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我穿越回来了

70、第 70 章

【书名: 我穿越回来了 70、第 70 章 作者:梦箩

我穿越回来了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穿越八十年代逆袭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    在宋如一和乔锐离开之后, 晚上吃饭时这位来自德国的王牌驯马师和他的同事聊起了这个话题,华国的同事一脸纠结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对救护车的出行有什么误解?”

    来了华国很多年从未叫过救护车的德国人真切的好奇了:“不是这样吗?”

    “反正肯定不会像你说的这样, 没事当然是最好的, 而且它是免费的, ”说着他也不确定了起来, 到底是收费还是不收费的啊, 不过唯一确定的是:“就算不免费, 收费也不高,还有我们国家的火警也是免费出警的。”

    德国人:“不收费的话不是容易造成社会资源的滥用吗?要知道华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

    和他坐在一起的华国人挠了挠头:“也许吧, 但是一般人没事不会去打这种电话的吧。”

    这位华国同事真是遵纪守法的好同志,每个人都需要向他学习,比如说顾南祈小朋友, 没事不要乱打电话。

    因为宋如一决定要参加来年1月28号在香港沙田马场举办的赛马比赛,于是她一回到学校就拿着请假条去找班主任请假了, 因为要留在马术俱乐部里练习。

    不要说她准备去参加比赛了,就算她高三剩下的时间不来学校, 只在家里玩,这样的假条班主任也是会批的, 毕竟都已经被保送了不是吗?

    班主任签字的时候还笑着对她说:“宋同学的生活还真是丰富多彩。”

    至于黎素,她最近也忙,忙着参加第三次全国高中生数学联赛, 自然又是一路杀到决赛的。只是华国科协规定,每一个高中生只能参加一次冬令营,但是因为她的成绩, 今年的数竞国家队仍旧有她的一席之地。

    因为两个人各有各的事要做,养在宿舍里的兔子就没人照顾了,黎素特地将它送回了家交到了妈妈的手上。而宋如一环顾了一下四周,将养在阳台的的那盆遁忧草送到了碧海方舟的别墅里,委托顾南泽代为照顾。

    顾南泽对此很是嫌弃:“一盆草,值得你这么上心吗?”

    宋如一认真的对他说:“这不是一般的草。”

    “是吗?”顾南泽绕着放在桌上不管是草还是盆都平凡无奇的植物转了两圈:“我没看出来它哪里不一般了。”

    “从我养它的那一天算起,至今快五年了,而这个草的品种,一般是无法生存这么久的。如果用人类的年龄换算的话,它已经是活了五倍的七十岁了。”

    顾南泽:“听上去……”

    “是不是很厉害。”宋如一顺着他的话说。

    “不,有点扯,”但是顾南泽还是大方的表示,这盆草可以留下,只不过他又道:“可我也不是每天都在家里的。”

    “没关系,不用除虫也不用施肥,你想起来的时候给它浇一点水就行了。”

    “不过,”顾南泽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终于想起了重点:“你说,你要去参加一个比赛,什么比赛来着,又是生物竞赛吗?”

    “不是,是赛马比赛,但是参赛之前,我还得去训练呢?估计好几个月都没空了。”

    “哈,”顾南泽觉得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你是去参加什么比赛来着?”这时他的助理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一进来就道:“顾哥,我们要出发了。”

    宋如一此时才对他道喜:“恭喜你第一部片子就得到了不错的反响,看来开篇非常顺利。”顾南泽的助理是两个月前刚请的,其实顾南泽团队里的人都是两个月前请的,他对着宋如一颔首:“宋小姐,”

    宋如一点了点头:“既然你们有事要办,那快走吧。”

    顾南泽呼了一口气,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眼镜戴上,起身离开前还不忘转头对她嘱咐:“有关你说的那个比赛,我晚一点打电话问你。”

