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贫僧

78、第78章 殿外

【书名: 贫僧 78、第78章 殿外 作者:时镜

贫僧最新章节 富品中文网欢迎您!本站域名:"富品中文"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不负妻缘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    大殿内外,不管是什么身份地位, 又缘何而来, 哪一个能在最开始时想到如今这发展?片刻的安静之后, 立刻就沸腾了起来,呵责叫骂之声不绝于耳。

    唯有缘灭方丈注视着,长长叹息了一声。

    他走上前来一步, 目中倒有几分宽厚之色,但问:“也就是说,小施主并非真正的武圣后人?”

    “不是,我不是。”

    大约是被周围群情激愤的情况吓住了,娄璋几乎是直接躲到了缘灭方丈的近处,惊恐地看着周围人, 然后语无伦次地为自己解释。

    “真正的娄公子是病死在医馆里的,只是……”

    原来,这假“娄璋”原本只是皖南百草堂张叔平收治的一名身患顽疾的病人, 只是久病成医, 加上有些学医之心,便也拜了张叔平为师父, 学习医术。

    同时张叔平还收留了真正的娄璋。

    真正的武圣后人自小也是体弱多病, 一直住在医馆,一来二去便与娄璋熟了。

    只是张叔平虽妙手仁心,也算享誉天下的大夫了,可依旧无法治好他先天里带出来的病。

    不久前真娄璋终于咽气。

    在临死之前他将银月钩交给了被自己视作唯一好友的假娄璋,请他摧毁此物, 让它永远不见天日。

    谁料想,假娄璋见此物特殊,又想起江湖上那有关于武圣后人的传言来,便将此物留下了。

    后来又辗转为追魂老魔偶然查知。

    这一来,才阴差阳错,被追杀追魂老魔的顾昭找上门来。

    那时为他治病的张叔平已经死在了追魂老魔手中,假娄璋知道自己的病若要治好必要找这天下最好的大夫,所以在见到顾昭被追问身份时,心一横便谎称自己便是武圣后人,还因为昔日与真娄璋交好,将过往的细节说得滴水不漏。

    顾昭毕竟不是圣人。

    于是他便这样有惊无险地成功成为了“武圣后人”,直到今天被揭穿。

    “方丈大师,方丈大师,是小人糊涂,利用顾少山仁厚之宅心做下这等欺天之计,但没想到您法眼如炬,竟一下识破。”假娄璋说着竟已经哭了出来,“可小人也的的确确是没办法啊!小人只是想,若小人是那传说中的‘武圣后人’,不管是落到谁的手中,一定都能得神医救治,活下命来……”

    一番解释下来,道明了前因后果。

    众人自然还觉得中间存在着颇多的疑点,于是不断地追问着他,尤其是在有关真正的武圣后人的细节上反复问询,甚至是直接询问佛藏,目的可谓是昭然若揭。

    其中有几道声音,格外尖锐。

    “说得真是好听,就算这娄璋是假的,那三卷佛藏就应该保存在禅院吗?怎么说陆庄主也是当年武圣的内兄,既然娄公子已经没了,这佛藏总该交给陆庄主吧?”

    “是啊,难不成就一直在禅院放着?”

    “谁知道有些人会不会监守自盗?”

    “说起来那传说中的慧僧善哉修为未免也太高了一些,连那练了**神诀的魔头都打不过他……”

    “……”

    这一刻,沈独朝着殿外人群之中看了一眼,但群情激愤,挤挤挨挨,哪里又分得清那话是谁说出来的?

    他的心,冰冷一片。

    就算看不清,他也能轻而易举地分辨出这声音不是妖魔道上任何一个人:妖魔道在他治下,规矩有多残酷多森严,他比谁都清楚,在没他提前授意的情况下,绝不会有一个人敢擅自开口。

    更不用说,毁谤的目标还是善哉。

    那么说出这话的人来自哪边,简直再明显不过。

    压在扶手上的手指悄然压得紧绷,沈独用一种格外莫测的神情看着顾昭,但最终还是没有发作。

    他只是不想再看,也不想再听。

    从这“假娄璋”暴露出来的那一刻起,今日之事在他眼底便已经成为了一出虚伪的闹剧,再看一眼都是浪费时间。

    他无声起身,在所有人都顾着声讨时走出了殿外。

    这时候,面上皱着眉的顾昭转头看了他一眼,一脸看好戏神情的池饮也转头看了他一眼。

    山顶上雾气,反而不浓重。

    日头已经朝着天中升起,照耀在群山万壑之间,一片墨绿的苍茫,偶有一两点飞鸟的影子掠过山野的轮廓。

    沈独就站在大殿外走廊下面看。

    过了有大半刻,才有人走出来,站到了他的身后,笑得有些放肆邪气:“本该最关心武圣后人之事的沈道主今日姗姗来迟不说,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竟然还自己悄悄离开了大殿,也不怕落入旁人眼中,又要怀疑沈道主做了什么手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

    “我不出来,他们就不会这样想了吗?”

