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84.第八十四章

【书名: 女相(gl) 84.第八十四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心理大师大道争锋龙符神禅春秋我为王危险关系超级拍卖行极品透视无敌天下天影烽火逃兵    “俗人?”闻余慕娴自谦是个俗人, 窦方笑了笑, 径直指了指余慕娴搁在案上的胭脂道,“贤弟若是俗人, 殿下何至于送你此物?”

    察觉窦方在看楚玉姝赠来的胭脂盒,余慕娴瞬时记起了上次从邺城带回的绣鞋。

    “正因是俗人,才会送此物呀。”浅笑着将话头扯开, 余慕娴心道, 这些零零散散的物件积攒多了,或是可凑成一套也未可说。

    “如是俗人,那殿下该是如打发愚兄一样打发贤弟。”窦方闲闲散散地坐到高椅上,“贤弟许是不知殿下癖好……愚兄在殿下手下办差, 全心全意不敢说,至少是无大的纰漏……冬去春来,从豆愚兄初识殿下时算起,估摸着已有九年余……但这九年里, 莫说什么胭脂, 手炉, 书信……殿下愿给愚兄的, 除了那缈若浮云的爵位, 便是那一打又一打的银票……贤弟你说,这人与人之间,怎会有这般大的差别呢”

    “或是因为慕娴与兄长想要的东西不同吧……”余慕娴坐在窦方身侧,低笑道,“窦兄可记得早年慕娴曾要窦兄帮忙?”

    “贤弟是说……”窦方跟着展颜,“愚兄当年只道贤弟是少年气盛,如今想来,却是用情至深啊……”

    “可殿下似乎无需这些闲情不是?”佯装落寞地将胭脂盒托到手上,余慕娴道,“此物是愚弟在盁县为官时,特命盁县的巧匠赶制的……此盒是殿下从盁县走时,小弟斗胆呈给殿下的……小弟彼时以为,殿下收下此物,便是殿下与慕娴有意……谁知这三载过去,殿下竟是又托兄长将此物带了回来……慕娴惭愧……”

    “哎!”闻余慕娴情场失意,窦方心底无端生出几分快意。

    可这快意却是不能呈现在脸上。

    原本他今日来恭贺便是四殿下授意。若不是四殿下来信要他定要来余慕娴府上恭贺,他或是并不愿到余慕娴府上。

    余慕娴少年得志,说不艳羡,那定是欺人的。他窦方在家世上并不输余慕娴,甚至闻四殿下周遭的婢子道,他在四殿下口中,也是较余慕娴机敏的人物。

    但如今,却是不如他的人爬到了他头上。

    这让他如何咽下这口恶气呢?

    不过,听闻过余慕娴情场失意后,窦方心底却是舒服多了。

    在心中嗤笑过余慕娴到底年少,窦方敛容与余慕娴轻叹一声,宽慰道:“贤弟也莫要将此事放在心上……贤弟虽在□□上不如意,但贤弟如今在朝堂上,也算是一枝独秀了……”

    “唉……兄长竟是在此处候着慕娴……”心知窦方心结已解,余慕娴低笑道,“方才未在府门口与兄长说慕娴写与休将军的信,是因府门口人多口杂……慕娴在那信中写的皆是些歪言……窦兄是经商的该知,若是两地通商,那通商的时间逾久,行商之人便越多,行商之人越多,那所带的钱款定也会越多……所以,慕娴以为,行商的良策便是收税……但此语却不是可说与休将军听的……此言该说与圣上……慕娴说给休将军的是,要他通商半载,然后杀众商贾一个措手不及……此之谓‘羊养肥了才好杀’……兄长知晓,这武将多是耐性不好……慕娴自是不能指望休将军寻一批文官,日日登册收税……”

    “贤弟却是好头脑!”适时地接上余慕娴的话,窦方收起折扇,与余慕娴道,“贤弟可与圣上说过此言?”

    “并未……”余慕娴苦笑着摇摇头,“自打圣上赐了慕娴这栋宅院,圣上便再无召见慕娴之心……加之今日竟是收到了这锦盒……慕娴想,慕娴许是要另寻一门亲事了……”

    “贤弟莫要为区区小事心灰意冷……”见余慕娴失了志气,窦方心中也是百感交集。试想来,若是他十余岁便位极人臣,却在情途颇为不顺,或是他也会大受打击……

    但余慕娴此时心灰意冷,也并非对他无益。

    想过来前几位老臣要他来探探余慕娴口风,窦方道:“贤弟还是该以朝事为重……”

    “朝事有兄长及百工已是足了……慕娴以为,慕娴该辞官还乡了……兄长许是不知小弟的苦……小弟一见圣上,便会想起殿下……而后心神不宁,魂不守舍……”余慕娴低头叹息。

    窦方道:“何至于斯?贤弟还是要抖擞精神啊!”

    “呵!说来皆是伤心事!”

