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半吟

第15章 Chapter 15-17

【书名: 半吟 第15章 Chapter 15-17 作者:弱水千流

半吟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武侠世界逍遥行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    chapter 15

    晚会上,阮念初的节目被排在倒数第四个, 她换好礼服浓妆艳抹, 坐在后台等。身旁吵吵闹闹,退场回来的舞蹈演员们很兴奋, 围在一起自拍。

    偶尔有几个相熟的,把她也拉入镜头。

    她听着咔擦咔擦的快门声音,嘟嘴,瞪眼,比剪刀手。拍完以后, 同事把那些照片用微信传给了她。

    阮念初看了眼手机。里面的女孩个个青春靓丽,她那张脸, 娇娆妩媚, 夹在一堆美女中间也依旧出挑。

    她长得很漂亮, 这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她有点疑惑, 不明白厉腾是如何做到对她毫无印象。她唏嘘他记性真差。

    这时催场的来了,在化妆间门口大声叫嚷:“独唱节目的演员!独唱节目的演员在不在?”

    “在。”

    “马上到你了,快快!”催场人员赶鸭子似的把阮念初赶去会场, 她只好小跑。晚上黑灯瞎火,细高跟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哒哒作响,上台阶的时候, 她忽然一崴。

    脚踝很疼。阮念初皱眉闷哼,倒吸了一口凉气。

    催场的那个人眉头皱得比她还紧, “你怎么了?”

    阮念初额角冷汗涔涔, 闭眼缓了会儿, 等那阵疼痛稍有减轻才摇头,说:“崴了一下,没事。”然后忍着疼走到舞台后侧,准备上台。

    那个人有点不放心,跑过来小声问:“真的没事吧?”

    她摆手,从工作人员手里把话筒接过来,扯扯唇,调整好面部的笑容。催场人员于是离去。

    现在是主持人报幕环节,李小妍甜美的嗓音响彻整个会场,说:“接下来,由云城军区演出团的歌唱演员为我们带来祖国之声系列,《秋——帕米尔我的家乡多么美》。有请阮念初!”

    女主持的发音很清晰,台下很安静。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她的名字。

    她走上舞台,底下掌声雷鸣。

    阮念初朝观众席微笑。那儿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音乐响起了,她忍着疼开口,清亮的女高音,第一个音符就惊艳全场。聚光灯的光线亮得晃眼,所有人都看见,年轻的歌唱演员面带笑容,苍白的脸色和细密的冷汗格外清晰。

    总导演总算对她露出了笑容。

    大气磅礴的一首歌,节奏独特,表达了塔吉克等少数民族对家乡的赞美和对边防战士的热情。宜情宜景。

    最后一个转音,她曲调流畅一气呵成,音准,节奏,处理得无不完美。

    会场里再次响起掌声。歌唱演员在众人的目送下,落落大方地退场。可一离开观众视线,她脸上的笑容就绷不住了,身边刚好有根柱子,她伸手扶住。

    阮念初觉得,那些带伤演出带病登台的演员,实在不是一般的伟大。她头回在自己身上挖掘出了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革.命精神。

    晚会的最后一个环节,是全体演职人员和到场的大领导们在舞台上合影。阮念初的站位早已排好,不去不行,所以节目结束后,她只能一瘸一拐回后台等待。

    她小心翼翼脱掉高跟鞋。啧。只一眼,就收回目光不忍直视。

    崴得不轻,又没及时处理,此时已有些红肿。

    阮念初试着动了下。万幸,没伤到筋骨。旁边一个路过的舞蹈演员看见她的脚,夸张地吸了一口凉气,惊讶道:“哎哟,你这脚怎么成这样了?和导演说一声先回去休息吧。”

