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355、宅院深深25

【书名: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355、宅院深深25 作者:淇泮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仙界归来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    贺庭轩明白了, 嘿嘿傻笑:“这天黑乎乎的, 烛光又暗,我哪曾想到有人会穿了她们两人的衣裳。”又问:“这两人是谁?”

    青萦便把萧贺氏那边的事说了, 又说:“今晚这事是我往日管理太过松散, 你在沐浴竟无人伺候守门,这事我来处理;至于那两个女人, 这是你的好姑姑送你的,怎么处置你来决定。”

    贺庭轩连忙点头, 又说:“不是你的错,是我让他们下去的,我这么大人洗个澡穿个衣还能不会不成?”

    青萦摇摇头笑着没说话,贺庭轩的想法她能知道一些,这是好事, 她当然不会阻止, 但是这不是规矩松散的理由。只是这些后宅管家小事,她就不同他细说了。

    既然交给了贺庭轩,青萦便单独喊了澄心几个婢女婆子在一边训话,把另一边交给了贺庭轩。

    但是贺庭轩什么都没做, 他摸着下巴围着两个梨花带雨的美女转了一圈,就喊人将她们带下去了,坐在边上一脸专注地看着青萦训话。

    青萦说到做到,哪怕贺庭轩什么动作都没有,她也没去问这两人的未来去向。

    第二日一早,夫妻二人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早起向父母请安后,坐着马车去了寺庙。明日是忌日,今天开始就要请寺里的大师做法事了。

    萧贺氏送来的两个丫头实际不是什么蠢人,头一晚之所以如此莽撞,不过是被贺庭轩和善的态度所骗,以为他是能轻易诱惑的人。经过一晚经历惨痛的教训,两人顿时老实起来,再也不冒出头,甚至老老实实待在屋里,嬷嬷让她们做什么她们就做什么。

    贺庭轩似乎把她们给忘了,青萦不发话,他也一直没动作。

    三天三夜的法事下来,亲力亲为的夫妻二人都累得筋疲力尽,贺庭轩陪着青萦休息了一天,又急匆匆赶回书院。

    小绿又急了,担心贺庭轩心里对那狐狸精已经有了想法。青萦却满是期盼,等着看贺庭轩会如何做,盼望能看一出好戏。

    大嫂听说后指着她说她胆子太大:“你这样的主母,恐怕是举世无双了!”又劝诫她,“莫要测试人性。”

    青萦接受了大嫂的好意,但对贺庭轩充分信任。这信任不是来自她无脑的爱,而是来自贺庭轩这一年的自我证明。

    转眼又是中秋,今年的中秋,青萦多了可以走动但内心并不想走动的娘家。

    万幸,快到中秋时,远嫁的林姑妈突然来了信,说是陪着儿子上京备考,顺便打算举家迁移到京城。

    这位林姑妈也是靖安侯的庶妹,只不过萧贺氏作为老侯爷第一个女儿十分受宠,后头的庶女没什么特殊待遇,在兄弟间也没什么存在感。林姑妈命不像萧贺氏那么好,当年嫁给了一个新科进士,原本也是大好前途的有才青年,只是后来被调往外地做官,英年早逝,留下林姑妈和一双儿女。

    按贺庭轩的说法,林姑妈自从守寡以后,和府里几乎没了往来,这一次上京也是静悄悄的,但孤儿寡母赶路可能不太平,这才不得已寄了信过来。

    收到信,靖安侯就立刻派人去接林贺氏母子三人了。

    对比萧贺氏在侯府萧家的张扬,青萦有些好奇这位林姑妈是什么样的人,前者事事以侯府为荣,后者却连上京回家乡都不写一封信回来?

    为了迎接林姑妈母子,连带着萧家也来侯府过节了,兄妹之间十几年没见,靖安侯说要好好聚聚。

    青萦在中秋的前一天终于见到了林姑妈,他们是前天晚上到侯府的,直接住进了刘氏一早安排好的院落,第二天青萦去正房请安,就见到一个两鬓微白的严肃妇人坐在刘氏边上。

    青萦得知这位就是林姑妈,连忙上前见礼。

    明明比萧贺氏还要小几岁的人,却苍老得仿佛比萧贺氏还大好几岁,加上面上神情严肃,眉间有一道深深的沟壑,显然是经常拧眉不乐。

    林姑妈看上去十分难相处,话很少,给人严厉之感。但实际并无挑刺之语,甚至说话十分得体周全,青萦和大嫂见礼后,她还给了她们价值不低的见面礼。

    事后青萦和大嫂私底下说话,猜测林姑妈日子应当不太好过,这份礼送得却十分足了。两人拿着这礼有些不安,又特特给表弟表妹送去许多东西。

    府里来了新人,做儿媳的两人都有些小心谨慎,尤其在不知对方性情的情况下。

    第二日便是中秋,萧家一早就浩浩荡荡地来了。萧家长子次子都已成婚,举家过来人口实在不少。人一多就容易出事故,作为帮忙理事的青萦和大嫂,一刻都不敢放松。

    东边事西边闹,青萦忙得脚不沾地还被萧贺氏觉得是故意在她眼前炫耀。人一旦被厌恶了,真真是呼口气都是滔天之罪。心中不痛快的萧贺氏坐在那也没打算和林姑妈联络什么感情,就盯着青萦找她的麻烦。

    一会儿要这个了,一会儿有那事了,不找别人,就找青萦。明面上,青萦是她的亲女儿,人家还以为她是想女儿了,故意找机会和女儿说话,也是女儿孝敬母亲,哪知道,她是故意在折腾青萦。

    大嫂怀里的青哥儿要吃桌上的月饼,大嫂怕他吃多了点心不吃正餐,把那盘子推远了一些。青哥儿急脾气上来了,伸直了手“嗷嗷”直叫唤。

    孩子的闹声吸引了闲聊的众人,看到青哥儿这模样纷纷笑起来,说他脾气还挺大。

    唯有萧贺氏,眼睛扫向青萦的肚子:“说起来,青萦你也嫁过来一年多了,怎么肚子还没有动静?”

