕娴一眼,罗昌悠哉道,“余小子,你这清闲日子要到头了……”

    “罗大哥为何这般说?”伸指夹了一粒鱼食,余慕娴扬手抛到湖里,“慕娴这病还未好利索呢!”

    翻身观着池中的鱼抢食,罗昌嘻笑道:“可圣上却是等不及了……”

    “嗯……”收起面上的散漫,余慕娴凝眉望着罗昌,“圣上今日为何事要罗大哥来寻我?”

    “圣上希望你明日领了去邺城说和的差事……”罗昌道。

    余慕娴不解:“不知是何样的差事?”

    “我也不清楚……”罗昌摊手。

    “好……”出声应下罗昌,余慕娴专心撒着鱼食。

    ……

    翌日,余慕娴在朝中领下旨意后,便与罗昌一同往邺城去。

    许是因为带有仪仗,余慕娴一行行得极慢。

    待余慕娴到邺城,已是十一月。

    十一月的邺城已零星有些雪花。

    挑灯与罗昌对坐在旧时的宫苑里,余慕娴静静地等着休平治前来。

    余慕娴此番来邺城,为得是说服休高逸通商。

    按说理说,依着半年前楚国攻羊舌小胜,楚国此时不该低声下气。

    但据那日在堂上听的一言半语,似是边关商贾多有怨言。

    在进宫呈折前,余慕娴还不知楚弘徳为何敢只收田税。

    待王员外一行人被斩首于新都,家财尽数亦归国库后,余慕娴方才知晓,楚弘徳年少时便广布人脉走了商途。

    想着休高逸无意之举竟是掐住了楚国的命脉,余慕娴不禁感慨世事无常。

    “余小子可是想过见到休将军时如何开口?”罗昌抬指轻叩着案面。

    余慕娴挑眉:“休平治如今是将军了?”

    “是啊……”罗昌轻笑道,“不单单是将军,还是一个从昌平叛逃的将军!”

    “这话又是怎么说?”记得休平治原在罗昌麾下,余慕娴蹙眉,“休平治心性不坏,许是受了奸人挑拨……”

    “这定不是余小子你的心里话!”仰头喝上一碗温酒,罗昌道,“你小子真是越大越滑头……新都人真是眼瞎才觉得你小子木讷……”

    “原来罗大哥竟是这般看我?”打趣地望了罗昌一眼,余慕娴正要言,却听背后传来了脚步声。

    “罗将军,余大人,好久不见!”略显沙哑的声音带着休平治出现在二人眼前。

    “你小子倒是来的快!”好不生份地拍上休平治的肩膀,罗昌道,“休小子,还不快与余大人敬酒……”

    “哎!”沉稳地举起一碗酒,休平治与余慕娴道,“余大人,请!”

    “这是做甚啊?”斜目将两人扫过,余慕娴笑道,“休将军可是忘了,我们今夜还有要事……”

    “哈哈哈!”与罗昌对视着大笑几声,休平治道,“余大人说笑啦!这天下哪有比喝酒更重要的事?”

    说话间,休平治拉下腰间的酒囊便与余慕娴灌酒。

    待一囊酒下肚,余慕娴顿觉天旋地转。

    “这酒怎么了?”模糊的视线让余慕娴疑窦丛生。依她的酒量,她着实不该这般容易醉。

    但眼前这模糊的影像又由不得她不生疑。

    “这是四殿下命我赠给大人的大礼!大人莫不是不喜欢?”

    ……

    休平治的笑声尚在耳侧,余慕娴却觉眼前一黑。

    伸手扶住摇摇欲坠的余慕娴,罗昌笑骂道:“都是你做的好事!”

    “不是这般也无计可施不是?听四殿下说,这小子可是千杯不醉呢!”休平治笑嘻嘻地应了罗昌两声。

    “当真?”罗昌正要细问,却见门口出现了两个人影。

    “四殿下!”

    “殿下!”

    挥手示意二人不必多言,楚玉姝挥手让跟在身侧的婢子将余慕娴抬到她早已备好的木榻上。

    “此人本殿便是借走了。”楚玉姝冲着二人笑了笑,眉眼间是掩不住的柔情。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重生之科技崛起英雄新世界百炼成妖康熙国策顾问巫妖王庭异界之寄生蛮兽玉堂金门星神震天工业民科末世系统星虐星空下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