    阮念初笑了笑,多谢她的关心。总导演如果好说话,那就不是总导演了,而且今晚这场合,满天神佛齐聚,哪有她说话的地方。

    小人物注定为大人物做出牺牲,这是自然规律,她早想通了。

    没过多久,催场的人就来了。

    各个节目的演员按排好的顺序排好队,一个站阮念初左边的女孩儿见她行动不便,好心扶着她往前走。

    在《难忘今宵》的音乐声中,舞台两侧喷出烟花,大家各就各位,阮念初咬咬唇,跛到了男主持的旁边,站定。

    大领导们陆续走上舞台。出于惯例,每个路过的演员,领导们都面含微笑地握手,“晚会很精彩。”“辛苦了。”

    耀眼的舞台灯光下,阮念初一眼就看见了厉腾。

    她在这短短一瞬生出了些思考。

    当年在柬埔寨,最初的很长一段时间,她对他的印象都是“一个心狠手辣面目可憎的坏蛋”。现在看来,这个印象的确不准确。他那长相那气质,万里挑一,怎么也没法和“面目可憎”联系在一起。

    阮念初忽然想笑。她在该花痴的年纪心如止水,在该心如止水的年纪发起了花痴。可见她其实很饥渴。

    厉腾脸上表情很淡,和数位演员依次握手之后,他走到阮念初面前,伸出手。

    她看着那五根修长有力的手指,莫名冒出个念头来——主持人刚才报过了她的名字,不知他听过以后,有没有把她记起来。

    短短零点几秒,她双手握住了厉腾的手。触感硬而糙。

    他勾了下唇,淡笑极其公式化,“辛苦了。”

    看来这位首长的记性是真的差。阮念初微鞠躬,绽开一个灿烂微笑,“您别这么说,应该的。”

    厉腾的视线淡淡收了回去。阮念初知道他要继续跟下一个演员握手,很自觉地往后退半步。

    不料,这一退踩到了后面人的裙子。那人皱眉,“你干什么呀?”边说边试着推了她一下。她脚踝本就有伤,推搡之下站立不稳,猛往前踉跄。

    阮念初心头一沉。她本想借力,想起面前站的是谁后又作罢,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手臂骤紧,她在摔倒前被人稳稳扶住。

    距离瞬间拉近,那人的气息兜头盖脸罩上来。强烈的,陌生的,又有点久违的熟悉。

    阮念初着实是无语。她怎么也没想到,和故人的久别重逢,会演变成如此尴尬丢脸的一幕。

    她干笑了下,很快,不露痕迹挣开厉腾的手,“……谢谢。”

    厉腾没接她的话,视线往下扫过她别扭的站姿,皱了下眉,“能站稳?”

    她点头。

    他目光落在她裙摆上。礼服很长,裙摆蓬松宽大,只露出一边光裸的足踝。细细的,白玉一样。另一边看不见。他淡声问:“你的腿怎么了。”

    阮念初道:“没什么事。”

    她说完,明显感觉到厉腾看了她一眼。目光锐利逼人犹似当年,她微皱眉,心口突的一紧。好在下一瞬,他便转身走了。

    阮念初没由来地松了口气,眸光微转,看见几步远的位置,厉腾在和李小妍握手,女主持僵笑了一整晚的脸在此刻终于解放,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

    书上说,爱情美满的女人笑容会发光。

    他们感情肯定很好。

    晚会很成功,大领导们都给了很高的评价。结束之后,总导演心里的一块巨石总算落地,叫上文工团和演出团的主要领导开庆功宴。

    团长在化妆间里找到阮念初,欣慰笑道:“念初啊,好样儿的。今天歌唱得真不错,好几个大领导都点名表扬你。”

    她忙着卸妆,闻言呵呵干笑两声,回得狗腿又敷衍:“主要是团长指导有方。”

    团长心情相当好,又说:“一会儿没事儿吧?走走走,跟咱们一起去吃饭。”

    阮念初委婉地拒绝了,“谢谢团长。我就不去了,我妈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我得早点儿回去。”那种聚会她向来不参与。一个原因是她酒量不好,另一个原因是她演技不好。

    团长皱眉,四下看了眼,朝她凑近几分,声音压得低低的,“你这姑娘怎么不开窍。今天那么多领导都在,你留了好印象,再跟着吃饭露个脸,那以后‘办事儿’不都方便多了么?”

