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疯狗加三

72、傻了吧唧的饲主

【书名: 疯狗加三 72、傻了吧唧的饲主 作者:易人北

疯狗加三最新章节 富品中文网欢迎您!本站域名:"富品中文"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极品桃花运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    乱石林里的乱, 指的不只是石头, 而是夹杂在石林中间数不清的小屋子。

    这里竟然是一片居民区, 初来乍到的人根本分不清里面的道路,近看远看全是各种各样的石柱,这些石柱乍看都很有特点, 但你想记住一根,等着以后找回来, 十次有九次都能找错,因为很有特点却很像的石柱在这片石林里到处都有。

    这里也没有那么多孩子在路上奔跑玩耍, 行走在路上的智慧生物不管是步伐匆匆还是疲惫沮丧, 其神色都十分谨慎警戒。

    加三亲眼看到左边路上有人走得好好的, 旁边的石柱后突然劈出一刀, 那人虽有提防, 但仍然被劈中,他正想反抗,可附近立刻窜出几人, 拿棒子敲人、拿绳子捆人, 三两下就把那人给拖到了石林里。

    加三抬起手腕又放下,如果在外面,他肯定管闲事了,但在这里, 他犹豫了。

    加三明白这是他受到了雷诺言论的影响。

    加三皱眉,他不喜欢这种影响,说好听是他出于对雷诺的信任, 可这何尝不是一种逃避行为?看,雷诺说了这里都是坏人,那他又何必对坏人费心?

    可雷诺说的就一定完全正确吗?

    不是说雷诺对他有恶意,只是每个人的立场不同,雷诺眼中的好坏不一定就是他认为的好坏。

    最让他不舒服的是,因为跟雷诺签订了那个契约,其中伤害互转这一条让他做什么事都必须先考虑下雷诺的身体、心情和态度,而他因为是求保护的弱者,也让他每次在做什么事前都要先想想会不会拖雷诺的后腿、会不会给他找麻烦、会不会引来对方不高兴等等。

    这让他感到极度束缚。

    如果只是一开始的交易合作就好了,他卖水给雷诺,雷诺付他魔晶,顺便提供他的名字给他当当保护-伞,但平时大家都还是各过各的。

    也许这样他会非常危险,但他也真的很不喜欢这种缚手缚脚的束缚感。

    可能这种心理说出去还会被人说不知好歹,但他真的开始感到了压抑。

    他没有跟雷诺说实话,他之前那些看似懂事的说法不过是在顺着雷诺,因为这是他主动抱住的大腿,是他的契约对象,他希望对方能喜欢自己,而不是厌烦。

    加三下意识扯了扯领口。讨人欢心,这可不是他擅长做的事情。

    雷诺并没有体会到小孩的心情,虽然他也很不高兴和小孩被迫签订“伴侣契约”,但他对有用、有价值的人一向优待,且小孩年龄还小,培养的价值很高,他也不介意浪费一点时间陪他做一点“正义的小游戏”。

    两个人根本价值观就不一样,且因为实力差距,让他们对彼此的态度也无法处在平等状态。

    这也是人们常说的结婚要门当户对,相差太大的伴侣很容易成为怨偶,这两人“婚后”第一天已经开始出现苗头,但是目前暂时都还只是憋在心中。

    雷诺改变自己原来的计划,带加三来到更大更黑暗的肉食品加工厂,该行为说白了不过是强者对自己强大的展示,和对自己收留的小玩意的纵容——看,我对你多好,而你以后只要乖乖听话、好好做事,你有一些小要求,比如想要“做好事”的**,我也会满足。

    之后,雷诺一路带加三找到黑加工厂的地下入口,带他闯了进去。

    在那里,加三看到了更多黑暗悲惨到不忍目睹的惨事。

    在那里,他也体会到了雷诺的强大,这个人真的是所向披靡,哪怕他使用的只是斗气,从头到尾都没有使用魔法,也对该工厂造成了极大打击,如果不是雷诺不想惊动“上面”的人,可能他解决战斗的速度会更快。

