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83.第八十三章

【书名: 女相(gl) 83.第八十三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福星高照仙武道纪修真聊天群快穿炮灰女配玄武战尊国医大师超能大明星我为王制作人都市兵王求道武侠世界带只天使去修仙    乾平六年,四月。

    返新都月余的余慕娴受上谕, 迁新居。

    ……

    “恭喜贤弟迁新居……”送贺礼窦方与立在府门口的余慕娴拱拱手。

    见窦方这般早便来了,余慕娴心知其绝不是单单为了送礼, 恭贺她迁居。

    思及窦方如今在新都也算是红人,余慕娴利索地还礼:“窦兄何必客气!这都是托了殿下的福气……”

    窦方压低声音:“可愚兄听罗小子说,此事大成本不是殿下的本意……似乎万事皆是因为贤弟与休高逸写了一封信……”

    “是……”扬手将窦方邀入新府,余慕娴笑问道,“窦兄打听这些做什么?”

    “愚兄只是好奇贤弟那封信是如何写的!”窦方“啪”得打开手中的折扇,引得聚在前院的几位恭贺的大人皆是朝着余慕娴侧目。

    见院中的几位大人皆是因窦方的话望向了自己这处,余慕娴扬唇一笑:“并无书信……那书信只是归来路上,慕娴与罗大哥说的笑话……若是一封信便能变大势,那治世何不用书信?”

    “贤弟这般说却是让愚兄难堪了……”窦方大笑几声, 与余慕娴挑眉道,“枉我自诩聪明, 当下却是被罗小子摆了一道……”

    “窦兄自是聪明的……但罗大哥也不笨呀!”与窦方打着哈哈,余慕娴将其引到后堂。

    楚宏德此番赐得宅子甚大,故而余顺将迎客安置在前院。而余慕娴喜静,便住在后院。

    随余慕娴沿石径从前院走到后院, 窦方眉头越蹙越紧, 紧到额上凸出一个明显的“川”字。

    “余贤弟,你可是察觉到什么不妥?”抬目打量着院中的陈设,窦方莫名地觉得违和。

    “窦兄出身大户,自是知晓这庭院的布置……若是窦兄觉得不妥,那便是真的不妥……”浅笑着将窦方迎到居室内,余慕娴与窦方对座在窗前,一如盁县时,一为县令,一为师爷。

    “嗯……”垂目望着余慕娴案上摆地茶具,窦方道,“此物看着也不似寻常物……”

    “这是冯太师遣人送来了……若是窦兄喜欢,尽可拿去……”余慕娴毫不在意地往窦方面前的玉杯中添酒,“余顺也说这是好东西,但落在如慕娴这般的粗人手上,着实是糟践了好物件……”

    “既是贤弟知晓这是好物件,那就谈不上糟践。”合扇在心头记下冯太师向余慕娴示好一事,窦方从袖间托出一圆盒递到余慕娴面前,“这是殿下托愚兄为贤弟带来的礼物……殿下原话是‘卿可高枕’……”

    “高枕?”余慕娴扬唇将末尾的二字重读了一遍,眉间浮起几分轻笑,“殿下如是看事却是越来越轻浮了……”

    “如此恩宠还不够?”窦方不赞同道,“贤弟莫要小瞧了圣上赐宅一事……贤弟可是圣上自定都安南来,还从未与某位臣子敕造过宅子,更别提这般规制……”

    “树大招风!”余慕娴眯眼,“依着圣上多疑的性子,他如何会因小小一件通商便将慕娴供至高处?慕娴以为,此时慕娴许是圣上抬出的一个靶子……”

    “冯太师的权势已散,圣上如何还需要靶子?”窦方端茶的手一滞。

    余慕娴跟着呷了一口:“这就要看着半年里,新都可是有过什么大事……”

    “大事?”窦方锁眉细思道,“三殿下清修可算?”

    “清修?”余慕娴收回手,“三殿下如何要清修?”

    “贤弟与罗昌走得慢,不知此事也是情有可原……”窦方紧紧手中的折扇道,“杜再思给了三殿下一部册子,册子上记得是冯家势力把柄……这部册子由三殿下转给四皇女,再由四皇女呈给了圣上,说得是羊舌国主搜来的闲言……”

    “所以圣上便许了三殿下清修?”余慕娴凝眉。

    “是。”窦方点头,“殿下本只求圣上免了三殿下的劳役,许他到临近的寺院为圣上修福……我等原还忧心圣上不允……谁知此番圣上竟是颇为大度的要三殿下回新都……”

    余慕娴问:“此时四殿下可是知晓?”

    “殿下还不知……”窦方面色一变,“此事可是生了变数?”

    “那便要看殿下们可是在庙中动过手脚……”眯眼记起长宁城中的瞎子李和王五,余慕娴眸光一冷,“窦兄久居南地,可知殿下周遭一直是何人侍奉?”

