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

3、儿媳1号

【书名: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 3、儿媳1号 作者:荀二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一刀劈开生死路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    遭天杀的男主司马沅跑路了,丢下了明月辉跟一群无头苍蝇般的宫人。

    宫门已不能再入,身后又有叛军环伺。

    可谓前有狼后有虎。

    明月辉能怎么办,城破国灭,她总不能带着一大群宫人跟她以死殉节吧?

    不,她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于是她当机立断下令宫人们丢掉贵重缁物 ,火烧了轿辇箱奁,每人只拿一些没有宫廷标志的珠宝。

    “真的可以自己拿吗?”一些宫人小心翼翼地问。

    “你们跟着本宫,本宫自不会亏待你们。”见不少宫人眼中泛过贪婪的光,她好心提醒道,“这些奇珍,一件足以养活你们一辈子,自取自用便好。”

    叛军捉捕皇宫之人,这些害人的玩意儿带多了只有死。

    饶是如此,宫人们还是能塞多少就塞多少。

    “你怎么不多拿点?”见身旁的侍女只拿了几件轻便首饰,明月辉抱臂,懒懒地问。

    “凉灯是殿下的陪嫁宫女,以后要一辈子跟着殿下的,现下只取足够殿下用的便好。”侍女忙垂下头,鬓发上的素馨花钗微微抖动。

    这个叫凉灯的,倒是个不慕富贵的姑娘。明月辉心想。

    要换做是她,肯定没这么高洁的。

    虽然她现在表现得非常视金钱为粪土,可那是因为这些游戏里的代币确实在现实中没软用,毕竟她银行里还存着四舍五入两个亿呢。

    稳定了军心的明月辉,随后带领宫人们潜入了一方世家府宅,准备抢一些宫外人穿的衣物与食物。

    结果——他们还没动手,那府宅里的下人就一刀一个狗主人,给那家人来了个灭门套餐。

    ……

    “苍天已死,满月当空!”

    “苍天已死,满月当空!”

    这座府宅内,家奴们杀了世家主人,纠集在一起,举起武器高声呼喊。

    屋内堆成小山一般的尸体,每具尸体都被砍下了头。

    因为这里的生死轮回里有说,若是人死无全尸,会不得轮回。

    血流到了躲在角落里的明月辉脚下,她忍住了呕吐的冲动,轻声问身旁的侍女,“这些人疯了吗?”

    “听说叛军头目周满,一路从北边攻来,每到一个地方就废除那里的佃租赋税,鼓动百姓与奴隶加入叛军。”侍女悄悄道。

    ”这些年云帝陛下大肆修建寺庙,世家豪族掌权,赋税沉重,民不聊生,好多百姓都沦为了奴隶僮客。”

    很多时候叛军还没到,整个城就因奴隶的群起反抗而陷落。所以不到两个月,西梁北部十四州,全部易主。

    好厉害的病毒式传销,完全抓准了对应用户的诉求。明月辉暗暗感叹。

    紧接着,她以手横刀,利落下划。

    身后的侍卫与宫人蜂拥而出,擒获了才经历过一场血战,早已精疲力竭的一众奴隶。

    “一群狗士族,狼狈为奸,不得好死!”为首的家奴被绑成了粽子状,中二病犯了似的,朝明月辉呲牙咧嘴地狂吠,“满月军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都会死,全部都会死!”

    “好怕怕哦。”明月辉朝他翻了个白眼,也就看她是个柔弱贵女才这么横。

    一名姓林的侍卫一脚踢翻那名家奴,提刀向前,“殿下,这些人怎么处理?”