    加三看他杀死黑工厂的武力防护、大大小小的头脑,看他搜刮黑工厂的财物,看他劈开锁链和魔法禁锢等让“肉”逃跑,看他用极快的速度解决了跟踪他的人,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简直如惯犯一般。

    而在全部过程中,加三连扣扳机的机会也没有。雷诺没明着说不让他从袋子里出来,但他后面遇到的那些对手……加三想,如果他走出雷诺的保护圈,恐怕在他刚抬起手臂时就被人杀死了。

    雷诺没有管那些被解救的肉怎么样,那些肉也极少有乞求他怎样的。

    被解救的肉大多数在混乱中逃跑,也有饿得不行的趴在附近的死肉或尸体上就用力撕咬起来,还有的竟然也搜刮起工厂的财物——包括食物,无力逃跑的则在等死或者做出一些在现在的加三来看还无法理解的诡异行为。

    加三从头至尾都在冷眼旁观,这甚至不像是他。

    这不是他想要的“打劫”,也不是他最初想要打劫的对象。

    他以为雷诺会真的跟他好好计划,他以为他能杀几个他想杀的、拯救几个他想拯救的……去他妈-的以为!

    雷诺根本就在把他当孩子哄,顺便真的当了把黑吃黑的强盗而已。

    他表面好像在赞赏他的提议,实际上却用事实在嘲笑他:面对这样的敌人,如果没有我,你连一箭都射不出去。救人?打劫?你先顾好你自己吧。

    雷诺没说这些,但加三就是感觉到了。他不说,只是一种上位者式的成熟,给他这个从属者留两分面子而已。

    “今天收获不错。你还打算打劫交易市场那几个吗?他们派来跟踪的人都被我解决,我想他们恐怕不会再敢跟来。不过如果你想,我可以想法找到他们的落脚地,把他们解决掉再离开死海城。”雷诺从混乱区出来,语调特别轻松地对加三说道。

    加三忽然绽开大大的微笑,摇头道:“不用了,你应该弄到不少魔晶了吧?那么大一个黑工厂被端掉,肯定会引起一些注意,我们早点离开死海城也好。对了,你说适合我的魔法学院在哪里?离死海城远吗?”

    雷诺猜想小孩是不是被刚才的战斗吓到,又或者救了那么多“肉”已经满足了他的小小正义感?

    “罪恶之地每两年都有城与城之间的魔法学院斗气学院排名赛,因为都是学院的学生参加比赛,又被称为未成年超凡者大赛。与正式战士魔法师的成年超凡者大赛并称罪恶之地两大盛事。其中七色沙城魔法学校以炼金著称,每次炼金类比试,他们几乎垄断前三的名次。只是因为食物短缺造成原材料缺少,魔食这个分类并不太被重视。但如果你想要炼金,最佳选择就是七色沙城魔法学院。”

    “那么你下一程是打算送我去七色沙城吗?”

    “嗯,七色沙城在众多城当中不算显眼,但地理位置特殊,正好处于三大城中间,因为三大城摩擦较多,他们就共同选定了七色沙城作为三大城的交易中转站,并把一些高层儿女都送进七色沙城魔法学校读书,因此七色沙城在九十九城中武力排名不高,却被称为是最安全的城市,那里也因为三大城的中转,商业也非常发达,算是比较宜居的一座城,很多自由者都会选择在那里落脚。”

    “听起来真的很不错。对了,我们之间的伤害分享真的不能改变吗?其实你知道,我愿意和你解除整个契约。”加三认真道。

    躺在加三口袋里的嫩芽恨不得咬穿口袋:饲主,你让我情何以堪~?

    雷诺的触手捏了捏小孩的耳朵,“如果这个契约真的那么好解除,就不会成为公平契约的基础。”

    “哪怕双方都愿意也不行吗?”

