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前任遍仙界

345、345

【书名: 前任遍仙界 345、345 作者:青青绿萝裙

前任遍仙界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斗鱼之顶级主播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    舍心是伽蓝寺戒律堂的僧人,面貌年轻, 应该是刚进阶不久, 但脸上有数道纵横交错的疤痕, 狰狞如蜈蚣匍匐, 带路的小沙弥要很努力才能不让眼泪掉下来。

    殷渺渺赶紧拿了糖哄他:“我们到了, 你回去吧, 这个是给你的谢礼。”

    “阿弥陀佛, 小僧不能收。”他背过手,(并不)坚定地摇了摇头。

    “这是布施,为什么不能收?”殷渺渺要哄骗什么人,鲜少有办不到的, “都说财布施得财富,我给了你, 会有福报的。”

    小沙弥年纪小, 还没开始读佛理, 稀里糊涂就被说服了, 高高兴兴地收下:“谢谢施主。”然后蹦蹦跳跳地走了, 把看到舍心的恐惧忘了个一干二净。

    期间, 慕天光一直在观察着面前的舍心法师。他看起来和正常人相差无几,眼神清明灵动,偶尔会落到树叶间的某个角落,那里有只小虫子缓缓爬动,惬意得很,不知道背后就是一只静待已久的螳螂, 随时会有丧命的危险。

    风过树梢,螳螂倏地扑上前,巨大的镰刀高高举起,一下子捉住了目标。

    “渺渺。”慕天光突然道,“我想和舍心大师单独谈谈。”

    殷渺渺怔了下,但很快同意了:“好,那我在这里等你。”

    他微微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和舍心一前一后进屋里去了。

    炽烈的阳光穿透参天树木间零落的缝隙,洋洋散散地透下来,晒在脸上热热的。好几只蝉藏在树林里,没完没了地叫着,平添几分燥气。

    殷渺渺伫立片刻,忽觉疲倦,干脆就地坐在了石阶上,支着头发呆。

    经过秋洲的蜜月旅行后,她和慕天光仿佛提前走完了今后的岁月,开始接受必然的结局,就好像得了绝症的病人不再改换医院看诊,而是配合起治疗来。日复一日中,他们建立起了离别的心理准备,近些日子,甚至已经能用平和的口吻说起以后的事。

    她说了很多自己对于归元门的分析,还告诉他今后要是收了徒弟要怎么教导,小孩子需要适当的鼓励,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心思敏感,弟子不听话了要如何处理等等。

    而他非常直接地说,向天涯那样的男人不是良配,莲生之类的玩物慰藉寂寞即可,却无法在她遇到困难时提供助力——“最多为你一死,然轻于鸿毛,徒惹你伤怀罢了。”

    “……”她决定永远不告诉莲生这件事。

    也免不了提及云潋,慕天光告诫她:“他对你甚好,可《坐忘诀》物我相忘,绝不会比《易水剑》更好,你当慎重。”

    当时她听完后,彬彬有礼地谢过他操心,然后一被子摁进了床上。

    如此,完全像是看开了,释怀了,能够笑对离别了。谁知大错特错,此时此刻她独坐石阶上,四周空寂,阳光明媚,却有道不出的苦涩萦绕心头,满嘴都是黄连味儿,含着糖也压不下去。

    日头一点点偏西,慕天光始终没有出来。

    殷渺渺忍不住去推测他们究竟谈了什么,竟然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又免不了怀疑他单独对谈的目的——理智上知道这是他的私事,如此无可厚非,但心里却难以接受,不是个滋味。

    许久,夕霞洇透西边,天空似乎是浸泡在了橘子汁中,橙红亮丽,美不胜收。

    门扉吱呀一声推开。

    慕天光走出来:“大师留步。”

    舍心依言停步,合十道:“施主请。”

    无一丝客套,两人就此话别。慕天光转过身,对殷渺渺道:“天很晚了,我们下山去吧。”

    “我还道你要住在这儿呢。”她睇了他一眼,扭头就走,“听说比丘尼住的地方也不错。”

    慕天光:“……对不住。”

    不理。

    “我只担心你听了会难过。”他抿紧唇,去勾她的手。

    殷渺渺原要甩脱他,但转念一想,时间过一点少一点,争什么气,顿时就软了下来,轻轻抽开,丢过去个白眼:“佛门清净地。”

