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神背后的妹砸

53、第五十三章

【书名: 神背后的妹砸 53、第五十三章 作者:明月珰

神背后的妹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马前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    “什么心神衣?”唐色空敏感地道。唐色空当然知道心神衣是什么东西, 心神衣被击碎, 说明白得得曾经受过致命伤,这才是唐色空最关心的。

    “就是爷爷炼制的呀, 在我没察觉的时候, 罩我心上的。我就说爷爷把我放去七宝宗,肯定不会不管我的。”白得得笑道。

    “我从没炼制过心神衣。”白元一诧异地插嘴道:“这种东西只在典籍里存在,我并不会炼制。”

    白得得惊讶得小嘴圈成了鸡蛋状, “爷爷, 不是你还能有谁啊?”

    这个“谁”才说出来,白得得脑子里就闪过了容舍的身影,急急地道:“难道是容舍?”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提起宗主了?”白圣一道。

    “难怪了我的心神衣碎了,我还说爷爷你怎么一点儿反应没有, 都不来看我。反而是容舍等在灵圃秘境之外。”白得得道。

    心神衣这东西, 一旦碎裂, 炼制人是会有感应的。

    “可是他是怎么把心神衣给我穿上的?”白得得自言自语地道,这个问题实在想不出头绪来, 白元一和她极为亲近, 有机会给她穿上是说得过去的,可是容舍算个什么事儿啊?

    “得得, 到底是怎么回事?”唐色空追问道。

    白得得便将灵圃秘境里发生的事情说了, 不过为了保住魔舟的秘密, 她只说心神衣碎了,没提自己的心脉其实也断了。自然也就不能说容舍给她接续心脉的事儿。

    “哦,原来是这样, 倒是让宗主费心了。”白元一道。

    “他为什么对得得这么上心啊?”唐色空警觉道,心神衣可不是随便的东西,白元一都炼制不出来的救命法宝,容舍居然舍得给白得得穿?

    “宗主这是爱护小辈吧?”白圣一道。这话一出,直接惹来唐色空和白得得两人的白眼,整个白家就白圣一最单蠢。

    白得得想起容舍给自己接续心脉的事儿,这事不容易,但是他为她做到了。再后来在白云城,他认出了自己,她一直提心吊胆怕他说出去,或者去白元一那儿打小报告,但是等了许久都没动静,他竟然帮她保密了,按说以她二人的恶劣关系,可不该的。

    还有宁凝欺负她的时候,容舍会帮她也是让她吃惊的。当时以为容舍只因她是得一宗弟子而出手的,现在想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了。他一个宗主居然和宁凝那样的小角色对上,是很掉价的。

    种种迹象好像都指向了唯一的一种可能。

    白得得拍着自己的额头道:“我真笨啊,我早该猜到的,容舍他暗恋我。”

    在座的身为男人的白元一和白圣一,都一脸迷茫地看着白得得,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出这么个神结论的。

    只有同样身为绝色美人,追求者无数的唐色空立即表示附和,“我说呢,怎么一出关就听爹说把你送去七宝宗历练了。爹还说这是宗主主动提起的,我当时就觉得他未免也太上心了点儿。”

    说实在的,身为宗主关心门下弟子是可以的,但做到容舍这个份儿上的的确不多。像白得得这样的宝贝疙瘩,送到其他门派去,万一出点儿事,可不是好玩的,得一宗上下非得散伙不可。偏偏容舍就提了出来,主动担下了其中的风险。

    白元一看着自己的小孙女,那小脸的确是美得天仙似的,于是虽然迟疑还是说道:“当时我就是在宗主面前随便说了两句这年头孩子难管,他过了两日就跟我提了和七宝宗交换弟子的事儿。两派交换弟子可不是小事,其中的为难之处你们也知道,我说这不太好办,他就说他去搞定,结果真成了。事后我也私下问过七宝宗的顾渊海,他说是宗主开除了他无法拒绝的加码,所以才点头同意的。”

    “连顾渊海都无法拒绝的价码?”唐色空吃惊了。

    在座的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如果这都不叫真爱,那还有什么能叫做真爱?