    团长是好心,在为她将来转正的事出谋划策,毕竟每个签约演员的目标都是转正拿到军籍。只可惜,阮念初是个中奇葩。

    她抱歉地笑笑,还是那句话,“团长,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妈身体真不舒服,我也真的要早点回家。”

    团长见她油盐不进,只能无奈地摇着头离去。

    八点钟开始的晚会,十点半才结束。换衣服,卸妆,洗脸,等阮念初离开艺术宫的时候,外面的老街已经空无一人。

    两旁路灯投下金黄色的光。她背着包,缓慢走在老街街沿上,准备到大路上拦出租。夜风微凉,光把她的影子拉成长长的一条。

    这时,背后忽然传来汽车引擎声。

    阮念初下意识地回了下头。是一辆黑色吉普,车型高而大,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上显得尤为扎眼。她看了眼艺术宫停车场的方向,很快收回视线。

    黑色吉普由远及近,然后,停在了她旁边。

    阮念初心生狐疑。那一刻,她脑子里莫名闪现出诸如“年轻女性深夜失踪被抛尸”的新闻。她扭头,驾驶室的车窗刚好落下。

    开车的人是厉腾。

    她瞬间愕然。

    那人瞥她一眼,“阮念初,”

    阮念初眸光突的一跳。紧接着就听见他冷淡地继续,“你是叫这个名字吧。”

    “……对。”她点点头,“我是阮念初。首长找我有什么事么?”

    这时后座响起李小妍的声音,她笑盈盈地说:“哦,是这样的,我刚才在化妆间里捡到了你的工作证。真巧啊,在这儿又遇上你了。给!”说着,她把一个挂着绳的工作牌递出了车窗。

    阮念初接过来一看,还真是她的,连忙向二人道谢。

    李小妍摆手,“举手之劳而已。”左右看看,“欸,你一会儿怎么回家?”

    阮念初说:“打车。”

    李小妍皱眉,“这么晚了,你一女孩儿一个人打车很危险的。来,上车,你家住哪儿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你们了。”阮念初笑着拒绝,“你们快回去吧,谢谢。”

    “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嗯。”两人又寒暄几句,随后黑色吉普便笔直向前没入夜色。

    车上,活泼的李小妍说说这,聊聊那,试图找到能产生共鸣的话题。厉腾话不多,偶尔答话,也只是冷淡地敷衍。

    她忽然感叹:“你这视力也太好了,那么黑灯瞎火都能把阮念初认出来。得亏有你在,不然我还得另找时间还她工作证。”顿了下,又有点狐疑,“不过,你就只在今天见过她两次,居然印象这么深刻?”

    厉腾没答话。他面色依旧冷淡,只是微垂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忽然回想起什么,道:“她腿好像受伤了。”

    李小妍没听清,“你说什么?”

    厉腾拧眉,沉着脸没有答话,紧接着一打方向盘,原路返回。

    阮念初刚走到大马路边上,看见他们回来,很茫然,“……请问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车上的李小妍茫然程度丝毫不亚于她。

    厉腾目光落在她脸上,只说了两个字:“上车。”

    chapter 16

    晚上十一点半左右,阮念初在一种诡异氛围中回了家。

    她是被厉腾送回来的。

    全程,他除了问她地址外就没再说过任何话。倒是李小妍,笑盈盈地东聊西聊,将这种尴尬缓和了几分。

    小区到了,她道完谢就忙不迭地下了车,鬼追似的。毕竟乔雨霏有句名言,电灯泡当久了必定遭雷劈。

    刚进门,阮母的声音便从客厅传过来,唠叨道:“早知道这么晚,我就让你爸去接你了。你们单位也真是,哪有人搞演出搞到大半夜……没吃晚饭吧?我去给你煮点面条。”

    阮念初换上拖鞋,“不用。之前发了工作餐。”

    阮母皱眉,“匆匆忙忙的肯定没吃饱。你先去洗澡,洗完出来再吃点儿。”

    阮念初没辙,只好应下,边扶着墙边慢慢往房间里挪。阮母见她动作别扭,视线下移,落在她腿上,眉头瞬时皱得更紧:“你这腿怎么了?”

