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别来有恙

25、025

【书名: 别来有恙 25、025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不灭武尊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    好友:“对啊, 就是高考过后两个月,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后来你就没消息了,我现在都差点认不出来你。”

    肖瑾双眸微颤,显然这段信息涉及到了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步伐往外走了几步, 离木枕溪更远,放轻了声音, 问她这位高中好友万静:“你还记得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什么具体情况?”

    “我什么时候出的国?以及我又是什么时候找的你?”

    万静回忆了一下, 说:“好像是四月还是五月吧,也可能是三月?现在是真记不太清了, 而且你出国的时候都没告诉我们, 突然就没来上课了, 不过当时你在准备出国嘛, 很忙, 这个考试那个活动的, 高三开始经常请假, 不在学校很正常, 后来一直没来,我们有人去问了老师, 老师才说你已经出国了。

    “我们就觉得你特别不够意思,不过我们想着你可能是为了不让我们心里不平衡, 所以先瞒着了,再加上大家都忙着高考,埋头做卷子,哪有闲心想别的事情。但直到高考结束你都没联系过我们任何一个人, 才是真的伤人心啊,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万静说着面露不满,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肖瑾的胳膊,可肖瑾眉目冷冽,注意力全集中在她说的话上,半点反应都没有,万静不由有些讪讪,毕竟十年过去了,期间二人联系很少,再好的朋友也淡了。

    “我是什么时候去找你的?找你做什么,都说了些什么?”肖瑾神色严肃地问她的时候,她甚至感觉到了一丝惧意,有点像上回见到她的时候。

    万静不由松开了她的手,克制了往后退的脚步,回答说:“具体日期记不清了,反正是高考以后,大学开学之前,那天……”

    那时候万静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是国内排名前列的大学,暑假玩疯了,天天和朋友在外面浪,天快擦黑才回家。有一天傍晚她从羽毛球馆回来,进家门的时候手里还扬着羽毛球拍做出挥球的动作,却看到自家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她看好半天都没认出来对方,以为是她爸妈认识的人。那人瘦得快脱了相,一条腿上还打了石膏,脸色苍白,形容憔悴,直到对方出声喊了她的名字,嗓音沙哑:“万静。”

    万静才猛然回过神,吃惊道:“肖瑾?”

    肖瑾点点头。

    万静连忙奔过去:“你怎么成这样了?我的天,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肖瑾言辞含糊:“生了场病,快好了。”接着便定定地看向她,问,“木枕溪在哪里,你知道吗?”

    万静说:“我不知道啊。”

    肖瑾又问:“有没有谁有可能知道的?”

    万静看她好几眼,心里有点怕,虽然肖瑾还穿着整洁光鲜的衣服,说话的语气和以前一样镇定,可是她身上都透着一种让她感觉压抑的浓郁绝望气息,仿佛心头唯余下一小口气吊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口气就没了。

    万静说:“我不知道,我帮你问问吧。”

    万静妈妈给肖瑾倒过来一杯温水,肖瑾朝她点头,温声道:“谢谢。”

    万静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拨出去,肖瑾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让她倍感压力,刚望去一眼,肖瑾便垂下了目光,可是捧着杯子的手却攥紧了。

    万静收起手机,走回来,不忍心面对肖瑾失望的眼神,很小的声音说:“他们都不知道。”

    木枕溪在班上很独,虽然不是完全不跟其他人讲话,但是总给人一种距离感,除了肖瑾以外,他们这些同班同学连她的家庭情况都一概不知,只知道开家长会的时候是她外婆过来,父母可能工作比较忙。

    “如果有她的消息,或者你们碰巧在哪里见过她,就算没看清不确定也不要紧,麻烦第一时间联系我这个号码,任何时候都行。”肖瑾吃力地从兜里摸出手机,和万静互换了联系方式。

    万静问:“你原来的号码呢?”

