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

【书名: 女相(gl)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网游之逆天戒指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香江超级兵王重生之绝色亡灵法师深海提督军火之王青城道长三娘东京绅士物语师父巅峰玩家    敦化元年二月, 楚长公主北归, 余慕娴送其至邺城。

    待余慕娴返都,已到了四月。

    四月时, 楚宏儒废税之心已定。

    下旨召余慕娴、杜再思等人入宫,楚宏儒责令余慕娴等人在五月前肃清旧律。

    承旨与诸方览卷, 余慕娴等人耗时月余, 才勉强理清乾平元年至乾平九年的收支。

    而此时距楚宏儒所定之日期,仅剩一日。

    “余相, 你看此事该如何是好?”忐忑地将乾平十年前六月的收支呈给余慕娴,王楷皱眉道, “明日便是圣上审折之日……”

    “嗯……”抿唇将王楷手中的折子接过,余慕娴压了压手边的奏表道,“据实禀于圣上便是。”

    “可……”想过楚宏儒自等位来,已是撤换了百十位大人, 王楷的手颤了颤,“这数目差得甚多……”

    “数目自然会差得多……”余慕娴轻叹地靠到椅背上坐好, “此事只需直接告与圣上便是。”

    “这是为何?”王楷不解。

    余慕娴道:“王大人不必问缘由……你只消将此事报与圣上, 圣上便会知晓……”

    “但……”王楷还要言,却见余慕娴已是起身出了偏殿。

    而经他写的折子,还稳稳地放在案上。

    “将请罪之言去了……”

    淡淡地留一句闲言与王楷, 余慕娴含笑还府。

    国库的亏空余慕娴一直知道。

    楚宏德在位时也知道。

    虽除冯远山时, 挽回了些许库银, 但库银的大头皆是在窦方府中。

    楚宏儒想免税, 自是要窦方出些银子来弥补亏空。

    想过罗昌已站到楚玉姝这侧, 而钟羽表意游弋,余慕娴便只能祈楚宏儒多福。

    原本,楚宏儒有奇将黄云,还是可以在朝中镇上一镇。

    奈何楚宏德崩后,楚有三郡主兵之将投了靠山。

    弯眉记过昌平,溪南,昭和三郡已是罗昌囊中之物,余慕娴弯眉叹,彼时真是英雄出少年。

    “相爷!”婢子的娇声催过,余慕娴方知自己已乘车辇到余府门前。

    “嗯……”轻应着下辇,余慕娴抬步欲入府门,却见府门洞开。

    “是何人来了?”知晓府中人不会恣意到这般地步,余慕娴有意将婢子挡在身后。

    “回相爷,是少爷回来了……”低眉跟在余慕娴身后进府,婢子低声道,“少爷与相爷前后脚……早时,相爷一走,少爷便到了府上……”

    “他此时在何处?”闻婢子道余奇书还府,余慕娴眉头一展,唇间浮起几分轻笑。

    “窦夫子可是一同回来了?”避口不言余奇书,余慕娴饶有兴致地望着不远处黑衣黑衫的男子,“不必说了!来人已是瞧到了……”

    “窦夫子!”大笑着与窦驰拱手,余慕娴客套着将其迎入堂中,“窦夫子怎不与余某打个招呼便过来了?”

    “余相以为呢?”低笑着接过余慕娴奉上的茶,窦驰轻叹道,“驰原不想这般早回来,奈何主上与兄长皆是寄书要驰返都……”

    “这也是窦夫子才高所致……”记过窦方还在北境,余慕娴将手交叠在膝上,“此番回来,不知窦夫子要往何处高就?”

    “相爷却是只记得在下,分毫不惦记奇书。”窦驰盯着余慕娴,低笑道,“相爷小心,辛辛苦苦却替旁人做了嫁衣。”

    “不是有如窦夫子这般的好先生么?”

    起身邀窦驰一同去见奇书,余慕娴的步子迈得极慢。

    她本不觉得余奇书还府有何异常,但依着窦驰话中的意思,余奇书似乎心怀鬼胎。

    窦驰不是余奇书的夫子么?

    怎会来自己面前说道奇书的不是?

    眯眼与窦驰交换过眼色,余慕娴道:“窦夫子以为税律该何如?”

    “该废废,该立立……皆是天理伦常。”窦驰低笑一声,“为民请命,不如为君办差……驰以为,相爷数载前边知晓这般道理……”

    “可……”余慕娴压低声音,“天未必日日开眼……”

    “相爷多虑了。”窦驰顿足道,“驰也觉天不会日日开眼……但相爷在天眯眼时,逆天而为……怕是不妙……”

    “嗯……”佯装明悟楚宏儒的心思,余慕娴继续道,“窦夫子这般言,慕娴便清楚了……慕娴还有一事好奇,夫子方才言奇书……”

    “相爷可是忘了奇书这孩子死心眼?”低声止住余慕娴的步子,窦驰道,“奇书并不在他院中……”

    “嗯?”闻窦驰道余奇书不在他院中,余慕娴眉头一蹙,“那他在何处?”