    顾南泽坐上了来接他的车,车上还坐着团队里另外两个年轻的女孩,是专门收集网络的消息的,以后还要负责处理部分公关事宜。两人俱是认真的看着网络上的消息,见他上车坐下之后纷纷叫了一声顾哥,其中一个说道:“网络上的消息不多,但是基本都是正面的。”

    很多艺人身后都有一个团队,团队安排艺人的路线、未来的规划还有人设。往往他们说什么艺人照着做,有些不用艺人出面的事都压根都不会告诉他们。

    不过这也是看人的,像顾南泽这样的就凡事都要商量着来,他闭着眼睛仰头靠在座椅上,问了一句:“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和剧组一起参加一档综艺节目,还有两个采访,采访之后还要给一些粉丝签名?”

    “签名?”顾南泽睁开了眼睛问:“这剧播到第几集了?”

    “第二十三集,但是已经是电视台连续两周的收视冠军了。”助理回道。

    “哪里来的粉丝?第二十三集还没牺牲了,那个人物前期都没有什么闪光点。”坐在边上的女士为他解开了疑惑:“是颜粉。”

    顾南泽:“……”

    他干脆放弃了纠结了这件事,直接道:“你给我搜一下来年1月28号在香港的赛马比赛。”

    “顾哥你准备赌马?但是我觉得还是不要去的好,”助理听了之后劝解道:“很多人将赌马和赌博联系起来,要是被人拍到的话,那就是留下了一个把柄,这对我们未来的规划不利。”

    顾南泽现在的团队配置基本已经齐了,所有人加起来的工资,都是由他支付的。是的,由他支付而不是公司。公司又不是做慈善的,一个新人有这个高规格的团队,分派给他一个金牌经纪人,已经很善待他了。等他以后水涨船高,自然还会有更好的待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华影至少不会坑他。

    有团队和没团队是不一样的,专业的团队能够避免新人走很多弯路,更重要的是会为你打理好一切事宜。所以说,那些没有后台、金钱孤身一人从头开始闯荡娱乐圈的,一开始的日子基本都是很不好过的。当然不排除运气爆表的一些人开始就一路顺风,概率就和中一千万彩票那样高吧。

    “赌什么马!我妹妹要去香港参加赛马比赛,”顾南泽抬眼问:“搜到了吗?”

    “搜到了,”负责网络公关的女孩将搜出来的消息念了一遍,最后一段话则是:“奖金池里已经积累了不少于5000万港币的奖金,在两项最重要的赛事中,1000米和1600米的短途杯和女王杯第一名预计能获得800万港币的奖金,2200米的中长途冠军杯第一名预计能获得1000万港币的奖金。”

    有关赛马比赛的消息和规则当然不是这么一则新闻就能让人明白的,但是从它最吸引人眼球的地方就能看出一些情况。

    “这是商业比赛吧,那比赛估计会很激烈。”顾南泽摸着下巴说了一句。

    女孩点了点头:“是的,目前还没到报名截止,已经有超过十二个国家的俱乐部参赛了。”

    马术俱乐部里,宋如一听德国教练给她认真的做培训,好在他多年来,就是按照国际赛马的规则训练沙利亚的,因此对于规则,重点是培训宋如一还有一人一马之间的默契。

    但是在此之前,她还得提前准备一套专业的骑士服,好在这个时间足够他们选择。

    德国人的心情并不紧张,培训期间也是很轻松的样子,第一,他本身就是专业的导师,第二,他压根就当宋如一心血来潮,想去玩玩而已。

    说不定赛程初期就被刷下来了,更不要说最后代表俱乐部参加决赛了。不过既然答应了做她比赛期间的导师,他自然会尽责的,至于获奖的分红,他开始就没期待过。

    德国人将多年来积累的一些心得和种种小技巧都传授给宋如一。两人像是朋友一样交谈,最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道:“我相信你能够和沙利亚心有灵犀,但是像之前那样不穿防具的举动,千万不要发生了。”

