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皇家小娇娘

174、第 174 章

【书名: 皇家小娇娘 174、第 174 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皇家小娇娘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主角猎杀者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    第174章父母到来

    顾穗儿知道自家弟弟立了大功, 萧珩要大加封赏, 又想到自己父母也要来燕京城, 自是欣喜不已。

    她早就盼着父母能留在燕京城中, 奈何之前自己只是萧珩身边的侧妃罢了,而自己弟弟又没能安家立业,父母总觉得老人家去依傍女婿过日子不妥当。

    如今可好了,弟弟终于建功立业, 自己又是贵为皇后之尊, 两位老人家也可以心安理得地留在燕京城过日子。

    只是自打知道了父母要来,她便夜也盼日也盼的, 总觉得日子过得特别慢。

    一直到了要过年了, 终于得了消息, 顾宝峰自北疆凯旋归来,且路上遇到了顾父顾母,顺便接了来。

    顾穗儿一听, 喜得几乎坐不稳, 就要出去迎接, 到底是旁边桂枝把她劝住了:“如今娘娘可是皇后, 万事不可莽撞了, 还是等着顾将军进宫后再相见吧?”

    顾穗儿一听也是, 宝儿进城后第一件事自然是更衣沐浴,然后进宫见驾。

    当下她只能勉强按捺住,并着人去外殿打听消息,看看顾宝儿什么时候能进宫, 还有自己的父母现在哪里。

    谁知道这边刚派出人去,就有跟随在萧珩身边的太监过来传话,却是道:“启禀娘娘,皇上已经在正阳殿宣见顾大将军,皇上体谅娘娘思双亲心切,已经下旨宣顾老爷顾夫人进宫,如今看时候,应是马上就要到了,奴婢先行过来禀报娘娘。”

    顾穗儿想着宝儿如今立功归来,接见问话奉上以及诸般礼仪,那自然要耗费不少时间,本以为自己还要煎熬半日,谁知道萧珩竟然如此体察自己心思,已经派人接了自己父母进宫。

    当下是又感动又喜欢,眼泪都险些落下来,忙赶出去殿外廊下惦着脚尖翘首去看,准备迎自己爹娘。

    却只见这皇宫内院,宫殿楼宇层峦叠嶂,一重一重的宫殿望不到边,哪里能看到自己父母走到了哪一处,又是何时来啊,不免有些心浮气躁。

    之前以为要许多时候才能见到,便能耐下心来盼着,如今知道马上见到了,那就是恨不得下一刻父母就在眼前。

    正想着,突见对面殿旁小门打开,有太监尖细的声音带着笑道:“老爷,夫人,您二位这边请……您仔细着这里台阶……”

    顾穗儿一怔。

    紧接着便听得一个久违而熟悉的乡音道:“我们穗儿现在住这种好地方了啊?这里可真大啊!”

    娘?

    顾穗儿眼泪都要落下来了,这是娘啊,这是娘的声音。

    她正待要喊,又听得她爹却是道:“嘘,你可小声点吧,这里可是皇宫,不是咱庄稼地里,不能乱说话。”

    顾穗儿当下等不及,忙自那廊檐下跑出来去迎。

    顾父顾母刚刚绕过那偏殿门,一抬眼的功夫,便见一位衣着华丽的夫人朝着自己跑来。

    定睛看时,却是自家女儿,当下也是眼泪都快落下来,口中喊道:“穗儿,可又见到了!”

    虽说距离上次相见不过是一年有余,不过这一年多发生了太多事,顾穗儿见了父母,欢喜得眼泪直往下落,母女两个握着手,相望一番,俱都明白彼此的思念。

    “娘,这次你们来了,就别走了吧,宝儿这次立了大功,皇上肯定得封赏他,我都和皇上说好了,赏他一座宅子,以后你们就和他一起住在燕京城里,这样一来,我想你们了,还可以请你们进宫。”

    顾穗儿娘连连点头:“不走了,不走了,这次不走了!”

