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书名: 女相(gl)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动力王朝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    “篡位了?”蹙眉记过罗昌口中的“四爷”即是那早年疯了的楚宏远, 楚玉姝指尖一颤。

    按理说, 疯子该是不会登位的。

    可是罗昌那处有错?

    “消息是从何处来的?”怀着几分侥幸, 楚玉姝挑眉拉余慕娴坐到榻上, “四爷不是早就疯了么……”

    “嗯……”见楚玉姝亦认为折中之言不可信,罗昌蹙眉道,“是……四爷确实是疯了。但, 依着密报看, 四爷似乎是装疯……”

    “装疯?”转眸将注意力投到余慕娴身上, 楚玉姝道,“盈儿如何看此事?”

    “殿下言的是四爷登位?”琢磨着罗昌言语中的“篡位”二字, 余慕娴心底浮起了一个大胆的推断——楚临渊已死。

    若是楚临渊未死,便断断没有楚宏远篡位这般离奇事。

    搓指将新都重臣数过,余慕娴道:“殿下, 远盈斗胆想借您之口, 问将军几件事……”

    “嗯?”举目将视线在罗昌与余慕娴之间挪动, 楚玉姝不禁唏嘘,罗昌到底是一介武夫。

    “盈儿想问什么便问吧!这厮会答的!”冷哼着瞥了眼罗昌腰间的佩剑, 楚玉姝心道,日后定是不能再让这厮携此等利器近身!

    “是……”直身与罗昌一拜, 余慕娴道,“敢问罗将军,如今朝中是何人主事?”

    “这……”罗昌面色一寒。

    见罗昌面色不佳, 余慕娴随即道:“若是将军不便说与婢子, 那婢子可退去……但求将军一定要将此人说与殿下!”

    “非是不能说与远盈姑娘听!”仰面与余慕娴对视, 罗昌道,“只是主事之人来历蹊跷……”

    “蹊跷?”闻罗昌竟是用“蹊跷”来形容朝中新贵,楚玉姝来了几分兴致,“如何蹊跷?”

    “嗯……”锁眉望向楚玉姝,罗昌道,“殿下,想必您还未忘记余相已失踪数日……”

    “未忘。正是因本殿未忘却此事,本殿才纵容你放肆至今日!”思过罗昌待余慕娴也是一片赤诚,楚玉姝道,“盈儿不是外人,罗卿放心言便是……”

    “是。”抬目多看余慕娴一眼,罗昌道,“末将收到的消息是余相返都掌权了……”

    “怎会?”楚玉姝讶然。

    余慕娴正在她身侧,如何会去新都的朝堂中掌权?

    “罗卿可是言错了?”想过朝中杜再思等人皆是以余慕娴马首是瞻,楚玉姝心道不妙!

    拱手将密报呈与楚玉姝,罗昌道:“末将所言皆是密报所记……未敢越矩……”

    “嗯……”伸手接过罗昌呈来的密报,楚玉姝低眉望了余慕娴一眼,道,“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

    “反常必为妖。”温笑着与楚玉姝一拜,余慕娴道,“殿下莫不是不信余相的为人?”

    “自是信的。但……”有意将话尾留给罗昌,楚玉姝眸中闪过几分困惑。

    她自是懂得慕娴言语中的意思。

    早在她洞察其底细前,其便常言,其有亲姊。

    既是余慕娴有亲姊,那朝中再多出一个“余相”也不足为奇。

    “但朝中诸事已然乱了……”起身将视线锁在余慕娴身上,罗昌道,“余相此番归来,已与旧时不同……”

    “既是已有不同……将军何不想想余相曾有位亲姊?”含笑将罗昌望过,余慕娴道,“远盈以为,世间诸事,多是眼见未必为实……”

    “嗯?”闻眼前的女子言余慕娴有亲姊,罗昌眉头一蹙,“敢问余相有亲姊一事,远盈姑娘是从何处知晓?昌与余相相识数载,还未曾闻过他言家中有亲姊!”

    “未言之事未必不实……若是婢子未记错,余相该是在将军离都前,还嘱咐过将军留心四爷!”不软不硬地与罗昌一记敲打,余慕娴笑道,“将军与其在此处与远盈为难,不若会帐中好好研习兵略……”

    “嗯……”楚玉姝附和道,“盈儿说的极是。”

    见楚玉姝对眼前这妮子言听计从,罗昌道:“远盈姑娘的意思是要殿下不管新都诸事,单是一心北征?”

