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

126、反击的小瞎

【书名: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 126、反击的小瞎 作者:荀二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恐怖沸腾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    程念韫老老实实交代了, 自己家丁怎么拳打陛下的经过, 又是怎么被皇后娘娘给打断了胳膊。

    自己到了颍川,又是如何作死,把陛下、娘娘与清河王世子一起给得罪了的。

    把谢明路听得直教怀疑人生。

    说到清河王世子, 程念韫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不过, 很快被她掩饰了过去。

    “陛下当时一直在照顾一名女郎, 那名女郎叫做薛快雪,听说是冷宫里面一直照料陛下的宫女。”程念韫说道, “那名女郎当时已经病入膏肓了,听说已经活不久了。”

    “陛下到处求人, 还不昔求了谢公,终是把那名女郎的命给保了下来。后来送入宫外医治,听说最近又悄悄入了宫。”

    “我怎么没听说有人入了宫?”谢明路皱着眉头。

    “这消息很隐秘,我也是贿赂了做饭的姑姑才得知的。”程念韫道,她也不是没做什么事的,为了在后宫活下去, 她可以像杂草一般努力。

    可她仅仅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争宠什么的,她没有去想过。

    “不过按照世家的心思,你家应是知晓的,不过这种消息,应该只说给你姐姐了。”程念韫很不好意思地说道,确实, 像谢明路这种包不住话,也使不上劲的,给她说了也没用。

    “你有没有看过这出戏,《明皇惊宠》。”程念韫歪着头问道,这时候的她,才露出了十五六岁小姑娘的神态。

    谢明路摇了摇头。

    “就是讲的啊,前朝西边的一个皇帝,挚爱一个宫女,又怕她得了宠其他后宫去祸害她。”程念韫开始摇着脑袋讲述道,“所以就立了一个贵妃当挡箭牌,让别人以为他喜欢的是那个贵妃,别人就去霍霍贵妃去了,没人来残害女主。”

    “你是说——”谢明路惊讶地捂住嘴巴,“你是说皇后其实是陛下立的挡箭牌,所谓盛宠只是幌子,他真爱的是者名叫做薛快雪的女郎。”

    “你想想,如果他真爱皇后,为何要去提前宠幸唐梦?”程念韫很有道理地分析。

    “除薛女郎外,睡一个也是睡,睡两个也是睡。他宠幸唐梦,说不定就是在择风院立一个靶子,让皇后来盯着唐梦,不要去注意到那姓薛的女郎。”

    “你瞧,今日皇后娘娘不是来了吗?说不定就是专程来看唐梦的。”

    ……

    明月辉看到这里,水幕的时间便到了。

    她的脸一阵煞白,因为这段时间确实一直关心择风院的家人子们。

    听问唐梦在司马沅的太极殿东阁待了一晚之后,她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难以置信居然这么快……

    她原本不肯相信的,可那晚上,唐梦对他的好感度飙升到了90……他的体力值也加了整整五点。

    游戏里,司马沅去临幸其他妃嫔,一晚上是要扣体力值的,只有临幸唐梦的时候会精神异常兴奋,倒加体力值。

    虽说唐梦如今的技巧比不上游戏里,可是已经足以让司马沅兴奋到加了整整五点体力值了。

    明月辉几乎是一晚上没睡,第二天一早就去了择风院探视情况。

    果不其然,唐梦由于过于‘劳累’没有出现。

    一般这种特权,也只有在被司马沅临幸过才有。

    本来明月辉是可以查看唐梦的直播的,可不知为何,她的手一触碰到唐梦的头像框,看见她娇媚的容颜,声声叫着“陛下,轻点。”,心里便一阵……不爽。

    于是她随意点了个程念韫去看,反正程念韫与谢明路也是后宫美人图谱中的一人,早晚她也要接触的。

    没想到两人竟然在讨论这等事,虽是不知深浅的讨论,然而明月辉却觉得,程念韫说得还挺在理的。

    是呀,近来她的心思全在择风院里,特别是唐梦承宠后,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去看,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竟然这样着了司马沅的道,她几乎忘了后宫还有个薛快雪的存在。

    她对于司马沅把薛快雪安置到泠水院一事,还曾经边吃酱瓜边跟陈凉真开玩笑一般说,越是喜欢一个女子,便越要远离她呢……

    想不到一语成箴,焉知司马沅所为不真是为了保护薛快雪……

    越想越轴,明月辉惊觉,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越来越有一种游戏里的袁皇后的感觉了。

