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书)堕仙

6.第六章

【书名: (穿书)堕仙 6.第六章 作者:月令上弦

(穿书)堕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最牛古董商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    女主秋湄,是一个重生者。

    听见系统这句话的提示后,谢瑾瑜心中一凛,满脑子的问号,感觉自己又要浆糊了。秋湄是重生的?这年头重生还分很多中,不知道是娘胎里就重生,还是在遇见自己之后重生?或者在自己失忆之前重生?

    她虽满腹疑惑,面上却还是那副如如不动的模样,低了眉眼,做出颇为羞赧的笑容道:“秋湄,好久不见。”

    “你原来都喜欢叫我湄儿小师妹的。”秋湄抚了抚鬓角,正巧一绺发丝滑过洁白的颈边,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看得人心中痒痒。

    夭寿了,玛丽苏还重生,谢瑾瑜突然觉得自己的任务难度变成了地狱模式。

    “秋湄师姐你不知道,师娘失忆了,这才刚醒来没两天。”素衣倒是很有剑修的耿直秉性,一心维护着谢瑾瑜,“不过即使这样,听见你和云清师兄回来,她也很高兴的想要下来见见你们。”

    “哦?”秋湄听见她的话,目光稳稳落在谢瑾瑜的身上,眸光闪烁,顿了顿笑道,“我知道阿瑜一向是关心我的。”

    谢瑾瑜毫不心虚的回望她,拉着素衣的手道:“我想湄儿单独聊一会,你先回小玉峰去罢。”

    “恩?”素衣有些惊讶,“不去朝阳峰找师尊了吗?”

    “我们两个说些体己话,要他一个男人来做什么?你也不许去告诉你师尊,知道了吗?”谢瑾瑜带着半威胁的语气开口,颇有些恼羞的味道,将一对恩爱非常又因为不太受得了丈夫掌控欲而有些苦恼的小妻子形象表演的淋漓尽致。

    她当然没有忽视掉秋湄眼神中一闪而过的不甘心。

    素衣听了她的话觉得颇有道理,点了点道:“好的,师娘,那你和秋湄师姐好好聊一聊吧,只是不要太久,万一吹了风不舒服了,师尊要着急的。”

    “我又不是瓷娃娃,哪里那么娇弱。”谢瑾瑜有些好笑。但素衣却不以为然,可不是么,春风化雨的医修比起百战不殆的剑修来说,未免还是有些弱的。

    素衣和秋湄招呼了一声,便踏着自己的“子乌”剑,御剑而去了。留下谢瑾瑜和秋湄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久久不语。

    “秋湄。”谢瑾瑜带着笑容望着她,“最近还好么?”

    木修容曾说过,秋湄现在有个心结,大概就是苍羽门前掌门贺凌在仙魔大战中为救她身殒的事情。贺凌是秋湄的亲传师父,他们师徒“情深”同柳既明和谢瑾瑜的感情一样,众人皆知。

    “都过去了。”秋湄说的风轻云淡。

    “那便好。”

    是了,如果秋湄是重生者,又怎么会不知道,贺凌其实并没有身殒,既然没有身殒又何来的心结?

    “你失忆了?那身体可还好么?”秋湄又将话题拉回了她的身上。

    谢瑾瑜抬起袖子遮住自己的嘴唇,十分羞涩:“恩,夫君一直在帮我稳固修为,故而是很好的。”

    听见那声娇滴滴的“夫君”两个字,不要说秋湄了,连她自己都情不自禁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想想也没什么,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刺激刺激秋湄,她怎么能得到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秋湄右手搭上腰间的剑柄,因为用力过度指尖都有些发白,她勉强笑道:“没想到啊阿瑜,曾经青遥峰最有前途的金丹弟子,如今却只有筑基修为,真是造化弄人,你也莫要太过伤心了。”

    这话怎么说呢,安慰不是安慰的,尽挑着有刺的说。

    谢瑾瑜暗暗白了一眼,面上却有些疑惑:“奇怪了眉儿,你竟是直接唤我名字么?”

    就算没有和柳既明结成道侣这事儿,辈分上她也是秋湄的师姐,怎么到她这里就“谢瑾瑜”来“阿瑜”去的呼来喝去了。别的不说,就说两人这纠葛的情敌关系,维持表面上的友好就不错了,又怎么会亲密到这种程度。

    谢瑾瑜分明记得,在与系统重新连接之前,她对“秋湄”这个名字满是排斥。

    “是我疏忽了,”秋湄突而笑道,“我离开苍羽门时,你还没有和柳师叔结成道侣,因此有些改不过来,不过想必你也不会介意吧。”

    介意!介意的很啊。谢瑾瑜心中咆哮。

    “柳师叔……对你很好么?”见她没有接话,秋湄也不纠结,淡淡的开口询问。

    听见这个问题,谢瑾瑜娇羞无限,低低“恩”了一声。没有听见意向中的恭喜声又或者是愤怒声,在她回答后,周围空气骤然冷凝,是凛林冬将至,暴风雪前的宁静。

    谢瑾瑜奇怪的抬头,却在和秋湄的眼神对视时,突然没有了言语。

    那是什么眼神呢?复杂、心酸,不容忽视的挣扎,几乎带着隐隐的泪光,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谢瑾瑜:“……”原来真的可以从一个眼神中看到这么多感情。

    “阿瑜,你怎么那么傻啊!”秋湄终于率先开口了,这个时候她似乎不是那个玛丽苏女主,也不是什么修仙英才,只是一个纯粹看着自己姐妹走向歧途而焦心的普通女子。

    谢瑾瑜:“……”这话她真没法接了!

