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102.第一百零二章

【书名: 女相(gl) 102.第一百零二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位面祭坛放开那个女巫独家专宠韩娱之演技大师修真四万年逆青春仙界网络直播间近身兵王金枝完美大明星一剑飞仙大魔仙    看戏?

    转眸将面前的石阶尽收眼底, 余慕娴道:“看来这台阶只能由殿下一人下去了。”

    “嗯……”勾唇淡淡一笑,楚玉姝摆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余相且安心……”

    话罢, 便拖着裙裾一步一阶朝着楚宏德的方向走。

    因站位较前后的人都高, 余慕娴便将视线凝在楚玉姝身上。

    静观着其一步一步走到楚宏德跟前, 问安见礼。

    待楚宏德命近侍将楚玉姝扶起,楚宏儒便躬身告辞, 缓步踏上石阶。

    见楚宏儒已近身, 余慕娴随即从袖中将早时备好的折子交与楚宏儒。

    虽此折原打算在朝时,当群臣之面交与楚宏儒,但显然此时时机更好。

    “这是臣专程给殿下备下的折子……”有意将声音压低,余慕娴朝着楚宏儒一拜,“殿下大才,不该折于此处……”

    平白受了余慕娴一拜,楚宏儒面色亦是一白。

    纵然他方才与楚宏德告别之时,心情还不错。

    “余相此言作何解?”没有就势与余慕娴擦肩,楚宏儒端端地立在其眼底,一脸探寻的模样。

    “许是臣口误了……”讪笑着侧身让开楚宏儒, 余慕娴道, “臣方才想说的是, 殿下大才, 不该折腾于此处……”

    “余相这般说, 本殿也是明了……”点头与余慕娴示意, 楚宏儒稳稳地从余慕娴身边迈过。

    目送着楚宏儒迈下一级又一级的石阶, 余慕娴轻叹一声,心道,无自知之明之人,实无药可医。

    叹过楚宏儒,余慕娴未来得及理清思绪,便闻楚宏德传唤。

    凝神跟着近侍走下石阶,余慕娴头一次察觉,原来这世上不单单是上台阶令人敬畏。

    但使台阶多,一口气下上百来级,也会让人心生戚戚。

    “圣上……”瞥到楚宏德与楚玉姝正立在前处,余慕娴即与两人见礼。

    “余卿……”见余慕娴到了身侧,楚宏德精神忽地转好了几分。

    低眉望着楚宏德的鞋面,余慕娴霎时明白楚玉姝所言非虚。

    方才她在高处时,楚宏德尚需楚宏儒扶着,才能慢行。

    而此时,其却是健步如飞。

    “恭喜圣上康健。”应景的说过吉祥话,余慕娴低声道,“圣上命臣所司之事,如今皆有起色……”

    “是吗?”转头与楚玉姝对视一眼,楚宏德道,“真是辛苦余卿了。”

    “这是臣分内之事……”躬身将本该交与楚宏儒的折子转呈给楚宏德,余慕娴道,“这是臣明日上朝时,要呈与贤王的奏折……请圣上御览……”

    “还是些钱粮上的事?”记得之前下令命余慕娴管回了户部,楚宏德没有伸手接余慕娴的折子,“余卿做事寡人放心……这折子便是不必看了……”

    摆手将楚玉姝召至跟前,楚宏德道:“余卿,今日召你来,不是为朝中之事……寡人与你许诺这般多年,是时候践言了……”

    “这……”知晓楚宏德要提楚玉姝的婚事,余慕娴顿顿袖口道,“殿下尚且年幼……臣不急一时……”

    “余卿这又是在说哪头的话?”背手在前头慢行几步,楚宏德道,“乾平三年的话,寡人从未忘怀……”

    “圣上……”躬身记起乾平三年是她入朝之时,余慕娴仰头偷看了楚玉姝一眼,低声道,“如今朝势不稳……”

    “何处不稳?”嗤笑着甩袖转身,楚宏德道,“贤王不是将六部诸臣笼络得极好吗?”

    “这……臣惶恐……”余慕娴叩首道,“臣以为朝中列位臣工皆是忠圣上之人……”

    “且余卿是个中翘楚不是?”温声将余慕娴的话头截住,楚宏德道,“从乾平三年算起,卿已是在寡人跟前操劳了近十年……这十年,卿有功,也有过……卿面善心慈,原是贤人之象……但卿却万万不能忘了,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如寡人这般明事理……”

    “是……”记下楚宏德的敲打,余慕娴低声道,“臣日后定会依上训行事……”

    “嗯……”见余慕娴听懂了自己话里头的意思,楚宏德点点头道,“余卿是明白人,客套话寡人亦不想说……姝儿是个女子,有些话不便与余卿,寡人虽是天子,却又是姝儿的长兄,故而些许话也不便与余卿说……余卿若是当真心悦姝儿,便择日往礼部递个折子吧……”