    顾穗儿爹也跟着道:“这次过来燕京城,路上宝儿都和我们说了,说他也得成家立业了,说以后得好好孝敬我们,让我们留在燕京城,我们都答应了的。这次过来,我们就不走了,家里的庄稼地,如今想着是分给家里佃户来耕。”

    顾穗儿听了,自然是松了口气,她就怕爹娘总惦记家里的地,不肯留在燕京城。

    一时请了爹娘进殿,各样精致吃食点心都是早预备好了,宫娥们呈了上来。顾穗儿见其中有那桂园等物,是自己家乡不常见的,便亲手剥了来给爹娘吃。

    按照礼法,这显然是不行的,桂枝本要提醒,不过看顾穗儿爹娘竟然丝毫没觉得什么不妥,便意识到了。

    这就是自家皇后娘娘在家和父母日常相处的样子,一家子别后重逢,这个时候正高兴着的,她何必上前让娘娘心里添堵?当下也就没说,静静地退到了一旁,好让他们一家三口叙话。

    顾穗儿爹娘自然是问起顾穗儿许多,最最关键的是顾穗儿新生下的二皇子。

    顾穗儿笑着下令,把阿宸,阿宛叫过来,再把阿定抱过来,都给爹娘看看。

    少顷后,阿宸牵着阿宛的手走入了殿中,阿定也被奶嬷嬷抱着进来了。

    阿宸自然是认得,眼前满目慈祥的老人就是自己的姥爷姥姥,当下带着阿宛上前笑嘻嘻地拜见了;“姥姥,姥爷,我母后一直惦记着你们两位老人家,总算看你们来了,这下子我可放心了!”

    他才六岁而已,这么小的人儿,说出话来倒是很大人相,顾穗儿娘不免好奇:“你放心什么?”

    阿宸眨眨眼睛,笑道:“姥姥姥爷疼我,以后我母后可不敢骂我了,到时候有姥姥姥爷护着我啊!”

    他这么一说,顾穗儿忍不住笑骂:“就你心思多,还想着姥姥姥爷护着你?”

    也真是想得美,以为有人护着就能为所欲为了吗?不可能的。

    顾穗儿娘却是诧异:“穗儿,阿宸这孩子懂事又聪明的,你平时经常骂他?这可不行,这么好的孩子,你怎么舍得!”

    顾穗儿抿唇笑:“娘,你自然是不知道,阿宸调皮起来,能把人给气死的!”

    顾穗儿娘却不信的:“你小时候那么乖,我看阿宸和阿宛都像你,再调皮也是小孩子的调皮,又能怎么气你?你啊,都当娘的人了,好歹对孩子容忍一些,不能张嘴就骂孩子,你想想你小时候,我哪里骂过你?”

    阿宸这个时候是得了便宜又卖乖,火上加油,故意凑过去,搂住顾穗儿娘的胳膊:“姥姥,姥姥以后要护着我,我要跟着姥姥住!”

    顾穗儿看他这样:“你就装吧!”

    有了这么个儿子,她性子真是远不如以前好了,阿宸总是能轻易挑起她的火气。

    顾穗儿娘却是不管的,她亲昵地揽着阿宸,另一只手搂着阿宛,一手一个,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都喜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再把那小小的皇子抱过来看,一看之后,却是忍不住笑;“阿宸和阿宛都生得白嫩可人,怎么唯独这个,竟是如此禁实一个,这一身的好肉,捏都捏不住!”

    顾穗儿也是纳闷:“是了,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肤色不如阿宸阿宛白,那浑身都是劲儿,跟个小牛犊子似的!”

    顾穗儿爹听了,忙说道:“不白没事,黑点也没事,这不是长得挺瓷实喜庆的吗?好,这个小子好,咱家宝儿小时候也是这样,现在多好,成大将军了,立大功了!”

