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快穿之美人书

21、芙蓉帐暖(二十一)

【书名: 快穿之美人书 21、芙蓉帐暖(二十一) 作者:夙夜笙歌

快穿之美人书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神级盗墓系统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瑶光原本以为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是谢家人,这样一来她得叫谢弈叔叔。结果是她猜错了,母亲才是谢家人,谢弈也就变成了舅舅。

    但是不管叔叔还是舅舅,谢弈现在都已经比她高了一个辈分,明明刚才大家都还同辈,以公子姑娘互称来着……

    瑶光有点小郁闷,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得先把亲认了,而这件事得一步步的来。

    她咬着唇,看着谢弈,略有些迟疑的问,“我跟他,长得很像吗?”

    按理来说,谢夫人既然看着她喊晏长清的字,就证明她与后者是长得很像的,但是这样一来又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谢弈起初没认出她来?

    “应该是很像的吧……”谢弈看着瑶光,语气忽而有些感慨。

    他其实只远远见过晏长清一次,是在年幼之时,只得一个侧影。现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初的记忆早已模糊得不成样子了,是在哪里什么场合见到的人都已经记不清,但是那道身影却是深深刻进了脑海里。

    当时年幼,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那种惊艳的感觉,后来识字词通文墨,才知晓那是光风霁月,风华绝代,任何溢美之词用在他身上都一点不为过。

    晏长清还活着的时候,谢弈还不是谢家人,只是谢氏的旁支,父母早亡,跟着祖母一起生活。后来祖母也走了,他一个人靠着族里的接济勉强度日。直到九岁那年,谢太傅与夫人回乡祭祖时看中了他,将他过继到名下,那之后他才成了真正的谢家人。

    后来进了书院,谢弈才从塾友口中,一点点得知晏长清的事迹。

    他是谢太傅最得意的弟子,自幼聪慧无双,从入学开始便无人能出其左右,乡试殿试会试皆为案首,连中三元,天下皆知。

    那时太京城中所有待嫁的女子,没有一个不想嫁给他的,就连先皇最宠爱的永嘉公主都动心了。后来他与谢婉词成亲时,甚至有姑娘因为太过伤心哭晕过去。

    然天妒英才,晏长清携谢婉词赴俞州上任途中,遇到山匪劫道,双双身亡。消息传回太京时,已经过了很久。谢家先后找回了晏长清与谢婉词的尸骨,前者样貌依稀可辨,后者却是面目全非尸骨不全,只能根据衣衫碎片辨认。

    谁也没想到那并非谢婉词的尸骨,她还活着,只是又不幸失去了记忆,至死都不曾想起来,也就没有跟双亲联系。

    种种巧合之下,谢太傅与夫人一直以为女儿与女婿都死了。如若不是今日在这里见到瑶光,而她的长相又恰好随了父亲,他们大概至死都不会察觉当年错认了女儿的尸骨。

    “孩子,你的母亲是不是……是不是叫谢婉词?”谢夫人红着眼眶问。

    瑶光闻言,轻轻摇头,“母亲她名唤谢词。”

    “你跟小九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又叫谢词,一定不会错了,就是我的满满,是她!”谢夫人一下子有些激动,走上前来拉着瑶光的手,眼神期盼之中夹杂了一缕害怕,小心翼翼的问,“你的母亲,她现在在哪里?”

    瑶光见她这副样子,忽然觉得有些心酸,“母亲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

    谢夫人闻言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嘴唇颤颤,泪水瞬间决堤,忽而就哭了起来,“满满……我的满满……满满啊……你既然没事,为什么不回来见我,为什么呀满满……我的满满……”

    可怜天下父母心。

    瑶光抽出被谢夫人拉住的手,伸手抱住她,轻轻拍了拍她背,柔声安慰道,“你别难过,母亲她不是不想回来见你,只是失去了记忆,什么都想不起来。”

    大喜之后大悲,谢夫人被刺激得近乎崩溃,瑶光与谢弈花了很长时间才勉强稳定住她的情绪。

    “母亲,不管怎么样,至少还有阿……阿瑶,她是姐姐与姐夫的孩子,茫茫人海,能在这里遇到,已经是上天开恩了。”