    她说:“上台之前走得急,把脚崴了一下。”

    阮母一听,又气又心疼,转身拿了药酒折返回来,数落道:“都多大个人了,走路还能崴脚。”边说边把阮念初拽到沙发前坐下,“自己把鞋脱了。”

    阮念初不敢抗旨,赶紧脱了鞋把伤脚搁阮母腿上,干笑着呵呵,“妈,看在我是您亲闺女的份上,轻点哈。”

    阮母冷哼了声,倒出药酒就往她红肿的脚踝上抹,疼得阮念初嗷嗷直叫。阮母骂她,“自己不小心还有脸喊疼,给我忍着。”手上的力道却柔下来,又说:“对了,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阮念初猜到什么,“相亲对象的照片?”

    阮母冲她笑着眯了眯眼睛,“这次,你刘阿姨一次给你找了四个,照片我都打出来了。妈也不为难你,从里头四选一就行。”

    阮念初扶额沉默,不懂好东西的“好”字体现在哪儿。她有时很佩服母亲这种屡战屡败,越挫越勇的精神,尤其是在给她找对象的事情上。她不情愿,但一直都会配合。毕竟母亲人到中年,有点儿爱好不容易,正如那句俗语——她无所谓,她妈觉得开心就好。

    于是阮念初静了静,伸手摊开,“拿来吧。”

    阮母一愣,“你这丫头转性了,这么积极?”

    阮念初摇头:“我是怕等下看了照片就吃不进去东西。”

    阮母抬手就赏她一记暴栗。

    几分钟后,四张打印照片摆在了阮念初面前。阮母的教导语重心长,“处对象不是追星。男人嘛,忠厚可靠最重要,脸不能当饭吃。这四个,学历最低的都是硕士,有在物理研究院工作的,也有搞金融的,都是人才中的人才。”

    她边听母亲说教,边漫不经心地拿起一张,只一眼,便重新放到了旁边。点头,“看得出来是人才。‘聪明绝顶’。”

    阮母一噎,要被她气死,“这不是还有三个没秃的么?赶紧选,我好让你刘阿姨去跟人家约时间。”

    阮念初又拿起其它三张。这些单身男有高有矮,有胖又瘦,共同点是都是云城本地人,且都有一份体面的好工作。她看看这看看那,最后挑了个长相顺眼的递给阮母,打打哈欠,“就他吧。”说完站起身,准备去浴室洗澡。

    刚走出两步,听见阮母和刘阿姨打电话的声音。

    “小刘,念念选的那个在银行工作的,你给联系一下,让他们见个面吧……嗯对,就是那姓陈的小伙子。什么?你那儿还有一个?干什么工作的?哦,哦。”阮母皱眉想了想,又道,“还是算了吧。麻烦你帮忙联系下那个银行的。谢谢啊。”

    阮母挂断了电话。

    阮念初拿起一个苹果,咔擦咬了口,随口问:“刘阿姨说什么?”

    “没什么。她说她还认识一个朋友的孩子,也是单身。问你想不想看照片。”阮母说道,“听说三十三岁就是空军上校,都副旅职了。我心想,就算你看得上人家,人家也应该看不上你。所以就给拒绝了。”

    空军上校,副旅职。

    阮念初的耳朵第一时间就捕捉到这两个信息。这样的巧合,令她想起了今天那位久别重逢的故人,和他高挑美艳的主持人女友。她啃着苹果语调打趣,“首长级人物,都三十三了还没对象,不可能吧。”

    “估计忙呗。”阮母耸肩唏嘘,“当兵的,哪儿有多少时间谈情说爱。”

    “倒也是。”阮念初点头,进房间拿睡衣,语气纯闲聊,“刘阿姨有没有告诉你他是哪个旅的?”