    这样的感觉,真不好呀,她不想变成那种人。

    ……

    阿言:“……”

    当阿言见到明月辉又又又又蹲在房檐下装可怜的时候,他几乎是无语了。

    因为谢公是看不到的,【亲亲ლ(°◕‵ƹ′◕ლ),你再怎么装可怜,他都看不见哦!】阿言真的很想给她一个这种双手摊开,然后紧抓她衣领的表情。

    明月辉:“不要劝我,我只想孤独一点。”

    明月辉以为阿言想要劝慰她,及时贴心的阻止了,她只是想获得心灵的宁静而已。

    阿言:“……”

    他只想说,【你想多了……】

    阿言:“您瘦了……看来最近吃得不好啊……”

    听到这个话,明月辉抹了一把眼泪,是瘦了,屋檐也能遮住她弱小的身躯了,终于又可以有那种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感觉了。

    “阿言,你在跟谁说话?”屋内,传出了一个清雅熟悉的声音。

    明月辉听着想哭,只有听到了谢公的声音,她的心灵才得到安稳。

    无论司马沅怎么变,她怎么变,谢公是不变的,他永远如那宁静的清茶,那亘古的高塔,世道沧桑,他好像一直在那儿,一直一直都在她不远处。

    她如今几乎每五天来一次,有时站在门口看看他便走,有时要进去讨一杯茶喝。

    两人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就像是相识多年的老友。

    可近来因家人子入宫一事,她总是心不在焉的,时时去探那一头,便急匆匆地回去了。

    “是夫人。”阿言高声回答。

    “哦?她知晓啾啾生了吗?”谢如卿问道。

    啾啾生了?

    明月辉抬起头来,惊讶地望着阿言。她心中有些愧疚,明明也是常常来拜访,却并不怎么上心,连啾啾生了这种大事,她都不曾注意到。

    阿言给她了个眼神,示意她赶紧进去瞧瞧。

    走进门,谢公穿着初见时那间黄昏色的袍子,午后的光洒在他的衣袍上,显现出斑驳的颜色。

    他正摩挲着,将一盒小米,一勺一勺地舀到一个浅浅的小瓷盅里。

    “夫人来了。”他淡淡地说。

    就好像她从未离开过一样。

    明月辉鼻子一酸。

    天气冷了,为了就近照顾宝宝,谢公将鸟鸟们的窝窝从房檐搬到了床头。

    床头的窝窝里,啾啾的四个丈夫站在迎着光的地方,为自己的妻与子挡风,中间啾啾正在嚼着小米,哺喂五六只长着嘴大叫着的小宝宝。

    那些小宝宝长得比啾啾还要丑,嘴巴贪得无厌地大张着,老啾啾含辛茹苦地嚼,嚼了之后一个一个地塞进它们的大嘴里。

    “它们可真丑,嘴快比脑袋大了。”明月湖仔细观察着这一群毛还没长干净的宝宝。

    谢如卿嘴角一扯,勺子一侧,轻轻敲在瓷盅上,发出悦耳的清鸣,“你们天天到底要吃多少,累着你们阿娘了。”

    本在嗷嗷嗷嗷叫的宝宝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砸吧砸吧眼睛,无辜地瞧着谢如卿。

    啾啾估计嘴都嚼酸了,一下子将那些小米吐了出来,估计又是可惜嚼好了的米,又用喙小小心心堆堆好。

    “啾啾,身子比以前粗了。”明月辉悉心地发现。

    “当了母亲都这样,前段时间,啾啾身子可宽了。”谢如卿用手指一卡,比划着。

    明月辉:“……”

    她蓦然有股心酸,外面的世界里尔虞我诈,特别是司马沅的世界,那些大事件件都能引发国家的兴衰。可在谢如卿的世界里,最大的事情,是啾啾产子,她有小宝宝了……

    她有家了,谢如卿却没有。

    “这一次,又遇到了什么事么?”谢如卿轻轻问她,就像是老朋友的询问。

    “我又不是有什么事才到你这里来。”明月辉笑道。

    “可你无事的时候又不来……”谢如卿嘟囔道,小小声的,明月辉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有事时来找我,也很好……”谢如卿声音大了点,补充道。

    可正是加了这一句,明月辉才更加笃定,她没有听错。

    “我来了的……”明月辉也小小声辩解。

    她有些愧疚,因为她的那些【来】,不过是遵守约定地来晃一下,并不曾真正在意过他的哀乐。

    她潜意识地以为,谢公是不需要慰藉的,他那样强大,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加强大了。