    欢乐的气氛一滞,众人又是尴尬又是惊讶,怎么都想不到,这种给亲女儿掘坟墓的事情,萧贺氏竟然会做得出来,难道是日子过得太舒坦,越活越回去了?

    青萦手捏着一颗核桃,侧着身子逗青哥儿:“青哥儿,青哥儿,看婶婶,这个好吃。”

    青哥儿转过头来,仔细看了看她手里的核桃,一把握住,放在嘴里啃了啃,继续够着手要月饼。

    青萦捏了捏他的脸颊:“你这个坏小子,手伸这么长也没用,不给你的就是不给你!”

    萧贺氏一直等着青萦反应呢,肚子里还装了一骨碌看似关心实则讥讽的话语,谁知,青萦只顾着逗孩子不理会她,最后这句说青哥儿的,怎么听都是在指桑骂槐!

    在座的都是深谙语言艺术的人精,哪里没听出青萦的话音。十分确定,这对母女是真的不和。

    同样是出嫁女,萧贺氏在那兴风作浪,林姑妈却是一言不发,时不时吃点东西,听听别人说话,脸上没什么笑意,存在感很低。

    萧贺氏被青萦刺了一句心中恼怒,扭头看到林姑妈便拿她作话头:“三妹你瞧瞧,儿大不由娘,还是你家闺女好,知道感恩敬重嫡母,我瞧着这么乖的孩子,比亲女儿都亲。”

    林姑妈身边坐着一个十来岁的姑娘,听到这话,埋下了头。她是庶出,父亲去世后,姨娘被放出府,她是从小被林姑妈养大的。

    林姑妈抬起眼皮,看着对面的大姐,不冷不淡地说:“大姐你可真是半点没变。”

    萧贺氏刚想扬起嘴角,就听到林姑妈接下来说:“一如既往地说话没分寸。”

    萧贺氏半扬起的嘴角僵硬在脸上,眼里有错愕有火光。

    林姑妈仿若未见,给女儿夹了菜,口中依旧冷冷淡淡的语气,垂着眼皮无视萧贺氏的视线:“年轻的时候说是天真直爽,这个年纪了,还不知道怎么说话,一开口就寻人不爱听的说,这就遭人嫌了。”

    刘氏听得心情舒畅,可不是,从她嫁进来,就没听萧贺氏说过一句好听的话,最气的时候,恨不得拿根布条把她的嘴给封上。

    萧贺氏横眉竖目,指着林姑妈:“我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林姑妈轻笑一声:“你对别人指手画脚还少吗?旁人可有这般恼怒的?姐姐,年纪眼见得大了,还是学学修身养性,平心静气才能延年益寿啊。”

    萧贺氏气极反笑:“妹妹劝人倒是一套套的,只是我看你头发花白,比我还老了一轮,看来你是经常暴躁,日子不尽人意喽?”

    林姑妈的女儿气红了脸为母亲争辩:“娘亲是为了护着我和哥哥,日夜操劳才这样!”

    林姑妈拦住了女儿:“莫做徒劳的口舌之争,不必要不值得。”

    小姑娘红着眼睛低下头:“是,娘亲。”

    萧贺氏却觉得自己被昔日透明人一样的庶妹蔑视了,眼中怒火更甚。

    刘氏看了半天的戏,终于出声打断了这场“姐妹争执”:“好了,三妹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你瞧瞧你哪回来不生气的?连带着旁人也尴尬,今天是团聚的日子,莫提那些不高兴的事。”

    萧贺氏委屈极了,这是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她的头上?

    但是在场的嫂子女眷没人替她说话,只因为她从年轻时就借着受宠的地位凭借卓越的“率真”天性,得罪了一片嫂子。而她的儿媳,辈分本来就低了一辈,又是吃过她的苦头的,哪里会出声帮她。

    萧贺氏这一餐中秋宴吃得满肚子气,怒气冲冲地走出侯府,却听小厮来禀告:“老爷喝得有些多了,已经在侯府客房歇下,夫人要不也留下吧?”

    萧贺氏今晚受了够多的气,哪里愿意低下头在侯府过夜,骂小厮:“又不是什么破落户没府邸,能舒舒坦坦地回府谁愿意寄人篱下阿谀谄媚?”

    说着,带着儿子儿媳浩浩荡荡地坐车走了。

    酒醉的靖安侯刚听说晚上内院两姐妹的争执,又听到传来的这话,心里头彻底冷硬。

    另一头,贺庭轩喝得微醺,拉着青萦的手笑得又是羞涩又是激动。

    这模样让青萦想到了第一次见面,洞房花烛夜的时候。

    贺庭轩牵着青萦的手坐在床边,凑过来小声问:“今天,是不是可以了?”

    青萦撇开脸,微微点了点头。

    贺庭轩眼睛刷地亮了起来,刚才还犹豫羞涩的人,下一秒就将青萦扑倒在床上。

    他低头亲她唇,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的,青萦甚至能感受到他唇瓣在颤抖。

    相比越是接近这一天,越努力复习“功课”的贺庭轩,青萦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相关教育,所以对此一片空白,贺庭轩怎么做,她就配合他。

    但是无奈她信任的人也是个小白,两个人折腾了半宿,青萦悔青了肠子,这才终于消停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两只菜鸟艰难的洞房花烛,噗哈哈哈~

    男主终于跨过了历史性的一步,要开始进化变身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相邻的书:绝世天魔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