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总裁的初恋

166、大学番外(完)

【书名: 穿成总裁的初恋 166、大学番外(完) 作者:白日上楼

穿成总裁的初恋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限制级末日症候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    ktv包厢。

    没有点亮歌唱技能的唐咪将自己龟缩在沙发一角, 拿着手机百无聊赖地玩欢乐斗地主。她选了个极其幽僻的地方,正巧是光照死角——

    可就这样,依然杜绝不了前赴后继的狂蜂浪蝶。

    陈芳啃着西瓜, 艳羡地看着她那边客似云来, 眨眼的功夫, 就又拒绝了个眉清目秀的小哥哥,忍不住嘟囔:

    “涝得涝死, 旱得旱死。”

    班长是麦霸,手里擎着个麦克风不放,在跟金融一班的蒋新伟飙歌。

    “……爱拼才会赢,爱拼, 才会赢……”

    陈芳慢吞吞地擦手,手上沾了西瓜汁:

    “听到歌没, 你继续矜持,王学意可跑了啊。”

    于馨雅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正想拼一把,却见刚才还没什么动静的王学意突然站起,长腿一迈,就走到了光照不到的角落。

    他一屁股坐到了唐咪身边。

    “完了完了,一个宿舍的, 今儿晚上要血流成河了。”

    舍长叽叽咕咕。

    于馨雅红了眼圈:“她怎么能那样?”

    再是知道唐咪无辜, 也忍不住迁怒。

    “这也不怪人家——”

    班长拖长了音,“你要长成唐咪那样,人估计也会往你身边凑。”

    于馨雅顿时无话可说。

    只得狠狠地啃了口陈芳递来的碧根果。

    那边唐咪坐等又等, 就是没有等到传说中的校草,耐心早已告罄。按灭屏幕,正打算拍拍屁股走人,旁边又来了一人。

    她拐去一眼,立马就认出来,这位是于馨雅舍友指定要泡的对象。

    “你怎么不去唱?”

    “不会唱。”

    “我陪你唱。”

    王学意态度殷勤,意图昭然若揭。

    唐咪嘴角噙了笑,看着笑眯眯好接近,可嘴里跑出来的话,就不那么好听了:

    “哎,王同学,我对你不感兴趣。”

    两人眼睛一触,彼此就心知肚明,对方是什么玩意。

    如果说王学意是玩咖,那么唐咪,就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

    狐狸都喜欢纯情的书生。

    可惜喽。

    王学意耸了耸肩,唐咪这一款,他还真没交往过,想想就带劲儿。

    唐咪将手机往兜里一塞,正想起身跟班长口头告个别,就见包厢的门,被人拉开了。

    有强烈的光,从门外透进来,照得她眯起了眼睛。

    在眼角的余光里,一个男人背着光进来。

    身形偏瘦,极高,踮起脚感觉能碰到门顶。一身白t恤,淡蓝色牛仔裤,脚下却突兀地穿了一双男士皮鞋,她下意识抬头看,从极暗到极亮,眼睛的瞳孔好像折射了一道虹光,一时看不清人脸。

    蒋新伟却已经放下“死了都要爱”,双手大张着要给来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哥!你可来了!”

    包厢里,方才还玩得疯的女孩们纷纷注重起仪态来,个个端正坐姿,连跟蒋新伟合唱“死了都要爱”的班长大人,也收了爆破嗓,捏着嗓子,喊出变调版的“死了都要爱”。

    唐咪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光亮。

    与其说是男人,不如说是男孩。

    走廊的灯,给他镀了层柔光,他浸润在醉人的明光里,连眼睫毛,都像沾了弧光,一眨一眨,像跳动在人心尖尖上——

    男孩朝里看了一眼。

    那双眼睛,接了包厢暧昧的蓝光,无端端便落了漫天的星辰,有种温柔的错觉。

    当真是……

    唐咪找不出词来形容,只觉得这一刻,她十分能体会曹植在洛水河畔时的惊鸿一瞥是什么感觉了。

    魂飞天外,色授魂与。

    她舔了舔唇,也不说走,慢吞吞又坐回了沙发。

    王学意看着她前后判若两人的举止:

    “怎么?对我们大校草一见钟情了?”

