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

164、洛阳

【书名: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 164、洛阳 作者:荀二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超级角色球员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    明月辉本来是出门理豆角的, 不知怎么, 就被少年夺取了竹筐,她想伸手去抢的时候,被他压在了墙上。

    少年一手撑着墙, 一手抬起了她的下巴,低下头吻了起来。

    那是一种铺天盖地的感觉, 明月辉呼吸不过来了, 也推不开他,只得揪着他的衣领, 默默承受着他的欺负。

    一吻之后,她气喘吁吁地瞧着他。

    “鸭子, 我的好妹妹。”少年不要脸地摩挲着她的脸颊,将他的鬓发绕了一圈又一圈,“我已经跟干娘提亲了,你就等着我八台大轿娶了你吧。”

    “我们……”明月辉涨红了脸。

    “我们不是兄妹,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呀……”少年低下头来,轻轻又轻啄了下她的额头, “以前是兄妹之爱, 现在是男女之爱,鸭子……我分得清,我一直一直分得清。”

    阿奴哥哥的眼睛里流露的色彩,她太熟悉了,她曾经在司马沅眼睛里看到过。

    她其实有点分不清对阿奴哥哥的感情的,和司马沅不同, 对于司马沅,她是有心动的,那日日夜夜同床共枕的缱绻,那日复一日的吵架和分离,还有那些不可言说的肢体相交……

    而对阿奴哥哥,一碰到他,她的心便湿了。

    是柔软的,一点也硬不起来了。

    她喜欢阿奴哥哥,分不清那是不是爱,她只知道,她这一辈子都不想让他伤心。

    这是她最重要的阿奴哥哥,是她继她的父母后,最在意最关怀的人。

    这已经不是一个游戏了,她真真正正又长大了一次,这一次,她不再像现实中那样被双双离世的父母抛弃,辗转了多地,就像没有根的浮萍一样。

    这一次,有她的阿奴哥哥。

    无论风筝飞多远,线在她手上,她的阿奴哥哥都会飞回来找她。

    阿奴哥哥,是不会弄丢她的。

    其实她是清醒的,明知道以后的结局的,在那个已知的未来,他们终究不能在一起。

    她可以推开他的,狠心地告诉他,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

    可她又害怕伤害他,就连短暂的、微小的伤害也怕……

    “阿奴哥哥,我们……不可以的……”她低着头,小小声道……手被他牵着,牢牢拽在自己的大手里,明月辉怎么甩也甩不开。

    那声音跟蚊子叫一般,阿奴听不到,也不愿意听到。

    ……

    ……

    接下来的几年,阿奴北抗鲜卑,西拒龟兹、西凉,震慑边疆,让敌人不再环伺,令大梁人安居乐业,建立了一个又一个功勋。

    他亦在韩知帮助下,节节高升,小小年纪以武将之姿封王拜相。

    对于他的极速成长,世家倒没有太过反感。

    对于他们来说,如今朝廷最大的威胁不是战神沈南风,而是妄想独掌朝事的皇后莫唤云。

    这个女人野心勃勃又降伏得住哀帝,既有莫家支持又把持了整个中书省。

    所以他们把沈南风当作了对付莫唤云的一枚棋子。

    他们乐于赋予这枚棋子无上的荣誉,同样,把他生生拉到了云皇后的对立面。

    阿奴拜封大将军的那一年,云皇后拟了一道圣旨,命令阿奴携家眷回到洛阳。

    自吴王翎的蠢事败露之后,云皇后便再也无法控制韩知与阿奴了,她深恨二人阻碍她的大业,又无法对付他们,只好用升迁的方式让他们从边疆回来。

    阿奴与韩知大叔都清楚,此去便是鸿门宴,可他们不得不去。

    就在他们前去的前几日,州牧府办了一个小小的婚礼,参加的人不多,不过兵府的人与一些沙罗街的老熟人。

    婚礼双方并不是阿奴与明月辉,而是韩知大叔与贺娘子。

    席上,韩知大叔牵起了贺娘子的手,贺娘子有些娇羞地捶打了一番他。

    边境的儿女就是这般洒脱,贺娘子说入籍,便入了韩家的籍。

    这番嫁过去,是明月辉劝她的。

    因为明月辉记得,再之前的历史里,她所看到的贺娘子一直一直没有再嫁过。

    她想确定一下,自己是否能够改变未来。

    她又害怕着,害怕未来变得面目全非,她找不到回溯前的那些人了……

    她不确定,原定历史里的韩知是不是死在了吴王翎的鸿门宴里,至少这一次,贺娘子再度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说起贺娘子与韩知的感情,起源得很早,却落地得很晚。