    接着只听白元一又道:“得得如今不是只能用得一宫旁边的不老泉吗?我想着这不是短时间的打扰,就亲自去跟宗主说了声。结果宗主就说,每日他让身边弟子将水打好了给得得送过来。不用咱们来回跑。”白元一当时也是奇怪的,觉得容舍未免太好说话了,而且做事也太周到没架子了。

    “这么说来,宗主是真的对咱们得得上心了?”白圣一有些不确定地道,这就好比天上砸下个馅儿饼一般。虽说这是自己女儿,作为女儿她无比的可爱,叫人为她死都甘愿,但作为一个女人,白圣一真心觉得容舍挑女人的品位,很值得商榷。

    唐色空看了白圣一一眼笑道:“我想应该没跑了。像这种为了吸引姑娘家注意故意气她的男人我真是见得不要太多。”

    “嗯,我早该看出来的。”白得得接过话茬道:“只不过他表现得实在太过分了,完全不懂什么叫过犹不及,我脑子坏掉了才会看上他那种人。”

    “你不喜欢宗主?”白元一问道。其实刚才他一听容舍喜欢白得得,心里就打起了要结亲的主意。在他开来,容舍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是见识和胸襟都十分不凡,得得嫁给他非常适合。而且又在得一宗,自己眼皮子底下,多好啊,不用担心得得远嫁再看不到人。

    白得得一副“你眼睛坏掉了”的表情看向白元一,“爷爷,就容舍那修为我能看得上他吗?还有,他长得那么寒碜,要是带出去的话,别人得笑话死我,完美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注解。”

    白得得这话算是非常刻薄了。

    白元一皱眉道:“男人的脸有那么重要吗?”

    白得得嘎嘣脆地回答了个“有”。她们修三代姑娘家的小圈子里,但凡谁要定个亲什么的,第一个评价的就是男方的颜值,修为还是其次的,毕竟她们这样的背景,修为提上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元一摇了摇头,白得得到底还是年纪太小了,根本不懂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在白元一摇头时,唐色空正紧皱着眉头看着白得得,“得得,娘有些私房话跟你说。”

    女人要说私房话,两个男人自然就离开了。

    “得得,你刚才说宗主的话是真心的吗?”唐色空问道。

    白得得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拿捏不准唐色空的真实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唐色空正色道:“得得,人的感情不能这么势利,两情相悦,并不能挑剔对方的样貌和修为。两个人相处得好,彼此欢喜,才是最重要的。哪怕他就是能力不显,只要你喜欢,那才是最要紧的。”

    唐色空觉得都是那帮子势利的修三代把她女儿给带坏了。

    白得得不以为然地道:“我不会嫁人的,也不要什么两情相悦,没意思得紧。”

    唐色空这才惊觉闭关几年没过问白得得,她性子怎么偏成那样了。青春而慕少艾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怎么到了白得得这儿,就成了没意思的事儿了。

    “傻丫头,你现在年纪还小,不知道男女之情的美好。等你遇到那个人之后,就会明白娘今日说的话了。你要记住娘的话,对待感情绝对不能势利。”唐色空再三叮嘱道。

    白得得耸耸肩道:“娘,你真的多虑了,我这辈子没打算过要喜欢男人。”

    唐色空被白得得的话给吓到了,不喜欢男人,是要喜欢女人的意思吗?她倒也听说过几桩磨镜之事,“你什么意思?”

    白得得拉着唐色空的手道:“娘,这些年我看着你那么辛苦,为了讨爷爷欢心,你处处压抑自己,都不像你了。后来生了我,又迟迟没开气机,你日日担心爷爷嫌弃你,为了我受了多少委屈呀,我听鸾草姨说,你的性子以前不是这样的。”白得得将脸贴在唐色空的手心上,轻轻地蹭着。

    唐色空没想到白得得会说出这番话来,心里又心酸又感动,女儿果然是做娘的小棉袄,她的得得能这样心疼她,她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唐色空摸着白得得小脸道:“傻话。又没人逼我,这是娘自己的选择。和你爹在一起,我的日子才觉得有意思,所以为了他做什么我都愿意。更何况,我们还生了你这样一个小宝贝。如果真的委屈,我就不会忍受,你当你娘是傻子吗?”

    白得得没说话,心里想的却是,可不就是个傻子吗,也不知道她爹白圣一给她灌了什么**汤,好好的不夜城大小姐不作,跑来得一宗看她爷爷脸色。

    白得得可不想跟她娘亲学,她感觉在得一宗称王称霸的滋味非常好,不打算找个男人来受委屈,她又不自虐。

    不过白得得也知道跟唐色空说这些事没意思,嘴上说的不算啥,要紧的自己行为里表现出来的态度。“好了,娘,我知道了,我想先去溜溜我的坐骑。”

    唐色空这才摆手让白得得离开。

    白得得一出院子就看见了杜北生。

    “师傅,你没事吧?”杜北生上下打量着白得得,只觉得她脸色还是有些苍白。自从昨日白得得吐血被周金龙送回得一宗后,杜北生就一直等在院外,不亲眼看到白得得好好的,他如何能放心。