    万静看见她骨瘦如柴的手背上青筋暴突出来,然后静了一秒,恢复平静,垂眼轻声说:“注销了。”

    万静愣是没敢多问。

    肖瑾就离开了,她送她到的楼下,看见她上了一辆车,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此后十年,肖瑾在前几年偶尔会发消息问她,有没有看到过木枕溪,后来没再问,两人渐渐就不再联系了。万静以为她是放弃了,哪怕是好闺蜜,找上几年也太夸张了,她都快怀疑肖瑾是不是对木枕溪是另外一种感情。

    没想到在今天,却看到她们俩又在一起了。

    现在社会比以前开放一些,尤其是年轻人接触网络很多,某些性少数人群也进入了广泛视野,万静看着相携而来的两个人,不由冒出了一个念头。

    她们俩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万静贴近肖瑾的耳朵,意有所指地问:“你和木枕溪,是不是情侣啊?”

    肖瑾偏开头,静静地凝视着她。

    万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刚想打圆场说自己就是开个玩笑。

    却见肖瑾嘴唇一张一合,清晰吐出一个字:“是。”

    万静怔住。

    肖瑾说:“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年了。”

    万静:“啊?”

    可你明明之前还在找人,这话她没说出口。

    肖瑾洞察她的心思,淡道:“我们只是吵了个小架,又和好了。”

    万静:“嗯。”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看不远处单手插兜,一个人站着的木枕溪,小小声说:“祝你们幸福。”

    肖瑾露出真心的笑容,竟有一丝稚拙的单纯:“谢谢。”

    木枕溪没有和同学寒暄的**,这里面来了十五个人,十四个她都认不出来,唯一能认出来的就是那个肖瑾朋友的万静。

    万静贴着肖瑾的耳朵说悄悄话,肖瑾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肖瑾和她不一样,她长得好,成绩好,连人缘都好,还不是那种疯玩的打打闹闹的好,就是天生的招人喜欢,同学们都喜欢亲近她,有几个格外亲密的同学,其中之一就是万静。她和万静还互相吃过对方的醋,但万静不知道她们俩真正的关系。

    还在说话,有说有笑。

    木枕溪将裤兜的手拿出来,往包厢里的大圆桌走去,随便找了个空位落座,背对着肖瑾。

    “我女朋友吃醋了,我得去陪她了。”肖瑾笑了笑,对万静低声道。她都对万静出柜了,反正木枕溪听不到,她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万静双手略微抬起,作抖鸡皮疙瘩状。

    肖瑾笑容愈深。

    “我去了。”

    “去吧去吧。”万静摆摆手,她先朝另一位同学走去。

    这包厢里走动的人不少,皮鞋、靴子、高跟鞋等等,走路时的声音也各异。可木枕溪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来自自己身后的一道脚步声,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慢上一点。

    木枕溪放轻呼吸,侧耳去听。

    是肖瑾吗?她聊完了?

    肩上被搭上一只手,轻轻地按了一下,一个身影在身旁落座,木枕溪脑筋飞转,还没想好要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对方,好不容易调整出了一个不过分亲近也不会过分冷淡的笑容,却在见到对方的脸时陡然隐了去。

    她身旁坐着的居然不是肖瑾!

    木枕溪扭头向后看去。

    站在她身后几步之遥的肖瑾:“……”

    她都快走过去了,突然来了一个同学横插一杠子,占了她的位置不说,居然还碰了木枕溪的肩膀!

    木枕溪冷冷地看着对方。

    不知道是因为对方动作上的逾矩,还是心里的期待落空。

    对方被她的眼神吓住,差点以为哪里得罪了地方,讪讪道:“不好意思。”

    平心而论,搭肩膀不是什么过分的行为,尤其是这位还是女同学。木枕溪压下了心里的郁气,收起冷脸,挤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没事,我也是太突然所以被吓到了。”

    同学说:“不好意思啊,我是有点激动。”

    木枕溪:“嗯?”激动?

    同学说:“我也是做游戏美术的,以前就听过你的名字了,不过不太敢确定是不是我知道的那个木枕溪,现在见到你,终于确定了!”

    木枕溪:“???”

    她没在微博上露过脸吧?