    贺娘子是在龟兹一役中,才终于开窍地明白了韩知对她的感情的。

    其实韩知在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喜欢她了,那时贺娘子只是一个普通的边境少女,而韩知则是一个少年伍长,他有一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兄弟。

    在某一次混战里,韩知人揎下马,胸膛插了一根铁矛。

    战场上血肉横飞、尸横遍野,人人都以为韩知死了,没有人会想到这样一个人,还留着一口气。

    韩知是绝望的,他活着,可他知道,自己注定会死。

    没有人来救他,没有人……

    大雨瓢泼,雁门的雨是那样珍贵,就这样不要钱地冲刷着韩知的躯体。

    他醒来了,又失去意识,就在他再度醒来,感觉自己大限将至的那一刻——

    朦朦胧胧的视线里,走来了一个撑着伞的人影。

    他喊不出来,也抬不动手,就这样看着她……看着她……直至她惊惶失措地跑过来,大着胆子摇着他的身体。

    他很想说,【你别摇了,再摇我真的死了。】

    这个撑伞的人便是少女时代的贺娘子,她本来是想来捡捡看,这战场还有啥值钱的东西。

    本来她都不至于这样,只因她老母病重,不得不放下道德来战场发死人财。

    结果值钱的东西没捡到,倒捡回来一个人。

    贺娘子心底有愧,也只得认栽。

    就这样,身受重伤的士兵被前来捡漏的边境少女背了回去。

    贺娘子悉心照顾着韩知,每次为她老母请来大夫,她都会顺带让大夫去看看韩知。她人很抠,精打细算着小小心心养着韩知。

    虽男女有别,可贺娘子请不起其他人为韩知换衣起夜,只有自己服侍他。

    韩知本来很挣扎的,谁特么受得了一个女人天天一手提着他那玩意儿,一手提着夜壶,还催促他,“你快点尿,尿完我好去睡觉……”

    可渐渐……他适应了她,他本身文质翩翩,又军功显赫,无论在家乡还是边境,都有无数少女爱慕着他。

    他很骄傲的。

    可有一天,骄傲的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

    这个少女不那么漂亮,行为粗鲁,抠抠索索,还在德行上有亏,最重要的是,她家世是那样平凡。

    韩知细数了一遍她的缺点后,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她,喜欢她得不得了。

    可人生就是这样,不会遂人心愿。

    有一天韩知的兄弟找到了韩知,那是个平凡的人,说是他的兄弟,其实是他家的家生子,从小跟在他身边的书童。

    平凡的少女从来没有肖想过与英俊的少年在一起,她顺从老母临终时的嘱托,嫁给了这名平凡憨厚的兄弟。

    贺娘子成婚的那个夜里,韩知不顾自己的伤情,喝了很多酒很多酒……

    他知道很多关于大漠的诗歌,每一首都很苍凉,他以前喜欢边饮酒,边没心没肺地唱。

    可从没有一次,他真正体味到了苍凉的一味,真正感到摧折心肝的相思,苦涩得他想要落泪……

    可他不能落泪,男儿只能流血,不落泪!

    ……

    第二日,明月辉一起来,兰蕴之早早准备好了早饭。

    平日里都是贺娘子来安排这些,她说自己闲不住,也过关了苦日子,反倒不适应州牧府被人伺候的日子了……

    可这一天,贺娘子却没有出现。

    “干娘呢?”明月辉洗漱完,揉着惺忪睡眼过来。

    兰蕴之在给稚儿喂米羹,听明月辉说完,红了耳廓,“别多问,稚儿在这儿呢。”

    明月辉秒懂,朝房里瞧了瞧。

    顺便揪了揪小崽子的小脸蛋,嬉皮笑脸道,“这小混球,啥听不得,心里污得很!”

