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总裁的初恋

20、善后

【书名: 穿成总裁的初恋 20、善后 作者:白日上楼

穿成总裁的初恋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终极僵尸王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一片浓重的黑暗里, 整个世界都仿佛消失, 只剩下他们两人。

    唐咪被动地承受着程昊的亲吻。

    过去, 他们也无数次亲吻,校园湖畔,花前树下,宿舍楼前, 可没有哪一次, 有这样的惊涛骇浪。

    何昊正通常温柔而克制些,亲她时总带着小心翼翼, 好似她是一尊精美的琉璃。

    可程昊,却更像一个残忍的掠夺者,他如鹰隼般快稳准地咬住她的唇瓣,撬开她的牙齿,裹挟着狂风暴雨, 铺天盖地地向她袭来。

    身后是滚烫的大掌,裸-露的后背完全在他手掌之下, 唐咪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下。

    她往后退了退, 谁料却被搂得越发紧,两人紧紧地贴在一块, 严丝合缝。

    唇齿交缠间, 呼吸越发急促,轻薄的衣料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暧昧而热切,唐咪感觉到有热铁一般的东西抵住了她。

    “你……”

    “别说话。”

    程昊舌尖卷住她, 声音发哑,连眼角的泪痣都像染了一层**。

    他劲瘦有力的手臂把她往上提了提,迫她将头仰着,薄唇雨点似的落在她的脖子,一路往下,直至锁骨。

    他的攻势,在锁骨处又变得柔缓了。

    唐咪被他亲得发颤,恍恍惚惚间,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烘热的夏天,宿舍小而单薄的硬板床上,少年少女生涩地探索着彼此的身体。

    知了在旁边一声又一声地叫唤,连汗液都是滚烫。

    “阿正……”

    她睁开眼睛,窗外的一点微光泄露进来,散碎地落在程昊刀刻一般的俊脸上,睫毛很长,敛住那双漂亮的玻璃球体。

    程昊也睁开了眼睛。

    黑暗中,两人对视。

    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爆烈开来。

    程昊一把拽住她,唐咪提着裙摆,两人快速穿梭过热吻的人群,跌跌撞撞地走出舞池,侍者奇怪地看着他们。

    可他们已经顾及不到了。

    程昊抽出房卡,两人进入电梯,又重新亲吻在了一起。

    像是两条渴水的接吻鱼,热烈而无所顾忌。

    电梯晶亮的天花板倒映着人影。

    女人鬓发散乱,无力地被男人按在电梯的横杆上亲吻,葱白的十指紧紧地攥住男人的领子,颤颤巍巍地像风中摇曳的芦苇。

    有人进来,又立刻退了出去。

    电梯一路往上,直接去了顶楼。

    1601,总统套房。

    程昊直接刷卡进门,门“嘭”的一声关上了,关门声传出老远。

    两人黏黏腻腻、边走边亲,踩过厚厚的波斯地毯,一脚滚入了雪白的大床。

    两人迅速滚在了一起。

    程昊只觉得早前喝下的酒,一路从胃里烧到了大脑,烧得他浑浑噩噩,成了昏聩的昏君,明知身下是株食人的罂粟,也顾不得了。

    唐咪的一只鞋早不知道掉到哪去了,鞋还没脱,软软地耷拉在床沿,裙摆卷到大腿,露出弧度漂亮得惊人的双腿,一双桃花眼浸了水气,又柔又媚,像是只惹人怜爱的波斯猫。

    “你……没穿内衣。”

    程昊道出刚才就发现的事实。

    唐咪眼角的星星在闪烁:

    “带了胸贴,笨。”

    那样的裙子,怎么能穿胸衣。

    她娇娇悄悄的模样,似曾相识。

    程昊好像听见了那个少女在耳边嘟囔:“阿正,你可真笨,这都找不准。”

    火一下子燎原。

    程昊强迫她翻身,细细的肩带下,美丽的蝴蝶谷,下凹的腰线,他早就知道,这女人有怎样一副得天独厚的身体。

    “撕拉——”

    细肩带不经扯。

    “喂别撕……”