    “没事。”白得得情绪有些低落,“就是以后不能随便吃东西了,说多了都是泪。”

    过了会儿南草也颠颠儿地赶了过来,听了白得得说的事儿后,绕着白得得转了两圈道:“这多好啊,以后吃的都是灵气极其浓郁的东西,说出去多有面子呀,一听只食灵泉、花露就知道是绝色美人。”

    白得得踢了南草一脚,“我生得这样,还用得着锦上添花吗?”这口气可真够大的。

    南草又绕着白得得转了一圈,漂亮是的确极其漂亮,身段似乎也有些许改变,腰更细,腿更长,屁股似乎更挺翘了,完美的黄金比例。只不过么,在南草“纯男人”的眼光里,唯一不好的就是胸部似乎是缩水了。

    阴阳修容花替白得得修整塑造的身段,标准是最适宜“生存”,或者说最适宜修行的,胸部形状、大小合适就好,展现的是最美的线条。

    而作为南草这种男人,女人的身段么有点儿瑕疵都无所谓,要紧的是胸要大,哪怕大成个哈密瓜那么畸形,在他看来就是无比性感妩媚,比小胸吸引人多了。

    尽管心里这般想,嘴上么南草还是得说,“是,主人的确是用不着锦上添花的,已经完美到增之一分则多的地步了。”

    “对啊,现在让我这样那样都不能吃,活着真是没劲透了。”白得得这是真心话。

    南草则恨不能打白得得一顿,说话有这么气人的吗?她这样活在蜜罐子里的人居然觉得活着没劲透了,那其他人怎么办?

    怪不得杜北生要说他师傅的特长是“作死”,还真是形容贴切。

    南草道:“可是我活得老有劲儿了,主人。那个,你能不能也给我跳一支天魔舞啊?”

    白得得乜斜南草一眼。

    南草谄媚地笑道:“那个,我也到种灵境巅峰了,只要戳破那层纸就能突破到开田境了。”

    “你不是灵种被毁了吗?”白得得奇怪地道。

    “对啊,可是后来我发现在人眼皮子底下修魔功那是自己找死,所以还是得当道修,白师叔就帮我补好了混沌海。”南草道,他嘴里的白师叔自然就是白圣一。“不得不说,主人,你爹太强大了,我混沌海碎了,他居然都能补起来,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得吓死一大片人。”

    白得得眨巴眨巴眼睛,“我爹现在这么厉害了?”她这两年基本是不问世事,所以并不太清楚白圣一突破筑台之后的情况。

    “当然!”南草道:“主人当初选的道实在是太妙了,有这种爹,不拼爹就太暴殄天物了。”南草一个劲儿地拍着马屁,生怕白得得不同意跳舞。

    其实白得得的确是不想跳的,她如今这般就是被天魔舞给害了的,要不然哪能这么快就淬炼完毕而成为“天灵体”。

    可是看在南草这么会说话的份上,白得得也只能勉为其难了,不过她心里还是疑问多多,“那你是重新种灵了,是什么?”

    “还是灵露花。”南草道。

    东荒域像南草这样有第二次种灵机会的人恐怕不会超过五人,白得得没想到南草第二次种灵还是同样的灵种,这是不是意味着其实每个人适宜的灵种都有定数?就好似即使重新来过,她种出的灵种也只会是阴阳修容花?

    “你这才多久啊,居然就种灵境巅峰了?”白得得又问。

    “是啊,也不看看我的主人是谁。”南草继续谄媚道。老魔头毕竟是老魔头,现在就好似是重生了一回般,经验可比新手丰富多了,两年修到种灵境巅峰都算是慢的,他其实一直在等白得得出来,也想看看能不能弄个完美突破。

    “那北生你呢?”白得得又问杜北生。

    杜北生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实际上他现在是遇到了瓶颈,虽然突破到了开田境,但寂灭剑的致命弱点也展现出来了。他的丹田枯寂一片,就像干枯的田块一般,没有灵种能生存,包括剑齿草在内。“依旧是开田境初期。”

    白得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是寂灭剑的问题吧?”

