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长陵

140、第一四零章:别曲

【书名: 长陵 140、第一四零章:别曲 作者:容九

长陵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练习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    “咚——”。

    午夜的山钟回响格外厚重, 仿佛带着几分唏嘘, 沉重的叹这一夜纷争扰攘。

    符宴归负手立在山巅之上, 看前方富云山庄的上空被火光映的猩红,温润的眉眼泛着意味不明的光。

    侍从匆匆踱至身后,道:“如符相所料, 那般武林人士得知皇上所在之后, 便冲出逍遥谷直往富云山庄,庄内已经连放出五道求救焰讯, 龙骧军撤离大半, 剩下的中常侍和羽林卫应当是抵挡不了多久了……”

    “那就让他们再抵挡一阵子吧……”符宴归微微抬起下巴,“等到实在挡不住的时候,我们再派援军‘意思一下’便是。”

    侍从不敢轻易揣测, 只道:“若是皇上得幸逃脱,那……”

    “皇上怎么可能逃脱的了呢?”符宴归的语气平静地好像只是在聊天气, “记住,皇上是死在西夏人手中的。”

    侍从不自觉打了个寒噤,随即道:“那, 那些武林人……”

    “皇上遭此大难,我们身为人臣, 岂能姑息纵容?”符宴归道:“参与袭击山庄的人, 自是不能留的……但其他的武林人士, 还是要先尽力救之,再以安抚为主,毕竟……我们没有必要与天下的武林人为敌。”

    “属下明白。”侍从抱拳, 正欲离去,突然另一个副将慌慌张张赶来,跪身道:“丞相,有人看到二公子出现在九连山的山谷之内……”

    符宴归倏然转身,“九连山谷?”

    “听闻那山谷一度被羽林卫开启了山门,皇上专门派了一支精发誓要擒获薛夫子等叛逆之徒,可是羽林卫龙骧军他们攻了一整日,几乎有去无归。”

    符宴归呼吸不自觉急促起来,能令羽林卫和龙骧军都栽跟头的,只有可能是她……

    “谷内还有什么人?”

    “听闻有贺府的高手,还有荆……就是那个自称是越二公子的女子,哦,我们的人还看到了舒院士。”

    舒隽?

    符宴归眉头蹙起,“之前不是说逍遥谷的长老将他逼得跳崖了么?”

    “属下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是他们笃定看到的就是舒院士,还有一个人像极了曲云真,总之他们都在其中……现下山门已关,我们也不能确定还有什么人困在当中。”

    符宴归反应神速的回望着对山的谷底方向,一刹之间,往事忽尔闪过,脑海中各种乱七八糟的光影交叠在一起。

    曲云真……舒隽。

    符宴归喃喃道:“茅山……三侠?”

    *****

    重新回到石室时,迦叶和迦叶正收掌调息,长盛虽说未醒,面上气血已恢复不少,洛周将他扶回榻上平卧,见叶麒步入室内,恭谨颔首为礼,避退离开石室。

    迦谷看他来了,忙去搭他脉息,一搭之下张口欲言,又不知该说什么。

    “大公子的情况如何?”叶麒问:“可好转了么?”

    “托侯爷福,大公子已然度过险关,当下还需静养,等人清醒才算得救。”迦叶迈步上前,亦想替他摸脉,叶麒不觉痕迹地抽开手,笑了笑,“无事就好,师父与师伯想必耗力颇重,也当及时调息。”

    迦叶瞥了一眼他的面无人色,低低诵了一声佛号,问:“侯爷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打算即刻离谷。”

    迦谷一惊,“离谷?就你现在这……怎么离谷?”

    “自然不止我一个,除了我家的高手之外,我还想请曲二侠和舒院士同行……”叶麒道:“只是现在大公子不宜动,长陵也还没醒,我恐天亮之后还会有一场恶战,到时还请师父与师伯多多照料了……哦,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些金疮药还有软骨散,姑且先收着。”

    迦谷看他一股脑将兜里的几个瓶瓶罐罐都放到桌上,心底着实难受,“要这些做什么,你……”

    叶麒硬塞了一罐给他,“反正我也都用不上了,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吧。”

    迦谷听到“用不上”三个字,哑然片刻道:“你就不能等她醒来再走么?”

