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92.第九十二章

【书名: 女相(gl) 92.第九十二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万道剑尊一枪致命极品富二代超级军工帝国神级盗墓系统我的1979虐杀儒道至圣恐怖广播神话版三国幸福人生修炼狂潮    车辇行到余府门口,楚玉姝凑近余慕娴耳边道:“余府到了……”

    “嗯……”轻应一声, 余慕娴并未松开环住楚玉姝的手,“可臣却舍不得殿下了……”

    “呵……”弯眉助余慕娴整整衣领, 楚玉姝道,“卿这般言, 本殿也有些舍不得了。”

    “既是舍不得……那……”余慕娴顿了顿,低笑道, “臣便在此处与殿下拜别了……”

    “怎么?姐姐这般快就知晓本殿要走了?”楚玉姝斜目望着余慕娴, 道, “去垠都的旨意不是还未下么?”

    “可殿下不是早就决意要走了么?”起身下车辇,余慕娴转头与楚玉姝一拜, 朗声道, “臣恭送长公主!”

    “归府吧。”平眉不看辇外人, 楚玉姝命人朝着府中行。

    跪送完楚玉姝归府,余慕娴起身进了自家府门。

    “相爷!”见余慕娴归府, 余府的婢子随即与余慕娴见礼道, “罗将军正在府中等您!”

    “嗯?”闻婢子道罗昌在府上, 余慕娴眉头一皱,正要问罗昌为何在府上, 便听到身后有人唱和“圣上驾到”。

    “圣上!”反身跪到余府府门,余慕娴还未来得及告知罗昌,楚宏德的鞋面已踏到了眼前。

    “余爱卿!”低头望着余慕娴的背脊,楚宏德低声道,“起身吧!寡人今日来寻爱卿,不过是想与爱卿说几句知心话。”

    “谢圣上……”躬身立到一侧,余慕娴道,“不知圣上亲临,臣惶恐……”

    楚宏德挥手道:“爱卿不必多言……爱卿刚从宫中出来,寡人也知仓促……但寡人今日却是有要事要交代与爱卿……”

    “圣上请上座……”躬身命婢子与楚宏德上茶,余慕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跟在楚宏德身侧的男子。

    这男子身长八寸余,单看相貌与窦方有六分相似。

    但观此人额上的皱纹,料想已过而立之年。

    余慕娴温声问道:“圣上,不知这位大人是?”

    “余相!下官姓窦名远,窦方是下官的四弟。”平眉与余慕娴一望,窦远颔首算是见礼。

    见窦远虽是自称下官,却携了一身傲气,余慕娴识趣地朝着窦远拜了拜:“见过窦大人……”

    “窦远……不得无礼!”楚宏德不轻不重地叱了窦远一句,转眼望向余慕娴,“余相,窦爱卿因在殿中犯了疯病,故而他的职务便由其兄暂理……”

    “是……但臣忧心此事过不了吕尚书那关……”余慕娴蹙眉道,“虽我朝有举荐的旧俗,但窦大人一来便身居高位,恐伤圣上圣明……”

    闻余慕娴提到了礼部尚书,楚宏德轻笑道:“此事却是无需爱卿费心。窦爱卿不仅将事务托付给了其兄,还将麾下人尽数交与兄长……”

    “既是这般,便是苍生之福了!”取斗笠与窦远颔首,余慕娴与窦远道,“还请窦大人多多关照!”

    低笑着与余慕娴客套片刻,窦远对眼前这少年忽地升起了几分好感。

    来余府前,楚宏德曾与他言,入朝一事,余慕娴定会站在他们这边……彼时,他还忧心圣上受了奸人蒙蔽,此时看,这余慕娴却似乎是这朝中最好说话的人。

    “不敢当!”窦远与余慕娴一拜道,“远初来乍到,还请余相关照……”

    “呵……”见窦远与余慕娴初见就如此融洽,楚宏德大喜,“既是两位爱卿于窦爱卿入朝一事无争议,那明日朝会就由余爱卿上折吧!”

    “是。”低眉应下楚宏德,余慕娴道,“臣自当竭力!”

    闻余慕娴应下了上折一事,楚宏德即与窦远交换过眼色。

    待楚宏德点头后,窦远道:“圣上今日来余相府上,还有一事……”

    “不知圣上来府还有何事?”接着窦远的话头,余慕娴戴上斗笠。

    盯着余慕娴的斗笠,窦远压下到口的话。他想说,其实余慕娴的脸并不如他想的那般骇人。

    圣上曾与他言,余慕娴的脸因四皇女出了些变故。但依他所见,那斗笠下的面皮,却是较朝中多数大人要好上不少,完全无带斗笠遮丑的必要……

    不过,既是圣上未出言,他也就不便在此处说。

    抬眸扫过余慕娴头上的斗笠,窦远道:“圣上今日来余相府上,是为了告与余相,奸贼已除!”