    明月辉以绣帕捂住鼻子,抵挡血腥味,“全部绑到柴房,这个最捞的——”,素手一指方才朝她咆哮的家奴,

    “安排。”

    奴隶杀主是死罪,他们敢动手,就绝对和叛军有关,“拷问出结果,说不定咱们就能出城。”

    一听到“出城”两个字,一众被司马沅抛弃的宫人们,眼睛都在发绿光。

    其实走到抢人这一步,大家都是不愿意的。

    毕竟都是宫里出来的文明人。

    也索性面对的是一群穷凶极恶的奴隶,宫人们避免了杀人这一步。

    捡现成的装备就成了。

    ……

    男性宫人们一个个搬敌囚去了,宫女们待在原地面面相觑。

    “还愣着干什么,换衣服、找干粮去。”明月辉扶着脑袋,潇洒转身,“还有,查查这家人的底细,到时候,咱们扮作府上叛变的家奴。”

    “是。”一众俯首听命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她一把扯了压得自己头疼的金步摇。

    “凉灯,跟上。”

    小宫女凉灯连忙上前提起明月辉曳地的裙裾。

    绛碧结绫复裙太过繁复冗长,方才一路上还有两个宫女帮忙拖着她的裙裾跑路,导致她活脱脱像个唱大戏,和众人画风严重不符。

    现下第一件事,明月辉想把这画风给修正过来。

    ……

    两人先后进了一女子闺房。

    不过一炷香时间,明月辉感觉自己呼吸的空气都顺畅了。

    广袖白练衫,胸间丹绣裆,明月辉对着铜镜掐了掐腰,感觉自己比凉灯还要细。

    明明袁皇后也很符合渣男后宫的标准,只可惜小渣男居然是个不爱好管鲍之交的断袖。

    等等,不对……明月辉回忆起了当时司马沅牵起的那双手——粗糙,却不失骨节瘦小的手。

    别说是特意选|拔|出|来的侍卫,连一个普通男人都不可能长出一双这般瘦弱不堪的手。

    “殿下——”背后幽幽传来一个声音。

    正沉浸在思考中的明月辉抖了抖眉毛。

    “殿下不要动。”凉灯素手飞快地拆着假髻,她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竟然可以把假髻里的铁丝勾得满头都是。

    “哦……”明月辉只好努力正了身子,静静瞧着铜镜上的盘长纹琉璃边。

    金色碎玉透过窗棂照在铜镜上,铜镜里的自己糊糊的,她能隐隐约约看出原身眉眼间的隽秀,湛若冰玉,蔼然春稳,是副不折不扣的好相貌。

    “凉灯,今早王爷带走的那侍卫,你认识吗?”明月辉不动神色地旁敲侧击。

    说到这儿,头皮蓦然一紧,猛地一股力,扯得明月辉牙都疼得打颤。

    身后原本温顺的少女,这一刹那,用了差点把她后颈皮掀翻的力。

    “哎哟喂,你轻点。”明月辉疼得下意识抱着脑袋往前躲。

    凉灯怔然脱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下一刻,她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将脑袋磕得砰砰响,“奴婢罪该万死,奴婢罪该万死,求殿下责罚……”

    “等等,怎么说到那侍卫,你会如此激动,那人到底是谁?”明月辉伸手,揉了揉疼痛的后脑勺。

    刚才那应激性的反应是绝对骗不了人的。

    那侍卫绝对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假扮的……而在皇宫里与小渣男司马沅相依为命的女人只有一个!

    她……

    她就是——

    “别……别揉!”凉灯乍然一声,再次打断了明月辉的思路。

    又特么怎么了?明月辉定然看着侍女,她简直怀疑这个女人是小渣男留下来的内应了。

    凉灯抬起头来,小脸上犹挂着泪珠,流露出一股惊异未定的惶恐。

    明月辉:“嗯?”

    “方……方才情急之下,发现……发现……”凉灯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明月辉柔夷轻竖,示意她说下去。

    凉灯眼珠轻转,似在组织语言,过了半响才郑重道,“方才情急之下,忽然摸到殿下后脑勺,有……有凸起的金属异物。”

    明月辉:“什么意思?”

