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寒门祸害

第156章 浮夸

【书名: 寒门祸害 第156章 浮夸 作者:余人

寒门祸害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唐朝好地主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    “淡烟古墨纵横,写出此君半面。”

    这无疑是一句好诗,特别是“纵横”与“半面”用得极为巧妙。只是历来好词好句,但却不一定会是好的韵意。

    粤西这边的学子却强忍着拍手称赞的冲动,眼睛的余光睥向了一旁的吴桂芳,心里泛起了一丝担忧。

    “哈哈!狂妄!”

    “看你这次怎么死!”

    “侥幸中了一个解元,却连参政大人都不放眼里了,呵呵!”

    ……

    与之相比,先前起哄的粤中举子心里却是得意无比,鄙夷地望了林然一眼,然后幸灾乐祸地等着吴桂芳的暴怒。

    这句诗无疑是有点打吴桂芳的脸,这句诗的意思类似于“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其实话意不错,但用的场合却不对的。

    如今吴参政大人让你来题画,自然是想让你对他的这副画进行吹捧,结果你却偏偏来了这么一句,不是打脸又是什么?

    正是如此,粤中的那些考生心里很高兴,想看这个抢夺他们解元之位的小子吃瘪。

    “好!好!”

    正是这时,两个“好”字突兀地在宴会中响起,第一个“好”字像是有感而发,第二个“好”字则像是经过深思的评价。

    “怎么这样?”

    “真是见鬼了!”

    “我怎么觉得写得很一般呢?”

    ……

    粤中的举子寻声望去,却是一个个都是呆若木鸡,难与置信地望着座上的尹台。

    咦?

    不要说粤中的举子,哪怕是心向着林然的粤西举子亦是愣然,惊讶地望着座上的老者。

    却见今晚一直魂不守舍的尹台,这时却是流下了两行浊泪。

    一时间,整个宴会的目光都落在尹台的身上。

    大家看着尹台如此大的反应,不由得面面相觑。却是谁都不够明白,主考官大人为何突然间哭泣,这诗似乎没这般大的威力才对?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知鱼之乐,焉知鱼之痛?

    尹台作为此次宴会的主角,成为七十五名新科举子的恩师,但却难掩心中的失落。

    虽然很多人都在猜测着,此次他被任命为广东的乡试主考官,是不是已经受到了上层的关注,进而有机会回到北京六部担任待郎,从南京的泥泽中爬出。

    只是以着他对朝政形势的判断,却知道不会有这一种可能性。能够从南京爬出的,要么是党争中的胜者,要么就是能成为嘉靖帝的有用棋子。

    但如今的首辅严嵩对嘉靖是言听计从,简直就是无微不至,根本就是无孔可钻。只要能让嘉靖开心,严嵩能够将天下的黎民百姓置于水火,试问有着这样“尽心尽力”的首辅,嘉靖何须来南京找听话的人呢?

    而在党争中,他打一开始就错站清流的队伍中。为官三十六截,仍然不得志,最终更是被打到南京养老,成为官场中的失意人。

    不过,他虽然明悟得有些太晚,但就在前阵子,却有一个巨大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

    只是世事弄人,他最后没能抓住,这次回南京注定要继续坐冷板凳。

    今晚看着这些意气风发的举子,不由得想起曾经在琼林宴上的自己,一时间却是悲由中来。曾经的理想,如今的困局,让他心里再难以平静。

    正是他痛苦万分的时候,一首诗却是传到了他的耳中,让到他心里猛然一震。

    “不须日报平安,高节清风曾见。”

    这句诗其实藏着一个典故,唐段成式《酉阳杂俎续集支植下》述:“北都惟童子寺有竹一窠,才长数尺。相传其寺纲维每日报竹平安。”

    现在这句诗的意思是:不需要像那个主管僧寺事务的和尚一样每天报竹的平安,因为高节清风是竹子的本性,这点大家都知道。

    是的,这诗句如同一道闪电,突然将他照亮。

    尹台一下子拨开了心头的所有迷雾,他的本性跟竹子一般高风亮节,一辈子都不会改变,故而亦不需要“日报平安”。

    一念至此,他的心中大定,为着这诗叫好,亦为着自己叫好。当即放下了没能抱上严嵩大腿的忏悔,心里甚至还涌起了侥幸。

    吴桂芳正欲要表达什么,结果闻言便微微愣神,转而扭头望向了流着两行浊泪的尹台,心里仍是惊讶得无以复加。

    虽然他官运亨通,在官阶上亦比尹台低上半级而已,但是对这个足足比他先进入官场二十三年的尹待郎,他还是很敬重的。

    只是他很不明白,尹台若是有心护着此子,一句话称赞下便可,犯不着故意装着感动流泪,这个戏不觉得演得太浮夸吗?

    尹台却没有理会大家所想,而是来到了画前,对着画进行夸赞道:“字已经初成大家之风,这诗……亦是传世之作。”

    “谢恩师夸奖!”林然闻言,便是拱手道歉。

    尹台听到这话后,又是认真地打量着眼前的林然,眼睛明显流露着欣赏之色,捋了捋胡须道:“呵呵!不骄不躁,你是难得的一块良玉也!”

    “恩师谬赞了!”林然仍然摆着谦虚的姿态,又是拱手道。他却是没有想到,本来想用这诗讨好吴桂芳,结果却讨好了这位南京礼部右待郎。

    先前准备看林然笑话的粤中学子,这时却彻底是傻眼了。任谁都可以看出,恩师对林然不像是演戏,而是真的青睐无比。

    虽然他们在场的七十五人都跟尹台结下师徒之情,但不可能人人都在恩师面前留下印象,甚至今晚恩师仿佛是一栋雕像,对谁都没有正眼看上一眼。

    其实这个结果,大家都还是可以接受,毕竟恩师这种分配很“均匀”。但谁能想到,恩师突然对林然青睐得无以复加,那眼睛仿佛都要瞧出花来了。

    正是如此,粤中的学子眼中除了妒忌,还是妒忌,恨不得将林然掐死。

    “或许我也应该试试!”

    有些举子在妒忌之余,亦很看向吴桂芳的那副画作。毕竟是竹是四君子之一,谁都会写过竹诗,心中自然有一二首的,当即便是想往着上面再添一首诗。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祸害相邻的书:尤物皇后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