    “在相爷书房……”窦驰敛袖给余慕娴让开道,唇间皆是鄙夷的笑意。

    承着窦驰眼中的鄙夷,余慕娴弯眉道:“奇书既是到了书房,夫子便与慕娴歇在此处吧!”

    挥手命婢子在庭中设宴,余慕娴隐有几分出尘之气。

    “奇书交与夫子,是慕娴此生最欣喜之事。”

    抬袖与窦驰敬一杯酒,余慕娴轻笑道:“奇书能有此番造化,全赖窦夫子教导有方……”

    “相爷说笑啦!”转手将余慕娴敬来的酒洒到地上,窦驰道,“此酒该先敬土下人……”

    “土下人?”想过楚宏德,楚明鸿皆在地下,余慕娴道,“若是圣上有夫子之心,怕是彻夜难眠了……”

    “有何难眠?相爷亦是作过夫子的人,该是知晓土下人是何种德行……虽圣上言皇长子刺君弑父,忒过离奇,但这却是给天下了一个圆满的解释……要知这世上,多是以为皇室少龌龊,官家志性高……”

    “但,驰今日却不是祭那楚姓二人。”定神将酒杯放到案上,窦驰道,“相爷莫要忘了你手上的血。”

    “慕娴从未伤人。”余慕娴弯眉道,“慕娴虽拿过剑,却从未伤过人。”

    “那叔父是如何死的?”按捺不住心头的火气,余奇书抱着一堆奏折,怒气冲冲地踏到了余慕娴跟前。

    “想找的东西都找到了?”含笑打量着余奇书掌中的奏折,余慕娴转头与窦驰道,“夫子真教了个好弟子……”

    “谬赞!谬赞……”满意地望着半人高的折子,窦驰起身朝余慕娴一拜,“余相,驰以为,朝中的相位该换人了。”

    “嗯……”轻笑着与窦驰一颔首,余慕娴道,“夫子为相,慕娴心悦诚服!”

    “不不不……”窦驰摆手道,“为相之人非是驰,而是奇书……驰此番归新都,志于太傅……”

    “哦。”云淡风轻地与余奇书点头,余慕娴道,“我儿初还都,为父不知以何物相赠……赠相位,虽不合礼制,倒也合我心……”

    “只是……”余慕娴起身与余奇书平视,“为父好奇,我儿是否还要为先帝所赐的宅院?”

    窦驰胜券在握道:“这却是不必了,圣上会与奇书赐新宅……”

    “不!”窦驰的话还未落,余奇书便面不改色地拆台,“爹爹这宅院,奇书要了!”

    “奇书!”闻余奇书竟想要这栋宅院,窦驰面色一变。

    他虽想过用计要余奇书与余慕娴生隙,却并不愿将余慕娴逼到山穷水复之处。

    余慕娴其人,生性淡漠。

    要官职算不得难。

    但若是将其从这宅院中赶出……

    窦驰双手一紧:“奇书,还不速与余相认错了!”

    “夫子此言却是说错了……”余慕娴淡笑着与窦驰摆摆手,“慕娴未娶,而奇书又是慕娴的独子……要这宅子算不得过……”

    “那余相您准备何时搬,搬往何处?”余奇书咄咄逼人道。

    “杜府可好?”端目与窦驰对视,余慕娴道,“早年本相与杜尚书有一妻之恩,本相以为,杜尚书定会乐意让本相住到他府上……”

    “这……”窦驰思忖再三,锁眉道,“即便到杜尚书府上亦是不妥……”

    “如何不妥?”见窦驰此时竟是因宅院与余慕娴纠缠,余奇书愤愤道,“父亲既是伤了叔父,那便是搬至何处亦不过分!”

    “可这天下还无鸠占鹊巢的道理!”窦驰口不择言道。

    来余府前,窦驰已知窦顺一事是余奇书的软肋。

    虽窦顺在余慕娴跟前,不过是其手下的一条狗,但在余奇书心底,窦顺却是其救命恩人。

    想过自己在余奇书面前曾多次诋毁余慕娴,窦驰终是搬出了一个救兵:“奇书,不可如此……你若是如此,定会要窦将军泉下难眠……”

    “奇书以为,奇书不手刃了眼前这狗贼叔父才会泉下难眠!”甩袖将奏折尽数丢到地上,余奇书恶狠狠地瞪了余慕娴一眼。

    承着余奇书的视线,余慕娴转头与窦驰道:“窦大人先将地上的折子带走吧,本相与奇书还有几句话说……明日朝时,本相会递上辞表……”

    话罢,余慕娴便拽着余奇书的衣袖,将其拖到临近的房中。

    见余慕娴已走,窦驰一边捡拾地上的奏折,一边竖耳听着房中的动静。

    待听闻余慕娴惊呼一声“逆子”后,窦驰忽见余奇书从房内奔出。

    抬目撞上窦驰,余奇书欣喜若狂。

    伸手扯住窦驰的袖口,余奇书连声道:“夫子,快去寻太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高太尉新传丹朱冰火魔厨镇魂调天鸿魔道地球新时代重生之金三角风云百变销魂网游之极端弓手影行天下龙魂剑圣升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