    明月辉想起了十年以后的沈忌,那混世魔王的样子,简直是……啧啧啧……

    ……

    就这样,几天后,他们一大家子从雁门郡出发,齐齐前往洛阳。

    那时的洛阳还没被战乱淹没,不同于雁门郡的异域风情,洛阳更偏世家正统,又为大梁都城,处处香车漫道,繁花似锦。

    他们在城中一处府宅住下,明月辉与兰蕴之两个少女爱玩闹,就像是干涸的鱼碰到了好吃的水,戴着个斗笠便出外采办。

    她们又不像是洛阳高宅里面的女郎,长期在雁门郡这种地方待管了,性子比关中少女活泼很多。

    明月辉尽情玩闹着,像是在挥霍最后的时光。

    她知晓,越是临近洛阳,她的危险,就越大。

    越来越靠近那一天了。

    她满十四岁的那天晚上,韩知办了一个小小的宴席,每个人都送了明月辉一件礼物。

    连小沈忌也自己做了一只黏土小兔子,摆着虎头帽,碰到明月辉面前,“娘……娘娘……”

    明月辉刮了刮他的小鼻子,“我才不是你娘呢,要认,认兰姨做娘去!”

    其实沈忌叫娘,是阿奴安排的,从小小沈忌便喊阿奴作阿父。

    阿奴的目的,昭然若揭。

    明月辉就像是木头人一般没听懂,阿奴急得暗自跳脚。

    待宴席一完,他便将他的小鸭子拉到了一个角落里,抵得死死的,“你还要我等多少年?”

    他说话间一股清冽的酒香喷薄到了明月辉面庞,她看着他,看着脸色红红的他。

    “阿正的儿都那么大了,你到底还要我等几年?”他有些气急败坏,锢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对视。

    他很委屈的好伐,他等了她多少年了,素了多少年了,又被人笑了多少年了!

    她以为,他就愿意当一辈子童子鸡吗?

    “阿奴哥哥……阿奴哥哥……”明月辉有些慌忙,“你清醒一点,你喝醉了。”

    越靠近洛阳,她的不安感越强。

    越来越到她被插上金针,与他分离的时候了。

    她不想答应他,也不敢答应他……怕给了他希望,又给他绝望。

    这已经不是在雁门郡,可以自由自在的时候了,她要为未来做打算。

    “阿奴哥哥,你听我说……”

    “唔唔唔……”还没说,她的嘴就被堵住了……

    阿奴的怒气并着他深沉的爱意袭来,快要将她淹没了……她捶打他,撕扯他的衣领,他就把她的手背到她的身后……

    直到他的酒醒了一大半,瞧着衣衫不整、妆都花了的她,才扶着她的腰,一点点为她擦拭糊了一片的口脂。

    他的小鸭子,眼角都是泪珠,含着泪不肯看他。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近两年来,就算她推拒他,他也老是对她做过分的事。

    他肯定他的鸭子是喜欢他的,可他不明白,为何鸭子总是抗拒他,想要推离他。

    明明他们已经过上了好日子,明明他能一辈子都宠着她,不让她受一点苦。

    “鸭子……鸭子……对不起……”阿奴凑到她耳边轻轻说道,然后手指擦了擦她的泪水,“但我不后悔,我从不后悔对你做的任何事。”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犹如天上的星星。

    “阿奴哥哥……”明月辉的脚软得要命,干脆滑坐到了地上。

    阿奴也陪着她坐到了地上。

    她抬头看了看月亮,“鸭子答应嫁给你,不过要等,等到我满十五岁。”

    阿奴一下子想窜到她面前,又克制住了,身体抑制不住地发抖……

    就像个难以置信的小孩子一样,发着抖。

    他的嘴角勾起,轻轻去牵她的手,见她不拒绝了,忙将她的小手揣到自己的大手里。

    “要是……要是那时候鸭子不在了,你也要继续过自己的生活,知道吗?”

    那身体又蓦然一僵。

    明月辉感受到,他炽热的大手的温度,在以很快的速度冷掉,逐渐逐渐冷掉……

    “不,你不会,我会保护你。”他说道。

    语气有些冷,又有一些急切。

    “总有保护不了的时候。”

    “不会!”他抢白。

    “你听我说下去。”明月辉咬了咬牙。

    他像个小孩子一般,想要站起来,拔腿欲走。

    明月辉急了,忍着腿酸扑了过去,将他压倒在墙角,“说了听我,就听我说完!”

