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97.第九十七章

【书名: 女相(gl) 97.第九十七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某科学的火影忍者仙界网络直播间王牌投手万界直播之大土豪东方梦工厂最强小叔超位面穿行超级乐神斗鱼之顶级主播儒道至圣修真聊天群机械神皇    乾平九年, 一月。

    楚宏德下旨与楚宏儒开了新府。

    但因着楚宏儒挂念余府院舍,便又在余府强留了月余。

    快步走到堂中, 管家与余慕娴道:“相爷,府外有人送拜帖……”

    “嗯?”陡然放下手中的竹筷,余慕娴将视线转到居上席的楚宏儒身上,“三爷?”

    “去吧……”摆手要余慕娴不必顾及自己,楚宏儒与窦驰继续对饮。

    他那新府上满是眼线, 还不如在余府舒坦。

    “谢三爷……”躬身退席,余慕娴绕到了右厢房。

    “是何人来访?”温声问管家,余慕娴心道,今日是正月初一,该是无人上门才是。

    低头不敢看余慕娴脸色, 管家低声道:“回相爷, 是老管家。”

    “你是说余顺?”锁眉将管家打量片刻,余慕娴道,“可是一人来的?”

    “不是……”管家道, “老管家身后还跟了个后生……”

    “去, 将他们邀来此处。”余慕娴转身命婢子奉茶。

    “是。”管家躬身去门外迎客。

    盯着管家的背影,余慕娴若有所思。

    自年前余顺跟窦方走后, 便与余府再无牵扯。

    虽余顺原是她名下的家仆,但一想到其如今已是更名作“窦顺”, 官拜三品, 便知其已然不是等闲之辈。

    起身到厢房门口迎人, 余慕娴未站定, 即见余顺带着一个与他一般身量的少年走到了跟前。

    眼前余顺一身戎装,早不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管家。

    抿唇斟酌过来人的身份后,余慕娴弯眉一笑,抬臂与余顺寒暄:“窦大将军来府上真是稀客!”

    “余相见怪了!”瞥着余慕娴的笑脸,余顺微微一动,便是扯着身后的少年跪到了余慕娴眼底,低声道,“这是末将的远亲……今日末将来余相府上,便是想将此人托付给相爷!”

    “哦?”挑眉将跪在地上的少年细瞧,余慕娴道,“将军既是姓窦,便该知晓,慕娴不爱管闲事……”

    “相爷的秉性末将自是知晓……但还劳相爷将末将的话听完……”转身将厢房的门合上,余顺猛地跪到了余慕娴脚底,“主子……”

    “嗯……”未被余顺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余慕娴半蹲到少年的面前,轻笑着问,“你觉得窦将军这一跪如何?”

    “我……”少年转头看了余顺一眼,见其眼中隐隐有担忧,随即道,“不知相爷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你平常便与旁人便是这般说话?”弯眉听着眼前的少年与自己打哈哈,余慕娴低头摆弄着指上的玉扳指道,“世人常言圆滑是好事,但若只是圆滑到能被别人看出的地步,这便是愚蠢了……”

    “窦将军没教过你,本相爷不喜欢人说真话么?”低笑着从地上撑起,余慕娴转身要去开合上的门,便听到少年对了一句话。

    “窦叔也没教过奇书,相爷喜欢听人说真话。”

    少年的回话在空荡荡的屋内显得格外清晰,清晰到余慕娴耳边隐隐有回音。

    余慕娴道:“是啊!相爷我既不喜欢听人说真话,又不喜欢听人说假话……奇书以为,方才那话,奇书该怎么答?”

    “回相爷,奇书平常不与旁人说话。”直腰朝着余慕娴一跪,少年道,“奇书今日说话,只是因为遇到了相爷……”

    “遇到了本相又如何?”嗤笑着踏回到少年身侧,余慕娴覆手而立,“窦将军是给奇书灌了什么**汤,竟是让奇书愿意这般恭维本相?”

    “主子……”见余慕娴只是逗弄自己带来的小子,余顺瞳孔一缩,叩首道,“主子莫要忧心这小子不中用……单凭着此子曾将末将从险境中救出,主子便可知晓,此子可堪大用……”

    “是吗?”抬眉将少年的背影看过,余慕娴叩叩桌案,道,“窦将军是有要事么?”

    “并无……”余顺低头。

    “嗯……”转身将余顺扶起,余慕娴道,“那便留下来用上一膳吧!”

    “谢主子……”迅速从地上起身,余顺道,“主子,此子姓‘余’……”

    “是吗?”不为余顺言语所动,余慕娴侧目端视着少年道,“窦将军说你姓‘余’,可是作数?”

    “自是作数……但……”少年眸中滑过执拗,“奇书姓氏中的‘余’,是窦将军原名里的‘余’,非是余相姓氏中的‘余’……”

    “这倒是无妨……那两个‘余’字原本就是一个字。”似笑非笑地将少年扶起,余慕娴侧目望着余顺道,“将军旧时在慕娴府上时,曾是慕娴的管家……如今,将军的远房亲戚来慕娴府上……”

    “相爷管口饭便是……这小子在窦府,干得也不过就是洒扫庭除……”余顺跟在余慕娴身后,一如当年在盁县,与其作师爷的模样。

    “呵……”转眸望向与自己的平头的少年,余慕娴道,“奇书可有听到窦将军的话?”