    顾穗儿爹这一说,一家子都笑了,就连阿宛也歪头认真地打量着姥姥姥爷,抿唇浅笑。

    顾穗儿娘看着这惹人疼爱的三个孩子,突然想起了什么,手伸进兜里掏了一番,掏出来一包东西。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个布包,只见里面是三个白手帕,再把那白手帕打开来,一个里面放的是一对玉手镯,另两个里面放着两个金锁片。

    “如今家里光景也好了,我便想着这次过来得给孩子们准备点见面礼,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的,这玉手镯还是人家以前县里陈大员外家中太太戴的,如今他们家败了,要卖,我恰好听说了,便想着买过来给咱家阿宛戴,这可是个好东西,听说是人家传了几百年的家传之宝。”

    说着,又拿那金锁片,一个给阿宸,一个给阿定。

    “阿宸和阿定是小子家的,我也想不出该给他们准备什么,便让人打了两个长命金锁,给他们戴着玩儿吧。”

    顾穗儿看母亲拿出来的那玉镯子,倒也算是个好东西,只是在这皇宫里,自然是不起眼的。

    但是母亲这一片苦心,自是让她感念。

    “娘,我们在这皇宫里,又不缺什么的,你何必这么破费?留着你和爹自己花用多好!”

    顾穗儿娘笑道:“如今咱们家比日子好多了,不缺这个钱儿,只是穷乡僻壤的,哪里有什么好东西,这费了半天功夫,还怕你们看不进眼,丢了你的面子呢!”

    其实她没说的是,如今她一双儿女都出息了,县里甚至州里当官的大老爷子过来巴结的竟然也有的。

    不过顾穗儿爹早说了,如今闺女是皇后,儿子是大将军,他们不缺银两,也不缺吃食,可不能乱沾别人便宜,免得给儿女惹麻烦。

    是以那些人任凭送上什么好东西,他们都不敢要的,统统让人退回去,便是人家三不五时过来问好拜访,他们也尽量远着。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想来燕京城了,儿子女儿都出息了,小地方觊觎的人太多,呆不下去了。

    一家子正说着话的时候,却传来了殿外的消息:“恭喜娘娘,贺喜娘娘,顾大将军已经被封了镇边侯,皇上加赏万户食邑,皇上已经下了旨意,要在太和殿设宴款待有功之将!”

    顾穗儿早就知道自己弟弟会被赏的,可是竟然是赏了万户侯,也是没想到:“这下子可好了,从此后,宝儿是平步青云了,这辈子前途大着呢,爹娘你们就等着享福吧,再不用为他操心!”

    可是顾穗儿爹娘哪里懂得这些:“这,这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叫万户食邑,顾穗儿爹娘听不懂。

    顾穗儿这才连忙笑着解释道:“就是说,皇上会赏赐给他一万户的食邑,以后可以靠着收这一万户的封邑的租税过日子。”

    这种食邑当然是越多越好,虽然说在本朝,明面上的封赏和实际到手的并不见得一样,比如说是赏万户,其实也就是到手两千多户,不过能享受这两千多户的食邑已经足够让他们过富足的日子了。

    “那,那敢情好?”顾穗儿爹娘面面相觑,喜出望外,他们现在已经知道收租子的好处,如今日子过好了,也置办了一些地,交给佃农来耕种,自己收租子就行,那日子别提多自在。

    “还有,这食邑是可以传给子孙后代的!就是说,永远是咱们老顾家的了!”

    “那,那就是咱们子孙后代都不用愁了?”

    “嗯,是!”

    顾穗儿正和爹娘说着时,就听那内侍又禀道:“娘娘,何止是这些,皇上还封了老爷为三品员外郎,封了夫人为四品诰命夫人呢,另外还有许多的赏赐,已经列了单子,都交给了镇边侯!”

    顾穗儿爹娘原本喜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此时听到这个,都有些懵了,面面相觑:“这封了这么多,该不会,该不会让人说闲话吧?”

