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寒门祸害

第155章 题画

【书名: 寒门祸害 第155章 题画 作者:余人

寒门祸害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盛世医香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    这副竹画没有过多的笔墨,仅是一簇高瘦的小竹,姿态万千,叶子亦明暗分明,呈现远近布局,最高那根竹子显得干瘦而挺拔。

    不得不说,这已经将竹子画了出来,确是一副难得的好画。

    吴桂芳似乎对这幅画很是自信,目光徐徐扫过众举子,似乎猜到没有人会敢接下这个活,目光又朝着坐在案前的尹台望去。

    尹台的学问与名气都摆在这里,这位出身翰林院的礼部右待郎若是肯给他这幅画题诗,那无疑是最为合适的人。

    若尹台像严嵩那般,能从南京的泥泽中走出,并成为大明的首辅。那他这一副呕心沥血的竹画,无疑会成为传世佳作。

    正是如此,尹台成为了他的第一人选。

    只是他很快就失望了,尹台除了刚开始举行仪式的时候还有些心神在这里,而随着仪式结束,整个人像是灵魂出壳了一般,注意力根本不在这里,压根都不朝他的画作看上一眼。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了林然身上,这个出身于粤西的才子,有着“竹君子”的美誉,那首《石竹》无疑是罕见的佳作,但可惜不符合这副画。

    只是若这位竹君子真有什么好的竹诗,让他帮忙题上,倒也可以接受。这提携后进,恐怕也算得上是一段佳话。

    但郎有情,妾却不一定有意。

    林然领着一帮粤西的举人向一位同考官请教赴京赶考事宜,听到吴桂芳弄出的动静后,仅是好奇地望了一眼,然后又是继续请求这位同考官。

    跟着乡试的秋闱相对,会试称为春闱,于次年的二月举行。

    现在眨眼十月就要来临,离会试的时间不过四个余月。这时间看似很多,但从广州到北京有着二千多公里,路程恐怕都不一定够用。

    “或是能赶得上会试,又或是赶不上会试!”这是年纪最老的同考官姓徐,亦刚好是林然等人的房师,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敢问这是何解?”林然等人疑惑地问道。

    “赴京数千里,一钵一杖可达,一车一仆亦可达,但所费时间不一!”徐房师打量着林然等人的衣着和装饰,微笑着说道。

    大家闻言便是无奈地对视一眼,已经知道他话中的意思。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若是一路花费无数,或是马车代步,或是纵马前行,又有仆从侍候,那一路自然又快又省力。

    只是对于比较贫穷的举人,若一路仅是靠着双腿和乞讨前行,或者是省吃俭用赴考。那也是可以去到,但自然不可能赶得上明年二月的会试。

    “若手上还算宽绰,带一仆从耳,所耗年月几何?”有一个举人结合自身的情况,又是冲着徐房师请教道。

    “如果没有什么累赘,而且手头宽绰,现在此刻启程的话,你们还是可以按时参加会试的!”徐房师微微地点了点头,但又是竖起二根手指补充道:“但你们要考虑二个问题!”

    “请赐请!”众举子看着他表情郑重,便是拱手道。

    “一是水土不服,二是江浙倭患!”徐房师抬头望着他们,认真地说道:“水土不服且不论,但这倭患却得提前考虑。这前往京城赴考,自然是海路最顺畅,但现在行不通,所以只留下二条路径。一是经福建至浙江扬州,从京杭大运河到达京城,但却要考虑江浙倭患的危害;一是过湖广至汉口,再经由南阳、洛阳北上到达京城,这个路途虽然安全,但所费时间较多。”

    “徐师,依你之见,我们该从何路前往?”孔光明拱手问道。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自然是前往汉口再行北上!”徐师淡淡地说道。

    林然的眉头微微地蹙起,走水路无疑是最快捷和比较安全的,特别是京杭大运河北上,是一段很高官的路程。

    但现在的环境下,确实要考虑江浙的倭寇,似乎只能选择最稳妥的路线。只是这路的风险亦是不少,这是从南到北贯穿整个大明,难免会遇上山贼和强盗。

    另外,有一个问题却是他不得不考虑的。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他回长林村了,跟着那些风光回乡的举人相比,他这个解元却只能选择即刻起程赴考。

    对于虎妞的安排,他亦是难以取舍。

    “林解元,在下敬你一杯!”一个惠州府的举子来到了林然面前,朝着他举杯微笑地道。

    林然虽然有些心事,却亦是脸露微笑应酬了一下。只是他正要回座位上,那个举人却又是说道:“听闻林解元有竹君子的雅称,那首《石竹》更是惊世之作,何不代表我们,为吴大人题画呢?”

    “对,让竹君子来题!”

    “哈哈……我来给解元研磨!”

    “外面可是说解元郎许久不出诗作,都已经是江郎才尽了,你得趁这个机会证明下自己啊!呵呵!”

    ……

    众人闻言,便是刷刷地望向了林然,亦是有广州府的举子相视一眼后起哄,很多人却是藏着一个看好戏的心思。

    “可以!”

    林然仿佛没看出他们的意图一般,眼睛仅扫了一眼那副竹画,便是轻轻地点头,并将手中的酒杯递给赵东城。

    看着他要接下这个差事,吴桂芳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但仅是下一秒,他的心提到了嗓门眼,眼睛亦是瞪得大大的。

    不少人亦是如此,都是惊讶地望向了林然。

    却见林然示意将画作放在桌面上,他手持着狼毫笔,沾了些墨汁,笔尖便朝着那副画而去,竟然是打算直接就在上面题诗了。

    “不可啊!”

    吴桂芳看到这一幕,那三个字就要喷出来,想要制止林然这个鲁莽的行为。只是林然的动作很快,笔尖都已经沾到纸上,担心此刻喊出会惊扰到林然的笔尖毁掉诗作,最终是生生地咽了回去。

    只是心里却是想着,一会该如何找这狂妄的书生秋后算账,让他品尝一下他这位从三品大员的怒火。

    林然收敛心神,仿佛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笔尖上,便是泼墨挥毫,用漂亮的隶体在纸上写下了一首全新的竹诗。

    “淡烟古墨纵横,写出此君半面。”

    “不须日报平安,高节清风曾见。”

    此诗一成,四下轰然拍手称好,而吴桂芳亦是愣在当场。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祸害相邻的书:异界之仙武者传奇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