    等到宋如一已经足够了解赛马的规则,她的一整套骑士服还有防具都已经送过来了,接下来就要加入到另外两个参赛者里一起训练了。

    赛马会虽然是马和骑师一起参赛的,但是长久的马会历史,已经足够让专业人士总结出规律了。获胜的因素人最多只占其中的三四成,而马起码占其中的六七成。

    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公正,参加比赛的马有着严格的标准,比如说这一次的赛马会允许4岁和4岁以上的纯血马参赛。但是雄马和雌马对负重有着不同的要求,雄马的负重是130磅/58千克,雌马的负重是120磅/56.2千克。

    这是提前公布的,大家在训练期间,就会按照这个规定练习。另外两位骑师都不太看得起宋如一这个小姑娘,觉得她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只是当进行第一次1000米至3000米的平地速度赛训练之后,两位男士都有些沉默。

    其中一个问她:“你参加了哪几项赛事?”

    “就平地赛三项。”

    “没有考虑过障碍赛和越野赛吗?”另外一个在到达目的地之后还跑出去好远,回来后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对着她问。

    宋如一摇摇头:“没有,根据我的基础,教练建议我选择相对比较简单还有安全一点的项目。”

    “这样说也有道理,但是骑师当久了,就知道,只要控制的好,出现危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说着对方又一次注意到了她的年纪和相貌:“好吧,你看上去很年轻,你的进行专业的训练多少年了?”

    宋如一回答:“我从十四岁开始认识沙利亚,现在已经四年了。”

    “你今年才十八?”

    宋如一已经控制着沙利亚往回跑了:“当然了,未成年人不能参加不是吗?”

    两位男骑师:“……”等等,重点不是这个,我们以为你只是看着小,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小啊。

    德国人早就看到了在目的地的工作人员发过来的时间,一瞬间对宋如一有些改观,他有些惊喜:“露易丝,我险些小看你了,但是接下来要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受得了这个比赛强度了,在马背上的感觉很好,但是很容易让新手感觉到骨头被颠碎了一样。”

    “我说过我的身体素质还不错。”

    “说的可不算,”德国人伸出一只手对她摇了摇:“得用事实证明而已,看看你明天会不会腰酸背痛吧。”

    如此过了一个星期后,他有些呆愣的问宋如一:“为什么你能够这么快就掌握飘骑的要领?”

    因为高额的奖金,商业赛马往往竞争激烈,在这样的比赛中,如果想要取得优异的成绩,不止要有一匹体能速度上佳的马匹,还要有技巧高超的骑师。虽然骑师可能只占成功的二三成因素,但是不能不把二三成不当一回事啊。

    而且当马之间的差距小时,骑师就显得很重要了,飘骑是大部分优秀骑师都能掌握的一种方法。对此宋如一无辜的回道:“我说了,我很厉害的。”

    你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不过这不重要,德国人很欣慰的看着她:“没想到你学的这么快,这样,进入复赛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复赛吗?”

    他再说话时声音里就有些不赞同了:“不要太过骄傲了小姑娘,你现在还不算是专业的骑师。”

    宋如一是从12月初开始训练的,1月15号,这一场在香港沙田马场举行的赛马比赛已经截止报名了,而且参赛俱乐部已经带着他们的选手和马匹到达了香港。

    最后统计总共有二十六个国家三十七个俱乐部参赛,其中像宋如一这样作为马主,又是骑师人不太多见,好在她没有连训马师的位置一起包揽了。

    她参加的都是平地速度赛马,要是有幸能够一场场冲进决赛,比赛的流程就会被拉的很长。赛事从1月28号开始,分日场和夜场,每场比赛日场最多十四匹马参赛,夜场最多十二匹马参赛,前六名为优胜,可以获得金额不同的奖金。

