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乘龙佳婿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太过火了!

【书名: 乘龙佳婿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太过火了! 作者:府天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绝世邪神香江恐怖广播申公豹传承枪械主宰危险关系带着农场混异界三国之无限召唤随身英雄杀美女圣约书抗战之中国远征军重生之神级明星    听到这么一个明显带着惊恐的叫声时,张寿的第一反应是太夸张了,怎么会这么快。而第二反应才是,如此神出鬼没地把罪魁祸首丢在这,是不是太过头了,回头人家说不定要以为他身边有无数顶尖高手,那传言绝对会说得神乎其神。

    可就在他看到马三爷撩起袍子下摆,一阵风似的冲过去查看动静时,他却偏偏听见耳畔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既然连苦主带人犯加上杀人未遂的凶嫌都要送去宛平县衙,那就连这个被人指认是幕后黑手的汪四一块捎带上好了,免得回头还要多跑一趟!”

    张寿不用回头都知道那是谁,当下简直是哭笑不得:“花七爷,你这动作太快了吧?不过,你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

    一身寻常打扮的花七显得格外无辜:“我这不是让阿六知会过寿公子你吗?”

    对于这轻飘飘的知会这两个字,张寿顿时为之气结:“阿六只说你会去把这个逃之夭夭就麻烦了的家伙抓回来,可没说你会用这种法子给我抓回来!你信不信明天京城就会有人言之凿凿地说,我肯定是家里养了一大堆神出鬼没的绝顶高手,谁得罪了我就没好果子吃!”

    “这有什么不好吗?”花七一面说,一面还打了个呵欠,“在京城这种地方,怕的是有野心没手段,怕的是有手段没人手,你什么都有,日后敢惹你的人就要掂量掂量。如果能够吓得以后没人敢再算计你,那我做的这一票岂不是很值?如此一来,我日后也能少忙一点。”

    张寿却觉得花七这日后少忙一点的陈述有些不太对头仿佛并不仅仅指的是在这御厨选拔大赛期间能少忙一点。因此,他眉头一挑,立刻追问道:“什么叫日后少忙一点?这一场盛事也就十天半个月而已,今天杀鸡儆猴,日后你和你的人不是就能清闲了?”

    “呵。”花七嘿然一笑,这才若无其事地说,“以前我是被放在赵国公府保护莹莹大小姐的,但莹莹大小姐既然都要嫁给你了,我那时候还呆在赵国公府干嘛,让赵国公给我养老吗?日后就要靠你养着我了,所以我现在努力一点,日后岂不是就能少忙了?”

    你居然要跟着朱莹陪嫁到我家来?咳咳,这好像不算是陪嫁……但意思是相同的!

    张寿正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心中紧急评估这个阿六口中的疯子到自己家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毫无疑问,从安保的角度来说,原本人手训练不足,安保等级稀松,大多数时候只靠一个阿六撑起内外的张园,那无疑是得到了一根定海神针。

    然而,从安定的角度来说,他能管得住花七?管不住的话,万一人像今天这样自作主张,那可就不是一点点问题了!因此,只是瞬息之间,他就立时做出了回应:“如花七爷你这样的人,到哪都是别人求之不得的,但我这小庙恐怕容不了你这尊大菩萨。”

    眼见马三爷和几个兵士正围着不省人事的汪四爷在那紧急交谈着什么,而阿六在朝自己这方向瞥过来一眼后,也已经带人凑了过去,花七这才挠了挠头,随即笑出了声。

    “你是觉得我这样一个听调不听宣的人在家里,不太好安置是吧?”

    张寿毫不避讳地说:“没错,我和赵国公不一样,他是风里来雨里去,战场上打出来的国公,府里精兵强将一大堆,多出你一个也无所谓,纯当养一个清客,但我不一样。钱粮支出是小事,多一个算不准行踪,猜不透性情,行事随心所欲的人,我会觉得不够安定。”

    当初自己被派到赵国公府的时候,花七眼见得赵国公朱泾明明眉头大皱,却不得不无奈答应,而如今张寿比当年的朱泾从权力还是地位年纪上都差得很远,却竟然一口回绝自己,他只觉得很新鲜。

    因此他索性就直接问道:“那你是想向皇上回绝此事?”

