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98.第九十八章

【书名: 女相(gl) 98.第九十八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古代逆袭攻略超级黑科技大明文魁无限进化恶灵国度佳肴记堕仙德意志崛起之路盛世医香总裁校花赖上我福星高照史上最强店主    乾平九年,六月。

    楚三皇子因私用库银, 禁足于贤王府。

    八月, 楚帝命窦顺挂帅, 起兵北征。

    九月, 大捷。

    十月,民怨群起。

    时楚宏德刚巧染了风寒。

    楚宫。

    “余相, 你且看看这折子……咳咳……”卧榻将案上的折子指与余慕娴, 楚宏德喃喃道,“窦远误我……”

    “圣上……”伏地听着楚宏德道窦远误他,余慕娴迅速起身接过宫婢递过来的折子, “窦相所为,实属情有可原……”

    虽不明窦远为何敢掏光国库, 只管军资, 但余慕娴知晓, 如窦远那般聪明人,定不会作出有损宗族之事。

    至于国本, 那却不是他需要想的。

    毕竟无论国主谁当,只要姓“楚”, 那他们家便是铁打的重臣。

    “情有可原……咳咳……”猛地咳出一口血, 楚宏德单手支在床沿上,怒极反笑,“难不成余相今日也是来给窦远那厮当说客的?”

    “臣不敢……”

    窦远既是已经被下了大狱, 她又怎敢在此时触楚宏德的眉头呢?

    长叹着朝楚宏德一拜, 余慕娴道:“臣今日来寻圣上, 是要告诉圣上,库银之事已经了结……”

    “咳咳……是谁的主意,如何结的?”想着窦顺一行已是北渡过溧水,攻下了邺城,楚宏德激动地捏住余慕娴的手腕,“爱卿快说与寡人……”

    “这……”见楚宏德眸中满是惊喜,余慕娴反扶住楚宏德道,“圣上莫急,此事还是要慢慢说……”

    “嗯……”将视线锁在余慕娴身上,楚宏德慢慢地躺回到榻上,“爱卿慢言……”

    “是,圣上,此事是这样的……窦相主管户部时,两载田户的税银翻了三十倍,故而当下耕田者少,买粮者多……因着买粮者多,佐之正在北征,将士也要吃粮……所以……”余慕娴迟疑地望了楚宏德一眼。

    楚宏德与余慕娴对视:“所以你们做主将新都屯的粮食卖了?”

    “是……”有意错过楚宏德的视线,余慕娴道,“新都的粮仓原是供给新都的守军……如今七郡内流寇四起,而新都之守军也跟着辗转多地追剿流寇……所以臣和几位大人商议……”

    “罢了……”出声将余慕娴打断,楚宏德道,“不必再说……不过是粮食,卖了也就卖了……除此,朝中可还有大事?”

    “有。”余慕娴抿抿唇道,“昌平、昭和、溪南、溪北四郡遭了水灾……”

    “水灾?”楚宏德握拳道,“怎会遭了水灾?寡人不过才两日未上朝……”

    “正是因为糟了水灾,坏消息才来得这般慢……”低眉将窦顺领军挖了溧水上游的土坝一事隐下,余慕娴道,“如今邺城亦是遭了水灾……”

    “这般说,寡人废了这般大气力,便是夺来了一座灾城么?”楚宏德冷笑一声,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单手护住胸口,楚宏德俯在榻旁,又是吐了一口带血丝的浓痰。

    “圣上还是要顾及圣体……”余慕娴一本正经道,“昨日已有流民涌入新都……臣等以为,若是有人去安抚,定是极好的……不知圣上想派谁?”

    平躺到榻上,楚宏德道:“爱卿竟是没有草拟出办事的……”

    “回圣上,人选自是有的。”余慕娴低眉道,“臣以为臣是最合适的人选,而冯大人以为他去更合适……”

    “所以你们便来要寡人定夺了?”不知从何处来的怨气,楚宏德重重地捶了捶榻面,“都是废物……”

    叩首没接楚宏德的话茬,余慕娴道:“圣上,此时还是派臣去吧!冯大人有家眷,不若臣孑然一身……”

    “怎么,此事还于性命有碍?”楚宏德眯眼望着余慕娴,“若是那群贱民敢为难爱卿,寡人派上些人马与爱卿又有何难?”

    “却是无关为难……”余慕娴压低声音,“此番流民进都,不单单坏了新都的伦理……流民中有不少人都得了怪疾……”

    被“怪疾”二字惊到,楚宏德张目:“爱卿是说瘟疫?”