    “圣上……”闻楚宏德已是松了口,余慕娴心头一颤,却是半晌未想得出回话。

    待着楚玉姝走到跟前,俯身要将她扶起,余慕娴才后知后觉地朝着楚宏德道:“谢圣上恩典。”

    “呵……”满意地望着余慕娴面露喜色,楚宏德不紧不慢道,“余卿既是心想事成了,便该收心了……”

    “是……”低眉与楚玉姝对视一眼,余慕娴道,“臣记下了。”

    “嗯。”挑眉示意楚玉姝退下,楚宏德与余慕娴独立在阶下。

    “寡人听姝儿说,余卿写了封私信要贤王还权于寡人?”似乎不满“还”字,楚宏德眉间尽是寒霜。

    “臣惶恐。”避开楚宏德言语中的锋芒,余慕娴慢声道,“臣只是要监国早日还权于朝,并未言贤王还权于圣上……”

    “这般说,余卿也是觉得贤王监国时,有越矩之举?”楚宏德盯着余慕娴的眼睛,道,“贤王监国时,寡人曾召过六部诸臣询问,他们皆言贤王监国时,有贤主之风……”

    “圣上莫要因时言伤己……”推断出六部可能有人动过拥楚宏儒为帝的心思,余慕娴斟酌片刻道,“当下时节,不比定都邺城时……乱世不可存弱主……”

    “所以余卿也觉诸臣之罪可免?”楚宏德长叹一声道,“寡人危难时,并非未想过以江山托贤王……但寡人有子,贤王亦有子……若是江山托与贤王,寡人实不知寡人之子如何自处……”

    “圣上这般说,臣便是懂了。”理清楚宏德的重心还是在太子身上,余慕娴抿唇道,“但,圣上若是大病初愈,便斩功臣……”

    “寡人也知诸臣对寡人有怨言……但不给他们些许惩戒……待寡人百年之后,太子临位,岂不是大患?”想过楚宏儒长子与太子年龄相仿,楚宏德拧眉泄出了几分杀气。

    “圣上三思。”余慕娴劝言道,“虽朝中不缺能吏……但若是一时失了太多重臣……”

    “看来余卿是知晓朝中哪些人与贤王有勾结……”楚宏德压低声音,“是何人,余卿可密告于寡人……”

    闻楚宏德在此处等着自己,余慕娴心底一寒。

    待权衡过利弊,余慕娴朝着楚宏德一拜道:“回圣上,臣不能说。”

    “不能说?”楚宏德额上挤出几道纹路。

    “当真不能说?”手中把玩着楚玉姝递来的名册,楚宏德低眉锁住余慕娴。

    “不能。”余慕娴直腰道,“圣上断不可意气用事……”

    “呵……原来此时在余卿眼中不过是意气用事?”挤兑过余慕娴半句,楚宏德自嘲道,“此时,寡人却是后悔将长公主许与你了……”

    扬手将楚玉姝递上的名册丢到余慕娴眼底,楚宏德道:“论揣测人心,余卿还不到火候啊……”

    低眉望着折面上的“名册”二字,余慕娴紧紧手道:“臣惭愧……”

    “既是知晓惭愧,那便先将相印还回来吧。”楚宏德道,“驸马的名头原比相爷威风……”

    “是。”言语中听不出半分恼怒,余慕娴恭恭敬敬朝着楚宏德一拜,道,“日后臣不能长侍圣上跟前,还望圣上顾及身子……”

    “何时你也变得这般啰嗦了?”挥手将余慕娴扶起,楚宏德道,“朝中之事,卿不必做,可宫中之事,卿不能不管……”

    “这……”余慕娴讶然。

    楚宏德大笑:“寡人将姝儿许与余卿,却不单单是成人之美……余卿既是能与姝儿成事,那余卿日后便亦是太子的长辈……寡人观朝臣,单论品性,却是没有比余卿更宜教太子的人选了……”

    “那窦大人?”记得此事之前是许与窦方的,余慕娴垂目。

    虽自窦远失势其,窦家便在朝野销声匿迹。

    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思过窦驰深得楚宏儒宠信,余慕娴总觉窦家不会这般快倒下。

    “窦方么?”楚宏德顿顿道,“就当他没有这个福分吧……”

    “谢圣上……”

    承旨意跟着宫仆去太子住处,余慕娴心思百转。

    入宫时,她只当今日是来求姻缘的。

    谁曾想,不过眨眼功夫,便是还了一个身份。

    拘礼地与太子草草见过一面,待拜师礼行毕,已是乾平十年九月。

    八月时,楚宏德已守信地下过赐婚的旨意。

    只是婚期定在来年五月。

    定神与眼前矮自己一头的太子讲经,余慕娴弯眉。

    或是此时不为相,亦是一桩好事。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魔盗错爱在清朝菊领风骚我电脑中的异界丹医奈叶同人之黑暗中的救赎龙极纹身异界之古怪修真者雀神大陆地藏心经空间轮回风月街的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