    唐咪不搭理他。

    只是仔细地端详来人,最寻常不过的学生装扮,t恤起了毛边,不算新,比起蒋新伟那一身supreme,差了一个天堑,可就这地摊货都能撑起的颜值,也足足甩了蜡笔大新一条街。

    寸头,指甲修剪得很干净,看样子生活习惯不差。

    唐咪看着他被诓骗来,也不见生气,反倒随着蒋新伟坐下,认认真真地唱了一首歌,声音很好听,如古时所说的落玉。

    性格……

    她注意到,大校草自从落座,就没有碰过茶几上的任何一样东西,不论是瓜果、零食,还是饮料、干啤。

    手头不宽裕的人,常常会有过盛的自尊。

    “眼睛快掉下去了。”

    王学意歪着脑袋戏谑,“要不要给你介绍?”

    “不用。”

    唐咪评估得差不多,拍拍屁股就站起来,趁着大多数人注意力还在程昊身上,从后门口偷溜。

    “我先走了。”

    她说。

    王学意:“……”

    他睁着眼莫名其妙地看着唐咪像只猫一样,偷偷溜……走了。

    这时蒋新伟才领着何昊正过来,走路姿势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却只在角落见到一个讨人嫌的骚包王学意:

    “唐咪呢?”

    “走了。”

    “走了?怎么走了?”

    蒋新伟失魂落魄地道,“我还没给她介绍阿正呢!”

    “她见过了。”

    ……见、见过了?!

    他妈见过了还舍得走?!

    蒋新伟一颗被拒绝正钝痛的红心,突然间不痛了。

    人连校草都没看上,他被拒绝又算得了什么?

    何昊正全程安安静静地坐着,脸上一片漠然。

    既没有多余的疑问,也没有额外的好奇。

    蒋新伟显然已经习惯他那样,他这哥们,除了对功课和打工有多余的热情,其他什么甜姐、什么靓妹,放面前,那全是红粉骷髅。

    ————

    唐咪先回去,不是因为她对程昊没兴趣。

    恰恰相反,她很感兴趣。

    正是因为感兴趣,才想要开个好头。

    她要一样东西,自然是千方百计必须得到手,哪怕是用诡计得来的。而此时的何昊正,对她来说,就是这么一件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东西。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唐咪要保证手到擒来,自然就得先对程昊做调查。

    单亲母亲抚养长大,家境……从观察得来,恐怕不大好。

    手头拮据,除了打工,生活极其规律,三点一线,每天六点起,先在操场锻炼半小时,食堂吃完早饭,有早课上早课,没早课去图书馆,一三五晚上,学校附近咖啡馆兼职;晚上图书馆十点闭馆,十点一刻回宿舍。

    大一领国家奖学金,还领过一笔学院特奖,手头最老式的诺基亚砖头机,自律、清贫。

    唐咪目光在“清贫”二字上打了个转,又悄悄滑过去了。

    这样家庭出生的孩子,性子即使不狭隘,也绝不会多开朗。

    她要扮演的,自然是一轮能照亮郁郁少年心底的小太阳。

    鉴于追求者众多——

    “听说昨天有个大一学妹在金融学院蹲了一下午,终于蹲到了我们的大校草,亲手奉上了自己烤的小蛋糕,递了情书,直接被校草一句‘大学期间不谈恋爱’给拒绝了。”

    “何昊正哪回拒绝人,不是这一句?”

    “我看不是借口,人家压根没打算谈恋爱。”

    舍友在身后叽叽喳喳,自联谊会回来,于馨雅也不提王学意了,三人连舍长在内,脱口不离何校草。

    要说春心荡漾,也不算,只是注意力被成功转移了。

    唐咪套上新买来的鹅黄连衣裙,对着镜子化妆。

    唇釉选了水红色,照照镜子,又在腮红和耳朵上,打了一点儿粉色,才罢手。

    舍长转头看见,拍手:

    “老唐,你今儿这么精心打扮,是要约会?”