    “是……”余慕娴朝着楚宏德轻轻的点了点头。

    闻余慕娴言了瘟疫,楚宏德双手一紧。

    “那些流民可是有咯血之症?”楚宏德问道。

    “有。”余慕娴颔首。

    盯着余慕娴的下巴,楚宏德半晌未动。

    一个“是”字,已然抽光了他所有的气力。

    “爱卿,若是寡人去了,爱卿可愿辅佐太子?”楚宏德忽地拽住余慕娴的衣领,宛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圣上……”不急不躁地护住被楚宏德揪住的衣领,余慕娴道,“圣上说什么,臣没听清楚……但……若是臣不能追随圣上到地下,那臣愿与冯大人,窦相一同辅佐太子……”

    “嗯……”与余慕娴对视片刻,楚宏德道,“寡人知晓了,爱卿且退下吧……”

    “是。”

    躬身从楚宏德的主殿退出,余慕娴仰面便瞧到大片的乌云。

    今日似乎又要下雨。

    摇头记过楚宏德下的军令,要窦顺一月之内攻下邺城,余慕娴不禁长叹,真是天不佑楚宏德。

    缓步跟在宫婢的身后上车辇回府,余慕娴静候着楚宏德下旨,命她去安抚流民。

    余慕娴归府时,是午时,正是办事的时候。

    见左等右等都没有宫人来传话,余慕娴便索性命人在门口候着,只等宫人来。

    可这一等,却是过了三日。

    三日后,处斩窦远的旨意从楚宫传出,与此同时,楚宏德也携冯远山出宫安抚了流民。

    奉旨与群臣站在城楼上,等楚宏德与冯远山二人安抚流民,余慕娴心觉楚宏德的背影有些扎眼睛。

    背了近十年的国主位置,楚宏德的背已是有些驼了。

    虽只二十余岁,其却早已生出了老态。

    “余相,你看……”站在余慕娴身旁的钱意万使眼色,引着余慕娴去瞧冯远山的手。

    瞥到冯远山正搀着楚宏德,余慕娴念着与钱攸之的交情,与其四子钱意万道:“祸从口出……”

    “是。”似乎被余慕娴口中的“祸”字吓到,余慕娴话音未落,钱意万即转身小退半步,与余慕娴拉开距离。

    “嗯……”满意地与钱意万一笑,余慕娴背手站在城墙上,俯视着城下黑济济的人头。

    幸亏此时为帝之人不是楚玉姝。

    若是楚玉姝此时为帝,她也不知该如何化解此事。

    余慕娴原以为楚宏儒有足够的耐心,谁曾想,不过七载,楚宏儒便故技重施。

    假使楚宏德知晓这城下八成的流民皆是他出饷所供的士卒,怕是难活到明日了吧……

    打量着夕阳从墙头跃下,余慕娴轻轻一叹。

    此时的楚宏德又比那快要落山的太阳好的了多少呢?

    ……

    不过,即便是落日的太阳,也比无边的黑暗好。

    待楚宏德事毕,余慕娴便与众人一同还府。

    两月后,新都里的流民便少了不少。

    众臣皆道,楚宏德安抚的举动是有效的。

    至少在楚帝安抚流民之后,新都的流民便少了四成。

    但,想想余下那六成里,满是疫病,余慕娴便觉朝野里甚是缺敢言之人。

    于朝堂上旁听过朝臣与楚宏德报罢形势,余慕娴欲上折,却见楚宏德挥手命近臣宣纸。

    ……

    “钦此”二字入耳,附和着道过“圣上圣明”,余慕娴心觉今日的天气格外冷。

    今日的旨意与往日没有什么分别。

    一如既往的加官。

    一如既往的灭门。

    蹙眉想过冯远山灭门一事,许与她有关,余慕娴不禁为楚宏德这把釜底抽薪捏了把汗。

    楚宏德十八得子,此子恰好为正宫所生,也恰好是太子。

    算过太子今年已有十岁,余慕娴叹息。

    若是冯远山与窦远活着,许是即便楚宏德能扶住其子登基,其子想握住实权也难……

    挺背步行回余府,余慕娴被立在门口的人晃了眼睛。

    “三爷?”沿用旧时的称呼,余慕娴忽地记起,今日楚宏德除过灭了冯远山一门,还放了楚宏儒出府。

    没有进府的意思,楚宏儒道,“不知本殿如今该做何事?”

    “做殿下分内的事。”余慕娴点头从楚宏儒面前走过。

    待进了余府,余慕娴便见府内人跪了一地。

    “这是怎么了?”还没来及的问管家发生了何事,余慕娴便见院中多了一张高凳。

    凳上坐了一个佳人。

    “殿下?”逆光打量着凳上人,余慕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瞅着不远处那人影离她越来越近,余慕娴犹豫片刻,终是吐了一个三个字:“臣惶恐……”

    “惶恐?有何好惶恐的?”伸手将余慕娴扶住,楚玉姝的面容略显清冷。

    “皇兄的事本殿已是知道了……”楚玉姝道,“本殿此番回来便是专程为此事……”

    “嗯?”转眸将楚玉姝邀进室内,余慕娴合门道,“殿下当真是为国主一事返京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重生魔兽之星域猎神太平新篇绝色帝师红颜网游剑仙斗医午门囧事越境鬼医最强骷髅洪荒之妖皇篮球燃烧的岁月重生麻雀变凤凰农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