    沈独不用回头看,听那声音都知道是池饮,且脑海里同时冒出了前两日他让姚青下去查到的内容。

    据传,天水盟少盟主池饮,其为人也邪肆放旷,但表面上看着并无什么大志,也就最近才起了心思在江湖上四处折腾。

    至于耳上那三枚银环……

    说是早在七年之前就打下了,向为池饮个人最独特的标记之一。

    “池饮”自还不知道沈独已经暗中派人查过了他,只在他背后,用一种闪烁不定的幽暗目光注视着他,但笑意却没减:“不愧是鼎鼎大名的沈道主,这时候还这样沉得住气。池某左右思虑再三,实觉得前阵子道主在剑庐所提之建议很好,所以今日特来向道主示好。看如今这情况,正道必然不好再于天机禅院叨扰,最迟今晚便会离开。不知依道主之见,我等何时合作为好?”

    鱼儿咬钩。

    或者……

    渔夫放下了鱼饵。

    沈独笑着,回头来看着池饮,面上分毫破绽不露,只道:“顾昭要回蓬山,五风口乃是必经之地,且在五风口时恰好不与斜风山庄同路,算他们行程,两日后必定在五风口歇上一夜。不如,你我便约在两日后子时正,共谋蓬山?”

    “好!”

    池饮双目中精光四溢,并不掩饰眸底投射出来的任何野心,直接便答应了下来。

    “沈道主果然做大事的人,痛快。”

    沈独向他身后望了一眼,殿中虽没人出来,但凭他超绝的内力已经听见众人在商讨要怎么处置那假娄璋了,便自然地提醒池饮道:“池少盟主还是先回殿中吧,免得出来太久引人怀疑,若被姓顾的察觉到什么端倪,可就不好了。”

    “也是。”

    池饮自然是一副明白这道理的模样,于是笑着与沈独告辞,只是往回走了有三五步之后,那脚步一下又停住了,他再一次转身看着沈独。

    “但想起来,昨夜我盟中属下传来一消息,不知沈道主神通广大,可有听闻?”

    “什么消息?”

    昨夜沈独一晚上都在外面,今早又匆匆从顾昭那边来殿中议事,便是天大的消息也不知道,便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池饮看他的目光顿时有些奇异,但也不可能想得清楚沈独为什么不知道,又猜测妖魔道的消息与天水盟的消息相比到底是滞后了多少。

    但眼下回答却不耽搁。

    他眸底涌现出几分真假不知的复杂,只叹了一声,惋惜道:“前天夜里,黎老在剑庐中自刎,弟子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

    “……”

    脑子里“嗡”地一声,就像是在经历了什么巨大的炸响之后,所有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只有那不只是从脑海深处还是从心底深处陡然泛滥的因震惊而起的茫然。

    他连池饮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只知道回过神来的时候,正好听见大殿中顾昭为那假娄璋求情的声音,只道此人也是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想要禅院与妖魔道这边对他网开一面。

    禅院出家人自没话说,可妖魔道就不一样了。

    人虽是妖魔道半道劫走的,可自天下会一赌获胜后,这人便名正言顺地归沈独了,天机禅院要放过他,说了也不算。

    真要饶过这人,自需要问沈独。

    只是众人这时候才发现,原本应该坐在殿中的沈独,竟已经没了踪影。

    于是很快,沈独就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动静。

    大殿外的人群散开,又都朝着他这个方向走了几步,但又不敢走太近。紧接着一道极轻缓的脚步声传来,是顾昭潮水分野一般穿过了人群走来。

    没一会儿就到了沈独旁边。

    他的胆子是真的很大,虽跟沈独有点不可告人的关系,但眼下是实打实地借着要为假娄璋求情的事情走过来跟他说话。

    隔这么远,旁人也不知道他说什么。

    所以他的姿态也显得很放松,更是半点不提娄璋的事,只问:“出来得这样早,是看不惯我针对你的和尚?”

    沈独心底的杀机一下蔓延上来。

    只是此刻他站在大殿外走廊的拐角处,一抬起眼来,就能看见那一座高高的佛塔。

    业塔。

    还记得昨日刚进禅院的时候,那引路的小沙弥说,这座塔名曰“业塔”,塔前未开的花树则称作“无忧花”,七级浮屠顶端藏着的据传是数千年前高僧杀生坐化后留下的真佛舍利,入药能解万毒。

    可这时他什么都忘了。

    满脑子记住的,也不过那一个“业”字。

    和尚说,救,不过是渡苦厄,施主性本聪慧,何苦执迷?

    和尚说,沈独,你还觉得我喜欢你吗?

    和尚说,你是我罪与业。

    于是那满腔的杀机都潮水似的退了下去,露出他心上那一片血淋淋还未有任何愈合的荒原,让他的声音也添上几许虚无与缥缈:“顾昭,真较量起来,你赢不了他……”

    他可比你狠多了。

    嗤。

    顾昭兴味地勾起了唇角,微微眯眼时,眼缝里只划过几许暗暗的冷光:“你这样说,我可真想试试了。” 富品中文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贫僧相邻的书:鸿蒙至尊道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