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回档1988

80、误会解开

【书名: 回档1988 80、误会解开 作者:爱看天

回档1988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大道争锋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    米阳下意识先看他手里有没有端着碗。

    白洛川道:“想喝汤了?我去给你拿……”

    米阳立刻过去拽住他衣角, 求他道:“不不, 一点都不想喝。”

    白洛川作势还在走,问他道:“那一定就是想吃点心,今天有荷花酥,你等着啊。”

    米阳伸手抱着他胳膊往回拖, 道:“不要,你别走, 坐这陪陪我呗。”

    白少爷心里高兴但是面上不显,装作是被硬拽回去的样子,看够了米阳不肯让自己离开一步的样子, 这才道:“没有鸡汤, 我刚才躲在楼下偷偷替你喝了。”

    米阳面上松了口气,白洛川就凑过来, 掀起他的衣摆摸了一下肚子那,捏在手里都比平时软了, 满意道:“胖了点,挺好。”他瞧见米阳拿着手机的样子, 笑了道:“三姨又要来了?”

    米阳道:“今天劝住了, 不过来了。”

    白洛川点头道:“家里什么都有, 你想吃什么跟我说, 让厨房去做就是了。”

    电话铃声又响了两声, 米阳吓了一跳,低头去看了自己手机却没有亮,旁边的白洛川拿出一个跟他手里用着的一样的手机, 接起来,道:“喂,妈,是我。”

    这次出事不算小,除了米阳家里人,沪市那边也打了电话来,骆江璟都被惊动了,抽了时间特意询问他们的情况。

    知道米阳现在养好了身体,彻底都平安无事之后,骆江璟道:“洛川,你把电话给他。”

    白洛川看了米阳一眼,道:“好。”

    手机是交过去了,但是人也凑了过来,一起听着。

    骆江璟在那边叹了一口气道:“小乖,你胆子也太大了,人没事就好,下次不可以做这样的事了,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要是出点岔子可怎么办呀。我看,就该让洛川看着你,在那边待的性子都野啦,也该管管你,在家里关上几天才好呢。”

    骆江璟是看着这两个孩子一起长大的,她对白洛川付出了很多心血,甚至牺牲了自己最好的几年时间来专心抚养儿子,儿子身边永远都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小朋友,爱屋及乌,她心里也一直牵挂着。

    米阳住院的时候她没敢多说什么,但是现在身体好了,骆江璟就小小“教训”了几句,依旧是心疼居多。

    等骆江璟那边挂断之后,白洛川就道:“瞧,我也是这么想的。”

    米阳坐在那好一会,愣愣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白洛川手放在他眼前晃了晃,道:“生气了?我以后陪你出去玩儿,别担心。”

    米阳笑了一下,道:“不是这个。”

    白洛川道:“那是什么?”

    米阳看了电话一眼,摇了摇头道:“没,我觉得骆姨说的对,我在家里反省几天吧。”骆江璟上一世的时候对他就很好,这一世就更不用说,她一直以为他可以帮着劝住白洛川“胡闹”,但是现在,他要变成和白洛川一起的同谋了。

    米阳心里有点愧疚,但也只想了一下,又开始去思考以后如何解决了。他们错过了太多,这一次,他不会再做那个放开手的人。

    白洛川凑过来捏了他的脸一下,道:“没事,你就只听我的,别怕我妈。”

    米阳被他捏着说话都含糊不清,小声道:“好。”

    他们两个的手机并排放在一起,两支新手机,一样的款式,连上面挂着的吊坠绳都一样。

    米阳的手机在山里泡了水,不能用了,来了之后就被白洛川取了卡换上新的用着,这次米阳没有推辞,白洛川给,他就收着,他心里的那份儿隔阂已经淡化不见,只剩下亲昵。

    白洛川摆弄了一下桌上的手机,瞧着用一样的东西,心里挺高兴的,不过大概还是想着之前米阳反抗的样子,坐在那跟他解释道:“我没有看不起的意思,你之前那个手机是程姨用旧了的,开学就得用新的啊,看,咱俩还是一样的。”

    米阳顺着他手指看过去,弯着眼睛道:“好。”

    他这么乖,白少爷自己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他摸了鼻尖一下,带着点不满小声道:“程姨老给你用旧的东西,我就不信,等米雪以后买手机也给她旧的?你们家怎么回事,重女轻男啊?”

