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别来有恙

16、016

【书名: 别来有恙 16、016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冠军之心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    “肖瑾,你跟我回家吧。”

    这话自然而然地出了口,木枕溪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不是沉重,也不是放松,而是另一种介乎二者之间的,近似于认命的心情。

    肖瑾没回答。

    手指僵着,在木枕溪掌心里,她比木枕溪更犹豫。

    她大约猜测出了一些东西,现在还处于无法接受的状态。她不能想象木枕溪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更不敢想象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她不想骗木枕溪,可是她有一种直觉,她若现在不去木枕溪那里,便什么可能都没有了。

    这种直觉在她搬进木枕溪家里不久得到了应验,木枕溪计划搬离林城,要不是她现在横插一杠子,再过几天,她就无处寻她去了。

    当然这是后话,此处暂且按下不表。

    “肖瑾。”木枕溪见她迟迟不应声,又唤了一声。

    “嗯。”肖瑾很轻地答应。

    “你跟我住吧,我照顾你,直到你恢复记忆为止。”木枕溪平静地说出这番话。

    肖瑾在此时抬眸,望进木枕溪幽邃的清眸。

    她看不透对方眼睛里的情绪,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再也无法从里面找到熟悉的情意。木枕溪是……不再爱她了吗?

    也是,都过去那么久了。

    肖瑾轻呼吸了一下,把酸楚压了下去,反握住对方的手,轻轻点了下头:“好。”

    木枕溪攥了攥她冰冷的指尖,松开,目光转向旁边的便利店,问:“你很冷吗?”

    “有一点。”肖瑾实话实说。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还是盛夏,深夜了也有二十三四度,她穿的还是长裤,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却一层一层地冒出来。

    “去里面。”木枕溪冲便利店入口抬了抬下巴。

    肖瑾没动。

    木枕溪略一思索,率先迈了一步,肖瑾跟着迈了一步。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便利店,木枕溪让肖瑾坐到靠窗的座位,问柜台的服务员道:“还有没有热牛奶?”

    “有。”

    “麻烦两杯,谢谢。”

    木枕溪娴熟地从手里app调出付款二维码,服务员对着她手机滴了一下,在她面前放下两杯牛奶。木枕溪端着牛奶转身,刚好捕捉到肖瑾没来得及收回的眼神。

    “喝点牛奶暖暖身子。”木枕溪在她身旁站定,放下一杯在她面前,落座。

    “谢谢。”肖瑾两手捧着热牛奶,眼睛看着桌面。

    木枕溪想了想,还是说:“不用这么客气。”

    肖瑾是个聪明人,木枕溪拿不准这些天以来自己这样的态度,她是不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应该有的吧,面前的女人脸色苍白,原本就不深的唇色更是血色全无,偶尔望她一眼的目光都是怯怯的,透着谨慎小心。

    肖瑾抬头,冲她感激地笑了笑。

    笑容也是极淡,刚成了形便散去了,又低下头。

    木枕溪心脏像是被一只手轻轻地攥了一下,又松开,留下一道浅浅的勒痕,倒不是很疼,就是有点不舒服。她捧着牛奶喝了一口,偏头远目看向窗外。

    两个人静默地对坐,一口一口地把牛奶喝完了。

    木枕溪是用余光注意着肖瑾的速度的,和她同时放下杯子,主动开腔道:“我们现在回宾馆?你的包是不是在宾馆?”

    肖瑾点点头。

    木枕溪从兜里摸出手机:“记得是哪个宾馆吗?”

    肖瑾报了个名字。

    木枕溪在地图里输入宾馆名字,这是家连锁酒店,但根据黄姣家附近这个条件,只剩下一个答案。木枕溪点开导航,显示开车需要十五分钟,心里不禁起了一丝疑惑。

    “你怎么半夜跑这么远?”木枕溪问。

    “我在宾馆待得心慌,本来是想出来四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的,不小心越走越远,迷了路,我问了路人,结果那个人也指错了。”肖瑾神情自然地回答。

    “唔。”这倒印证了木枕溪先前的猜测,肖瑾是因为害怕一个人所以才出来的,木枕溪好看的眉头轻拧,心里涌起自责。

    肖瑾先站了起来,垂着眸子,听不出什么情绪地淡淡说道:“回宾馆吧。”

    木枕溪偏了偏头,眉眼闪过一丝怔忡,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异样,但具体是哪里怪,说不上来。

    她习惯性跟在肖瑾后面,一直走出便利店,才回过神来,怎么变成肖瑾带路了,肖瑾根本不知道她的车在哪里吧。她往前赶了几步,走到和对方并肩的位置,又指了指一个方向:“车停在那边,走路大概要五分钟。”

    “嗯。”

    已经凌晨三点了,再热闹的城市也寂静下来,一时空旷得只听得到彼此的脚步声。

    昏黄路灯投下长长的影子。

    肖瑾落后两步,往旁拉开了点距离,手在空中比划着,慢慢牵住了木枕溪影子的手,唇角漾开笑。

    “肖瑾。”木枕溪突然回头。

    肖瑾吓了一跳,慌忙将手揣回兜里,茫然对上她视线:“啊?”