    这话题转得也太生硬了吧,显然这人是喜欢把天聊死的那种。

    明月辉低下头来,灼灼目光打量这个叫凉灯的宫女。

    但见那姑娘拳头不自觉地握紧,眼神分明怯懦慌张,却要强自镇定坚持。

    对于凉灯的说法,明月辉分明不信的,甚至还有点想笑。

    她只认为对方因隐瞒着什么,而生硬地转着话题。可她就是要看看,眼前的小姑娘到底能在她眼皮子底下,翻出什么风浪来。

    于是她故意摆出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试探着令其起身,“那你到来看看,本宫脑后到底有个什么东西?!”

    为表明自己的信任,明月辉令凉灯重新为她挽起了头发。

    凉灯的手再一次触及明月辉后脑之时,明月辉心中是有些许余惊的。

    毕竟这姑娘的力气可是大得很呢。

    然而那温柔又麻利的触感袭来,很快又打消了她的惊惶。

    “怎么了?”感到凉灯手指重复在一个位置多次摁下,明月辉不由发出疑惑。

    “殿下,您没有感觉出什么么?”凉灯问道。

    明月辉闻言,静下心来,只觉凉灯所按的地方生出一股让人十分不愉悦的疼痛,并且越来越疼,越来越疼。

    “三根。”凉灯轻道。

    “嗯?”明月辉疼得只想她把手推开。

    “您的后脑,确实被插入了三根金针。”一股笃定的语气。

    明月辉:“!!!”

    “其中有两根年代久远,已于血肉融为一体,剩下一根应是不久前才种下的,尚可拔除。”凉灯似怕明月辉发怒,摸完之后,双腿一曲,又跪了下来。

    明月辉揎开凉灯的手,她不过是试上这小宫女一试……

    但你他妈到底在说什么啊,不要随便解锁奇怪的剧情好吗?她就想好好当个皇后,帮司马沅的后宫保保胎而已,完全不想走什么奇奇怪怪的隐藏剧情。

    虽然她知道这游戏的隐藏剧情确实有点多。

    明月辉瞥向少女,她是不会医术的,可识人能力不弱。

    她不怕对方临时做手脚来炸她,因为方才凉灯的行为历程无比流畅,而说谎的人,总会露出破绽。

    明月辉有点相信,对方是真的发现了这一点,然后借此来转移话题的了。

    “金针入脑,一般会怎样?”明月辉试探问。

    凉灯匍匐在地,一字一句答,“金针封顶,如果不为致人死地,则是想要封锁那人的记忆。”

    明月辉挑了挑眉,这看来是走到了袁皇后的专属路线上了。

    游戏里差不多有五十个拥有专属路线的剧情妃子,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属于她们自己的故事。

    只是之前玩游戏的时候,她很讨厌袁皇后,完全不想走她的路线,所以对她的了解着实不多。

    明月辉转念,一件更为可怕的事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说!你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一个普通的宫女,怎会知晓这些,怎会有如此高妙的医术?”三千青丝洒落,明月辉猛然转头,斜睨跪在地上的少女。

    一秒……一秒……时间缓慢地推移……

    碎玉一般的阳光一点点撒在少女的背脊上,她微微颤抖,似耗尽了平生的勇气。

    或许如若不是这般天地倾覆、山河未平,她永远也不会说出自己的秘密,“罪女,罪女原是前太医院院判陈鹤之女,陈凉真。”

    “父亲因哀帝之死获罪,族中男丁斩首,女子充奴。”

    乍听到这个名字,明月辉猛的恍然大悟。

    怪不得这个名叫凉灯的侍女模样长得这么好,她就说这游戏怎么可能会把这么好的一副长相给一个龙套。

    陈凉真,以后渣男司马沅宫里的陈妃。

    一个足以与白月光薛贵妃抗衡的女人,也是渣男最宠爱的后妃之一,同样……这是这具身子袁皇后的——

    一生之敌。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相邻的书:魔运苍茫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