    米阳笑道:“你别这样说啊,真没有,家里也要给我买来着,我自己没要。我就是觉得这些我也不常用,随便有个就行了。”

    白洛川胳膊搭在他肩上,把人抱住了,皱眉道:“我就是心里不痛快。”

    米阳道:“怎么了?”

    白洛川道:“我不喜欢你妹妹。”

    米阳道:“嗯。”

    白洛川道:“程姨对你都没有以前好了,以前她什么好东西都给你留着,现在对半分不算,还老要你让着小的,凭什么……”

    米阳都听乐了,安抚道:“我比她大啊。”

    白洛川没理,抱着他紧了紧,道:“我对你好。”

    米阳“嗯”了一声,抱着他的少爷又小声道:“我把程姨那份也给你补上,比谁都对你好,比谁都宠着你,别人有的你有,别人没有的你也有,全都给你。”

    好听的话跟不要钱似的,一口气儿说了许多,米阳都觉得自己要被他蛊惑了,原本没觉得怎样的小事,连最后一点轻微的缝隙全都被白洛川填满,像是被琥珀包裹在最中央一般,一层层,粘而浓稠的蜜糖色包裹着,心甘情愿沉在其中。

    白洛川摸他脸上一下,道:“你酒窝出来了。”

    米阳道:“哎?”

    白洛川在他脸上轻轻点了一下,道:“你笑的特别开心的时候,才出来一点。”他也跟着满足了似的,扬起唇角笑了。

    白家老宅住的人少,但是房间太多,大大小小几十间根本打扫不过来,白洛川也不放心米阳现在一个人,就让他跟自己睡在一处。

    早上起来的时候白少爷经常先提前出去跑步了,有两次还去冲了澡。

    米阳上一世就知道白洛川有点儿洁癖,但是他一直跟白少爷住在一起,倒是没感觉出来——他拿旧书放在小工作室的时候,白少爷也没少去,好像这个毛病在他这都失效了,顶多就是皱皱眉头。

    市里的人又来了一趟白家,这次不是和白老商议老宅的事,而是特意来给米阳颁发锦旗和奖金的。

    米阳和王兵救了人,给了他们一份奖金,除此之外符旗生也有一份。

    王兵的钱一分没要,要全都给符旗生,他家里人也支持,觉得符家母子可怜,都想帮衬一把,但是赵家出面否了,没有要,两家人都很豁达,关系现在走的近,感情也好,他们觉得人还活着,钱什么的都是其次了。

    米阳的奖金有两万块,拿了钱之后,白洛川就道:“你存着也没什么用,先给我吧,我有个远房堂哥在京城读书,门路还挺多的,我让他帮着一起投出去,多少能赚一点回来。”

    米阳当然信他,钱给了之后,又问道:“咱们用的新手机也是你之前这样赚回来的?”

    白洛川点头道:“对。”

    米阳道:“你堂哥还挺厉害的,他叫什么啊,我见过没有?”

    白洛川道:“叫白斌,上回来他来看爷爷,不过走的匆忙,你去学修书了没见着。等下次去了京城我带你一起去见他,他人不错,也挺有本事。”

    米阳还是头一次见他这样夸人,他上一世和白家接触的并不多,顶多就去见见骆江璟,最多的时候还是被白少爷抓着参加宴会,但是宴会上人多,他也记不清谁是谁,不过听着白少爷的语气,应该是个厉害的人物。

    米阳准备回程家的时候,赵海生兄弟两个来拜访了。

    符旗生一身硬骨头,看着伤的重,好起来也快,仿佛是田间最贱的野草,即便被踩碎了碾在地上,给点雨水,立刻又能活过来。

    他被赵海生推着过来,见到白洛川和米阳的时候,就想在轮椅上站起来。

    米阳连忙道:“别,你坐着吧,身体好点了没有?”