    同学看出了她的疑问,低头看看她的手,兴奋地说:“你之前在微博发过画画的视频啊,右手虎口有一颗小小的痣。”

    木枕溪:“……”

    她激动地去抓木枕溪的手,给她指认那颗痣:“你看就是这——”

    话音未完,一只手已经从天而降,把她的手从木枕溪的手指上撕开了,肖瑾浑身笼罩着低气压,脸黑如墨,那同学看看二位,见势不妙,脚底抹油溜了。

    肖瑾坐在同学原来的位置上,拍拍木枕溪的肩膀,又去拍拍她的手,说:“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出口酸不溜秋的,醋味能传出十里地。她顿了顿,为自己的反常往回找补了一句:“本来就是因为我才来的同学聚会,要是你被别人打扰得不开心,我心里有愧。”

    木枕溪嗯了声,也不知对她的说法信还是不信。

    肖瑾观她沉静眼眸,没话找话地说:“刚刚那个是你粉丝吗?”她记得那位同学的名字,却不想用名字来称呼她,最好木枕溪下一秒立刻忘记。

    木枕溪应道:“不算吧,我也不知道。”

    肖瑾忍了忍,没忍住,说:“你很招人喜欢。”

    木枕溪:“……”

    她用一种非常莫名的眼神看着肖瑾,其中甚至透露出一丝好笑。

    到底是谁招人喜欢?

    肖瑾清清嗓子,问:“喝水吗?我给你倒。”

    “我自己来。”木枕溪将茶壶转到自己这边,给自己和肖瑾各倒了一杯,已经泡得舒展开的茶叶冲入杯底,漂浮了几下,沉浸下去。

    木枕溪朝外围努了努嘴,对肖瑾说:“怎么不和她们叙旧?”

    肖瑾笑了笑,颇为幽默地答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状况,他们要是问我这些年在干吗,我怎么回答?”

    木枕溪单手端起茶杯,轻轻晃了晃,语气上扬说:“就说你在念书呗。”

    肖瑾感觉木枕溪现在心情应该是可以,笑道:“我一直念书啊?”

    木枕溪给她数,言语带笑:“本科、硕士、博士,我听说国外文科博士毕业要很久的,尤其是你这种纯文科,算一算,你确实一直在念书。”

    肖瑾说:“你们这种社畜,是叫社畜吧,我刚学的词,是不是瞧不起我这种一直上学的?”她就是随口一说,说出来心里咯噔了一下,木枕溪没上大学。

    她立刻绷紧了神经。

    木枕溪看起来并不介意的样子,挑了下眉:“那哪能,羡慕还来不及,当社畜有什么好的。”

    肖瑾说:“能早点赚钱啊。”

    木枕溪:“你现在也能赚钱,还有社会地位,多好。”她停顿了一秒,说,“大学老师在相亲市场上也很吃香,尤其是你还长得这么好看。”

    肖瑾听到后半句话脸色就变了。

    木枕溪低头喝了一口茶,茶叶不好,入口是苦的。

    肖瑾指尖在木枕溪看不见的角度用力掐了掐指腹,环顾四周,处变不惊地说:“我看到个熟人,过去打声招呼。”

    木枕溪垂着眼睛没看她,说:“去吧。”

    肖瑾只是找了个借口离开,刚起身真就来了个熟人,杨思恬来了,杨思恬一进门,直奔着她就过来了,口里兴奋叫着:“学神大大。”

    就过来抱肖瑾了。

    肖瑾反手和她拥抱了一下,放开,然后无奈纠正她:“能不能好好叫名字?”

    杨思恬:“好的肖瑾大大。”

    肖瑾:“……”

    杨思恬眼睛骨碌碌转,看到坐在桌沿的木枕溪,脚刚动,嘴还没开,被肖瑾一把拉了回来,低声警告:“别去打扰她。”

    杨思恬:“啊?”

    肖瑾:“她心情不好,我硬拉她来的。”

    杨思恬:“好好好。”

    两个人一起去找别的同学叙旧了,陆陆续续地名单上的人都到齐了,还有拖家带口的,免不了一番寒暄,之后各自落座,木枕溪左手边坐着肖瑾,右手边坐着杨思恬。

    局上有特别会活跃气氛的,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木枕溪要开车,没喝酒,而她一个人自始至终安静坐着,也没人敢劝她酒,权当不存在。少有两个胆大的,木枕溪都以开车为理由挡了回去,自在地抿着她的橙汁。

    肖瑾是要喝的,她以前少说也是班上的一个人物,嘻嘻哈哈地都来敬她。木枕溪替她记着她头上的伤,拦了两次,肖瑾嘴里说好,一杯一杯往下灌的时候却没见犹豫。

    木枕溪临时用手机上网查了查,说是7天以后可以喝酒,离她拆线都不止过了一星期了,便没再拦着。她大抵知道肖瑾是存了一分借酒消愁的意味,她既无法替她排解愁绪,那么就让酒来吧。

    吃着吃着,万静突然朝这个方向举了杯,诚挚说:“肖瑾,木枕溪,我敬你们俩一杯。”

    木枕溪:“???”

