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129.第一百二十九章

【书名: 女相(gl) 129.第一百二十九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之不嫁英雄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    “姓周?”闻来押人的男子竟是姓“周”, 副将惊惧更甚, “你祖上可是住在邺城?”

    “是……”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周自得点头道, “回黄少爷话,小的祖上确实住在邺城。”

    “家住邺城?”任着士卒缚住手,钟羽拧头望向余慕娴道, “敢问相爷, 圣上为何选了一个邺城人氏来押我等?”

    “这还不是将军的功劳!”利落命身后的近卫将周遭的副将束住, 余慕娴冷眉道,“若不是将军耗时数月还攻不下邺城, 以至国库空虚……圣上又何至于要本相千里迢迢奔赴此处?”

    “可……”副将还想申辩, 却被钟羽喝住。

    “够了!郑徵!”难明的愧疚涌上心头, 钟羽抬目对余慕娴一拜,“皆是本将之罪……真是辛苦余相了……”

    “无妨……”低眉从袖中掏出一份旨意, 余慕娴敛眉道,“圣上有言, 此旨要当着众将士面宣……但依本相所见,钟将军本就是良将, 奈何时运不济……”

    “罢了……”甩袖慢行几步,余慕娴伸手解了钟羽腕上的绳索道, “将军还是与本相至殿内谈吧……”

    “余相——”察觉到腕上少了物件,钟羽双目通红, “何德担余相这般厚意?”

    “将军为我朝辛劳多载……不过是一根绳索, 将军不必放在心上……”轻笑着将绳索置之一旁, 余慕娴挥手命周自得留在营中,自己则转身邀钟羽进了营帐。

    待问过钟羽营地的攻防,余慕娴道:“将军可知圣上为何要本相来拿你?”

    “这……末将委实惭愧……剿贼数月,一无所获!”伸拳重重砸上桌案,钟羽额上显出几道深深的沟壑,“余相!您刚来此处,末将惭愧营中无物可与您招待!”

    “这却是无妨……”挑眉饮了杯近侍送来的茶,余慕娴道,“本相已与长公主说好了……近几日,便要营中的子弟去邺城中用膳吧……虽说近几月,圣上与长公主宛若仇寇,但我等居下位的却不能不看分明……即便于朝事言,我等是臣,圣上是君,长公主是叛逆,但从宗法上说,你我与圣上八竿子打不着,而长公主却是圣上的皇妹,再佐之羊舌国主与长公主也有牵连……”

    “等等!”闻余慕娴说道了羊舌不苦,钟羽面色一沉,“余相方才是说,长公主与羊舌国主私交甚好?”

    余慕娴迟疑片刻,道:“是……不知将军于此事有何疑问?”

    “嗨!该死!怪不得近月尺寸不得近!”钟羽怒目道,“余相从新都来,该是知晓两月前末将以劝降了长公主辖地的两名大员,……末将原想着与那二人里应外合,杀长公主一个措手不及……谁曾想,羊舌国主却给末将寄来了密信,要末将与他联手!”

    “不知羊舌国主与将军要了何物?”皱眉想过楚玉姝曾言过要她去垠都,余慕娴双眼眯成一条缝,“钟将军!你可不能在此时动摇军心呀!”

    “是……”被余慕娴的话语惊出一身冷汗,钟羽轻咳一声道,“末将绝无欺君之意……只是羊舌国主所提之事,甚是离奇。”

    “哦?”余慕娴搓搓手背,“不知是何等离奇之事,竟是累得钟将军在邺城门口止步不前?”

    “唉……”遗憾地盯着跃动的烛火,钟羽道,“羊舌国主只要是末将在事成之后给他一个人。”

    压住心头的悸动,余慕娴道:“不知是何人?”

    “余相以为呢?”侧目与余慕娴卖个关子,钟羽面色稍缓。

    只要眼前这人不与他谈攻城,他便诸事无碍。

    “长公主?”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推断说出,余慕娴不禁对楚玉姝生出了几分心疼。

    如此被虎视眈眈,虽配得上她的雄心,却着实也让她活得辛劳。

    “不……”见余慕娴与自己旧时的推断无二,钟羽朗笑出声,“末将彼时也是这般想的……但羊舌国主要的并非是长公主……他想要的是长公主身侧的女婢!”

    钟羽话罢,余慕娴一愣。

    “长公主身侧的女婢?”蹙眉将楚玉姝周遭的人记过,余慕娴确定钟羽口中的那个女婢便是她。

    “羊舌国主要个女婢作甚?”余慕娴抬眸与钟羽对视。

    她着实想不透羊舌不苦要她作甚。

    虽从时局上看,她似乎比同辈人瞧得更通透些。但从大局而言,死伤千万人只为一女婢,着实太过于匪夷所思。

    “将军可是记错了?”慎重地与钟羽再次求证,余慕娴低声道,“将军可要想清楚,此时你与本相所言的,本相皆会奏与圣上……”

    “这般要事如何会记错?”苦笑着摇头,钟羽道,“初闻此事时,末将也觉难以置信……但听罢方才相爷所言的长公主与羊舌国主私交甚密,末将心头倒生出了一个主意!”