    她的慌张和窃喜都来不及掩饰,被木枕溪撞了个正着。木枕溪怔了怔,忘记一开始想问什么,路灯下的女人白肤明眸,长发柔顺,被温暖灯光晕染着,因为透着笑意,眼睛更加如水温柔。

    木枕溪用了一秒钟将自己的视线从对方脸上移开,神态自若道:“明天我们得去趟超市,给你买点生活用品。”她又看看对方穿着,细颈纤白,双腿又长又直,喉咙微动,说,“再……买点新衣服。”

    “好的。”肖瑾回答。

    木枕溪镇定地转回了脸,轻轻吐出口气,露出懊恼神情。

    她要问的明明不是这个,是什么来着?

    肖瑾等了十秒钟,木枕溪没有再回头,也没有注意到地面,她开始再次蠢蠢欲动。

    牵了一路的“手”,上车的时候木枕溪明显感觉到肖瑾心情愉悦,眼角眉梢都像是被春风吹开了似的,心里万分奇怪,却又不好问出口。

    “系好安全带。”木枕溪淡淡开口。

    “知道了。”副驾驶传来一声轻答。

    木枕溪偏头,肖瑾很乖巧地坐着,她睫毛又长又密,鸦羽般低垂。木枕溪视线移到她发丝遮掩下的耳垂,白白软软的,晶莹温润,瞧着很想上手摸一摸。

    木枕溪握了握手里的方向盘,目视前方,打了左转向灯驶上马路。同时在心里叹了口气,再次怀疑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有点冲动了。

    肖瑾心跳快了几拍,木枕溪那么明显的打量目光,肖瑾当然不会没有发觉,可木枕溪是什么意思?她是不是又要丢掉自己了?

    肖瑾两只手捏在一起,提心吊胆地到了酒店门口。

    木枕溪和她站在酒店大厅,问她:“几楼?”

    肖瑾从兜里摸出一张房卡给她。

    木枕溪低头看房卡上的房号,随口咕哝了一句:“记得带房卡,怎么就不记得带钱包呢?”

    肖瑾脸色微变。

    木枕溪没注意,跨步上前按电梯。

    到了房间门口,肖瑾主动说:“我进去拿东西,你在这等着就好。”

    木枕溪微微颔首。

    不到一分钟,肖瑾出来了,左手是她和木枕溪相亲见面时背的那个挎包,右手提着一兜今天下午木枕溪给她买的止疼药。

    木枕溪神情流露出一丝错愕:“没了?”

    肖瑾说:“没有了。”

    木枕溪往里走了两步,房间布置都是没有动过的样子,一目了然,确实什么都没有。她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什么东西也没人替她添置。心脏再次被不轻不重地抓了一下,木枕溪回身凝视她,眸中情绪晦涩难言。

    肖瑾歪了歪头,露出浅淡笑意:“怎么这么看着我?”

    木枕溪看着她,喉咙上下滑动,最终只是吐出一口浊气,说:“没什么,我们去前台退房。”

    肖瑾弯了弯眉眼:“好。”

    木枕溪走出两步,突然侧身向她伸过来一只手,肖瑾一怔。

    木枕溪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不自在,也没有再故作冷淡,走廊的灯光倒映在她眼睛里,像一簇簇星辰,明亮又温柔,说:“牵好我,别走丢了。”

    肖瑾仰头定定望着她,眼底有热气不争气地上涌。

    可她不知道怎么走丢过一次了。

    一秒,两秒,三秒。

    正当木枕溪要收回手时,肖瑾动了,她牵上来的力度大得超过了木枕溪的想象,甚至弄得她有点疼。木枕溪微微蹙眉,握着她手的力道立刻如潮水退去。

    肖瑾的手还是很凉,哪怕车里和宾馆里比外面暖和得多,都没有任何好转。木枕溪联想到她头疼的毛病,开始暗暗在心里计划要不要下次去医院复查的时候,顺便给她做个全身检查。

    心不在焉地到前台退了房,把人载回了家。

    木枕溪去厨房煮姜茶,抱着胳膊,倚着身后的大理石台面,看着锅里沸腾冒出的白气发怔。

    过去的几个小时,做梦一样。

    她居然又把肖瑾接回来了,而且真的打算照顾到她痊愈为止,这要是被殷笑梨知道,估计要说她脑子被驴踢了。木枕溪抬手,要弹自己的脑门,肖瑾的身影出现在厨房门口,怀里抱着沙发上的抱枕,探进来一个脑袋,问:“木枕溪,你在干吗?”

    “没干什么,外面呆了一晚上,给你煮点姜茶暖暖身子,不然明天要感冒。”

    “噢。”

    木枕溪看她不动,疑惑地挑了下眉:“怎么了?”

    肖瑾站直了,像是不好意思,轻轻地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直视着她:“我今晚……睡哪里?”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别来有恙相邻的书:异界升龙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