    “问这做什么?”

    “随便问问。”阮念初坦然自如,“没准我有朋友和他认识。”

    “空降旅。”

    话音刚落,阮念初散漫的表情就凝固了,一时间,她脑子里有千百个荒诞念头呼啸而过。她不相信世上有这种巧合。于是便又问:“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阮母摇摇头,“这就不知道了。”

    然后,令阮母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阮念初竟一把将电话塞回她手里,道,“快,马上问问刘阿姨。”

    “……”阮母感到莫名。她这女儿素来散漫随意,差点懒到不问世事的地步,忽然对一个人穷追猛问,实在是罕见。

    莫名归莫名,电话还是拨了出去。得到答案以后,阮母原封不动地转述给阮念初,道:“那个人姓厉。叫厉腾。”

    阮念初眸光突的一闪。

    她不相信世上有这种巧合。然而,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之后,阮念初没再主动问阮母关于厉腾的事。反而是阮母心有疑惑,委婉地问过她,是不是对那位空军干部更感兴趣。

    阮念初并没有否认。事实上,同为单身男性,比起那些要么秃顶要么微胖的人才精英,她对厉腾的兴趣确实大很多。

    谁让他长得帅,而她刚好是个颜控。

    对这个答案,阮母很欣慰。女儿在感情方面缺弦少筋,二十几年来,从未和任何异性擦出过火花。让女儿感兴趣的对象,可遇可不可求。

    她决定给女儿一个惊喜。

    刘阿姨当了大半辈子媒人,口舌生花,办事效率也高。

    第三天下午,阮念初便收到了一条阮母发来的微信消息。她点开,里面推送过来一个名片,下面附带阮母的说明:刘阿姨发来的,这是你相亲对象的微信。加上聊聊。

    阮念初看了那名片一眼,放下手机,继续吊她的嗓子。

    很快,阮母的第二条消息来了:加上没有?截个图发给我。

    “……”阮念初闭眼捏眉心,片刻,动动手指,点进了那条名片。名片的头像和个人说明这两栏,都没有设置,空白一片,只有个数字组成的微信名称:0714。

    看上去很单调。

    她回想了会儿,给银行男发去好友验证:你好,陈安庆先生,我是阮念初。

    过了约十分钟,对方通过。

    阮念初把聊天界面截了个图,发送给阮母,就算任务完成。阮母回她一个微笑表情,和文字:刘阿姨已经帮你们约好见面时间和吃饭的餐厅了。晚上七点钟,在北苑,包间名是风雅颂。

    阮念初静默几秒,回道:哦。

    阮母:下班之后记得补妆,涂口红,整理衣服和头发。

    这一回,阮念初直接锁上了手机屏幕。谁知刚放下,微信提示音就又响了。她略微不耐,拿起手机一看,发信人却来自那个“0714”。

    ——会议延时,见面时间改至晚八点。

    “……”盯着手机上那行字,阮念初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之前看照片,这位银行精英微胖又圆润,形象分明和善。没想到会有这种冰山总裁式的反差。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

    她觉得有趣,心情忽然就好了几分,回复道:ok。

    下班晚高峰,阮念初在地铁上东倒西歪,险些被挤成肉饼。幸运的是,在她走进北苑酒楼的前一秒,手机响起来,阮母的新微信映入视野:补妆整理头发,别忘了。

    这倒提醒了她。

    阮念初看了眼酒店的镜面柱子。

    镜子里,她素面朝天,黑色长发披在肩头,略微毛躁。胜在底子尚佳,不化妆也没显得太寒碜。

    阮念初看了自己一会儿,片刻,理理头发,掏出口红涂在了嘴唇上。虽然她对这次相亲不抱丝毫幻想,但淡妆示人是尊重,不能少。

    收拾好一切,她走进酒楼。服务生笑盈盈地上前迎接,带着她走进电梯。

    北苑的装修风格很中式,古色古香。出了电梯,四楼从大厅到走廊,都挂着羊角宫灯。阮念初在风雅颂包间门口停下。

    服务生礼貌性地敲了敲门,然后开门请她进去。

    陈安庆还没到,包间里并没有其他人。

    她皱眉,看了眼手机。现在是七点五十,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便就近坐下来,准备做点游戏任务。