    大抵阿奴是第一次见他的小鸭子如此强硬,脸色又是白又是红,好一半天才讷讷点头。

    “阿奴哥哥,还记得那仙人吗?”明月辉问道。

    阿奴点了点头。

    “仙人说了,鸭子及笄之前有一劫,度过那一劫便可一生顺遂。”

    阿奴大气也不敢出,他很相信仙人的,仙人教他武功,助他和鸭子不受苦难;为他带来龟兹情报,将他重还鸭子怀抱;如今仙人这么说,他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所以,如果鸭子能度过及笄之年,鸭子便嫁给阿奴哥哥,咱们……咱们……过一辈子!”明月辉红着脸瞧着阿奴,见他的脸比自己还要红。

    明明是头大漠里最桀骜不驯的狼,如今就像一只小狗狗一样,被她欺负着。

    “好。”阿奴点着头,“我会陪着你,保护你,度过你的劫难。”

    “但如果鸭子没有能够闯得过这一关卡,你也别难过……”明月辉自己倒有些难过了,“为鸭子喝世界上最好的酒,吃最香的肉,睡最漂亮的女人……”

    说道睡的时候,明月辉心头有些酸涩。

    “还有养大稚儿,把他养成一个天王老子,这样他以后到哪里去都不会受欺负啦……”

    “还有赡养干娘,还要对韩知叔叔好,韩知叔叔最疼你了……”

    “还有……还有……兰蕴之,那个傻丫头,她喜欢你,喜欢你极了……”

    明月辉就像交代遗言一样,“你要是不喜欢她,就不要耽误她。你要是觉得她好,你就娶了她,她会代替鸭子对你好,对你好一辈子……”

    明月辉咬着牙,眼泪刷了刷地流,她舍不得阿奴哥哥……她真的舍不得阿奴哥哥……

    如果可以,她不想再插针了,她不想再回去了。

    她想避免她的回归,就算造成空间紊乱,她会用一辈子去弥补,她真的不想离开阿奴哥哥,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家……

    后脑勺被一只大手握住了,然后大手强硬的将她的脑袋摁到了青年的肩膀上。

    她就在那个温暖的肩膀上嚎啕大哭,最后哭得没了力气,昏睡过去。

    最后她是被阿奴抱进了房间里的,阿奴一晚上没有出来。

    ……

    没多久之后,宫中举办一个赏花宴,邀请朝廷士族的女眷参加。

    兰蕴之没有身份,不能前往,只得贺娘子带着明月辉去。

    明月辉有些忐忑,她直觉这场宴会不会简单。

    阿奴安慰她,说是云皇后不可能会找家眷下手,这是个有野心的女人,若是她真的找家眷下手,那无论是他与韩知,还是世家,都会有拿捏她的借口。

    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宴会罢了。

    况且明月辉还没有去过宫廷,她不是最喜欢新奇与玩闹吗?让她见见世面也是好的,洛阳皇宫可真美啊,那里比他们雁门郡的小府邸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看你胆子小得,跟个小鸟胆一般。”阿奴亲了亲她的鬓发,“来亲哥哥一口,早点回来,你情哥哥等着你。”

    明月辉嗔了他一眼,什么亲哥哥情哥哥的,为何他这般死不正经。

    明月辉本来要走的,临了又倒回去。

    抱了抱满地捉蛐蛐的稚儿,又去牵兰蕴之的手。

    “兰蕴之,要是你嫁不出去,就再考虑考虑我哥吧……”明月辉突然对描花边的兰蕴之说道,害得兰蕴之手一抖,描歪了型。

    “滚滚滚,我才不要插到你和你哥之间去,待过两年,我就去应个教书先生,自己过自己的。”兰蕴之驱赶她。

    “那你近几年一定要小心,让我干娘和哥好好照顾你,不要出事了。”明月辉又嘱咐道,因为在未来,她似乎没有听说过兰蕴之的名号。

    “你他奶奶才出事!”兰蕴之听不下去了,插着腰怼了过去。

    她可不是以前哭哭啼啼的小女郎了,她是龟兹之役的英雄,是能够替韩知与阿奴出谋划策的谋士,是整个雁门郡都敬佩的参军。

    明月辉嘻嘻一笑,看来是她多虑了,她想兰蕴之是不会出事的,毕竟蕴之是那样强大的女人。

    这样想着,她随着干娘上了马车。

    马车咕噜噜转,她最后回头,瞧了阿奴哥哥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就要进宫了……那件事就……要发生了……

    阿奴哥哥,再见了,一定会再见的!

    (对了,阿奴哥哥一晚上没出来,是在陪小鸭子,鸭子哭唧唧,大家不要误会了。嗯,一定是这样,大家不要污!)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8374876、今我来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白 12瓶;这都什么鬼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相邻的书:邪道修仙录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