    “哦?”和声示意其继续,余慕娴道,“不知将军想到了什么?”

    “末将想,羊舌国主或是想以长公主身侧的女婢为饵,诱长公主长居垠都……”钟羽刻意压低声音。

    “嗯……此事将军是如何知晓的?本相以为,长公主并不会将一个女婢放到心上……”

    “是啊!末将也以为如此!毕竟连相爷这般出挑的男子也未入长公主的眼……但……”钟羽与余慕娴交换过眼色,“世上并无一定的事儿……彼时相爷与长公主成亲时,定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被长公主厌恶……”

    “嗯……”低眉挑了挑灯芯,余慕娴表示她并未因钟羽所言动怒。

    被楚玉姝厌恶一事,只与新都中的相爷有关。

    见余慕娴面色未变,钟羽凑近烛火道:“末将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呵……”淡笑着给钟羽一个鼻音,余慕娴道,“既是以开了话头,便说了吧!”

    “是……”钟羽紧紧手,“末将听闻长公主的新欢是个女子……”

    “是吗?”挥手止住钟羽,余慕娴道,“皇家密事,我等还是少言……”

    “可……”在心底暗笑过余慕娴怕事,钟羽道,“此事与攻城密不可分!”

    “不过是攻城……犯不得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低笑着降低钟羽的戒备,余慕娴道,“钟将军,实不相瞒,本相今日便是为攻城一事而来……”

    “嗯?”闻余慕娴有良策,钟羽眸光一闪。

    他并非不知好歹之人。

    眼前这男子虽然怯懦,却也算是朝中数一数二的明白人。

    “不知相爷有何良策?”摆出虚心受教的模样,钟羽暗叹,这下,枯木有望逢春了!

    “嗯……”余慕娴抬目盯着钟羽的眼睛。

    待其已生出了不耐,余慕娴低声道:“夜袭!”

    “什么?”以为自己没听清楚,钟羽蹙眉,“相爷方才说了何物?”

    “夜袭!”余慕娴有理有据道,“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既是长公主今夜派人来与将军送粮,将军何不借势去打她哥措手不及?要知晓,若是长公主以为将军会因粮食对她感恩戴德,那她定然不会想到将军敢去夜袭……反而言之,若是长公主不希得将军与她有谢意,那她也不会送粮来……据此,本相以为,今夜便是攻城的良机呀!”

    ……

    微微的烛火在寒风中摇曳,目送过钟羽带兵去偷袭邺城,余慕娴低眉听着周自得道他以安排好了人,去与楚玉姝报信。

    交战时,与对方营中插眼线,原是旧俗。

    此番,钟羽营中便有两名副将是楚玉姝安置过来的密探。

    细推过钟羽登上城楼,朝皇城中射火箭的时辰,余慕娴道:“自得,你且去迎陈罐,要他去营中告与诸将士,钟将军阵亡了!”

    “哎!”大声应下余慕娴,周自得风风火火地领命前去办差。

    见周自得走了,余慕娴便靠在凳上小憩,等着其归来。

    陈罐祖上原是楚国重臣,奈何家道中落。

    至于陈罐这代,便只能靠乞讨度日。

    彼时,余顺战邺城,见其貌不凡,即将其召入麾下。

    次年,其便成了余顺的干将。

    余顺死后,其听令于罗昌。而后,因与罗昌性情不合,转投钟羽麾下。

    至今朝,陈罐已成了钟羽的亲信。

    故而,与营中传令钟羽战亡,恰到好处!

    ……

    “相爷!营中已是乱了!”兴奋地将局势报与余慕娴,周自得眼中满是崇敬。

    居邺城时,他以为长公主败局已定。

    谁曾想,今夜竟是百二十人就扭转了乾坤。

    “好!”沉目应下周自得,余慕娴道,“命陈罐传令,收兵返都!”

    ……

    玄宇元年,三月。

    楚相至邺城,召将军钟羽还京。

    钟羽拒,积愤斩于邺城,生死不明。

    楚相忧,夜拔楚军,连退六十里。

    四月。

    楚将陈罐临危受命,代将军职。

    五月。

    有男子自称钟羽,陈罐恐,斩其于道中。

    六月。

    楚军兵临新都城下,城门紧闭。

    “还劳窦大人去与圣上禀告,言臣不辱使命……”命士卒与窦方隔空喊话,余慕娴缓缓攥紧腰间的剑柄。

    玉姝此时已挥兵北上了,而新都诸事,皆该由她一肩担之。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玄天武神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