    刚连上无线网,背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阮念初愕然,下意识地起身回头。

    洗手间里走出来一个人。他个子很高,宫灯暗色的光自他头顶投落,勾勒出一副线条利落的剪影,黑衣长裤,还是那副英俊冷漠的脸,也还是那副冷淡随性的表情。

    还是和她记忆中,无甚分别。

    片刻的怔愣后,阮念初回过神来,勾起唇,朝他露出一个自认自然的笑,“你在这里等人?不好意思,我可能走错地方了。”说完就准备离开。

    那人把擦手的纸巾丢进垃圾桶,侧目,淡淡看了她一眼,“你没走错。”

    “……”阮念初动作骤顿。

    她身后,他脸色从容坐回椅子上,松开两颗领扣,“和你相亲的人就是我。坐。”

    chapter 17

    这一幕落在阮念初眼中,戏剧程度简直能与她前男友劈腿相媲美。

    七年之前,她在柬埔寨死里逃生,七年之后,她和救命恩人重逢,并且还莫名其妙成为彼此的相亲对象。这剧情,不拿去当小说素材都可惜。

    显然,这是她妈和刘阿姨联手导的一出戏,殊不知用力过猛,惊喜成了惊吓。

    厉腾倒是很淡定。

    他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推到她面前,漠然自如,“今天会散得晚,久等了。”

    阮念初迟疑了会儿,只能坐到他对面,笑笑,“没有。明明是你比我先到。”

    “阮小姐喜欢什么口味的菜。”

    “什么都行。”

    厉腾把菜单递给她。阮念初摆手,礼貌性地说,“我不太会点菜,你来吧。”

    一人一句,你回我答。

    阮念初忽然有点感叹。看来记性差有时候也是好事,譬如这场合,人家能表现如常,同时客观理智地在心里给她打打分,评出个上中下来,她却只能全程尴尬地笑。

    这亏吃得真大。

    没多久,菜点好了,服务生进来收走了菜单。一室俱静。

    阮念初拿杯子喝了点水,片刻,试图主动缓和气氛,“厉队这些天,都在参加空军政治部组织的学习吧?”

    厉腾喝着茶,点头:“对。”

    她勾唇,谄媚的语气挤得有点不自然,“厉队这么年轻就是上校,真厉害。”

    他冷冷淡淡,“年轻的时候比较拼而已。”

    阮念初自然知道他当年“拼”在何处,微垂眸,晃了下杯子里的茶水,又问他:“你老家也是云城么?”

    话音落地,厉腾抬眸看了她一眼,“嶂北。”停顿几秒,“你又是哪儿的人。”

    “云城。”

    他微微挑了下眉,“说说看。”

    “……”阮念初晃杯子的手,滞了下,几滴茶液瞬间从杯沿飞溅而出,沾湿她的手背。好在诧异之色只在她脸上一闪即逝。很快,她扯唇,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恢复如常,道,“数一数二的大城市,人口量大,经济繁荣……什么都挺好的,就是物价太高,雾霾也比较严重……”

    那一刻,她又看见那个东南亚国度,那处丛林,那间竹木屋,又想起他们唯一的一次聊天。

    说完,阮念初沉默,厉腾冷淡的神色多年如一。

    整个包间有须臾的安静。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服务员进来上菜。这家酒楼满城知名,菜肴味美精致,摆上桌的四菜一汤香气扑鼻,却迟迟没人动筷。

    片刻,阮念初深吸一口气吐出来,视线上移,直直看向对面。她说,“你早就认出了我,为什么要装不认识。”看人下菜碟,没想到,圣洁如伟大的人民解放军,也会有这种恶趣味。

    对方撩起眼皮看她,答得漫不经心,“我什么时候装过不认识。”

    “……”她默,瞬间无言以对。转念一想,之前两次碰面都有第三人在,或许,他只是为了省去跟人解释的麻烦,又或许,他性子本就这样怪。

    于是,这场相亲的戏码就这么从惊悚片,发展成了悬疑片,变得扑朔迷离。阮念初有点莫名,既然记得她,那他又为什么会答应这个相亲。她费解,费解数秒后,很直接地把这个疑惑给问了出来。

    “你记得我,为什么还要答应这个相亲?”