    他们生怕自己连累了女儿和儿子名声。

    “娘,你们忒地想多了,宝儿大获全胜,这本来是应该应分的封赏,谁会想多?再说女儿如今又为皇室添了血脉,皇上原本就要封你们二位老人家的,如今恰逢弟弟立了战功,那自然更得封!”

    其实自己爹娘是什么名号什么诰命,她并不在意,不过看爹娘不自在,便故意这么说安慰而已。

    顾穗儿爹娘听得女儿解释,这才泰然接受了。

    ********************

    待到顾宝峰在殿前见驾后被萧珩设宴款待,他心里记挂着父母姐姐,更想念好些日子不见的阿宸和阿宛,便有些食不知味。

    纵然满朝公卿都在恭贺庆祝,且有巴结拉拢之意,他却毫无兴致。

    他才二十岁的年纪,正是这辈子最是锋芒毕露的时候,可是或许出身太过贫寒,或许早早地投身军门淬炼去了那原本少年人的锐气,二十岁的他沉稳若定,坐在那里大将风范毕现。

    好不容易熬着宴席结束了,顾宝峰先在御书房中再次拜见了萧珩,并被询问了一番战事的细节,最后萧珩带着顾宝峰过去顾穗儿所住的万怡宫。

    “你姐姐往日在边疆自由惯了,在宫里头时候长了怕是觉得闷,朕想着,还是让岳父母多在宫中留一些日子,也陪陪你姐姐。”萧珩边迈过台阶,边淡声提议道。

    “这个是自然,父母对姐姐也是想念,且心里挂念着几个孩子,若是能在宫里逗留一段,那自然是好。”顾宝峰恭敬地道:“只是怕两位老人家不懂宫里头的规矩,倒是平添麻烦。”

    萧珩听到这话,扫了他一眼:“左右没有外人,谈什么规矩。”

    顾宝峰一愣,心里顿时明白了。

    这位当了天子的姐夫素来对姐姐宠爱有加的,只要对姐姐有益的,他当然赞成,至于什么规矩,他才不管。

    别看顾宝峰远在边疆,可是也已经听说一些事,比如天子独宠皇后,不纳妃嫔,派遣宫娥七百人等等。

    乍看觉得匪夷所思,不过顾宝峰一想,又觉得自己这位皇帝姐夫很有道理。

    宫里头的规矩,不应该是围着皇上转的吗,那皇上喜欢的才是规矩。

    简单点说,皇上就是规矩,那大臣们就不要拿着自己的规矩去约束皇上。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到了万怡宫,顾宝峰进去后,规规矩矩地按照礼节拜见了自己这位已经贵为皇后的姐姐。

    顾穗儿自然是赶紧让他免礼,赐了座位,又仔细看了一番,最后心疼地道:“壮实了一些,不过瘦了。”

    阿宛已经不太记得顾宝峰了,不过阿宸自然记得,阿宸看到舅舅,屁颠屁颠地跑过去,蹭到了顾宝峰身边:“舅舅,你就是我的大将军!有了你,我什么都不怕了!”

    这话别人听不懂,但是顾穗儿却听得明明白白,她也懒得说什么,反正有那当爹的在呢。

    萧珩听得儿子这么说,警告道:“胡说,镇边侯是大昭国的大将军,可不是你的大将军。”

    他可没忘记,阿宸小时候把顾宝峰当马骑,还指挥顾宝峰干这干那的。

    现在阿宸大了,他自然是不许阿宸那么不懂事。

    阿宸一看他爹冷下脸来,赶紧求助地看了看自己的“大将军”,又故意偎依向自己的姥姥。

    顿时,顾宝峰不忍心了,顾穗儿娘心疼了。

    “什么你的我的啊,咱阿宸还小,自然依赖着舅舅,舅舅也疼外甥,这都是应当应分的!”

    萧珩是皇上,没人敢反驳他,不过顾穗儿娘不懂啊。她虽然知道皇帝是很大很大的官天底下再没有比他更大的官,可是她总觉得萧珩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晚辈,还是可以说说的。

    顾穗儿见自己娘竟然这么反驳萧珩,也是怔了下,之后看看萧珩,见他面上也没什么表情,眼神好像有些呆呆的,半晌没说话。

    她突然就想笑了。

    敢情这人竟然被自己娘的话给说懵了?