    符旗生点头道:“好多了。”

    米阳就笑了一下,道:“那就好,多养着吧,你不该来的。”

    符旗生道:“我想来说清楚,也来道歉。”

    白洛川道:“不急在一时,都是小事。”生死之间,过去那点小误会都不重要了。

    符旗生摇摇头,他还记得米阳站在水中扔过来的那截救命的绳子,眼神里带了感激,道:“我应该来说清楚。”他咳了一声,道:“是我砸了玻璃,但是我没偷东西。”

    白洛川抬头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符旗生道:“我是故意砸的。”

    符妈妈在白家老宅做事,这里地方大,每天光是打扫就要耗费很多功夫,符旗生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尽管他妈让他安心读书,但是一有空他就会偷偷过来帮忙干一些活,想让符妈妈轻松一些。

    事情的起因说起来也简单,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符旗生那天又来白家老宅做事,他尽量躲着干活,但也在那一天,白洛川路过花丛的时候抱怨的一句“房间里不干净,像是没打扫过一样怎么能住人”,一时让他心里拧了起来。

    符旗生戾气有些重,尤其是白少这一句话,让他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神气的小少爷,那样的语气听着一个半大少年的耳中,只觉得雇主家的少爷是嫌弃他妈没做好活。

    他年纪小,觉得妈妈被欺负了,羞辱了,一气之下就拿石块打碎了白家的玻璃。

    白洛川追出来瞧见的时候,窗户玻璃破了,符旗生一脸的惊慌站在那傻愣愣的也不知道跑,显然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儿,他还以为是小偷,符旗生跑的快,他没追上,下一次见到的时候白洛川自然和符旗生身边的人起了争执,还打了一架。

    符旗生怕影响母亲的工作,不肯说出事情的原因,咬紧了牙撑着。

    白洛川没有发现家里少了任何一样东西,带着少爷的傲气,自然也不肯再说对方是“小贼”,但依旧对他带着偏见,连带着也不让米阳和这些人多接触。他自幼都是以保护者自居,米阳就是在他羽翼下长大的,他知道这些人有问题,哪里肯让米阳再多跟他们讲一句话。

    符旗生带伤来道歉,更是来道谢,把一切都说开了,咬牙道:“是我的错,我赔你家的玻璃,如果你要开除我妈,我也没话说……”

    白洛川道:“怎么会,赵阿姨人很好,工作也认真,我那天也不是在说她,她平时是负责庭院的。”白洛川想了一下道,“我应该说的是家里的卧室,我记得那天米阳要过来,不怕你们笑话,老宅子人太少了,好多地方没都打扫干净,米阳现在都只能睡在我卧室里,凑合跟我挤着住。”

    赵海生是个实在人,立刻道:“我,我们的错,还打了你,对不住。这样我来给你打扫房子,保管把卧室都,都弄干净!”

    白洛川顿了一下,道:“也不用,现在都习惯了。”

    赵海生笑呵呵道:“别客气,我干活快!”

    白洛川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不过打扫就不用了,不如去帮我照顾乌乐几天……哦,就是那匹黑马,当时它背符旗生下山的时候,背上都磨破了。这段时间一直养着,也没给它洗一下,等你空了来给我刷马就行了。”

    赵海生痛快道:“行!”

    和赵海生兄弟冰释前嫌,送走了他们之后,白洛川就回去继续给米阳收拾东西。米阳来的时候一个人,走的时候东西零零碎碎地装了一个行李箱。

    白洛川不让他动手,让他坐着看哪些要带走——白少爷觉得必须带上的已经装好了,米阳能选的是那些他找来哄小孩开心的小玩意儿。

    米阳随便挑了两个,白洛川就利落地打包装好了。

    米阳坐在床边问他:“之前我问你和符旗生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白洛川道:“担心了?”

    米阳想了一会,点头道:“有点,也觉得特别奇怪,其实多花点时间互相了解一下可能就没有这些误会了。”

    白洛川奇怪道:“天底下人那么多,我还要一个个去认识吗?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也不想去了解那么多人。”他把行李箱装好放在一旁,走过去弹了米阳额头一下,恨恨道:“也就是你,别人说句什么你都能站在那听着,当好人习惯了是不是?”

    米阳抬头看他,伸手去拽他衣角。

    白洛川耳尖发红,做出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道:“我养一个就够累的了,一点都不听话!”

    米阳又去勾勾他的手指,笑出一边的小酒窝道:“我以后听话。”

    白洛川能在他的瞳仁里看到自己,但还是硬着声音道:“听谁的?”

    “你的。”

    米阳软下声,笑眯眯地一句话彻底把少爷说的哑火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回档1988相邻的书:我们是传奇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