    “我还不至于这么冒失!”

    张寿已经转过身来正面直视着面前这个行事我行我素的怪人虽然正是花七把某种行事风格遗传给了阿六,但他还是觉得,阿六至少还是可控的,而眼前这家伙是不可控的。因而,他坦然正对着对方的眼睛,给出了一个刹那间就在脑海中成型的方案。

    “既然你从前就是听调不听宣,今后估摸着也命令不了你,当然也不想给你下令。所以,我打算聘请你为教官,你帮我训练一下家里的那些人手。要知道,如今我家里不是阿六从市井之中搜罗来的,出身性情各异的人手,就是从融水村乡下来的,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

    “乡下那批人,阿六完全能够镇得住,但市井之中的人,他都是靠着拳头又或者别的什么召来的。我不希望市井之徒把坏习惯带到家中来,所以希望有个强力的人帮我镇住他们,想来这对花七爷你来说轻而易举。而且,让他们改一改旧日习性,想来你也能做得到。

    “我不需要家里这些人上战场,拼刀枪,舍生忘死,奋不顾身,但需要他们在保卫家园这一点上能专业一些,至少防守住那些容易被人侵入的死角。当然,这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我希望你在他们防不住的地方布置些东西,至少能第一时间发现有人入侵。”

    花七再一次若有所思地端详着张寿,随即就咧嘴笑道:“寿公子你是个爽快人,成交!”

    张寿没想到花七嘴里称赞自己爽快,实际上却更爽快,这一次换成他发愣了。

    不是这疯子早就是抱着跑他这里偷懒摸鱼的主意,如今他这么一说,正中下怀了吧?

    但不管怎么说,这样一个不能拒绝,但用起来却又不那么顺手的人物,能够用这样的方式让其发光发热,他已经很满足了。至于把这种人收为腹心,然后将其使唤到如臂使指这种痴心妄想,他是绝对不会有的。

    花七这样的人,就算权势地位足够都未必能收服,他指望王霸之气一放让人纳头便拜?

    就在张寿和花七谈妥条件的时候,失魂落魄的马三爷已然断定地上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真的是汪四爷。他眼睁睁看着铁衣帮的赵铁牛一群人将其架起之后,如同破麻袋似的搬到一辆大车上,随即把那几个捆得如同粽子的犯人以及只剩半条命的杀手丢上去,心情复杂极了。

    他再看看之前那些个怒火熊熊的苦主,就只见此时此刻一大群人非但没有大仇得报的轻松,反而一个个都有些茫然,他突然觉得自己很理解他们。

    他们一向认为再也找不到亲人,一向认为这辈子都找不到仇人,报不了仇。他一向认为这南城就会是他的地盘,任何人都动不了他一根手指头,就犹如汪四爷这样的地头蛇永远都能盘踞在那里。然而现在看来……

    一切都是屁!

    苦主的冤情从前没人管,他从前过得舒坦,那是因为权贵从来都没往他们这边看!如今只是一帮蠢货无意间冒犯了张寿,这铁板踢得……汪四爷之前还只是漫不经心似的派了个人找他,希望把这事静悄悄抹平,结果现在汪四爷自己就和条死狗似的即将被人拖衙门去了!

    一面想一面走,昔日威风八面的南城兵马司走得高一脚低一脚,不时还抬起袖子去擦汗,也不知道在这快到中秋节,天气早已经转凉的日子,他哪来的这么多汗。

    当马三爷来到张寿面前时,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一个笑容:“张博士,这次的事情……”

    “这次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张寿似笑非笑打断了马三爷的话,轻描淡写地说,“说到底也只是某些人眼瞎撞见了我,我又是个受不了气的,既然正好有仗义出手的民间勇士出手拿下了人,我也就顺便管一管而已。”

    鬼才信你是顺便管一管……刚刚你身边那个凶神恶煞的少年一出现,“仗义出手”的铁衣帮帮主赵铁牛不是屁颠屁颠上去行礼问好的吗?

