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女相(gl)

131.第一百三十一章

【书名: 女相(gl) 131.第一百三十一章 作者:神经不正常

女相(gl)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    楚宏远死讯传来的时候, 楚玉姝已逼近了垠都。

    隔城垣与羊舌不苦对峙, 她不明为何对面从未出过兵。

    “殿下, 国主言你返都的日子到了……”伏地与楚玉姝敬一杯茶,即便已登临后位, 晚霜身上也并没多出几分倨傲。

    温热的茶碗入手, 楚玉姝睫毛轻颤。

    自余慕娴去了新都, 她便再没有缺过粮饷。

    甚至,往得意处想,佐之王五的供应,她或是可以一口气攻下垠都也未可知。

    “他是如何知晓今日是本殿返城之良期的?”扬手将热茶从高台上倾下,楚玉姝心笑, 羊舌不苦真是出息了,竟是能想派晚霜来做说客。

    “嗯……”

    晚霜似是有备而来。

    低眉望着膝下的木板,晚霜道:“国主言, 旧时他曾用异法助殿下寻人……昨夜,天有异象,言那人的命数生出了变化……若是殿下不即日去寻人,或是会生出难言之变故……”

    “当真如此迫切?”掐指算过攻破垠都只需半月,楚玉姝双目眯成一条缝。

    羊舌不苦曾助她寻人不错,她也曾从羊舌不苦那处借力入梦。

    但,此事当真是天有异象, 而不是羊舌不苦的缓兵之计?

    “你该知晓本殿的手段……”弯眉将手中的佩剑搁在晚霜的脖颈上, 楚玉姝道, “那人不是你等能动的……”

    “是……此事国主与晚霜亦知……”恭顺地再与楚玉姝一拜, 晚霜道,“殿下该知晓羊舌与大楚不同……虽两国国主皆是国主,但羊舌国主素来有祈天之能……”

    “所以?”记挂着那人的安危,楚玉姝心头一颤。

    新都那处,王五早在两月前便已奉令返都,佐余慕娴主事。

    且窦方,杜再思一行也皆在新都……

    据常理,该是能支撑到她返都之时。

    除非……

    想过旧时那个凭空冒出的余相,楚玉姝道:“他可是说了本殿何时走,为上策?”

    “日西之时……”温声道出时间,晚霜提点道,“殿下一人先行为妙……”

    “嗯……”低声应下晚霜,楚玉姝转身唤来罗昌。

    待交代罢军务,其便唤来近卫数十人,直奔邺城。

    王五返都时,楚玉姝曾与其交代过,要赶在攻下垠都前,迁都至邺城。

    ……

    橘色的日光洒在邺城的城墙上。

    楚玉姝打马至邺城,只用了一月余。

    遣近侍往余慕娴府上通告,楚玉姝一行直接奔赴楚宫。

    ……

    在楚宫见到楚玉姝时,余慕娴甚欢愉。

    即便她并不知为何会在此时见到她心心念念的人。

    正身与楚玉姝拜过,未等余慕娴抬头,便是一阵檀香将其环绕。

    “姐姐无事便好……”忍住鼻头的酸涩,楚玉姝旁若无人地将余慕娴揽在怀中。

    见楚玉姝一归来便急着见余慕娴,见过后,又是这等景象,王五不禁唏嘘道:“殿下可真是薄情之人……”

    “王大人说笑了……”温笑着与王五答过,余慕娴抬眸多看了王五一眼。

    她甚是怀疑此人的来路,但此话却不适宜在此时说。

    “是……王卿多言了……”侧目与王五一望,楚玉姝面上没有半分热络,“近时朝事可好?”

    “有殿下谋划,自是好的。”呈折将近月来的朝事一一说过,王五道,“殿下斩贼人,甚得臣心,臣代百官行言,祈殿下临位……”

    “是吗?”闻王五一面君便提登位之事,余慕娴蹙眉道,“王大人可是忘了殿下还未去祭天?”

    “这……”王五未愣。

    楚玉姝亦是未愣。

    初从垠都归来,她实在还未理清朝事。

    “窦方何在?”揉眉记起旧臣,楚玉姝命宫婢与二人赐座。

    “窦大人……”王五顿了顿,道,“已是死了。”

    “嗯?”闻窦方已死,楚玉姝本能地开言,“那窦家呢?”

    “已经没有窦家了。”余慕娴颔首。

    “怎会?”未想到不过四月,窦家便已然没落,楚玉姝面色有些难看。

    窦方怎么言,也是她的旧臣。

    虽旧时有些私心,却也不至于未论功行赏,便撒手人寰,甚至家破人亡。

    “是何人干的?”想过窦家原就树敌颇多,楚玉姝紧紧手,勉强在心中生出一个念想。

    她只要将伤其之人除了,便算是告慰亡魂了。

    “嗯……”见楚玉姝面色略有颓色,余慕娴低眉道,“是臣。”

    “什么——”闻窦家竟是荡平于余慕娴之手,楚玉姝先是惊愕,随后又记起了那源源不断的饷银。

    “姐姐……你怎会做出如此之事?”趁景地握住余慕娴的手腕,楚玉姝道,“干了这等事,姐姐日后如何在朝中立足?”