    杜北生点点头。

    “北生,我有个想法,寂灭剑的问题估计是你没有领悟万物生的原因,既然第三招是万物生,这说明,寂灭的尽头是万物复苏,一旦领悟到了这一点,你的寂灭剑就能突破。”

    杜北生想了想道:“弟子也是这么想的。”

    白得得此刻突然想起苏彦璟说过的话。“既然如今修为不前,那就以磨砺剑法为主。”这也真是杜北生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他并没有因为不能再修行就灰心丧气。

    而白得得跳过天魔舞之后,南草果然完美突破到了开田境,真是不能不感叹阴阳修容花的逆天,可惜对白得得自己却似乎没什么效用。

    南草一突破,白得得就宣布要带杜北生出门历练,南草自然得跟上,东食、西器两名婢女也少不了。

    “师傅,我们去哪里历练啊?”杜北生问白得得道。

    “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不出去就涨不了见识,所以我们得四处走走。不过也不能漫无目的,咱们就先从回春门灭门惨案开始查。”白得得恨恨地道:“本姑娘要的东西还没动手,居然就被人灭了,实在是太不给我面子,总得给他们一点儿教训,然后我们顺便找找丹方,我觉得最大可能性就在动手之人的手上。”

    “有道理。”南草几乎就是白得得的应声虫,其实这道理谁能想不到啊?“还是主人聪慧,我怎么就想不出呢?”

    白得得乜斜南草一眼,“你的奉承话能不能走点儿心?”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用聪慧来形容,简直是贬低她脑子。

    杜北生对南草发出一声轻嗤,他早就看这不男不女的老魔头不顺眼了,靠着奉承他师傅,把他都想挤一边去。

    话说白得得一行离开的时候,凤真和周金龙都来送行了,他二人现在是冲击定泉境的关键期,所以不能和白得得同行,不过也送了白得得不少东西。

    白元一亲自来送行,又反复叮嘱白得得每到一处就要给他发信息,用的么自然是神通广大的玲珑盘。

    杜北生和南草也都被白得得发了一个玲珑盘,除了传信联系这个功能外,主要的作用还是“点赞”,总之就是白得得每发一条信息出来,他们最好都能及时捧场。

    金红凤雀展开后,背脊平阔,坐五个人也有余,不过负重大了,持续飞行的时间就短,而且也需灵力补充。

    坐骑不能吃灵石,都是用特殊炼制的灵豆喂养,本就是驱兽修士的凤真帮白得得炼制了许多,一路是管够的。

    南草俯瞰大地,感觉不像是在往西飞,因而问白得得道:“主人,我们这是去哪里啊?你不是说要去查回春门的事情吗?”回春门在东荒大陆西端的大沙漠边上,离得一宗十分遥远,要不然也不会被灭门了,白得得也不知道。

    “不急,我们先去剑王阁找宁凝,有仇报仇,不然我道心不稳固。”白得得道。

    我去哦,南草心想,女人家就是小气,睚眦必报,报仇就报仇呗,非得拉上道心来找借口。

    其实白得得还真不是找借口。选择拼爹的人怎么能不嚣张,不嚣张的话还用得着走拼爹的路么?所以必须快意恩仇,一口气憋在胸口的话,久了会出毛病。

    “咱们不能就这么杀上剑王阁吧?”南草委婉地劝道,他虽然是老魔头,但一直是被欺负、践踏的命运,凡是都喜欢以和为贵,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就顺从了白得得。

    白得得用“你傻呀”的眼神看向南草,然后拿出玲珑盘道:“宁山鸡那德性,走哪儿都恨不能宣告天下,去她家看看。”

    白得得嘴里的“家”,应该说是玲珑盘里的家,只要在玲珑盘上开了账号,就能在自己“家”里发信息。公告以及直播什么的。她自己的家都快长草了,因为长时间没打理,拥趸流逝了一大半。

    再看宁凝的,却是蒸蒸日上,俨然东荒域的名人。

    恰逢宁凝此时正在开直播吃饭,地点是剑王阁附近的覆雨城皓月阁。

    这覆雨城的皓月阁和惊云城的皓月林背后是一个东家,档次也基本持平,人均消费大约两千灵石左右,算是奢华的地方了。

    宁凝到这种地方来吃饭开直播主要就是为了炫耀,这会儿筷子上正夹着皓月阁的招牌菜——赤炎蛟龙炙往嘴里送。

    南草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白得得,这位主儿也爱吃这个,结果吃得吐血,这辈子反正都是不能吃的了,没想到却看到“仇人”正美滋滋地享受佳肴,心里飚过的脏话估计得有一箩筐。

    作者有话要说:  得得:我就知道。男主都会暗恋女主。

    容舍:男配飘过。

    得得:估计真让你当男配,你就得哭了。

    容舍:你脑子里除了谈情说爱还有别的吗?你应该喝点儿营养液补补脑子。

    得得:  。。。。。。什么是营养液?

    容舍:嘿嘿。

    营养液是什么,大家懂的哈。全部交出来,让容舍拿去加工成灵气大于50%的液体。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神背后的妹砸相邻的书:洪荒之儒圣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