    扬手唤余顺端酒,余慕娴独饮过半坛后,便将奴契交还给余顺,要起跟在窦方身边。

    闻余慕娴要赶他走,余顺先是痛哭了一阵表忠心。待奴契到了手中,窦方也许了官职,余顺才如梦初醒,端端与余慕娴叩了头。

    见余顺之事已了,余慕娴便命府人为余顺备下百两的银票十张,附带些许地契,驾车送余顺去窦府。

    目送余顺与窦方慢步出了余府,余慕娴醉醺醺地要府人关门,独在府中饮了三日女儿红。

    等到第三日拂晓,余慕娴便摇摇晃晃地在新都的烟花之地大闹了月余。

    除却与冯府的六公子抢花魁,余慕娴还在新都最大的赌馆中,赢了吕府四公子的妾室,更甚者,便是拦了唐府长孙的花轿,硬生生说花轿中坐的是她的正妻……

    如是疯疯癫癫数日,便是引得楚宏德面前的折子累了一榻又一榻。

    “这余慕娴真是混账!”拧眉将第三本参余慕娴的折子抛到地上,楚宏德冲着立在两侧的冯远山,窦方一行人大发了一通牢骚。

    见楚宏德对余慕娴心生不满,冯远山随即进言道:“圣上明鉴。如余慕娴那等心性未定的少年,却是不堪大用的!”

    “是吗?”楚宏德声音一冷,“冯爱卿是在质疑寡人的眼力?”

    “臣……”冯远山面色一变,“臣并无此意呀!圣上!”

    “那爱卿方才是何意?”楚宏德冷笑一声道,“爱卿对余爱卿多有微词,可是因寡人近日欲将吏部交与余爱卿……”

    “臣不敢!”冯远山跪到楚宏德跟前,“臣只是心忧我大楚河山!”

    “是吗?”楚宏德盯着冯远山的眼睛,正要再言,却见窦方朝着他拜了拜。

    “圣上,臣知余相近日为何行为怪癖……”窦方直身道,“臣前几日曾去余相府上观礼……余相彼时还与臣道,他又一良策要献与圣上,奈何当日余相被旧事扰了心神,才……”

    “哦?”神情稍缓,楚宏德往椅背上靠了靠。

    余慕娴情场失意之事,他早有耳闻,但此事却是要经群臣之口传到他耳中方才能作数。

    随手将案上的折子翻过,楚宏德心道,他却是又承了一次楚玉姝的情。

    他送皇妹离新都时,曾言三年内,会迎其归朝。谁知这三年之期刚过,羊舌国便出了变数。

    想过羊舌国送来的国书,楚宏德也拿捏不准,是将楚玉姝嫁与羊舌不苦,稳固两国邦交好,还是将其留与余慕娴,拉拢良臣好。

    他若是有两个皇妹,便不用如此闹心了。

    蹙眉记起年前与余慕娴在殿中的承诺,楚宏德道:“既是为情所困,那便靠情所解吧……传信与余相,便说这新都中的官家小姐随他选,一个也罢,两个也罢……若是喜欢,只要上折与寡人,寡人便赐婚于他……至于这朝事……便许他先在家中歇上几日……”

    “那这些折子?”罗昌试探道,“可是要……”

    “折子便尽数送到余相府上吧!”楚宏德扬扬手,示意窦方上前,“窦爱卿且说说,余相有何良策告与你?”

    ……

    乾平六年,十月。

    休高逸初次扣了两地商贾千余人。

    而此时,恰是楚国收关税第二月。

    皱眉记过上月因关税所赠的税银,户部尚书钱攸之带着折子匆匆与吏部尚书吕常识一同进宫去面圣。

    待两人见着了圣驾,发觉兵部尚书耿惟忠已到了殿前。

    三个老臣一换眼色,便知三人是为同一事而来。

    但此时他们的国主楚宏德并未在殿中。

    “还没见着圣上?”钱攸之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站在殿中的小公公,与耿惟忠低语。

    耿惟忠道:“方才圣上还在此处……但听完老夫的战报后,便转驾去了偏殿……”

    “偏殿中有谁?”吕常识问道。

    “还能有谁?不就是冯大人和窦大人嘛!”钱攸之心怀不满道,“吕老弟,你可是忘了,能进偏殿的,不就是冯窦两家么?”

    “以前不是还有余家么?”耿惟忠似是想起了十几年前的旧事,眸里闪着精光。

    “可余家这代的小子不成器……”钱攸之摇头道,“听说收税这差事原是他想出来的……但好处似乎全被这窦家小子拿了……”

    “这甜头拿着烫手……”吕常识道,“我们这些老骨头都知道,此番休高逸那老东西作梗与窦方那小子收税无关……但我们可堵不住悠悠众口啊……”

    “那不是窦小子要在此处摔着了?”耿惟忠皱眉。

    吕常识道:“这便是托大了……依老夫看,该是冯小子跌跟头……您别看这招是窦家小子想的……可事儿可是冯家小子办的……若是这事是余家小子提的,那这事八成得余家小子干……可,他不是痴魔了么……”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唐门毒娘子重生之邪恶天使网游之三界最强良妻至尊尸皇变身奋斗之悲欢佛医鬼墓死亡远征兵御用鼠标极品杀手传道大千薄暮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