    *****

    谷中水汽丰沛,明月舟在石洞内升了道篝火,又扒下几个手下身上的毡裘铺在地上,好让长陵躺的舒服一点。

    洞外偷瞄的天魂看自家的王爷跟个大傻子似的蹲在地上裹‘枕头’,实在匪夷所思,悄悄凑到天魄耳边问:“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王爷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过……”

    天魄倒是见怪不怪,“救命之恩、天人之姿现在又加了个传奇身世,也不怪王爷惦记……”

    天魂听着觉得有理,忧心道:“可这越公……姑娘不是贺侯的未婚妻子么?若是王爷想要横刀夺爱,我们是不是……”

    “王爷没发话,我们还是不要妄自揣测。”天魄轻声道:“何况贺侯不是说要走么,我看他那样子,这一走,是回不来了了……”

    “你们说谁回不来了?”身后忽然蹦出一个颇为不悦的声音,天魂天魄同时回头,同时吓了一个大跳——这女子姿容俏丽,却不是长陵是谁?

    “你、你不是……”天魂又回头往洞内看去——不对,长陵本尊分明还躺在里边啊!

    天魄脑袋来回转了几遍,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个“长陵”,才发现了一点儿不同之处——个子矮了一头,眼睛圆了一点儿,冷冽的气质不见踪影,几丝蓬卷的秀发垂在肩上,居然有几分俏皮的感觉。

    “小沁,你别和他们鬼扯,反正不管小侯爷到哪儿去,咱们陵姐也看不上他们王爷。”

    又一个白衣公子翩翩而来,端着一张“叶麒”的面貌,但扮演者自爆声音,天魂天魄倒是一下子就听出是何人,天魂奇道:“你们为何要易容成贺侯和越姑娘的样子?”

    符宴旸“唰”地摊开扇子装模作样的摇了摇,“你猜?”

    天魂看这小子笑得一脸轻浮,忍住了拔刀的冲动,天魄问道:“难道是调虎离山?”

    符宴旸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毛,周沁用手肘戳了他一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他们一眼就认出来了,你说咱们是不是瞧着不太像啊?”

    “我觉得挺像的啊。”符宴旸帮她理了理乱发,“回头你在鞋里多垫几层,出去的时候一晃而过,谁能认得出来?”

    周沁颇是为难的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再垫我就成了踩高跷的了,哪还有办法和人动手啊……”

    话未说完,一柄幽蓝的宝剑猝不及防送了上来,周沁下意识接过,发现是暮陵剑时吃了一惊,抬头看正主侯爷出现在眼前,望见自己脸蛋时也吃了一惊,“七叔果然宝刀未老,这样乍一看去,有七八分肖似了……”

    “这是暮陵剑……”周沁握在手中,只觉得沉甸甸的,“我的剑术不好,我怕……”

    “你是你师父手把手教出来的学生,对自己多点信心。”叶麒温柔的笑了笑,将自己系在腰间的无量鞭解下,递给符宴旸道:“你也是我唯一的徒弟,无量鞭交给你,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说完,他也没什么多余的交代,摆了摆手就要扭头,符宴旸往前一步道:“师父,你放心,我们会一直陪你在一起,就算……之后有什么意外,只要我还是他符宴归的弟弟,就一定不会让你担心的事发生。”

    叶麒心领神会的拍了拍他的肩,转身的时候,看到明月舟靠站在洞口,双手抱在胸前道:“你可还有话需要我们转告么?”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叶麒嘴角扬起的弧度不变,却一点儿不觉得他在笑。

    他想说的话实在太多了。

    可是真的坐在她身旁时,他却只想静静凝视着她,小心翼翼捧着她的手心,将这份温度牢牢刻在心头。

    “明日你醒来看我不在,想必会生我的气。”叶麒本来只想说一句,但这样喃喃低语的瞬间太过美好,美好到他想把时间再稍稍拉长一点,“不过,是我没有守诺,你生气也是应该。”

    如果……上天肯多给他一日就好了。

    一日时光,可朝歌作诗,看她绾青丝,舞长剑。

    一日时光,可共饮一壶,陪她共乘骑,裳红霞。

    一朝一夕一日换一生,足矣。

    叶麒生怕自己再留恋下去就走不成了,他俯下身在长陵的额间轻轻的吻了一下,随即放开手,头也不回的走出山洞。

    *****

    符宴归亲率精兵赶到逍遥谷时,有两个浑身带血的副将惊慌失措地策马来报:“大人!我们刚刚从富云山庄处打听到九连山谷的机关开启之法,可是就在方才九连山门突然大开,里面的人硬杀了出来,我等人手不足,抵挡不力,他们已然抢了马匹离谷,往东而去!”

    “硬闯出来?”符宴归有些吃惊:“走了多久?可看清都有谁了?”

    其中一个副将回忆了一下答道:“走了不到半个时辰,除了贺家的高手之外,贺侯是在的,越长陵也在,还有舒隽、曲云真,还有一个……”

    另有人抢答道:“还有一个人昏迷着,伏在曲云真身上,瞧不见脸。”

    符宴归心头一凛,“是什么衣着,什么身形?”