    厉腾喝水,语气很冷淡:“这两句话的联系在哪儿?”

    阮念初再次默。这人和当年一样,总有噎得她哑口无言的本事。这下她学乖了,索性拿起筷子专注吃饭,不再主动和他聊。

    厉腾盯着她看了会儿,开口,“你毕业之后去了文工团?”

    阮念初说:“是军区底下的演出团。”

    他勾了勾唇,“那些地方要求高,没两把刷子的人进不去,也待不住。你本事不小。”

    不知为什么,阮念初觉得这赞美透着股说不出的别扭。老熟人,她也不打算打肿脸充胖子,听他说完便诚实道,“你过奖了。我进演出团是靠我家的关系。就是个签约演员,没军籍的。”

    “我听过你唱歌。”厉腾道,“挺好的。”

    她知道他指的是那天晚会上的独唱,礼貌答道,“谢谢。”

    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屋内的气氛还算和谐。

    阮念初夹菜吃饭,厉腾坐在对面看她吃,只偶尔动下筷子。

    片刻,他从裤兜里摸出烟盒跟打火机,放桌上,随口问她,“介意么。”

    阮念初摇头。随后便见他叼着烟,甩开打火机,点烟时,白色烟雾背后的那双眼睛,微眯了一下。他的眸色深黑若海,看久了,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于是她又看向桌上的那个打火机。

    方形的,金属表面斑驳陈旧。还是七年前的那块。

    阮念初忽然抿嘴笑了下。

    这个细微的表情瞬间被厉腾察觉。他抬眸,眼中神色不明,“你笑什么?”

    “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你。”她也看向他,橙色浅光映入那双清亮的眼,笑意盈盈,言辞诚恳,“七年前你救了我,那时太匆忙,没能好好跟你道谢,今天必须补上。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厉队长。”

    “职责所在。”他还是那简单的四个字,连道谢时的回话,都同当年一样。

    之后又静了几秒。她动了动唇,却欲言又止。

    他掸了下烟灰,一眼看出她的意图,“想问托里和阿新?”

    阮念初眸光闪了下,颔首。

    厉腾淡道:“阿新在一家养老院,挺好的。”

    “那托里?”

    “他年纪小,又没太什么恶劣行径,关了几年就放了出来。”

    她追问:“放出来之后呢?在做什么?”

    他闻言动微顿,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挑眉反问:“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和托里也算共患难的朋友,”阮念初瘪嘴,觉得很理所当然,“关心一下近况有什么不对。”

    谁知,厉腾面无表情地掐了烟,提醒她,“阮念初,我们俩在相亲。”

    “……”阮念初陷入了一阵茫然。好在,这时一条短信拯救了她——阮母:别忘了问男方家庭情况。

    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意识到,多年不见,她此时对救命恩人表现出的关心,远不如对一个聊过几次天的少年。便咳了两声,话锋一转,“之前我看李小妍和你走得挺近,还以为你们是恋爱关系。”

    厉腾答:“她是我表妹的一个朋友。”

    表妹好心介绍来的对象,无奈妾有意,郎无情,没成。单身多年的阮念初自动便解读出这句话里的含义。想他一个副旅职空军上校,年轻有为战功赫赫,却三十三岁了还在相亲,实在叫人扼腕。阮念初忽然觉得心理平衡了点,不由心情大好。

    又随口问,“你以后都一直在云城了吗?”

    厉腾将她眉眼间的笑意收入眼底,视线移开,回答,“暂时是。”

    “来这儿多久了?”