    占着舅舅的身份,终于能正大光明的叫她阿瑶,可是谢弈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此前他还能在心里悄悄的想她,如今却是违背伦理的,哪怕他们之间只是名义上的舅甥,并没有血缘关系。

    瑶光就坐在旁边,忽然想起之前从李珠手里拿回来的玉佩,那是这具身体母亲唯一留下来的东西,当初哪怕失忆了依旧下意识珍之重之,应该是有比较特殊的意义。

    玉佩她一直随身带着,这会儿想起来便从怀中拿了出来,递到谢夫人面前,“这是母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

    谢夫人情绪本来稍微稳定了下来,在看到这块玉佩后,便又哭了起来。她就着瑶光的手,细细的摩挲,声音哽咽道,“这是满满她出生时老爷特意让人打造的,玉佩做了一对,另一块戏说是留给将来的上门女婿,后来就给了你父亲,他们出……时,就只找到了一块……”

    原本看到瑶光与晏长清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容貌,谢夫人就可以肯定这是女儿和女婿的孩子,如今又有这个信物,就绝对不会有错了。

    “阿瑶,与我说说你母亲的事吧。”

    “我……”瑶光闻言,心中愈发不忍。

    原主一家是真的可怜,父亲亡故,母亲虽然活着却失去了记忆,女儿出生后被人调换了身份,母女二人未曾见过一面。还有谢太傅和谢夫人,两位老人这些年来也一直没能从失去女儿与女婿的悲伤之中走出来。

    但无论真相多残酷,他们始终会知道的。

    瑶光垂下眼,低声道,“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母亲。”

    顺着这个话题,后面自然要说起李家的那些事。

    “混账!”

    初见时,谢弈只知道瑶光跟了周延z,至于其他的事并不清楚,周延z不会主动跟他提起那些细节,他也不会刻意去了解。如今听得瑶光说起过往,他几乎气红了眼,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来。

    谢夫人眼中又泛起了泪光,爱怜的摸着瑶光的脸,“我可怜的阿瑶……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祖母和祖父疼你,不会再让你受苦了,乖啊……”

    ……

    另一边。

    侯府里的情况比周延z想象还要混乱。

    老夫人没能称心如意,要死要活的做样子给周永衡看。

    而周父又是个愚孝的,只因老侯爷临死前的嘱咐,哪怕老夫人并非亲生母亲,他依旧十分孝顺,万事退让。因为周延z不愿意娶许安彤,他又拿这个儿子没辙,就只能从曾氏身上想办法。

    曾氏这些年因为周父的愚孝,在老夫人这里受了无数委屈,但她都忍了,没想到周父竟然连儿子娶亲这样的大事都盲目依从,她只觉得彻底对这个人失望了,又得知儿子跟瑶光离开了侯府,她便也带着丫鬟直接回了娘家。

    周延z回到侯府,甫一进门,便被周父拦下了。后者神色憔悴的样子,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跟他说话,让他答应娶许安彤为妻。

    周父说了许多话,后来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提起了周延z并不排斥瑶光这事,又恰巧被赶来的老夫人听见,之后的情况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老夫人歇斯底里,不仅要周延z娶许安彤为妻,甚至不允许他纳瑶光为妾,一个劲的诋毁瑶光不知羞耻不干不净之类的,只会给侯府蒙羞。

    周延z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直接就拒绝了。

    老夫人拿出惯用的手段,哭天喊地,以死来威胁周延z,并且装作要一头撞死的样子。

    然而类似的把戏玩多了,总有失算的时候,在她撞向桌角的时候,旁边的许安彤慌乱之下没能拉住,她就真的撞了上去,额头上磕了很大一条口子,鲜血止不住的涌出来,很快整张脸上都布满了血迹,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场面一时混乱无比。

    周父气急之下,扬起手便想要打周延z,却对上一双冷冷的眼,动作顿时就僵住了,片刻之后讪讪放了下去,嘴里骂了一句不孝子,便去查看老夫人的情况。

    周延z弯起唇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出了侯府大门,乘着马车穿过长街准备去见瑶光,然而在半道上碰见了谢六,继而从后者口中得知,谢弈与谢夫人在他离开后不久便上门拜访,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离开时把瑶光也一起带走了。

    不知为何,周延z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来。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美人书相邻的书:黑风老妖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