    雷诺笑,觉得小孩很不错,“除非你哪天实力达到我的程度,或者我的实力下降到和你一样的程度。”

    加三并没有死心,又问道:“那么有没有办法只是停止其中某一个条件,比如伤害分享。我想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如果有人利用这点来故意伤害契约另一方,那不是一死就要死两个?这么大的漏洞,我不信就没有魔法师想办法解决。”

    雷诺沉默一会儿,“是有办法,有一种魔法阵可以把契约一方的自身伤害锁定,不把伤害转移到另一人身上,但必须要其心甘情愿。如果另一方利用这种手段强迫契约方,那么被强迫者可以利用这点反噬伤害强迫者。”

    加三眼睛亮了,特别兴奋地问:“那就是说如果我们两人都对自己使用这种魔法阵,我们的伤害就可以不用分享了?”

    雷诺忽然把小孩从袋子里掏出来,用触手举着放到自己眼前,诡异的三只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他:“你真的想停止这一条契约内容?你是否明白,当你受到致死的伤害时,如果有我帮你分担,你绝不会死?换言之,这条契约内容的存在,可以让你多无数条命,无数条!”

    加三不是不心动,但是他更不愿“被束缚”,对,这在他看来就是被束缚。也许别人会因此庆幸,但他只会觉得束手束脚。

    归根究底,他不想欠雷诺,否则他会因为愧疚、因为占了对方大便宜,而在面对雷诺时抬不起头。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解决这条契约内容。你会这个魔法阵吧,帮我施为,或者教我。”

    “你确定?”

    加三用力点头:“我非常确定,且迫不及待。”

    嫩芽……气得不想说话了,好吧,它是不敢。

    “哪怕去除这条后,公平契约对我的束缚力将大大降低,甚至我如果不直接伤害你,我就不会受到惩罚。如此,你也愿意取消伤害分享这一条内容吗?”雷诺声音很严肃。

    加三把他的隐藏之意翻译出来:“也就是你想彻底挣脱契约束缚,可以暗示别人杀了我,或者在别人要杀我时,你只要稍微疏忽一点就可以。是不是这个意思?可是你会这么做吗?”

    雷诺:“现在不会,但谁知道以后。”

    说实话,雷诺最想解决的也是这一条,其他都还好说,只伤害分享这一点,对他影响也不小,如果在战斗中,小孩受到致死伤害,转移给他,很可能会颠覆整个战局结果。

    但是这点他作为强者不好主动提出,而且这已经比当初小孩受到的所有伤害都转移给他已经好很多,毕竟他受到的伤害也会“分享”给加三。

    可是现在小孩却主动跟他提出要把伤害分享这条给禁止掉,且是在十分清楚利弊的基础上,雷诺很久很久没有被人打动的寒铁心肠竟然被微微触动了一下。

    不是见到人才的心喜,也不是出于保护属下的责任,就好像他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少年时期,看到一个不算美丽的女孩,却一眼动心的那种不掺杂任何利益任何复杂情绪的最单纯触动。

    加三仍旧没有丝毫犹豫地说:“我也不知道以后,说不定我以后会后悔,但我现在想这么做。”

    雷诺也不是个虚伪的人,他也想解除这条不稳定因素,所以当他向小孩说明所有利弊,小孩仍旧坚持后,他也没再做任何推拒,直接道:“你希望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

    “好。”

    嫩芽觉得自己受到了十万吨打击。它这个饲主是不是脑子坏掉啦?它好不容易给他创造了那~么好的条件,他以后只要抱着雷诺的大腿,等着雷诺打开门把他和它一起带出去不就行了?干嘛非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傻了吧唧的事情?

    嫩芽幽怨,认真考虑起自己要不要跳槽的事情来。

    雷诺一样认为小孩很傻,但他自己都知道他现在看小孩的目光已经和刚才不一样。他现在也不太愿意嘲笑小孩的“正义”,为什么非要打击他呢,有热血有什么不好?

    他在加三这个年龄也曾热血过、犯傻过,为什么非要让这个少年快速成熟,变得和他们一样成熟、冷漠、狡猾?