    他是没想到竟然有人和他这么说话吧!

    顾宝峰更是没想到啊!

    虽然萧珩是他的姐夫,一直以来对他也不错,可是他怕萧珩啊,是那种骨子里的敬畏崇敬,绝对不敢在萧珩面前放肆的,可是自己娘竟然敢直接反驳萧珩的话?

    他他他……

    虽说萧珩不讲究那规矩,可是那是皇帝啊!是皇帝,哪能随便让他娘这么反驳呢!

    他脸都憋红了,忍不住提醒他娘:“娘,你和皇上说话要小心,不能——”

    谁知道萧珩却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岳母大人是长辈,都是一家人,不必讲究那么多。”

    顾宝峰更加愣了,他看了看萧珩,再看了看自己姐姐。

    萧珩面上淡淡的,姐姐仿佛没听到,丝毫没有看看圆场的意思。

    反倒是他娘,竟然再次开口道:“我就喜欢阿珩这样的,阿珩是个懂理的好孩子!”

    顾宝峰:………………

    阿珩……好孩子……

    顾宝峰突然觉得,胸口憋闷,憋得他脸上都通红通红的了。

    ***********************

    这几日因顾宝峰封了侯,又御赐了宅邸,顾穗儿一连几日都是眉眼带笑的,不过这一日,睿定国公府的二少奶奶却突然进宫来,带来了萧槿的消息。

    “今日是特意进宫来向皇后娘娘谢恩的,这件事还多亏了皇后娘娘在皇上跟前说项,皇上竟然下了令,把阿槿接了回来,如今已经送到了府里,养在后院。我们正商量着,看看怎么寻个出路,阿槿自己也是无颜见人,说是想削发为尼。”

    二少奶奶勉强笑着道:“老夫人觉得这也算是一个出路,不过国公爷说,终究怕惹人闲话。”

    顾穗儿如今经得事多了,也能听出人家的话外之音。

    宁泽王可是谋逆的罪名,这种大罪,按理说萧槿是逃不过的,或者诛杀或者贬谪为奴,可是现在萧珩把萧槿给带回来了,还送回了睿定国公府。

    显见的是国公府觉得不安,想来从顾穗儿这里探探口风。

    这个时候顾穗儿不得不佩服萧珩的神机妙算,昨日个萧珩还和自己提过这件事,说了他对萧槿的打算。

    “这个随她吧,若是能找个寻常人家嫁了,那是最好的。”顾穗儿明白萧珩的意思,笑着对二少奶奶道。

    “这……这可以吗?”二少奶奶都有些不敢相信的,她们府里留着个萧槿,到底不自在,总得看看找个出路,能去庙里削发为尼,安静地过这一辈子,都已经知足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意思竟然是萧槿还可以再嫁?

    顾穗儿望着她满脸惊喜的样子,点头道:“不过到底沾染了那宁泽王府,怕是寻常官宦人家是不行了。”

    二少奶奶激动地道:“那,那是自然!肯定不找宦官人家,就是寻常读书人家,她都不合适!就给她找个小商贩或者农户,随意打发嫁了就是!”

    小商贩或者农户,这在以前的睿定国公府大小姐萧槿眼里,那简直是连给她提鞋都不配,不过如今,她能找个商贩嫁了,就算是很好的归宿了。

    “哎……这也实在是委屈了她,看看找个老实能干的,好歹后半辈子好过。”顾穗儿想了一番,这么道:“或者城外有些田地的员外家,也未尝不可?”