    他便收了手,快走几步与她并肩而行。

    “说了什么?”她主动问。

    慕天光说了舍心的故事。

    他本是镜洲的贵族公子,少年时从妖兽口中救下了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孩童,对方无家可归,便收留了他。两人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实为兄弟。后来他爱上了一个普通修真家族出身的女子,不惜忤逆家族也要和她在一起。

    所以他们私奔了。

    然而,在一起之后,道侣却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开心,即便后来生了一个孩子,也似乎总有心事,与他心有隔阂。他不知是何缘由,直到某一天,家中老仆找到了他,告诉他全族覆灭的噩耗,并且言明那个出卖了家族给敌人的内贼,就是他视为兄弟的人。

    他大为惊骇,不顾道侣有孕在身,执意回家一探究竟。回到故乡,一切果然如老仆所言,全家老小除了个别侥幸逃过一劫,其余大多被杀了个干净。而自家旧日的府邸,已然成为了罪魁祸首的新舍。

    那时的舍心还很年轻,气愤不过,找他当面对质。对方说,你的家族在很多年前捏造莫须有的罪名,害死了我全家,除了我与妹妹二人,百余口人一朝丧命,今日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

    可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舍心哪会听了这话就放仇人离开,当下便要动手杀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谁知两人动手的当口,道侣匆忙赶来,原来她就是仇人的亲生妹妹,当初引诱他叛出家门,就是为了避免舍心这个族内第一高手留在家中,会坏了兄长的好事。

    心心爱爱的枕边人竟然是害死阖家的另一个凶手,舍心又惊又恨,想要杀了她,可转念一想,恩将仇报,出卖家族的人不是她,罪不至死,便说此后恩断义绝,誓不再见。

    但他的道侣却道,我接近你时虽然心怀不轨,但后来被你的情意所打动,对你动了真心,如此一来,既对不起死去的家人,也对不起你。如今兄长要杀丈夫,丈夫要杀兄长,皆有血仇,无法阻拦,只好以身相替。希望血债血偿后,两族仇恨自此终结,恩怨两清。

    于是,对于兄长而言,她替丈夫还了自家被杀的仇恨,对于舍心而言,又顶替了兄长算计他一族的罪孽。

    舍心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自裁谢罪,几乎疯了。

    想要杀了仇人再自尽,舍不得刚出生的女儿,后来想想女儿身上流着仇人的血液,不如也杀了一了百了,但事到临头,却怎么也下不去手。然而,灭族之仇刻骨铭心,不可能就此罢手,因而备受煎熬,不知如何是好。

    艰难挣扎了数年之后,他终于作出决定,将女儿托付给一对生不出孩子的夫妇,自己到了伽蓝寺,寻求一个解脱。

    殷渺渺问:“他斩去了什么?”

    “觉醒大师问他,是要舍爱还是舍恨。”慕天光缓缓道,“他选择了放下仇恨。”

    这个答案出乎预料,她过了好一会儿才问:“结果如何?”

    “舍心大师说,一旦憎恨消失,他便内心通明,明白当年是家族种下恶因,后来收获恶果,乃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怨不得人。”

    殷渺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半晌,问道:“那么,他舍了恨以后,再也生不出恨意了吗?”

    慕天光点了点头。

    她难以想象这样的心理状态:“那么如果有人伤了他,要杀他,甚至在他面前杀了手无寸铁的妇孺,他也不会恨吗?”

    夜幕四合,下山的路上没有灯烛,幸亏明月皎洁,照亮了前行的路,他们二人不曾御器飞行,拾级而下。慕天光回答道:“不恨,但会阻止。因为心有明秤,可以辨别是非对错。”

    “我明白了,他往后的判断是凭借理智,而非感同身受。”殷渺渺拧起眉,心情有些沉重。

    “不错,所以觉醒大师施展慧剑十分慎重,不肯轻易出手,尤其是舍爱。”慕天光颔首道,“一有不慎,便会变成大奸大恶之徒,杀人如麻,毫不动容。”

    殷渺渺叹息道:“这也是我担心的,感情在某种程度上是共通的,说是男女之爱,真的能够仅限于此吗?”

    或许对于修士而言,这不是什么问题,断情绝爱是常见之事,是抽象的,虚拟的,不必细究。但她忍不住会拿这个和过去的手术做比较,都说爱情和多巴胺有关,那么,慧剑是彻底遏制住了这种化学物质的分泌吗?它同时承担着传导其他物质的职责,一旦消失,真的不会对其他方面造成影响?