    再最开始,奖金总是微薄的,但是随着不断的优胜,距离最后决赛越近,奖金几乎是成倍增加的。而且作为国际一级赛事,越到后面,关注的人也是越来越多的,等到了决赛,观看直播还有到现场观赛的人数不亚于看一场欧冠足球赛的人。

    而且它还牵扯到赌马,在香港,马会缴纳的博cai税是他们税收重要来源之一。经过将近两个月的比赛,宋如一每次都进了决赛,但总是无缘前六,至于俱乐部的另外两位骑师,在赛程中段就已经被淘汰了。

    在最后一场中长途决赛之前,德国人认真的看着宋如一,“露易丝,你激动吗?我很激动。”比赛期间,他早就被狂热的氛围所感染了,这里简直是赛马爱好者的天堂。

    宋如一双手交握支撑着下巴,对他说道:“在1000米的短途赛和1600米的中途赛中,我都没有进入到前六名,现在你为什么看上去像是在为我能不能拿到2200米的冠军紧张一样。”

    “短途和中途是你的弱项,这我们早就知道了不是吗?沙利亚很优秀,当然你也很优秀,你们都是天才,但是训练时间还是太短了,不是长途展现不出你们的优势和默契。”他来回渡步,“2200米,我觉得这次你很有机会进入到前六名。”

    “哦,”宋如一慢悠悠道:“教练,你还记得你当时培训我的期间,是怎么说的吗?你说‘露易丝,重在参与,你在比赛中能够坚持住一半的赛程,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你这么快就把自己说过的话忘记了吗?”

    德国人并不理会宋如一的挖苦,接着将一大叠报价单递到了她的手上:“有人对沙利亚的出价最高已经达到五百万了。”

    宋如一有些惊讶,接过来兴致勃勃的翻看,“五百万?”德国人不以为然道:“五百万就想带走沙利亚,简直是在做梦。”

    宋如一提醒他:“你要记得我当初是一百万将它买下来的,分期付款。”对方沉默了,他想,这一笔买卖,绝对是俱乐部创立以来,做过最赔本的买卖。

    燕京华影娱乐总部,顾南泽坐在休息室里打开了电视,如同前几次一样非常熟练的调到了香港赛马比赛解说频道。

    封文华拿了几份剧本还有广告邀约敲门进来了,瞄了一眼电视,“最近怎么对赛马感兴趣?”

    他手下不止顾南泽一个,还有一个影帝图桑,图桑作为一个影帝,需要他亲自盯着的事情可比顾南泽的多多了。在顾南泽的团队步入正轨之后,那边刚好出了一些负面舆论,他忙的焦头烂额,压根没有精力注意其他,这边基本靠电话还有视频联系。

    顾南泽团队里的人也不会专门告诉他,顾南泽的妹妹去香港参加赛马会了。又不是顾南泽去参加,透露艺人家人的私事,多不专业啊。

    “有什么事吗?”顾南泽的视线依旧停留在电视上,听到他的话头也不抬的问。

    “有几份广告合约,你看看有兴趣吗?”

    顾南泽将那一叠合约拿过来,半躺在沙发上一份份翻看,“洗衣粉广告?还是个从来没听过的牌子,我看看金额多少,三万快?!”他直接将第一份往旁边一扔,那份合约就掉在了地上。

    接着是第二份、第三份,不管是是乳酸菌饮料还是从未听过的牛仔裤品牌,甚至还有一个二手车app的广告,一个个报价还不如最开始的那个洗衣粉呢?

    更重要的是这些广告,他转头认真的看着封文华,“你认真的吗?”