    如果这就是小孩的本性,那恐怕想改变都难。只是为了让他变得“成熟”,就要不断打击他,让他沮丧、痛苦、懊悔、不断反思……

    雷诺看着那双真挚透彻的眼睛,有点下不了手了,他的教育方针看来又要改变。

    算了,就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成长吧,别人有这样的性格,也许会很快夭亡,但有他雷诺斯特在,难道还护不住这么一个人?

    也许是大意志都不想看你那么快消亡,也许是命运把你送到了我身边……

    加三眼中打出问号。为什么对面的大怪兽用这么复杂的眼神看他?看得他麻麻的。

    雷诺哂笑,把小孩塞回鱼皮口袋里。

    设置这个魔法阵的过程比较麻烦,必须处在一个完全不受打扰的环境,雷诺当即带着加三离开死海城,进入了碎石荒原。

    时间拉回到半小时前,乔顺着线索找到了巡逻队长科尔。

    科尔听说魔法学校副校长、同时是本城少数几位伯爵的乔大人竟然在亲自寻找一个小孩,当时就惊到了。

    “难道我错过什么了吗?”科尔拼命回忆他和那个新人小孩的相处过程,在小孩进城时,他也问过对方对石碑的感应,但对方说的并不出奇,他也就没怎么在意。

    “他当时怎么说,你复述一遍。”乔示意他不用紧张,只要如实陈述。

    科尔记忆力还不错,当下就回复道:“他说他看到了海浪,很大的海浪。然后我问他有没有再看到其他景象,他摇头说没有。因为之前也有不少人说看到大海和海浪的幻象,所以……”

    乔继续问:“他看到幻象时是碰触了石碑,还是没有碰触到?”

    科尔变色,他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看到他好像被什么惊吓到,才注意到他可能看到幻象,然后才问他。”

    乔摇头,“看到和感应到不一样,你的问法不对。那个石碑本身就能让人看到死亡海的幻象,哪怕普通人碰到都能看到。但没有碰触就感应到幻象又是另一回事,算了,你不是专门的测试者,不懂这点也没办法。”

    科尔后悔,他也知道看到和感应到不一样,但他先入为主,听说枯死井的那个神宠者才不过感觉到水汽扑面,而新人小孩却上来就说他看到了很大的海浪,就跟普通人碰触石碑后看到的幻象类似,但他又知道石碑有检测超凡者天赋的功能,所以他才问小孩有没有看到其他景象,小孩说没有,他就以为小孩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魔法天赋。

    哪想到小孩说看到海浪是在没有碰触到石碑的情况下,而且很可能是真实感应到海浪,而不只是看到幻象。如果不是如此,也不会惊动乔伯爵。

    科尔后悔极了,他竟然亲手错过了一个远超枯死井神宠者的超级神宠者!

    乔看他那样也是非常同情,这可真是身在宝山不识宝,硬生生让宝物与自己错身而过的血淋淋实例,“你还记得那孩子的模样吗?如果你愿意,能帮我找到他吗?把他带给我,我让你的实力在一个月内连升两级。当然,这期间也会有别人跟你竞争,虽然我让那几个城卫闭嘴了,但我没杀他们,那么他们就很有可能把‘乔在找一个孩子’的消息再卖给别人。”

    科尔挺直身体,“阁下请放心,我一定会比其他人更快找到他!”

    之后科尔不再耽误,找来人顶替自己的职务,就以最快速赶往行政大厅。他需要先锁定小孩的身份环号码,然后再根据身份环的记录来查找小孩下落。

    乔伯爵把这件任务交给他,也是因为他作为城卫队长,如果有正当理由,就有查找三级以下-身份环行踪的权力。而小孩刚来,在没有交税、没有任何贡献的情况下,等级一定还是零。

    虽然乔伯爵也可以出面,但那样就势必会惊动太多人。不说本城人,如果被别城的探子或者奴隶商知道,小孩很可能会落到他们手里。

    科尔查到小孩的身份环信息,就立刻通知城卫,说小孩偷盗了贵人一样物品,让所有城卫注意这个小孩,找到就抓捕起来,但绝不准伤害其。

    城卫们对这种颇为矛盾的命令都接习惯了,连研究其中内-幕的兴趣都没有,反正他们只要知道抓到这个小孩,他们会得到奖励就可以。

    命令传下去,很快传到了地下城城门守卫那里。

    两名守卫接到讯息对看,忽又一起转头望向城外。

    其中一人更是迅速翻看刚才的出城者身份环信息记录:“没错!刚才出去的就是科尔队长要找的小孩!”