    慕天光凝视着她:“渺渺,我非三岁小儿,能分得清是非对错,你不必为我担心。”

    “这是能不能分辨对错的事吗?”她硬生生给气笑了,“丧失感知情绪的能力是一种疾病,一种缺陷,是无法逆转的伤害,我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你变成这样?”

    慕天光却不认为是个问题:“易水无情确是如此。”

    殷渺渺老实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得啦,你不懂我的意思……也不是非得如此吧?你不是从仙椿山庄得了什么?忘忧草?无情花?他们一向有许多奇怪的东西……你这是什么表情,以为真的瞒住我了?”

    他:“……忘忧草。”

    她思忖道:“那个效果如何?”

    慕天光简单说了,但坚决拒绝:“我不会用那个的,你不想忘记,我也不想。”

    “我觉得这个比较靠谱,只是消去记忆而已,记忆没了,感情也就没了。”殷渺渺自己有切身的体会,她遗忘了和云潋、师父的过去,再见到他们,花了许久才找回相处的感觉。

    “不。”他断然道,“你不必多言,我事事可依你,哪怕你此时改了主意,要我重头再来,我也无二话,但唯有遗忘,我不同意。”

    她奇怪道:“那你还想我服下?”

    他自知说不过她,摇了摇头,闭口不谈了。

    殷渺渺气着,打了他一下:“你真是气死我了。”

    月光给青石阶渡上了一层白霜。

    过了会儿,她没奈何:“再找觉醒大师商量一下吧,看看是否能够通过一些辅助手段改善。”

    慕天光有一点想不通:“若是如此,今后我再见你,旧情复燃,岂非前功尽弃?”

    “我可以从此再不见你。”她冷冷道。

    他道:“往事历历在目,无须见你。”

    “你是不是要和我抬杠?”殷渺渺恨不得一脚踢他下悬崖,“听着,我不许你变成一个有缺陷的人,不、可、以。”

    慕天光怔了怔,突然弯起了唇。

    “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或许我把你这辈子的失态都看尽了——你从来没这么蛮不讲理过。”

    她气到不想理他,抢着走到了前面。慕天光紧跟在后,声音淡宁:“渺渺,无论是谁,为求大道都要舍弃一些,或是尘缘,或是七情六欲。飞英虽贪爱凡尘,但也早早就决定了此生不沾情爱,一心向道。”

    殷渺渺双目酸涩,不作声。

    “你太心爱我,迷障了。”他轻轻道,“人皆如此,我不过是未能幸免。”

    水意弥漫上眼睫,她倏地停步,仰头望着月亮,逼回了泪意。

    慕天光走到她身边,共望明月东升,说道:“正所谓一饮一啄,皆有定数,我或许会失去一些东西,但你给我的记忆足以弥补。”

    殷渺渺怔忪,是定数吗?

    难道真的从相见之日便注定了,他要以这样大的代价,来换取一段短短二十年的爱恋?

    值得吗?他仿佛听见了,说道:“此间得失,我心甘情愿。”停顿片刻,转头看着她,微微一笑,“所以,勿要为我伤怀,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元旦快乐!2019年也要请大家多多关照啦!

    微博有个抽奖活动,大家记得去抽奖哦~~贫民窟少女难得搞年终福利……

    以下,看到有些读者不太理解这波操作,解释下:

    1、易水剑要的是“无情”,但不等于是无情无义的冷漠,而是时间对待所有人的公平,韶光无情,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所以,慕天光如果不是爱她至深,而是和大多数人差不多,也就没有问题了。但他做不到,这就叫“情深不寿”。

    2、除却慧剑这样的外力破解,能不能他自己解决?能的,因为没法不爱她,所以可以杀了她,也就是所谓的杀妻证道,老婆没了,再爱她,她也是不存在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达到了“无情”。

    3、总结,慕天光有几条路:1、不爱她了(控制不住自己),2、杀了她(这不可能),3、遗忘(他拒绝了),4、自损神魂,保留记忆,丧失爱的能力(选了这一条)。

    其实天光已经想得非常明白了,道途艰难,每个人都必须有所舍弃,有人抛弃了道德,有人放弃了爱侣,有人斩断了尘缘……他觉得,能够用情丝换来几十年的爱恋,值得。

    因此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看破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前任遍仙界相邻的书:都市圣骑录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