    “两个半月。”

    没记错的话,距离她和前男友分手,也恰好两个半月。阮念初对这样的巧合感到诧异,又问,“是上面的调动么?”

    “对。”

    她感叹,“那还真巧。”

    厉腾看着她,语气很淡:“是挺巧。”

    那时候,阮念初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奇妙。妙不可言。

    那顿饭说是相亲,其实更像是叙旧,两人聊的内容,也不涉及任何情感话题。阮念初本想问厉腾,为什么连他也会沦落到来相亲,但想了想,终究还是作罢。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可没忘记他性格多狠脾气多差。

    尽管如今的他看上去锋芒尽敛,沉稳持重,一副好人样。

    后来,厉腾把阮念初送到了她家小区门口。

    两人全程无交流。只是分别时,她又跟他说了次谢谢。

    厉腾开车走了。

    她独自回家。进门就看见阮母笑眯了一双眼睛,兴高采烈道,“怎么样?喜不喜欢我送你的这个surprise?”

    听着母亲滑稽的发音,阮念初默默翻了个白眼,坐在沙发上玩儿手机。

    见女儿这模样,阮母脸上的笑容便有些挂不住了,皱起眉,“不合适?是不是对方年龄大了些聊不来?”

    阮念初说,“不是。”

    阮母急得很,“那到底是有戏还是没戏?”

    阮念初单手托腮,看着窗外的夜色认真思考,半晌才摇摇头,说:“不知道。”

    她说完,阮母眼底却露出一丝喜色。押宝押对了,阮母了解这闺女,不知道,那可不就是有戏。

    一转眼,和厉腾的相亲就已经过去了两周。这段时间,那个曾被她误认成银行男的微信号0714,只在当晚发来过一次消息。内容是:你钥匙扣落在我车上。

    阮念初一看她的钥匙串,还真是,于是囧囧地回道:哦。那个不是什么重要东西,麻烦你帮我扔掉吧。谢谢。

    0714就没再回复过了。

    那个弄丢的钥匙扣就跟阮念初的前男友一样,被她转眼就忘到了脑后。然而,让阮念初没想到的是,就在两周后的星期天,这两样无关紧要的东西会同时再次出现。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风平浪静的午后。

    乔雨霏原本约阮念初喝下午茶,却因临时有事放了她鸽子。彼时,她人已经在西餐厅,并且刚点了两份咖啡和甜品。

    东西退不了,直接就走,貌似又太浪费。于是阮念初拿出手机,在微信里寻找能与她共进下午茶的小伙伴。

    找着找着,一个空白头像闪了出来。

    ——在哪儿。

    阮念初微怔,反应了几秒才想起这个号是谁,挑挑眉,回复:

    ——莫德雷尔西餐厅。

    ——和谁。

    ——……自己。

    ——我十分钟后到。

    “……”阮念初愣住了,半晌才迟迟敲过去几个字:你找我有什么事?

    这次,厉腾大概已在开车,因为他直接回复的语音。阮念初点开,听筒里传出个低沉嗓音,冷冷的:“还你钥匙扣。”

    她无语。转念又想,来就来吧,反正东西点了,谁吃都一样。就当还他相亲那顿饭的礼。

    这么思索着,阮念初退出微信打开一款手游,开始玩。这款游戏是她前天才下载的,朋友圈里,那些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几乎都玩这个。通俗来说,就是在游戏里养男人,和小时候买宠物机养企鹅差不多。

    单身狗必备,很适合她。

    玩了会儿,一阵男女的交谈声就从餐厅门口飘了进来。女声娇嗲抱怨,“这鬼天气,逛会儿街热死我了。”男声隐约不耐,“进去就不热了。”

    阮念初的视线被吸引,离开手机,看向了门口。

    精英配美女,小三配渣男。

    她惊了。随后,又在看见门口停下的黑色吉普时,微微瞪大了眼。那是厉腾的车。直觉告诉阮念初,这个被乔雨霏错过的下午茶,一定会很精彩。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半吟相邻的书:终极怪物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