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116.第一百一十六章

【书名: 女相(gl) 116.第一百一十六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恶灵附身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感染体斗鱼之顶级主播奥特曼格斗进化五行天极品修真邪少最强战兵最强医圣萍分石色玄界之门终极武力    “余相?”携重礼至余慕娴府前,窦方双目含笑。

    “窦大人?”颔首与窦方致意, 余慕娴温声道, “‘余相’这声却是唤错了……”

    “如何错了?”见余慕娴并无让自己进门的意思, 窦方眨眨眼, “余相莫不是期着窦某人,称您一声‘姐姐’?”

    闻窦方竟是跟着楚玉姝唤起了自己,余慕娴莞尔:“窦大人若是想这般唤, 慕娴自是要应的……”

    侧身放窦方入院, 余慕娴低笑道:“‘余相’二字,慕娴着实当不得……虽长公主北去时, 求了圣上赐慕娴一个相名,但满朝皆知,如今的余相可是慕娴的义子,余奇书……”

    “一门两相,余大人好福气!”拱手与余慕娴一贺, 窦方命身后人将带来的礼盒搁到余慕娴跟前,“这是窦某人的小小心意,还望余相笑纳……”

    “呵……”挑眉与窦方一笑,余慕娴道,“窦大人此举何意?窦家此时风头正盛, 如何用得上慕娴?”

    “余相莫不是不知朝事?”窦方蹙眉。

    余慕娴讶然:“朝中出了何事?”

    “呀!原来余相当真不知……”眸底浮出几分焦急,窦方道, “余相, 您可知杜尚书已经为您与窦某人的弟弟撕破脸皮……”

    “嗯……”记起窦驰言过他要入宫为夫子, 余慕娴对窦方所言不置可否。

    窦驰不是愚人。

    杜再思亦不是。

    既是两人都不是愚人,如何会为了她一个闲散人闹的鱼死网破?

    “窦大人许是记错了……”扬手摆出送客的姿势,余慕娴轻描淡写道,“窦家人皆心忧天下,而杜大人亦一心报主……如此二人,如何会有撕破脸面一说?”

    “这便是余相木讷了……”弯眉与余慕娴一笑,窦方卖关子道,“余相可知窦某人近日所忙何事?”

    余慕娴追问:“何事?”

    “唉……”窦方长叹一声,唏嘘道,“窦某人近日都在忙立储一事……”

    闻窦方道楚宏儒生出了立储君的心思,余慕娴见缝插针道:“不知圣上倾心哪位皇子?”

    “余相以为呢?”挥手命随从退下,窦方垂目望着自己的掌心,“余相不是一向长于揣测人心么?”

    “揣测人心自是不敢当……”轻笑着躲开窦方言语中的暗箭,余慕娴温声道,“只是会些雕虫小技……”

    “识君心亦是雕虫小技?”嗤笑着与余慕娴一望,窦方道,“窦某人今日来访,便是想听听余相您是如何看此事……”

    未忘早年窦方所言的,诸位皇子身侧皆有人,余慕娴弯眉:“窦家不是一向遍地撒种么?”

    “此一时,彼一时……”窦方摇头道,“旧时君主,多是太平盛世……盛世之时,无君主敢越礼而诛人……当今之世,居乱世……既是乱世,何人敢掉以轻心,遍地寻主?”

    “这般说,此番窦家是要静下心来了?”闻窦方明里暗里皆在中伤楚宏儒,余慕娴双眼一眯,“窦大人这般做,却是赌上了整个窦家……”

    “余相不也是已身家性命相赔么?”隐隐道破几分先机,窦方定目与余慕娴道,“旧时之言,窦某从不敢忘……奈何余相之能,常使窦某彻夜难眠……古语云,‘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辗转数年,窦某人一直在思,大事将成之时,殿下会舍你还是弃我,亦或二人一同葬身鱼腹,同至黄泉……”

    “嗯……”点头与窦方一笑,余慕娴道,“窦大人说的有理。慕娴也以为,殿下功成之时,你我二人皆会成其之祸患……可杀不杀,却不是你我二人说了算……古人虽言过,飞鸟尽……但古人亦言过,急流勇退……慕娴以为,殿下临朝之际,你我二人辞官归去,便足以保太平……”

    “可若是这般行事,不是太亏了些……”盯着余慕娴的眼睛,窦方道,“敢问余相,您为何愿意让长公主临朝?除了喜欢其人……”

    “以为殿下能将旧山河拾回。”平声给出自己的答复,余慕娴起身道,“窦大人新官上任,怕是在慕娴府上耽搁不得……若是大人无要事,便请还府上……慕娴府中虽无人,奈何隔墙有耳……”

    “余相莫急……”见余慕娴话罢便要赶人,窦方跟着起身,“窦某今日来真有要事……”

    “是何要事?”蹙眉记过立储,余慕娴道,“先太子尸骨未寒,故而慕娴以为,圣上立储不会立长……先帝灵位未安,故而慕娴以为,圣上立储亦不会立贤……”

    闻余慕娴张口便将朝中最看好的二人滤掉,窦方瞳孔一缩。

    来余府前,他曾在府中要幕僚商讨过此事。

    奈何府上人,不言立长,便言立贤。

    如余慕娴这般,言两者皆不立者,还未曾得见。

    窦方道:“那圣上会立何人?”