    “你说罢……”谢如卿说道,手里放下了银勺,打算认真听她讲。

    明月辉鼻子狠狠吸了一口,她知晓,把谢公当成她的慰藉是不对的,可在这宫里,她也只有这一个慰藉了……

    “他临幸了一个人。”

    谢如卿:“……”

    “我是不是很过分,当皇帝本来就应该临幸众人的,可我……却因为这事心中膈应。”明月辉讪笑。

    “且今日我才发现,我好像有些嫉妒那姓薛的女郎。她入了宫,在偏僻的泠水院,那里远离是非之地。”

    “没有大臣的威胁,威胁她搬去哪里哪里;也没有一群家人子天天念着,更没有那种她必须要成为贤后的责任。”

    “……”她说了很多很多。

    说到最后,明月辉捂住脸,“谢公,我害怕,害怕自己会变得面目全非。”

    ……

    明月辉自顾自地说着,一点没有谢公脸色的变化。

    从那怡然自得一般的神态,渐渐变了,他有些慌乱地握住那根小勺子,力道一点一点地加深……加深……

    过了老半天,他问道,“你害怕,是因你在乎……”

    “你心悦他了,对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唇都在发抖。

    可惜明月辉没有发现,谢公这句话就好像那柄小勺子敲在了她的心湖中,

    【铛……】

    心湖晕散开来。

    “我……我……”明月辉想从浓雾里看清楚自己的心,她不可能心悦司马沅,她怎可能爱上一堆数据呢?

    啾啾和四个丈夫叽叽喳喳地叫着,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大自然的阳光流淌进窗棂里,天边的归鸟展翅,院中的鸭子在池塘中游荡,小鸡子一粒米一粒米地啄食。

    她忽然被拥入了一个怀抱里。

    就那样突如其然,没有任何准备地,身旁的人拥住了她。

    她想要挣扎,却感受到那个人身体的颤抖。

    她第一次与谢公离得这样近,锦袍摩挲着锦袍,她甚至感觉得到他那宽大的衣衫下面,那具身体是怎样的骨瘦嶙峋。

    【他怎得这样瘦?】明月辉在那一瞬间,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这样。

    猝然间,他的力粗鲁又急切,绝望得无法自持,更无法保持那通身与生俱来的气度。

    她以为,他的礼貌与疏离,是从家族中骨血里带来的。

    其实不是,他将她抵到了床沿,那吻毫无章法又充满了欲求,他那般冲动地破入,又恨又乱地抢夺,把她的嘴唇都给咬破了。

    到最后,明月辉是懵逼的,她压根不知他这样喷薄而出的热情中为何会带有这样的绝望与掠夺。

    两个人的嘴唇分开,明月辉呼吸不过来了,抗拒地推了推他。

    “你……你……”明月辉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不是皇夫么,他的妻子不是云帝么……

    就算是爱恨,他的感情也应该绑在的是别人身上啊。

    “瞎子心悦你。”谢如卿眼睛亮得若琉璃婉转,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嘴唇,一点一点揩拭着她嘴角晕散的水渍……与鲜血。

    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正常人,而不是瞎子。

    明月辉:“……”

    她从未想过,谢如卿会说这样一句话。

    谢如卿在她眼中,就是一朵雪山上的高岭之花。

    说通俗一点,他就像是那种以她的阶层永远触及不到的男神,那一年她中学转学,遇到过一个少年,他的名字永远只出现在每次考试榜单上的第一位。

    从她的名字数上去,要过好几列,好几十行,才能在最顶上看到他。

    她曾经在楼梯的过道遇到过他,她很自卑,只能低下头来不敢看。

    在人家走过后,才巴巴地去探头看。

    后来人家去了他国,又在互联网领域成了大佬,她也只能从国际财经杂志上窥见他的身影。

    谢如卿和她的差距,大抵就是现实里那个少年和她的差距吧……

    就算她当了皇后,现实里就算她成了最年轻的上市公司高管。

    她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只能在别人走过的街道,趴着瓷砖偷看的普通女孩。

    作者有话要说:  狗子:把瞎子逼急了也会跳墙的!

    小瞎:你以为瞎子跟你一个属性?

    小渣:汪汪汪!

    小瞎、狗子:???

    小渣:孤只是想说,孤可以为了狗子赴汤蹈火,来,让辉辉选我呗。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8374876、今我来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千岁 20瓶;机器猫也是猫 10瓶;南山子绥、巧克力味潜水鱼 5瓶;今天画完明成化团龙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相邻的书:数据修炼系统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