    “听到了……”余奇书不甘不愿的应了余慕娴一声。

    “那你可愿来相爷府上洒扫呀!”故意将尾音拔高,余慕娴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你可得知晓,相爷府上的门槛可是高的很……”

    似是被余慕娴的腔调激怒,少年脸色一沉,竟是稳重了几分:“既是高,那奇书自是愿进来……”

    “好!”见少年未暴跳如雷,余慕娴弯眉一笑,“今年多大了?”

    “过年便十五了!”少年锁眉道。

    “十五啊!十五真是好年岁呀!”扬眉记过这少年与楚玉姝年龄相仿,余慕娴道,“本相过了今年,便近弱冠之年了……奈何爹娘离世早,也未给本相定下妻妾……若是奇书不见怪,便来府上作少爷吧……”

    “少爷?”余顺足下一踉跄,险些扑在地上。

    “叔父!”匆忙将余顺扶住,余奇书不满道,“相爷不过比奇书大了两三岁,如何能给奇书做父?”

    “这不是为了圆窦将军的美梦吗?”大笑着与余顺对视一眼,余慕娴没头没尾道,“听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都命硬。”

    “嗯……”被“命硬”二字弄得神思一晃,余顺随即带着余奇书与余慕娴告辞。

    回府后,余顺即广邀朋客,作势要认义子……

    待二月,余顺将认义子一事弄得人尽皆知后,转而命人送拜帖与余慕娴。

    三月,寻术士算好时日,余慕娴便恬然认下了义子。

    五月时,新都即飘满了流言。

    有人言,那姓余的少年原就是余府子弟,只是因着战乱失散。

    也有人言,那余姓的少年本是命硬克父之徒……窦将军正是因为知晓了此事,才将那少年送到了余府。

    更有甚者,便是鼓吹那少年是羊舌国国主安插过来的奸细。

    百般揣测,不一而足。

    但诸多流言皆是没有妨碍到余慕娴与余奇书的兴致。

    与后院给余奇书添上一张书案,再请了一西席,余慕娴便不再与这名义上的义子有牵连。

    和余慕娴相反,自从府上多了个少年,窦驰便颇喜跑后院。

    一日日咿咿呀呀地教着余奇书念书,窦驰片刻不觉烦。

    “早知,却是该将这少年让与你当义子!”高坐在屋檐下,余慕娴有一搭没一搭地望着窦驰教余奇书下棋。

    虽说余奇书来余府前,并未学过棋,但自打窦驰愿往这少年身上下功夫后,这少年的棋艺便是一日千里。

    “义父有一个便是够了……”勾唇与余慕娴应上一句,窦驰敛了敛自己的黑衣,“驰想将其子收徒,不知相爷意下如何?”

    “嗯……想收本相的儿子当徒弟?”挑眉嗤笑一声,余慕娴道,“不知窦爷所教何物?”

    即便与窦驰相交已久,但余慕娴着实不知窦驰学得何术。

    “相爷能教的,窦家也能。”窦驰与余慕娴打了个哑谜。

    余慕娴闻声,当下知晓窦驰说的是平天下的道术。

    “几年能成?”掰指数了数楚宏德的命数,余慕娴道,“五年可够?”

    “五年?嗯……”窦驰眯眯眼,“不知余相可想过择何木栖?”

    “择木啊……当下这颗便不错……”提脚踢踢眼前的木柱,余慕娴道,“窦爷所想的,皆可成真……”

    “是吗?”窦驰指点过余奇书几句,便转头与余慕娴道,“那窦驰便将三爷托付给相爷了。”

    “好……”余慕娴点点头,“奇书也就托付给窦爷了!”

    “自然。”得意地摇摇手中的羽扇,窦驰朝着余慕娴一拜道,“驰定不负相爷……”

    “嗯……”合目靠在椅背上听着庭中或轻或重的落子声,余慕娴暗笑,真不知五年后,窦驰能还她一个怎样的余奇书。

    呵。这世还真意思。

    楚玉姝为她寻了个余顺,余顺又给她寻来了一个余奇书……

    细想来,此世她还未养过什么心腹呢……

    挑眉望着院中已是展出一片浓荫的槐树,余慕娴静候着楚宏儒归府。

    楚宏儒今日原是去城郊布施,打拢人心的……

    意料之中的**已是来了。

    朝中有半人高的辞呈,朝外有六郡的流民。

    再加上一个乐善好施的三皇子……

    新都想不热闹也难呐!

    寻笔记下楚宏儒此番从余府支出了十万余两白银,余慕娴捻捻笔尖。

    这世上或是没有让“储君”欠人情更有趣的事儿。

    纵然,这“储君”并不是朱批的储君。

    思过朝中忙的焦头烂额的楚宏德,余慕娴又抬手草拟了一份参楚宏儒的奏折。

    如此大摇大摆地抢圣上功德,怎能不参?

    低眉将明日朝堂上会有的大戏推演一遍,余慕娴含笑与楚玉姝提了四个小字,预备着借楚宏儒之手,送至垠都。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十方天士回到85年突刺终极强者华山仙门网游之极度狂人照耀名利场王牌设计师修仙升级礼包儒神朔风飞扬龙争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