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总裁的初恋

17、碰撞

【书名: 穿成总裁的初恋 17、碰撞 作者:白日上楼

穿成总裁的初恋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韩娱之掌控星光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    程昊的脸在华丽的水晶灯下, 晦暗不明。

    唐咪仰起头, 只能看到他漂亮的下巴弧线, 皮肤白净、一点青渣。

    程昊垂下头,面无表情地与唐咪对视了几秒,眼中透明的玻璃球体像是蒙上了一层黯淡的灰,其内似有波涛万顷, 又似风平浪静, 让人看不真切。

    “……程总?”

    孙制片站得有点腿麻。

    程昊这才摆摆手。

    “不必,我与林先生认识, 难得见一次面,倒想叙叙旧,唐……”

    不如你让一让?

    话还没出口,唐咪就“嚯地”站了起来,手臂一把攀住他胳膊, “惊喜”地晃了晃:

    “阿正,你是来看我的?!”

    程昊闭上嘴, 打算看她怎么演。

    唐咪被他看得一阵发毛, 却还不忘拿出自己十二分的演技,将一个情窦再开、深陷爱情的女人扮演得惟妙惟肖。

    她拽住他, 转头朝戚导歉意地道:

    “导演, 真对不住,自打上回在食记吃坏了肚子,阿正就一直念叨到现在,不放心我乱吃, 才匆匆赶过来。其实我都特意让孙助理特意瞒着了……”

    声音又软又甜,像在糖水里泡了一天。

    戚导被说得一愣一愣,连连“哦”了几声,心想,所以这几天跟程总传绯闻传得沸沸扬扬的女主角,其实是他的女一号,而不是女二号?

    “你跟程总……”

    薛祁轩替他问了出来:“和好了?”

    唐咪点点头,又摇摇头:

    “还没,不过我们想……重新试一试,阿正,对吧?”

    程昊看着唐咪,她仰头看着自己,皮肤凝脂般的白,两颊晕染了一点桃花,漂亮是真漂亮,可骗人也是真骗人。

    他有些晃神。

    他感觉到唐咪指尖在自己胳膊上,快速画了一个记号。

    程昊记得这个记号——太阳。

    情浓时,阴郁困顿的少年生活里唯一的亮色,就是这只狡黠又任性的狐狸。

    狐狸躺在他怀里,摸着他眼睛,说:“阿正阿正,我是不是你的小太阳?”

    他说是。

    狐狸又说:“那以后小太阳要是犯了错,阿正可一定要记得,小太阳永远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

    错的也是对的。

    程昊伸手替唐咪将鬓边的一缕发丝捋到耳后,凑过脑袋,声音低得只有她能听见:“一个条件。”

    “好。”

    唐咪毫不犹豫。

    两人小声咬耳朵,放旁人眼里,完全就是小情侣之间的亲昵。

    程昊站直身体,头配合地点了点:

    “……小咪任性,以后进了剧组,还得麻烦导演多多关照。”

    戚导连忙挥挥手:“哪里的话,小唐这样有天分有演技的演员,现在不多喽,唐小姐的实力,有目共睹。”

    “哪里哪里。”

    唐咪和导演开始友好又默契地商业互吹。

    主桌风向的逆转,让副桌大部分工作人员傻眼了,就连女三、男二也是一脸戚戚。

    他们这部剧,原来最出名的,是薛祁轩,再多一个小水花艺人唐咪,现在秦思思靠着绯闻后来居上,抢了女一的风头,可现在事实告诉他们,特么绯闻女主角是唐咪,而不是秦思思?

    ……这张冠李戴的。

    可真够峰回路转。

    也不知哪一天网络爆出这消息,秦思思的脸会不会肿。

    都是混娱圈的,原来是一叶障目、没搞明白,现下捋清楚了,在脑子里稍微过一过,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世上,也从来没有无缘无故刮起的东风。

    秦思思借着这东风扶摇而上,多了流量和话题度,以后也势必得承受这东风的反噬。

    圈子里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多她秦思思一个不多,少她秦思思一个不少,只是可惜了那张清纯乖巧的脸——

    又是一个面不对心的假人。

    连制片人都有恼,不懂规矩的新人,既知道绯闻是“炮制”出来的,就该在他邀请时推辞,现下倒好,也不知道这位来头极大的唐小姐会不会膈应。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秦思思头上的天就变了。

    她孤零零地坐在制片人身边,周围扫来的视线,让她如坐针毡。

    秦思思下意识地向林智斌求救,却发现林哥正看着前面出神,一眼都没向自己扫来——这在从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秦思思又看向程昊,却发现他注意力全在唐小姐身上,好像除唐小姐之外的所有东西,于他都是尘埃。

    她心里纠成一团,那一点苦痛和纠结,又被嘴里的酒气浸染成了怨。

    秦思思百转千回的心思,藏在了清清秀秀的皮相里,她浅笑着给制片人倒杯酒赔不是。制片人虽说功利心重,可也不是那刻薄的,看着这么个小姑娘柔声细气,顿时心软了。

    罢了,总归是自己想要巴结人,没看清形势。

    唐咪这儿,事情又是颠了个个儿。

    不管对她和林智斌之前发生的事有多少猜测,终归程总没计较,男女之间的事,当事人都不追究了,旁人有什么好计较?