    唐咪失去的一半理智,被这人民币的撕裂声招了回来。

    她转过头,眼泪汪汪地阻止,还没说完,又被程昊捉住下巴,鲸吞似的吮咬起来。

    “啪地”,床头灯按灭了。

    月色如水,轻烟似的笼在床头,起伏的人影像在奏一曲永恒的夜歌。

    ——————

    唐咪第二天醒来时,床上已经没人。

    床单不知什么时候换过,身上也套了一身簇新的真丝睡袍,清清爽爽的。

    程昊不在。

    她掀开被子,才一落地,双腿就一阵发软。昨天也不知持续了多久,程昊猴急的像个毛头小伙子,第一次结束的很仓促,可第二次却怎么也不肯消停。

    她这才有时间打量周围。

    唐咪记得,他们来的是顶楼,今夕八层往上,向来不对一般人开放。

    整个房间呈现浪漫的地中海风格,昨天刚滚过的床,约有她家主卧一半大,横躺十几人都不会觉得拥挤——

    难怪昨天感觉那么酣畅淋漓。

    唐咪揉着腰,走到窗前,唰的一下拉开了窗帘。

    阳光一下子洒了进来,巨大的落地窗,白纱轻舞,右边是一排旋转沙发椅,左边一个棋盘室,环绕着休闲的吧台,吧台上放着各种洋酒。

    落地窗外是阳台,平放着两把地中海风格的躺椅,躺椅中间一张小茶几。

    她轻轻地推开了阳台门。

    浓重的烟味预示着抽烟的人没离去太久,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浸了十几个烟蒂。

    唐咪笑了笑,又重新进了门。

    冲完澡出来没多久,门外就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唐咪披着浴袍,踢踢踏踏地去开门。

    门外孙特助手里提满了东西,门外一左一右还站了两位保镖,很面熟。

    “唐小姐。”

    孙特助抬头看了一眼,又立马垂下头去,心里暗骂程总缺德,让自己一个小年轻来面对这么个漂亮宝贝。

    不过一夜,唐小姐就像被雨水滋润过的新荷,越发娇艳,看一眼,都觉得要少活一年。

    “程总让我给您送东西过来。”

    唐咪让开:

    “请进。”

    孙特助头也不抬地进了门,将零零碎碎十来个纸袋往沙发上一放,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照本宣科:

    “程总说,这些您可能需要。”

    粗粗一眼看去,cpb的粉饼,阿玛尼的唇釉,浮生若梦的散粉,甚至还有赫莲娜的水乳精华套,等等,不一而足。

    都是唐咪用惯了的牌子,从大学时就是如此。

    那时候,她就很舍得在脸上花钱,花光了,就只能每天乖乖跟在男朋友身边,等着他一起打卡吃食堂。

    何昊正素来节俭,为此很不理解。

    可唐咪万万没想到,他还能记得这些细节。

    “都是他买的吗?”

    孙特助点点头,又摇摇头,“程总列了单子,让我去跑的腿。”

    女人常常会被细节所感动。

    纵使唐咪是抱了抱大腿的心思,此时却也觉得,那些埋葬在土里,以为永不见天日的感情,有破土而出的迹象。

    这感觉,非常非常的不好。

    “还有这裙子,程总上次去盛大看您试镜时,见您很喜欢秦小姐身上的连衣裙,就特意嘱咐我也去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

    “……是吗?”

    唐咪摸着纯白色的蕾丝裙,华伦天奴上月的新款,嘴角翘了翘,“他上次去盛大,是特意来看我试镜的?”

    孙特助扶了扶眼镜:

    “程总平时很忙的。”

    言下之意,没事根本不会到处乱晃,何况还只是一个控股公司。

    “另外唐小姐的包,昨晚落在包厢里,我也帮您拿了来。”

    唐咪笑盈盈地道了声谢。

    “程昊他人呢?”

    “程先生说,唐小姐打扮好了,就去-日-照厅找他,他在那等你。”

    日-照厅是今夕出名的西餐厅,杂志上都有巨幅报道过。

    “唐小姐如果没别的吩咐,我就先下去了。”

    就在孙特助转身准备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带了迷惘和怀念的问话:

    “他……这几年好吗?”

    不用问,也知道这一声他指的是谁。

    “不太好,程总很惦念唐小姐。”

    孙特助阖门时忍不住朝里看了一眼,唐小姐怔怔站在玄关旁,面上难得严肃,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轻轻阖上了门。

    唐咪原地站了一会,才将东西一样样从纸袋里挑出来。

    聚一块,这些彩妆险些堆成小山,有些不确定色号的,干脆每一个色都入了,光光口红摆出来,就能连成一个圈。

    ——这对女人来说,是最戳心肝的礼物。

    唐咪换好衣服,将头发吹干,松松扎成一个丸子头,夹上碎钻夹,上了个简便的淡妆,腮边扫上一层淡淡的橘,确保镜中出现的是一个清纯元气美少女,才踩着轻快的步伐出了门。

    “唐小姐。”