    陈芳和于馨雅听音,也转过头来。

    眼前杵着个跟春光一样明媚的姑娘,鹅黄连衣裙给她添了朝气,脸颊红扑扑,气色红润,一双剪水明眸就这么眨巴眨巴看着她们——

    照得她们心里也一阵亮堂。

    好一个小太阳!

    唐咪从她们的怔愣里得到了答案,神秘笑笑:

    “不是约会。”

    在舍友的连番追问里,唐咪掐准时间,一溜烟跑出宿舍,沿着林荫道,在最最恰好的时间,“偶遇”了刚上完辅修的大校草。

    何昊正安静地走在林荫道上,冷不丁一缕鹅黄撞入眼帘,像一道阳光,劈开了他沉郁的生命。

    “喂,我是经管二班的唐咪。”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何昊正抿紧唇,绕过了女孩。

    “我叫唐咪,别忘了啊!”

    从此后,这个无法无天的女孩,就阴魂不散地出现在每一处。

    “好巧,你也在这自习啊。”

    自习室。

    “好巧 ,我们一起。”

    图书馆。

    “好巧,我正好这门课也有兴趣,没想到你也在。”

    金融系专业课。

    在狂轰滥炸式地追求里,何昊正渐渐习惯了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她从没有因他的冷漠而懈怠,从不因他的拒绝而气馁,任何时候见她,总是笑着的,就像……头顶热力四射的太阳。

    整个北城大学都知道,校花唐咪,在追求校草何昊正。

    校园论坛甚至开出赌盘,赌唐咪能不能追到校草。

    “喂,你再不答应,我可就面子里子都没了。”

    何昊正眼前一暗,女孩像只小猫,脑袋有气无力地耷拉在图书馆的书桌上,周围若有似无的眼神让他不自在。

    “喂,答不答应。”

    何昊正合上书包,“我回去看书。”

    “喂。”

    唐咪匆匆收拾书包,跟了上去。

    在他越发快的步伐里,一声吃痛地“哎哟”,何昊正忍不住回过头去,发现女孩摔倒在了地上,光溜溜的膝盖撞上水泥地,蹭破了一块皮,有血丝丝丝缕缕往外渗。

    等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将书包背到身前,俯下身去了:

    “上来。”

    唐咪一个欢呼,直接跳到他背上,双手紧紧环住他脖子,声音得意: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何昊正将她背到医务室,上了药,又将她背回宿舍。

    这一背,几乎坐实了两人“交往”的事实。

    校园论坛传得铺天盖地,可唐咪发现,何昊正躲她躲得更勤快了,特意变换了固定作息,按照以前的规律,已经“偶遇”不上他了。

    校庆还有一个月。

    学院早先得到每个学-生-资-料,知道她会跳舞,专门找到她,要求她与其他人排一场舞,可唐咪却提出了独舞的请求。

    她排了整整一个月。

    除去上课时间,几乎所有时间都放在了这支舞上,这是她向他“投诚”的一支舞——

    为了不出意外,唐咪甚至贿赂了蒋新伟和王学意,要求他们一定将何昊正带来。

    何昊正果真来了。

    他坐在舞台后方,完完整整看完了这一支专门为他跳的舞,而后心甘情愿地印下了这一支名为“唐咪”的鸩酒,再也不愿醒来。

    从此后,他所有的痛苦纠结,与幸福快乐,都与她有关。

    “你来啦!”

    唐咪从台阶上飞奔下来。

    清俊的少年沉默地朝她张开双臂,将她圈在了怀里。

    “我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该有两更的。

    今天效率特别特别低,写到十二点过后,明天争取哈~

    大学篇结束,明天开始更包子~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总裁的初恋相邻的书:武之机铠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