    反倒是唐咪背后有这么一尊大佛在,加上这颜值,想不红都难。

    唐咪才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即使背地里骂她一万个“绿茶-婊”,只要没让她听见,就无所谓。

    她朝包厢内的侍应生招了招手。

    “waiter,麻烦您在我和这位先生之间添张椅子;林少,麻烦您向外挪一挪。”

    她露出一排编贝般的牙齿,朝程昊笑得甜蜜:“阿正,你也别跟制片换位置了,就坐我身边,好不好?”

    “好。”

    在众人的注视下,刚才还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男人,在唐咪面前,变成了温顺的家猫。

    唐咪感觉到程昊在自己“炮制”很久了的长发上不怀好意地按了按,又假模假式地替自己把披肩拉好,搭着她肩,占有欲十足地坐了下来。

    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竟然也有演戏的天赋。

    光看眼神,还以为他情深似海。

    也对,按进程,现在还是白月光嘛。

    唐咪自有一套逻辑,林智斌对她是色令智昏,她看得清清楚楚。

    可她看程昊,却始终云山雾罩、朦朦胧胧,即使这人配合自己演戏,她也摸不到他的真心。

    程昊安安静静地坐在唐咪身边,客客气气地跟林少碰杯叙旧。

    “程总的爱好,实在奇特。”

    林智斌以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调侃。

    程昊示意唐咪倒酒,倒完拿起慢慢品了品,才淡淡地道:“林少你也不赖。”

    两人不动声色的眉眼官司里,藏着只有男人才懂的暗流汹涌。

    外人看来,这两人谈笑风生、其乐融融,果然是一对旧友,只是结合前不久才发生之事,就十分费解了。

    整个包厢,只有薛祁轩的态度从始至终如一。

    他朝唐咪比了个大拇指,做口型:“牛逼。”

    唐咪微笑着受了。

    ——————

    剧组一帮人浩浩荡荡地出来,按电梯往上,七楼是pub,剧组在那定了豪包,续摊。

    唐咪没想到,戚导和制片竟然是麦霸,两人勾肩搭背地在豪包的小舞台,一首接一首地浪,幕后人员一小半回去了,导演在,艺人倒是大都留下了。

    豪包分两个区,唱歌的跑前台,跟导演制片人一起喊麦,后半区,是个靠墙的酒水休闲区,沙发前也坐了不少人,主演们都在。

    女三魏冉苒长了张古典脸,说话也细声细气,她提议:

    “要不玩个游戏?不然也太无聊了。”

    戚导中气十足地嚎了句“黄土高坡”,前台一片叫好中,薛祁轩坐正了身体:

    “什么游戏?”

    秦思思坐在林智斌身边,唐咪和程昊坐在了另一头的沙发上。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程昊垂着头,正耐心地听唐咪说话,唇间笑意隐隐,左边的笑涡快活地露出来,跟平时的冷峻完全不一样,看上去可亲极了。

    他一只手轻轻搭在唐咪背后的沙发上,像是把她整个人都搂在了怀里。

    林智斌抬头看了一眼,同为男人,他清楚,这是一种外显的占有欲,属于男人兽性本能里的的圈地运动,意味着:这个女人属于我。

    他扬起声:“唐小姐,程总,游戏玩不玩?”

    程捋了捋唐咪头发,得到她一个警告的白眼,才懒洋洋地抬头:“什么游戏?”

    “来个复杂点的怎么样?贴牌游戏加国王游戏。”

    “有点意思,说来听听。”

    男二陆旦点点头。

    魏冉苒讲解规则:“我这有一副扑克。每人可以抽一张贴在额头,自己不能看自己的牌,但能根据别人的牌面和表情判断自己牌数的大小,如果推测自己的牌数较小,可以选择放弃,接受惩罚。直到最后,大家都不放弃时,一起亮牌,最小的那个接受惩罚,最大的就是国王。”

    “a最大,2最小,同一个点数,花色从大到小分别为黑桃、红桃、草花、方块。”

    “国王有权发布惩罚,输的人,可以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万一说的不是真心话呢?”