    二少奶奶都要为自己那个小姑子抹眼泪了:“娘娘,我这就回去禀给老太太知晓,看看给她寻个去处,这件事得赶紧的。”

    于是那二少奶奶匆忙回府去,睿定国公府得了消息,自然是喜出望外,赶紧地给萧槿寻了城外一处商户,那商户倒是殷实人家,倒是不至于让萧槿吃什么大苦头,就这么打发嫁了。

    为了这个,大夫人还亲自进宫来拜了顾穗儿,说是来谢顾穗儿的恩典。

    “大夫人,你这话就见外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敢做主这个,这都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虽然对那谋逆之臣有着雷霆手段,可是睿定国公府不一样,他就是被养在睿定国公府啊,夫人一日是他的娘,一辈子就是他的娘,这哪里有娘和儿子见外的道理?”

    大夫人听得此言,抹着眼泪道:“皇上是至孝之人,我知道的,一直都知道……我们睿定侯府好好的竟然和那谋逆罪人结了亲,这也是家门不幸,幸好有皇上辨明是非,不至于就这么牵连了去。”

    顾穗儿见了,少不得安慰一番。

    大夫人感动得无以复加,临走前,又再次谢过了顾穗儿。

    到了晚间时候,顾穗儿和萧珩说起大夫人的事。

    “阿槿也实在是命苦,怎么遇到了这种事?”顾穗儿叹道:“当初怎么就让阿槿要嫁给那宁泽王,若是好好地在燕京城寻个人家,怕是如今至少是个公卿之家的当家少奶奶。”

    “路是她自己选的,当时家里问过她,她自己点了头的。”

    顾穗儿听着,有些意外:“她自己同意这门亲事的?那怎么后来竟然还——”

    她不明白,既然萧槿自己同意宁泽王世子这门亲事,后来怎么还要惦记着江铮?

    萧珩显然是对萧槿的事并不感兴趣,淡淡地道:“年纪小,性子也不定吧。”

    十几岁的萧槿,那自然是这山看着那山高。

    “这样啊……”顾穗儿听到这个,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左右她出身好,倒霉了遇难了,家里人会想办法,这不是遇到个谋逆的夫君,还能被接回来嫁给寻常百姓,已经算是洪福齐天了。

    “你这几天从那世家公卿中寻适龄女子挑一挑,看看有没有才貌上乘的。”萧珩突然这么道。

    “什么?”顾穗儿诧异地看着萧珩,狐疑地拧眉:“你?你这是要纳妾?”

    萧珩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眼神中颇有些鄙视。

    顾穗儿突然不忿了:“你……你竟然要我挑姑娘家,果然,你要纳妾!”

    萧珩不搭理她。

    顾穗儿见了,跑过去蹭到他怀里:“我不依我不依!”

    萧珩看着怀里的女人,耀眼华丽的金步摇点在她额前,柔软精致的布料包裹着那曼妙的身子,她明媚粉嫩,趴在他怀里,软绵绵地撒娇,带着故意使坏小性子。

    他眸光逐渐变柔,不过想起白日的一件事,却是低声道:“今日立功受封的二十几名边关武将,除了宝峰,还有一个,是你的老熟人,你可知是谁?”

    顾穗儿见他问起这个,心念一动,已经有了猜测。自己的老熟人,还能有几个从军的,难道是石磊?

    不过她是知道这男人的性子,便故意抿唇,摇头道;“这我哪知道呢!我哪里有什么老熟人在边关,还是立功受封的,怎么会有!”

    萧珩凝着她,直接道出名字:“石磊。”

    顾穗儿听闻,却是低哼一声,不屑地道:“那关我什么事,也值得你这么正儿八经告诉我!”

    果然,她说完这话,萧珩神情一下子愉悦起来,唇角甚至微微弯起。

    顾穗儿见此,便故意用手指尖戳着他的胸膛,娇声逼问道:“说,你是不是要寻个妾来气我?”

    萧珩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

    顾穗儿低呼一声,故意气呼呼地道:“你要干嘛?”

    “笨,宝峰年纪也到了,你不该替他挑个媳妇吗?”

    说着这话,萧珩抱着她往龙床上走。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皇家小娇娘相邻的书:网游之战御天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