    封文华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些广告合约还不错,而且那个洗衣粉的牌子也不是毫无名气的,牛仔裤也是国内一个二线的牌子了,不过你既然这么表现,我以后会慎重选择的。”

    顾南泽瞄了一眼电视,比赛还没开始,解说还在介绍骑师的相关情况和这一届赛马比赛举办的缘由,最后话题还谈到了伊丽莎白女王身上,也是真够天马行空的。

    “这一场决赛,还要关注来自我们华国燕京市的女骑师宋如一女士,她在之前1000米的短途赛和1600米的中途赛遗憾排名第九和第七,无缘进入前六。”

    “但是这位年轻的女骑师无疑已经进入了很多人的视线。”既然是华国的解说,自然是着重介绍华国的参赛选手的,连对方代表的俱乐部都只是提了一嗓子。

    封文华越听越觉得不对,他转头看了一眼电视的方向,刚好屏幕上出现了宋如一的脸。她穿着骑士服,头上还有膝盖上都和所有骑师一样,戴着配套的头盔和防具。然后,她是其中最年轻,也是颜值最高一个,还是唯一进入到前六名的女性。

    可能是由于这个原因,摄像机在她脸上停留的时间别其他骑师要久很多,观看比赛还有直播的人对节目组的上道很满意。毕竟说实话,世上大部分人都是颜狗,要是又有实力,又有颜值,就更好了。

    封文华觉得自己只是去处理了一次图桑的事而已,回来后对整个世界的认知都发生错误了。他问了一句:“宋小姐的年纪,不是应该在上学吗?”

    从第一场开赛到现在的决赛,比赛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不止了,虽然封文华不知前因后果,但是他还是知道,三月中旬是学生们都是应该在学校里上课的日子。

    顾南泽漫不经心的说道:“她是清华的保送生,请假很容易的。”还对他摆了摆手:“封哥你往旁边坐一点,挡着我的视线了。”

    于是封文华往旁边坐了一点,暂时放下了和顾南泽谈接下来接哪部剧,不,是去哪个剧组试镜的事。因为他现在还是个新人,没有到可以挑三拣四的程度,应该是别人对他挑三拣四。

    要是倔脾气,就闲着吧,就像他刚才对广告表现的那个态度,在广告这一块估计会闲很久。而距他上一部戏结束也快两个月了,换一个人早就急的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了,也就顾南泽,还有空天天看赛马,虽然是因为有她妹妹参赛。

    电视解说是现场直播,比赛开始了,十四位骑师都已经翻身上马,蓄势待发,就等一声令下。不要看中长途有2200米,比赛结果出来也就是瞬间的事,现场的气氛在那几分钟,简直狂热的无以复加。

    解说将重点放在了宋如一身上,“现在宋如一在中间,我们通过大屏幕可以看到,她的表现还是很沉稳的,也没有慌张。……她冲刺了,现在已经第五位了,优胜有望。”最后略显激动的说道:“第三名,来自燕京市的年轻女骑师宋如一获得了第三名,比第四名超出了整整一个身位,恭喜她。”

    比赛结束之后,就是等待结果的公布了,在这期间,解说会回顾比赛,并放慢镜头对骑师还有马匹之间的状态进行分析。三分钟后,现场大屏幕上公布成绩,沙利亚以3分23秒55排名第三,代表队自然是写着俱乐部的名字,骑师和马主显示的则是宋如一。

    香港沙田俱乐部赛场终点,一位英国的骑师跟宋如一搭话,他是这次比赛的第一名,“像我们这样的骑师,只能拿到奖金的百分之十,你是马的主人,起码可以拿到百分之九十。还有恭喜你,你这一场跑的很不错。”

    事实就是这么残酷,比赛的骑师获得了荣誉还有称赞,但是根据规定,获奖后起码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奖金是归于马主人的。

    对于最后的称赞,宋如一则是对着他点了点头:“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  祝今天出壳的宝宝生日快乐(づ ̄ 3 ̄)づ,订阅满30w字不跳章的宝宝们可以获得10瓶营养液,跳章每3w也可获得一瓶,求灌溉~

    继续有红包掉落,~\\\\(≧▽≦)/~啦啦啦,随机拾取哦~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穿越回来了相邻的书:绿袍老祖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