    “是。”点头应下罗昌,余慕娴道,“将军莫要着急,且安心干好手中诸事……虽四爷谋逆一事来得突然,但君臣之别我等还需谨守……殿下此番出都,原就是为北征而来。如今断不可因为新都易主,便匆匆改旗易帜……”

    “可……”忧心辛苦数载全是替旁人做嫁衣裳,罗昌道,“若是日后新主召我等还朝该如何是好?”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低笑着将罗昌的话头堵住,楚玉姝道,“此事便说到此处,罗卿且归去安心读书吧!”

    挥袖将罗昌挥退,楚玉姝转眸继续与余慕娴用膳。

    慵懒地抬袖与余慕娴将新上的羹汤喂完,楚玉姝道:“方才真是辛苦姐姐了……”

    “呵……”低眉望着已然见底的瓷碗,余慕娴笑道,“若是一点委屈,便能换殿下近身已侍,臣却是不在意这些……”

    “是吗?”伸手去解余慕娴的发带,楚玉姝道,“还望姐姐与本殿一夕之欢……”

    “这不是还在白日?”饶有兴致地攥住楚玉姝的手腕,余慕娴弯眉道,“美人在侧,自是不敢辜负良宵……奈何白日宣淫,非是正道……殿下还是与远盈来对弈吧!”

    言罢,起手将楚玉姝揽到怀中,余慕娴盘膝坐到案旁,起手开了一局棋。

    “却是坐在一侧……”凝神半依在余慕娴怀中,楚玉姝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姐姐要如何下?”

    “一人两色。”低眉往楚玉姝额上留下一个红印,余慕娴开始落子,“四爷谋逆早有迹象……彼时,臣与杜相曾推衍过其登基的步骤……”

    “所以姐姐在新都埋有暗棋?”轻笑着把玩着余慕娴散在肩头的青丝,楚玉姝道,“姐姐真是好手段,竟是连本殿也骗过了……”

    “这却是殿下想多了……臣推出此事,也不过是让罗大哥将四爷多照看些……”含笑落下一枚黑子,余慕娴道,“原想四爷许会等到殿下攻下邺城再做打算,谁料,他竟是如此急不可耐。”

    “姐姐未当过君主,自是不晓得储君的心思……即便贵为储君,一日未登位,他便不是国主……只有真真正正受过百臣朝拜,手掌玉玺之人,才是国主。”低声将楚宏远登基的缘由假想过一通,楚玉姝摇头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殿下不必如此。”见楚玉姝因楚宏远抢了先机而恼怒,余慕娴道,“如今正是殿下的机会。”

    “何处有机会?”枕在余慕娴腿上思着杂事,楚玉姝双目含笑。

    余慕娴道:“四爷能登基,无非是窦府或者钟家出了力……这等乌合之众……只要殿下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他们自会离心……”

    “可这般委实是太慢了!”掐指算过时日,楚玉姝道,“若是本殿算的不错,不出五月,我等可兵临长宁。”

    闻楚玉姝言半年便能收回失地,余慕娴咋舌:“怎会这般快?”

    羊舌不苦明明不是好想与之人啊!

    “许是羊舌不苦那厮无心朝事……”低笑着将王五与羊舌不苦私交甚好的密事说与余慕娴听,楚玉姝道,“羊舌国主亦是信命之人……”

    “信命?莫不是羊舌国主此世还有必为之事?”落子记起旧时那个在休府中甚有威名的神棍,余慕娴道,“殿下日后若是登上帝位,务必对术士避而远之……”

    “这般言却是何处来的道理?”不明余慕娴缘何不待见算命之人,楚玉姝道,“术士之言,有真有假……姝儿以为,信或是于国于民有利……”

    “殿下这般想,却是让臣惭愧了……”低笑着落下一枚白字,余慕娴道,“既是术士之言,能使羊舌国主弃千里国土,那臣以为,殿下务必慎重!”

    “姐姐……”蹙眉记起她便是因术士之言才身临异世,楚玉姝道,“如是无术士……”

    “嗯……些许话只是与殿下闲言……若是殿下偏好术士,那殿下当臣未言便是……”不欲与楚玉姝争辩,余慕娴含笑望着余慕娴。

    承着余慕娴的视线,楚玉姝定睛一笑:“嗯……姝儿记下了……”

    ……

    天元二年五月,楚灵帝夭。

    皇叔楚宏远临位,次年,更年号为玄宇。

    天元二年七月,楚长公主楚玉姝携兵三十万,收复邺城。

    楚帝下诏,赐银万两,顺召楚长公主还新都。

    楚玉姝笑而拒。

    九月,至长生郡。

    楚帝连下十三折,召长公主还都。

    再拒。

    玄宇元年三月。

    楚帝怒!下诏命将军钟羽讨伐逆贼。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霸道王子爱上我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