    保镖及时跟上。

    唐咪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服务,感觉有些新奇。

    一行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到了十一楼的日-照厅。

    日-照厅很大,听说是请了欧洲知名的设计师设计,华丽的欧式洛可可风格,从一进门的落地壁画,到华丽的水晶灯就能感知。

    走在这金碧辉煌里,稍稍穿得寒酸点,恐怕都会觉得与周围不配。

    服务员领着唐咪,绕过几道廊柱,就到了地方。

    程昊没选包厢,反而选择了窗边。

    “唐小姐,程先生在那等您。”

    唐咪抬眼看去,发现程昊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椅上,板寸头下,眸光凌厉,好似能一下子能洞察她的灵魂。

    她下意识扬起笑,走了过去。

    “阿正,”唐咪像只轻盈的猫,在他身边落座,“等久了吧。”

    “不久。”

    程昊看着她,“我三天三夜都等过。”

    这是要……开战了?

    灰姑娘会在午夜十二点的钟声里现出原形,而她的魔法时间,也过了。

    没有酒精,没有舞池,没有回忆。

    一切铺开在这灿烂的过分清醒的阳光下。

    这时,有个面容清癯的中年男人带着女伴过来打招呼:

    “程总,好巧。”

    程昊也站了起来,与人握手:“何总。”

    两人显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唐咪微笑倾听,努力扮演好一个乖巧的听众。

    那人一连瞥了她好几回,视线露骨地在唐咪纤细的脖颈和精致的脸上流连不去,就在寒暄完准备转身时,突然问了句:

    “程总,这位小姐,不知您肯不肯割爱?”

    显然认为唐咪跟他身边的女伴一样,是个捞女了。

    唐咪笑脸盈盈,唇角弯弯,纵使暗恼在心,面上却是丝毫不露。

    以她这样的长相,一路走来,这样的情况,她遇到的实在不在少数。

    只是她现在好奇的是,程昊会不会像书中的霸总一样,暴怒地拆对方公司。

    “何总,唐小姐只是朋友,恕我不能做主。”

    “……朋友啊?”

    何总意味深长地丢给程昊一个眼神,临走时还给唐咪塞了张名片。

    “唐小姐,有缘再见。”

    唐咪扬了扬手,人一走,她才将笑模样撤了。

    “我以为,你会生气,好歹咱们昨晚还……”

    她抿了抿唇,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羞赧。

    程昊往后靠了靠。

    waiter推了餐桌过来,一样样地摆盘。

    程昊模样寻常,面上不见一丝愤慨:“唐咪,我一步步走到今天,遇过的羞辱、受过的气,远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可是昨天,你还与林智斌……”

    唐咪觉得用“吃醋”有些过,可用旁的,又觉得不对味。

    “林智斌难成大器,何况东煌娱乐内耗严重,不足为惧。”

    “那何总呢?”

    程昊看了她一眼:“你很希望我生气?”

    “大约……有一点。”

    唐咪老实承认,女人的虚荣心,总会在许许多多的小事上体现出来。

    “把这个吃了吧。”

    程昊没继续这个问题,他从袋中拿了一盒药,“我问过医生,这个……副作用大一些,算我对不住你。”

    昨晚没想到戴套,这样也是理所应当。

    唐咪不会像那些小女生一样,反倒觉得程昊考虑得很妥帖,拿起桌上的水杯,就着水吃下了避孕药。

    “那么现在,接下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唐咪明白,今天的戏肉来了。

    程昊确实忘不了她,可他顺着她下的饵咬了钩,眼下清醒了,就又反悔了。

    有钱人,都喜欢玩花钱买-春那一套。

    刚才还萌芽的一点东西,随着这个认知瞬间沉寂了下去。

    笑却越发妩媚动人:

    “程总,是什么都可以么?”

    程昊看着她,眸中是唐咪看不清的幽沉,他嘴角翘了翘,“只要我出得起。”

    作者有话要说:  凌晨先更一章,还有两章,情节需要小修一下,所以放到明天中午十一点半一起更~

    感谢太太团投雷包养,楼楼太幸福啦~(づ ̄3 ̄)づ╭~转圈圈:

    酱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3 15:03:46

    阿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5 10:44:54

    叶字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5 23:18:47

    兔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6 05:10:44

    李思危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8-07-26 10:01:09

    酱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6 10:55:51

    官官雎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6 14:45:17

    官官雎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6 14:45:40

    官官雎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6 14:46:03

    小时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6 21:08:39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总裁的初恋相邻的书:绝色悍妻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