    “为什么要沉溺在自己一手造的虚幻梦境中不愿意醒来?失忆?你究竟是在瞒着谁?你以为你瞒得过柳师叔吗?你只能骗得过你自己啊!”秋湄蹙着眉头,语气不佳,却是掩盖不了的担心,“当年你对柳师叔的情谊,众人皆知,直到后来发生的事情……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事情败露,你的后果?”

    “眉儿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你不懂,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你这个傻阿瑜,真是要我担心死么!”秋湄说着说着,竟有些哽咽出声,“你以为给柳师叔喂了‘南柯’,又在之前大战中以身救他,他就会真的爱上你吗?只有你心里清楚,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谢瑾瑜顿时如遭雷劈,几乎站立不稳。什么?她给柳既明用了南柯?

    南柯,《堕仙》中魔族一种十分稀少的魔丹。魔修放浪形骸惯了,女魔修更是恣意妄为,时常要勾搭那么几个正道修仙的青年才俊同她们双修,强扭的瓜不甜,除了享受身体上的快感,女魔修们还要尝尝两情相悦的滋味,而“南柯”就是这样诞生的。

    南柯,大梦南柯,情不自禁。

    她竟然丧心病狂的给柳既明用了南柯?!

    秋湄见她面色怔愣,忍不住抽泣道:“我心疼你,阿瑜,这求而不得的痛苦我也尝过。可是你太傻了。现在柳师叔对你如此,可万一东窗事发,他知道了真相,阿瑜,柳师叔的脾气你最是清楚,你要怎么办?你该怎么办啊?”

    谢瑾瑜后退了几步,面色苍白的摇头:“眉儿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除了‘南柯’之外,你还下了一记狠药,连自己都搭了进去,阿瑜,你当真是狠!要不然,你为何现在修为尽毁,灵根尽废,甚至可能永远都不能继续修行了?”秋湄再下了一剂猛药。

    “永远不可能修行?!”若说之前谢瑾瑜还有几分是装模作样,听到这句话后她是彻底怔愣了。在这样一个修仙世界里,修为尽毁,灵根尽废代表着什么?会让宗门对一个人弃如敝履,无异于死路一条。

    她早就怀疑之前那所谓“走火入魔”的说法。她给柳既明服下南柯,又以一种舍身忘我的情形救下他,导致自己灵根尽废,就算没有南柯的作用,柳既明也绝对不会放任自己身殒不管,而加上南柯……什么修仙道侣、气息交融、情比金坚,这样一来,就完全可以解释了。

    “可……我不是修为尽废,灵根尽毁,至少现在的我是筑基。”谢瑾瑜垂死挣扎一下,如果真如秋湄所说,她现在和一个凡人无异,又怎么会有修为?

    秋湄看着她,幽幽叹了口气:“你若不信,可以回去自行运功便知道了。”

    不对,还是哪里不对。

    谢瑾瑜甩了甩脑袋,绝对有问题,她扬起头来的同时声音也大了些:“秋湄,你少在这里骗我!我虽然失忆了,却也不是什么都信的傻子。”

    “我为何要骗你?”秋湄眼中泪光闪烁,端的是情真意切,“你自己回去一试,不就知道了么?”

    听完这句话谢瑾瑜转身就走,秋湄给她的信息量太大她真的需要回到房间里好好理一理。南柯,南柯!这是什么东西?她虽然不是什么所谓的正人君子,但是这种手段自诩是绝对不会用的。

    求而不得?这算什么,她来这里的主要任务并不是谈恋爱,就算柳既明再完美,也不是非他不可,男配不是还一把抓吗?更何况,如果顺利完成任务了,屁股一拍,有生之年都不会再见了,至于去用南柯么?

    她虽然对前尘之事尽忘,但自己是什么人,有什么心思还是拿捏得住的。这绝对不是她的做事风格。

    好可怕的秋湄啊,自己差点就着了她的道!

    回到房中的谢瑾瑜默默盘腿坐回了床上,还是有些不安心。她坐正了,想了想,还是开始认真的运功。

    之前运功时都是柳既明帮着自己运行周天,醒来后她还没有试过自己运功。

    丹田之气缓缓升腾,那是和柳既明完全不同的气息,属于木属性修行者的温润,宛如袅袅青烟。然而无论她怎么样驱动都无法使之运转全身。她定了定神,仔细窥视着自己的身体,到底有了医修的底子在,这一看不免大惊失色。

    她全身经脉弯弯曲曲,十分不连通,就好像一段一段的碎片拼凑在一起,被强行接回了一样,更不要其中淤血堆积,根本是壅塞之路。

    这说明什么?之前她全身经脉尽毁,灵根全废。

    想到秋湄的话,她莫名的心虚起来。

    不会吧……自己难道,真的用了南柯?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书)堕仙相邻的书:异界功法推广大师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