    “殿下莫忧……此事臣自有对策……”眯眼盯着楚玉姝的手,余慕娴双目含笑,“不过是几个大户,微臣还是撑得住……”

    “呵!余相此言却是托大了!若是没有杜相上月的临台一跳,下官想,余相或是活不到此时……”躬身朝楚玉姝一拜,王五道,“月前殿下未归,下官不敢言朝事,如今天下已定,下官便想当着殿下的面弹劾余相几句。”

    “哦?”见王五竟是与余慕娴这般不对付,楚玉姝瞬时升起了几分对眼前人的厌恶。

    虽王五近年来,与她出力不少,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如余慕娴一般,在她跟前与她平起平坐。

    “爱卿想言何事?”将姓氏省过,楚玉姝垂目盯着王五。

    她不明,为何王五已到今日,还不唤个能拿得上台面的名号。

    闻楚玉姝许了他出言,王五跪地道:“臣想言,余相弑君!其罪当诛!余相弑母,其罪当诛!余相弑贤,其罪当诛!”

    三个“其罪当诛”将殿内的气氛冷凝。

    抬目与余慕娴对视片刻,见其面色无异,楚玉姝知晓王五所言的皆是实情。

    但即便是实情又如何?

    勾唇与王五一笑,楚玉姝道:“如上罪状可是刑部定的,还是爱卿义愤之举……”

    “回殿下,此时是三堂会审之局,非一人所为。”朗声将楚宏远死后,余慕娴如何敛财敛权细细禀上,王五叩头道,“如此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殿下实该诛之!”

    “是吗?”慵懒地饮上一碗润肺的雪梨,楚玉姝轻笑道,“既是余相这般不堪,杜相又何至于想不开,竟是替余相跳了高台?”

    “这是因为余相与杜相是一丘之貉!”低声与楚玉姝争辩,王五的眼中闪过几分不易被人察觉的暗喜。

    盯着王五的眼睛,余慕娴体味到从骨子里渗出的寒意。

    “既是王大人以为本相有罪……那便请圣上赐臣一死吧……”起身与楚玉姝一跪,余慕娴将注意力尽数投在王五身上。

    弑君一事,原就是为了保陈罐。

    弑母一事,不过是因为院中之人并非她真正的娘亲。

    至于弑贤……

    勾唇轻笑过自己竟是三日荡平了大楚百年未除之痼疾,余慕娴心稍定。

    一日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除弊原是简单之事,众人恐惧的不过是除弊之后,等闲人的求全责备。

    “姐姐——”见余慕娴竟是以进为退,楚玉姝笑出声。

    伸手将余慕娴扶起,楚玉姝扭头与王五道,“王卿可知姐姐之财,运往何处?”

    “难道不是余府?”想过眼线报来的余府密库,王五攥紧双手,“殿下,您万不可为一人而轻天下……”

    “难不成本殿要为天下轻一人?”与王五反唇相讥,楚玉姝锁眉道,“卿莫要大志,心怀天下!卿且记好!卿是与本殿治天下,非是与百姓治天下……余相除旧臣,原就是为了助本殿临位,那万千银两,也皆在本殿手中……若是王卿不懂得收起你的小心思,那便早日提头来见吧!”

    厉声将王五呵责一番,楚玉姝转眸邀余慕娴游园。

    邺城虽几经战乱,楚宫却是池苑依旧。

    迎风命婢子在湖畔设宴,又添乐师在三十步外拨弦奏乐。

    待到月上九霄时,余楚二人皆是感慨万千。

    “当年出邺城时,姐姐可是想过会有今日?”举酒与余慕娴对饮一觞,楚玉姝双颊泛红,眸中满是热切。

    “这话却是该慕娴问殿下……”挑眉与楚玉姝一笑,余慕娴道,“殿下当年出邺城时,可想过有今日?”

    “自是想过的……”楚玉姝答。

    彼时,她乘车出邺城,便知晓这天下迟早一日便是她的。

    “既是这般……”余慕娴仰面小酌一杯,大笑道,“臣亦想过……只是彼时,臣未想过,会遇上殿下……”

    “那时,姝儿也未想过姐姐……”

    便是姝儿所寻之人……

    抬目望着眼前甚是洒脱的身影,楚玉姝心中生出了几分怅然。

    眼前人为何还不与她相认?

    莫不是,她做得不够好?

    ……

    想过多思无益,楚玉姝伸手攀上眼前的人影,凑到其耳侧道:“姐姐,花朝国无雪……”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相(gl)相邻的书:滔天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