    “哦?”眼底闪过窦方的身影,余慕娴低声问道,“不知窦大人眼中的奸人是何人?”

    “下官惭愧……正是家弟……”窦远朝着楚宏德拜了拜,道,“下官幼时即侍读在圣上左右,原是要继承窦府家业……奈何府中长者,信妇人之言……妄图置下官于死地……好在圣上圣明,藏下官于他处……”

    听着窦远细数家世,余慕娴心道,楚宏德却是下了步好棋。

    她原以为,窦方顺风顺水是祖上积德,如今看,却是楚宏德有意纵容。

    依着窦远所言,他继承窦府家业,那不过是得些窦府的旧臣。

    但窦家经历过窦方入冯太师麾下一事后,便分了不少冯家的财势……

    朝中对窦方投冯家一事早有怨言。

    此时,楚宏德将窦方处置了,即平了朝中群臣的怨气,又招揽了冯家的臣心……

    只是这窦方的势力尽数归窦远却有些蹊跷。

    想过窦远原是楚宏德的旧臣,余慕娴随即跪地与楚宏德道:“恭喜圣上……”

    “这有何好喜的……”楚宏德起身扶起余慕娴道,“这不是全是爱卿的功劳?早在年前,爱卿不是说过‘羊要养肥了再杀’么?”

    大笑着认下窦方原就是他掌中的一颗棋子,楚宏德道,“窦远不比窦方……余相日后可要忍让些……”

    “是。”低头应下楚宏德,余慕娴紧紧手,终是问出一件旧事。

    “圣上,压折一事可是了结了?”余慕娴敛眉。

    “自是了结了。”楚宏德道,“此事皆是窦方一人为之……奈何其已是疯了……”

    “那……”余慕娴正要言,却见窦远朝前半步。

    “余相莫忧……此般小事,圣上自是会处置好……”窦远朝着楚宏德一拜,低声道,“舍弟捅下的篓子,下官自会承担……”

    “不知窦大人要如何承担?”挑眉记起冯远山,余慕娴蹙眉。

    压折一事,明显不是窦方一人所为。若是单窦方一人压折,早时,圣上也不会命他们三人分开归府。

    思及窦方已疯,余慕娴心底也是渗出了几分寒意。

    “自是上冯大人府上负荆请罪……”窦远左臂一样,立即有几个宫婢与其呈上了荆条。

    “这怕是不必吧……”拧眉望着呈上的物件,余慕娴倒吸了一口凉气。

    “礼节还是要的……”窦远与楚宏德一跪,道,“还请圣上观礼……”

    “圣上——”余慕娴大惊。

    楚宏德道:“余爱卿莫急,这是窦爱卿该受的,古人云,‘长兄如父’,古人有云,‘养不教,父之过’……有窦方那般不成器的弟弟,其兄自该受过……”

    “可……”余慕娴正要再言,却见窦远朝她叩了一个头,“余相,舍弟令您犯难了……下官替其向余相认错……”

    “这……窦大人快快请起……”被窦远弄得骑虎难下,余慕娴心头不悦。

    窦方一事,她原本并未放在心上。

    但经着楚宏德一次又一次用其做文章,便有些不妙。

    想着楚宏德已借窦方一事,从朝中收了些许权,余慕娴即跪到楚宏德面前道:“圣上,臣归府时曾遇到长公主……长公主与臣言,她已生北归之意……恳请圣上许臣暂辞丞相一职,乘马送长公主过溧水……”

    “只是溧水?”闻余慕娴提到‘赞辞’,楚宏德双眉一扬,“若是暂辞,或是一年为好。”

    一年?

    确认自己并未听岔,余慕娴随即与楚宏德一拜:“谢圣上……”

    “但去溧水只要三月便足了……”楚宏德一字一顿道,“爱卿从溧水归来,便去永宁寺吧……寡人在永宁寺里有一事,不方便其他人……”

    “永宁寺?”低声将楚宏德口中的三字念过,余慕娴道,“谢圣上……”

    “嗯……既是话说到此处,那寡人也与爱卿交底……姝儿她明日许会离新都……爱卿也早作准备……”楚宏德盯着余慕娴的眼睛道,“寡人知晓爱卿待姝儿痴心一片,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爱卿即便身居高位也不能例外……故而,此番寡人不许爱卿靠近车辇,只许远处观望……另,寡人忧心爱卿安慰,故派罗将军与爱卿同行……”

    余慕娴蹙眉:“可罗将军初回新都,不正该受封赏吗?”

    “此次北征,除罗将军外,皆有封赏!”楚宏德收袖道,“爱卿莫要整日惦念着别人的安危……姝儿虽是定下了北去……但新都亦有其他好姑娘……”

    “多谢圣上提点。”余慕娴温声道,“臣日后会多加留意。”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网游之零纪元方寸杀真理之门独占星光伪蜀山弟子在香江元首的愤怒恋上你的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II超级百宝囊都是地府惹的祸在现代蹴鞠的日子超级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