    薛祁轩笑眯眯地问。

    魏冉苒默了默,跟温柔古典的长相不同,她显然是个玩咖,很快给出了方案:“真心话必须参与者一半通过,才算通过。否则,还得接着大冒险。”

    “也就是说,只有撑到最后一起亮牌时不是最小的那几个,才能幸免于难?”

    “对。”

    魏冉苒露出迷之微笑,“请大家争取做国王吧。”

    唐咪、程昊、秦思思、林智斌、薛祁轩、魏冉苒、陆旦、tony,以及上次见到的叫小肖的摄影师全部参与了进来。

    豪包的侍者发牌。

    沙发是半包围沙发,唐咪一眼看去,薛祁轩的方块a最大,tony的黑桃3小,大部分人掠过自己的眼神不痛不痒,她推测自己大约属于中间数。

    一轮评论过后,tony痛快弃权,接下来林智斌和魏冉苒出局,下一轮次,程昊和陆旦自动弃权,在剩下唐咪、秦思思、薛祁轩和小肖四人时,她根据小肖的眼神,笃定自己最小,也弃了权。

    最后三人谁也不肯弃。

    揭牌,果然薛祁轩拿了国王,最末……秦思思。

    显然这一轮,女主的好运道没有眷顾她。

    小肖幸免于难。

    薛祁轩捋了捋头发,抱臂环胸,“怎么样,咱们是以弃权顺序来,还就位次一个个轮过去?”

    “弃权顺序。”

    “tony哥,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

    “请温柔地抚摸戚导光头十秒,并唱歌:大头大头,下雨不愁,我有雨伞,你有大头。”

    tony:“……”

    第一把就这么刺激。

    谁都知道,摸戚导的光头,等于摸他老婆屁股,等于在片场ng一个月…

    tony后悔了:

    “我选真心话行不行?”

    “不行,落子无悔,去吧。”

    “兄弟,算你厉害。”

    tony一拍茶几,雄赳赳起气昂昂地起来,大摇大摆地走到戚岛身边。

    戚岛青藏高原正唱到high,就看到平时合作很久的总妆师莫名其妙地跑到他身前,一脸视死如归。

    “怎么了这是?”

    tony一句“导演对不起”,居高临下地一探手,落到戚岛鸡蛋一样光滑的脑袋上,对着天:“大头大头,下雨不愁,我有雨伞,你有大头。”

    并保持十秒。

    全场一阵爆笑。

    制片人拍着大腿“哎哟”“哎哟”。

    在戚导持续而激越的咆哮中,tony像只狼狈的鸡犬,冲了回来。

    唐咪笑倒在了程昊怀里,程昊谨慎地退后一点,声音清淡:

    “唐小姐,别忘了,咱们是做戏。”

    唐咪笑眯眯地点头,转过头就在他嘴唇上轻啄了下,在看到程昊幽沉的眸光时,嘴角弯了起来:

    “哎呀,我也是在做戏。”

    “别瞪我,大家都看着呢。”

    程昊紧紧攥住了拳头,手背上隐忍的青筋若隐若现,目光像是要洞穿她。

    唐咪弯了弯眼睛,火候有点到了呢。

    上一个大冒险这么惨烈,魏冉苒和林智斌都明智地选择了真心话。

    剧组有保密协议,从签协议的那刻,就已经生效,来这儿的都是戚导用惯的班底,所以即使问些出格的问题,问题也不大。

    “上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魏冉苒一愣,旋即展开了笑,落落大方道:

    “前天。”

    唐咪注意到,魏冉苒在说完前天时,还跟陆旦对视了一眼。

    “过。”

    很真心的回答了。

    第二个是林智斌。

    “在座的所有人里,如果要林少选一个,您会选择谁,作为您的春-梦对象?”

    薛祁轩挑着眉,眸光意有所指地绕了一圈,在唐咪脸上停顿的时间稍稍久了一些。

    林智斌绷紧脸,面色渐渐难看起来。

    “我弃权,选大冒险。”

    “不行,”薛祁轩唯摇了摇手指,“规则上是说,真心话说了不通过,才要继续大冒险。林少,选一个吧,很简单的。”

    他说得,像挑青菜萝卜似的。

    程昊眼睫微阖,敛住所有暗涌的情绪,唐咪感觉到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紧绷,硬得像块石头一样。

    “你怎么了?”

    她奇怪地转过头。

    程昊低下头,“温柔”地替她掖好披肩,带点笑:“刚才的条件,我现在兑了吧。你去把林智斌拒了。”

    “现在?”

    唐咪睁大了眼睛。

    “就现在。”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啦入v啦,随机一百个红包么么哒= ̄w ̄=

    ——————

    作者君,绝对是咪咪亲妈啊~

    每一章都有糖,只是藏得很深~

    来找糖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总裁的初恋相邻的书:我的超能力列表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