    “圣上有几位皇子?”余慕娴弯眉。

    虽按常理,她该远离立储之事。

    但依着窦方的口吻,似乎立储之事以迫在眉睫。

    “十一位。”低声将楚宏儒膝下的皇子一一数过,窦方屏息等着余慕娴给出一个数字。

    “不大不小,刚好。”伸指与窦方比出一个“六”,余慕娴笑道,“爹不亲娘不爱之人,终是最讨闲人喜欢……”

    “余相此言当真?”将视线逡巡在余慕娴指尖,窦方道,“若是此番压错了……”

    “哈哈……”见窦方不愿信她,余慕娴大笑,“窦大人既是不愿信慕娴,何必来寻慕娴问策?”

    “因为……”被余慕娴的笑声激得双颊泛红,窦方愤愤道,“因为圣上在立储前,先定了太傅……”

    “哦?”闻楚宏儒已为太子选好到了夫子,余慕娴拱手道,“恭喜窦大人!一门两夫子!”

    “余相!”垂手从袖间掏出一份旨意,窦方道,“圣上定下的夫子并非我窦家人……”

    有意避开自己的名字,余慕娴嗤笑道:“难不成姓‘杜’?”

    “是啊……不姓‘杜’……”喟叹着附和半句,窦方仰面大笑,“圣上定下的夫子姓‘余’……”

    “奇书?”余慕娴定睛。

    窦方摇头:“正是余相您呀!”

    起身朝余慕娴一拜,窦方道:“余相,今日窦某来,有一物要交与余相……”

    “嗯”低眉接过窦方交来的物件,余慕娴哑然失笑。

    单指指着手中的物件,余慕娴反问道:“窦大人这是何意?”

    虽手中的物件余慕娴已拿过数次,但此番着实让她受宠若惊。

    “余相不识的此物?”见余慕娴未将相印放在眼中,窦方怒火中烧。

    这世上离奇之事,或是素日里他费心费力为人操劳。

    临终了,却被一个愣头愣脑的小子夺尽了风头。

    “这是相印呀!”引诱般将余慕娴的手抬高,窦方道,“这是窦某人这辈子都想得到的玩意……谁知,它最后却落到了余相手里……”

    “它从未落到过慕娴手中……”猛地松手让相印从掌中滑落,余慕娴道,“都是天的意思……”

    “那老天还是当真不开眼。”翻手将空中的相印接住,窦方抬手将其又放回到余慕娴手中,“余相可是记牢了,您欠窦某人一块相印……”

    话罢,窦方即扬袖而去。

    目送着窦方的背影与落日凝成一色,余慕娴轻叹一声,转身合上门扉。

    她没听懂窦方的意思。

    归院倚案提笔,余慕娴安闲地续着杜再思送来的名册。

    待到夜黑时,楚宏儒亲自带六皇子来访,余慕娴才懂窦方递来的那份旨意是何等的分量。

    “见过圣上……”云淡风轻地邀楚宏儒入府,余慕娴随随便便地与其奉茶。

    “莫要忙了。”低眉将余慕娴的居处瞧过,楚宏儒道,“余卿近时真是受苦了……寡人原想让余卿继续享清福……奈何天不遂人愿……”

    知天命般仰头望天,楚宏儒借夜色将满腹愁肠说与余慕娴听。

    “余卿,寡人只能靠你了……”将六子的手交到余慕娴掌中,楚宏儒一字一顿道,“余卿,你可莫要辜负了寡人……”

    “嗯……”低眉与只到自己腰间的孩童一望,余慕娴点头,“臣记下了……”

    闻余慕娴称臣,楚宏儒心稍安。

    板脸与楚临渊训话,楚宏儒道:“渊儿,日后莫要负了夫子……”

    “是,父皇。渊儿记下了……”怯生生地朝着余慕娴一拜,楚临渊记下了站在自己身前的人。

    翌日。

    余慕娴承旨着官服与朝,右侧所站之人,便是余奇书。

    与余奇书相视一笑,余慕娴尽着太傅本分,陪六皇子听政。

    虽不明楚宏儒为何会想出“太傅随朝”这般糊涂事,余慕娴还是依时与六皇子临于朝上,无惧流言蜚语。

    敦化二年九月,楚帝病重,太子监朝,余府天下尊。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修罗王传极品装备制造师阴阳噬天修仙升级礼包武遁我是大土豪农家新庄园丹鼎艳修录极品校花贵族王子巧遇穷公主我家果园成了异界垃圾场旌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