    马三爷暗自大骂,但却无可奈何。因为他知道,就算张寿原本对外城的现状不满,可如果不是那几个家伙正好打这位的主意,人家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兴许还得继续等一阵子。此时此刻,他谦卑地低下了头:“说到底,都是下官等人失职……”

    这一次,张寿没有打断马三爷的话,而是任由其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赔礼认错的话。尽管他是认为南城兵马司上下该清洗换血了,但也没必要流露出口风,否则,保不准人家在万分绝望之下,会直接狗急跳墙。

    因此,直到马三爷那好话说了一箩筐,他这才淡淡地说:“过去的事就当过去了。既然是罪魁祸首已经落网,那就等宛平县衙那边审理出一个结果就好。”

    “是是是,张博士真是宽容大度……”马三爷自己都不相信张寿真的能够宽容大度,至少他知道自己遇到这种事,那是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绝对会除恶务尽。

    他只想着态度谦恭一些,不要像倒霉的汪四爷那样立时三刻就被收拾,至少能回去赶紧转移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财富,留给妻儿家小一份家业。

    总算他如释重负的是,直到他最终试探性开口告辞,张寿也始终是淡淡的,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这下子他顿时放心了,就他这样的小人物这也是他难得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是小人物当面被人发火现开销才是常理,完全没道理还要留到事后算总帐。

    而他这一走,刚刚循规蹈矩站在张寿身后,一副我就只是个随从模样的花七,这才出声说道:“南城兵马司上下都烂透了,皇上届时肯定打算换一批人,姑爷你有人可推荐吗?”

    没注意到花七对自己的称呼又突然发生了变化,张寿呵呵一笑,没好气地反问道:“我才来京城不到一年,中间还在沧州呆了几个月,你觉得我有没有人可以推荐?”

    “我还以为姑爷你打算再推荐几个自己的学生,比如襄阳伯张家那个大块头之类的。”

    张寿这时候才发现花七那个称呼,但他现在被人叫姑爷叫多了,早已脸皮厚到无所谓,反而花七这话实在是意味深长,他完全无法确定这是人自己的意思,还是皇帝的意思。

    毕竟,阿六口口声声把花七称作为疯子,让他下意识地觉得这家伙说话不能当真。

    所以,他没有太多细想就不以为然地说:“张大块头如今虽当了斋长,成绩也尚可,但人也只不过是刚刚稍有上进,就算他是勋贵子弟,贸然进南城兵马司任职,却也是揠苗助长。当然,如果皇上有意简拔勋贵子弟入内历练,然后配上诸如当初王大尹那样严厉的上司……”

    “这样以老带新,我觉得兴许能练出一群可用的人来。”

    而张寿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只不过是随口这么一说,花七竟是递过来一个让他再次完全没料到的问题:“那姑爷你觉得,朱大公子,也就是你那未来大舅哥去当这个上司如何?”

    我……去!原来花七早早埋下的坑竟然在这儿等着!这家伙真是太过火了!

    张寿很庆幸自己已经历炼出了心里吐槽面上不改色的本领,此时虽说已经在心里使劲骂娘了,却还能淡定地看着花七,甚至连声线都没什么变化:“花七爷你自己觉得这合适吗?要知道,朱大公子人在沧州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我记得他已经四品了吧?”

    做沧州知府还能算是武转文,勉强不算辱没这位未来的赵国公,可如果是南城兵马司的兵马指挥……那才正六品,这任凭是谁都会觉得是左迁吧?

    总不能就因为朱廷芳手段厉害,能给广大勋贵子弟做榜样,顺便管教他们,就把人调到南城兵马司这个明显有油水没前途的地方吧?他已经坑了朱廷芳一次,不想坑人第二次了!

    花七非但没有因为张寿这反问而有太大反应,反而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话说得也是。皇上也说南城兵马司品级太低了,镇不了人,长此以往,在任的人也不会大费周章整顿治安。更何况和内城的东西北城兵马司比起来,南城兵马司管辖一整个外城,其实更重要。”

    “回头我就对皇上说是你说的,建议把南城兵马司的兵马指挥提拔为四品。”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乘龙佳婿相邻的书:魔神法师至尊武神重剑无敌契约新娘地球高手在仙界超级殖民异世界我的老婆是军阀黑暗国术洪荒之无限兑换第一皇妃盗墓修神唐朝好驸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