    “一头乱发、一身破袍子,个头应该不矮,但是天太黑,我们也瞧不真切。”

    符宴归身旁的侍从道:“丞相,他们既往东走,看来是想从水路逃脱,难道贺家也在龙门江中安插了水军?”

    符宴归掉转马头,下令道:“传令,调派所有余兵随本相往东追捕,只可生擒,不可伤人,还有,龙门江水域三道防线务必守住,所有渔船、商船包括花船,皆需拦下仔细盘查!”

    富云山庄的火尚未扑灭,城中大半的龙骧军收到焰火讯,由四面八方聚少成多,催命似的往东边的龙门江方向而去。

    这些训练有素的精兵最擅长的是地毯式的搜捕,几个带着伤还要策马的人,想要顺利的逃离豫州,可能性本就不大。

    但符宴归心中没底。

    因为那两个人……一个是长陵,另一个是贺瑜,这两人在一起本来就能将太多的不可能变为可能。

    他苦心经营这么久,等到今日,忍到今日,不仅仅是为了取沈曜而代之。

    如若就这么让她离开,一切的努力不都枉费了么?

    符宴归疯了一般扬鞭,直待行至坡顶,听到前方平原传来一阵尖锐的哨声,放眼望去,十几个江湖装扮的人被龙骧军团团困在当中,面对车轮似的围攻,以一剑一鞭当先而对。

    总算拦住了。

    符宴归下意识松了一口气,但又不敢轻易近上前去。

    他需要时间仔细想想,如何让叶麒“意外身亡”,如何安排一场“舍身相救”才能不露痕迹。

    符宴归转过身,一霎间,一股不大对劲的感觉穿梭而过。

    无量鞭少了点灵活气尚可以理解,但是暮陵剑却太过生涩了。

    越长陵可是面临千军万马,泰山崩于前而岿然不动之人,那手持暮陵剑的女子,纵是看去模样相似,却还是差了点什么。

    符宴归策马上前,一声“停手”让所有的龙骧军撤开数步,为他让出一条道来。

    他的目光从舒隽、曲云真身上一一掠过,最后定在“叶麒”和“长陵”身上。

    不是他们。

    符宴归何其智谋无双,怎么可能会错认这两个人?

    远方天际微光乍现,他知道自己又中了贺瑜的计。

    他逼得自己调派所有军队离开逍遥谷,贺家军就会更为顺畅无阻的攻入龙门山地界。

    还好发现的早,现在回赶也许还来得及。

    符宴归对身旁副将使了个眼色,正待离开,忽然听那“叶麒”道:“大哥,你连我也要杀么?”

    符宴旸将脸上的□□撕了下来,眼眶中含着满是失望的泪,“我当日就不该救你!”

    符宴归难以置信的愣了须臾,随即自嘲的笑了笑,“好,好得很,我的亲弟弟……为了对付我,连为别人当替身的事都做出来了……”

    “大哥,收手吧。”符宴旸红着眼,“陵姐已经答应我,不会再对你下杀手,你现在收手,一切就不算为时过晚。”

    “你没资格替我做决定!”符宴归怒了,他跳下马,冲到符宴旸跟前一把拽起了他的衣领,“我不需要她对我心慈手软,我也不会对她放手,没人能阻止我,你也不能。”

    “你以为你现在回去就能追的回陵姐么?”符宴旸也不反抗,由着他哥这么揪着,冷笑道:“你和小侯爷的较量,什么时候赢过?”

    这话中有话,着实令符宴归心中打了个突,这时,一个士官疾驰而来,对符宴归道:“禀大人,龙门江心发现一只小舟,舟上有两人,看身段,船夫像极了小侯爷!”

    符宴归闻言倏地放开手,符宴旸欲要追上前去,被他一把推开,下令道:“看住这里所有人,谁要离开半步,格杀勿论!”

    “大哥!”符宴旸被一根根□□横架而住,嘴上仍不死心吼道:“你听我一劝,放过他们,放过他们吧!”

    *****

    天将破晓。

    淡蓝的天依稀泛着几颗残星,半弯的月倒映在一望无际的江面上,一只轻舟路过,将水中月划开,碎成银光晶莹闪烁。

    叶麒划着桨,听着船头带起潺潺之声,看着远山近峰,觉得自己应该还能赶得及再看一次日出,忍不住哼了两句小调。

    水天相接的地方,慢慢地弯起了一个弧。

    他探直了脑袋,突然看到青色云带那一出出现了一排浩浩荡荡的黑影。

    是一支船队,当前那艘甲板上站着一人,只是远远看了那么一眼,便认出了是谁。

    叶麒没想到符宴旸为了追人,竟如此大动干戈,忍不住笑了笑。

    他觉得自己反正也划不动了,索性将奖扔了,由着小舟就这么随波漂流。

    符宴归却没有和他一起赏江景的心思,船快速的前行者,在距离小舟数丈方外才停了下来,符宴归微微弯下腰,看不清船篷内的光景。

    “符相要找谁?”叶麒眼角微微一眯,伸手入蓬中,“请”出了一个稻草人,替它摘下了斗笠道:“噢!可是找这位稻草君么?”