    “嗯……”窦方沉思片刻,“贤弟该知殿下近身之人是羊舌国人晚霜,而主事之人,若是愚兄没记错,该是王启峰……”

    “王启峰?他家世清白吗?”听到王五的正名,余慕娴起手饮了半杯茶,“愚弟总觉自己看不透他……”

    “是吗?”窦方讶然,“那小子当年不过是个街头的乞儿……据其言,其父是受冤狱被先皇以谋逆之名赐死在狱中的……他见殿下时,言此生别无他求,只求能报仇雪耻,令其父能含笑九泉……”

    闻王五也是因人命追随的楚玉姝,余慕娴不禁想起了余顺。

    “窦兄觉得余顺为人如何?”余慕娴佯装无意道。

    窦方不假思索道:“余顺啊!有眼色,有魄力,有胆量!若不是其安心做个管家,许是前途无量!”

    “是吗?”余慕娴低眉望着杯中的茶,心中浮起几分隐忧。

    窦方口中的余顺与她眼底的余顺完全是两个人。窦方眼中的余顺善察言观色,而她眼中的余顺不过是个唯唯诺诺甚至有些木讷的少年……

    想着六七年前的那场暗杀,余慕娴紧紧手道:“既是窦兄也觉得余顺在慕娴府上委屈,那便有劳窦兄带余顺到军营里历练一番吧……”

    “既是历练,贤弟何不放在自己身侧?虽说这天下才俊不少,但若是论用人,还是熟人好用……知根知底,把柄也好捏……”窦方用折扇敲敲桌沿。

    余慕娴抬目与窦方对视道:“窦兄如今也算是朝中的红人……但窦兄莫要忘了圣上此生最大的癖好便是平权……与其将对手留给外人,何不自己先为自己备下一个对手呢?”

    “你是说……”窦方脸色一沉,“圣上又要……”

    “何必说‘又’呢?”余慕娴低眉一笑,“在圣上眼中,窦兄与那些劳神子将军,以及罗大哥并无什么分别……圣上用窦兄,用罗大哥,甚至用杜再思,用慕娴,都是为了他的万里河山……与窦兄是谁。慕娴是谁并无什么关联……故而,慕娴前时才言,慕娴此时的高处,不过是不胜寒的高处……是那勉强开在寒冬的春花……过不了多久,便是流落北风的下场……”

    未料到余慕娴竟是这般看朝势,窦方的心仿佛被刺了一下。

    勉强挤出几分笑意,窦方道:“那依贤弟所见,愚兄该如何是好呢?”

    “顺天承命。不怒不怨。”余慕娴扬眉望着窦方,“圣上或是更喜欢那些骨子有些倔强的粗心人……”

    “可若是为官的皆是这般人,定会民怨沸腾啊!”窦方抿唇。

    余慕娴起身朝着窗前挪了半步:“可这般人好用呀!御下,御下……若是居上者连被他所御之人都看不透,那他怕是也不敢贸然将身家性命交给所御之人……”

    余慕娴话罢,窦方久久未语。

    待窗外的雨声传到屋内,窦方才低低的应了声:“嗯……”

    “窦兄且在此处休息吧……”见窗外的雨下的大,余慕娴弯眉,“慕娴要先往前院去安置宾客……”

    “好……”目送余慕娴出居室,窦方暗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殿下怎会喜欢这般老辣的少年呢?早年与余慕娴初识时,只觉其是一早慧的落魄少爷,但今日再看,却觉其或是已成精了!

    唏嘘过余慕娴,窦方起身走到屋内的书案旁,细看余慕娴的书案。

    窦家的长者曾教过窦方,看人不单单是要听人言,人言是最欺人的。

    看人要看其居处,看其那些不经意的动作。

    余慕娴其人,只要不在四皇女面前,便是喜欢笑的。

    但那笑意却从未到眼底。

    想着余慕娴那常挂在嘴边的浅笑,窦方低头望着余慕娴的书案。

    按说文臣书案该是笔墨纸砚加几本大部头的圣贤书。

    可余慕娴这文臣的书案较他那武将的书案还干净。

    除了一块镇石,与一排笔挂,便无旁的物件……

    伸手摸了摸余慕娴的笔挂,窦方啧啧称奇。这世上当真有不练字,便有一手好书法的奇人么?他看过余慕娴的奏折,那折上的字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写出来的……

    如是想着,窦方正要转身去看余慕娴的书架,却见余慕娴已从前院归来。

    “窦兄!”见窦方在看自己书案,余慕娴淡淡一笑,“慕娴无德,真是惭愧……”

    “这怎么能算是无德呢?”嘻嘻哈哈与余慕娴移到旁处,窦方大笑道,“愚兄也不喜读书!”

    “不喜读书也算不得什么坏事……”余慕娴道,“要知那贤书,多是圣人写的……而如窦兄与慕娴这般的,不过是个俗人……”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重生麻雀变凤凰重生之霸道人生命运的黑夜穿越时空的蝴蝶贼胆大宋兵器谱天下之逐鹿中原洪荒封神异世大话都市奇兵丑颜皇后可倾城重剑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