    “赶紧通知他,看要不要派人去追。”

    片刻后,科尔收到消息,地下城东城守卫说他要找的零级新人小孩,被一名身份环级别能够隐藏的高级别超凡者带走,就在刚刚前。

    科尔一边派人追上去,并要求不要轻易和那名高级超凡者对上,同时把消息迅速传给乔伯爵。

    乔伯爵接到消息沉思,能隐藏身份环级别的高级超凡者,除了九大城主,就是他们也没有权力去查看对方的信息,这是九十九座城的共同约定,谁敢违反就等着被群起攻之。

    “如果能追上,就向对方表达我的问候,并表明我想交易那个孩子的意思,如果对方同意,我会和他直接联系,如果对方不同意,不用强求。”乔这样告诉科尔,但他心里已经不认为城卫队还能追上那个高级超凡者。

    没有超凡者喜欢被跟踪,如果对方发现,要么把城卫队全部干掉,要么就是用手段甩掉他们。

    科尔依令行事。

    这时,乔虽然想要得到加三,但执念并不深,毕竟一切都没确定,只是一个测试而已。而且就算测试结果为真,也可能是颗看着好看但就是不发芽的坏种。所以能得到最好,得不到在乔看来也没什么。

    雷诺确实发现了跟踪者,见是死海城城卫,他以为是自己做下的案子被发现——这让他很是惊奇一番,虽说他已经想到他放过的那些“肉”很可能会把他的外貌等信息透露出去,但按照混乱区的特性和平常城卫的反应速度,应该不会这么快才对。

    这几乎是他刚离开死海城,对方后脚就追上来了。

    雷诺猜想他会不会是因为其他事情被死海城盯上,当下把小孩从鱼皮口袋中掏出,不容他反抗就把他塞进空间口袋中,随后两只不同性质的翅膀唰地张开,轻轻一扇,巨大的身体立刻化作黑影破空而去,那速度……如果加三能看到,一定会吓掉下巴。

    加三倒没生气雷诺连解释都没有一句就把他塞进空间口袋——当时肯定是碰到了紧急情况。

    雷诺不觉得自己碰到紧急情况,他只是认为当时没必要费唇舌解释。

    把小孩从空间口袋掏出,雷诺看小孩睁开眼睛,就对他说:“这里很安全,刚才在加工厂我也拿了足够多的食物,放心,都是非智慧生物。”

    加三很放心,他是食肉动物,不吃智慧生物是他的最低底线,如果一般动物也不能吃,那他就只能吃草了,但谁说草木就不是生命?

    雷诺继续道:“在我们把这些食物消耗完之前,我们要做三件事情。首先,做那个禁锢伤害转移的魔法阵。其次,我要用星魂草液配药,半只狼魂体不全,他剩下的灵魂碎片需要他自己感应,我越早配好药液,对他越好。第三,这是你的任务,你需要在进入七色沙城魔法学校前,先把魔法基础和武技基础打好,魔法最少要达到三级学徒的程度,斗气……如果能觉醒最好,不能也要先学会一套攻击武技。”

    加三重重道谢。

    雷诺拍拍小孩的脑袋,真心实意地催促:“快点长大。”

    他对小孩和养成都不感兴趣。如果不是加三能像一个成年人一样跟他无障碍交流,他大概只会在需要小孩供水的时候把他从空间袋里拎出来。

    加三觉得雷诺对他的态度有点不一样了,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总之,怪怪的。

    作者有话要说:  怪蜀黍雷诺:求快点长大! 富品中文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疯狗加三相邻的书:破茧成仙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