    符宴归的脸色倏忽一沉。

    “看样子不是。”叶麒轻笑一声,也不起身,就这么靠在船沿边,“‘你以为你现在回去就能追的回陵姐么’这句话,是我教小符说的……可惜了,如果你在当时立即赶回去,也许还能得偿所愿,现在……”

    他信手拾起边上的一只酒壶,邀请似的摇了摇问:“有没有兴趣和我喝一杯?”

    符宴归身形不动,只道:“小侯爷还真是怡然自得,你以为你落入我的手中,她会无动于衷?”

    “看来符相是不想和我吃酒了。”叶麒没有回答他的话,自顾自地饮了一口,“嗯,这龙门江船夫的酒,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符宴归懒得与他废话,偏头对身旁侍从道:“把小侯爷带回去。”

    叶麒不紧不慢道:“如果符相想要带一具尸体回去,来看她会有什么反应,那你不妨试试。”

    符宴归这才发现他面青唇白,整个人已是在生死边缘徘徊颓态了。

    “你以为这样就算是赢了么?贺瑜,活到最后的人,才能称为胜者。”

    叶麒盯着符宴归,眸中泛过一丝困惑之色,随即撑着船篷站起身,道:“符宴归,往常这个时候你已经对我出手了,今日怎么废话连篇这么多句,也不敢近到我跟前来?”

    符宴归呼吸一滞。

    叶麒瞄了一眼他身后的诸多侍从,“你方才还打算让别人来抓我,难道……你自己动不了手?”

    符宴归道:“你已是强弩之末,何需我亲自动手?”

    “看来,你真的找到了伍润神功所在了。”叶麒轻轻摇头叹息道:“找到也就罢了,怎么能够如此心急呢?”

    符宴归冷冷道:“我就算是受伤,也好过你人之将死。”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不妨和你说句真话。”叶麒道:“燕灵村的村长和我说过,当初伍润师祖不肯令门下弟子修炼此神功,但总有人不听话偷偷修炼,后来……那些人都死了,无人生还……”

    “是你。”符宴归终于意识到了,“你早知今日,当初才……”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叶麒耸了耸肩,“符相,你看我活不成了也来陪我,真够意思的,这份恩义,我自会铭记在心的。”

    “我不会就这么死的。”心口忽然绞痛起来,符宴归伸手按住,没忍住,喷出一口血雾,随即喘息了几口笑道:“我至少还有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内,我必能寻到解救之法……但是你,死期已到。”

    言罢,他一抬手,身后的侍从纷纷举弓而起,箭头指向小舟。

    叶麒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也不去和他在“能活几年”上掰扯,他似乎有些累了,沉沉叹了口气道:“符宴归,从你亲手斩断了你和长陵之间生死承诺开始,就注定是一条不归路了,你……又何必把来路当成归途,让自己行至末路呢?”

    “如果没有你,”符宴归不甘心道:“我本可以挽回一切的。”

    叶麒露出了荒唐的笑容,眼神却极是冷峻:“你真的爱她么?”

    “我爱她。”符宴归语气笃定道:“甚过一切。”

    “如果你爱她,你就该认命,不论多么悔不当初,你终究是犯下了她一生都不可能赦免你的罪孽,”叶麒道:“爱而不得,就该是你这一生应该承担的报果。”

    符宴归浑身狠狠地一震,不甘心道:“我符宴归从不认命!”

    周遭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叶麒开始感到眼皮乏重,当他听到张弓的弦声时,手不自禁伸入怀中,掏出那只长命锁,听锁下铃铛叮铃作响。

    东方的水平线上,透出万道耀目的红光,箭雨洒来时,他回过头,看到了绚丽的朝霞。

    作者有话要说:

    -----------------------------

    推文《下阶自折樱桃花》by:云不器

    电脑戳:《下阶自折樱桃花》

    爪机戳:《下阶自折樱桃花》

    文案:

    她是名门闺秀,却自幼多舛,在世间行如棋子。他是窥伺权力的野心家,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可这红颜祸水小娘子遇上行走的荷尔蒙直男,不可描述的画面连续炸裂!

    夫妻双双一边打地盘,一边泡妞撩汉!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长陵相邻的书:重生之娱乐风暴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