    可肖瑾已经端起了手旁的酒杯,木枕溪稀里糊涂地跟着举了起来,两人和万静喝了一杯。

    肖瑾放下酒杯,眨了两下眼睛,长睫毛上便挂上了泪光,连忙低头吃了几口菜。

    酒过三巡,一行人乌泱泱地又说要去唱歌。

    有的人想先回家,带头的那个不肯,几个人合起来劝,把这人回家的想法给打消了。杨思恬扭头问:“肖瑾大大去吗?”

    木枕溪说:“不去。”

    肖瑾说:“去。”

    杨思恬转了下眼睛,笑:“一个去一个不去?”

    木枕溪看着肖瑾微醺的眼神,低声:“你该回家休息了。”

    肖瑾态度坚决地说:“我要去。”

    木枕溪无奈抬头:“我们去。”

    杨思恬眼睛在她们俩之间打转,笑了笑没说话。

    ktv就在附近,省去了开车的功夫,一伙人勾肩搭背摇摇晃晃地往外走。木枕溪和肖瑾走在最后面,肖瑾站起身,一脚跨出去,人往外歪了一下,晃了晃,木枕溪伸手扶了她一把。

    肖瑾却甩开了她,说:“我自己走。”

    木枕溪便松开了,跟在她身侧。

    这是个很平凡的夏季的夜晚,无风有月,她们曾无数次在人群背后手牵着手。肖瑾突然站住了脚,脑海里闪过碎片一样的画面。

    一直在用余光观察她的木枕溪侧目望过来。

    肖瑾再次迈动步伐:“没什么,走吧。”

    木枕溪坐在ktv包厢沙发的角落里,牙齿咬着吸管,看着不远处的肖瑾,要来唱歌的是她,来了不唱歌的也是她,到底想干什么?

    肖瑾突然动了,拿了开瓶器,默不作声地把桌上的啤酒全开了。

    木枕溪:“……”

    其他人唱歌唱得热火朝天,肖瑾负责给人递酒,一堆人到最后喝得乱七八糟。不过片刻肖瑾面前已经摆上了三个空酒瓶,木枕溪瞧得直皱眉头。

    肖瑾突然将视线投向木枕溪,木枕溪立刻别过头。

    “木枕溪。”她声音从嘈杂的音乐声里传来,带着漫不经心的慵懒。

    木枕溪转过脸,平静无波地问:“怎么?”

    肖瑾望着她笑了声,眼神都不太清明了,晃了晃脑袋,眼神蒙眬地说:“你再去点点酒过来,就你一个人闲着。”

    木枕溪吸了一口气。

    肖瑾催促道:“快去啊。”

    木枕溪不动,磨了磨后槽牙。

    “你不去我自己去。”肖瑾咕哝着,两手撑在沙发上,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边从茶几后出来边说,“让一让,让一让。”

    同学都给她让道。

    肖瑾走到门口,扭过头扬声问:“还有人要喝点儿别的吗?”

    接二连三地几只手举起来。

    “啤酒!”

    “柠檬汁!”

    “酸奶!”

    “咖啡!”

    肖瑾记下来,拉开门出去,木枕溪跟了出去,跟着她到柜台,一只手撑在柜面,然后掰开手指:“要……”然后她就卡了壳,歪着头想着。

    柜台的服务员:“……”

    木枕溪上前:“啤酒、柠檬汁、酸奶、咖啡,包厢号xxx,谢谢。”

    肖瑾扭过脸看她,木枕溪定定地望着她,说:“你喝醉了。”

    肖瑾对服务员说:“再来杯鸡尾酒。”

    服务员正要在电脑上下单。

    木枕溪说:“不要鸡尾酒。”

    肖瑾大着舌头:“要。”

    木枕溪:“不要。”

    服务员嘶了声:“……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

    两人僵持。

    肖瑾突然将额头重重地抵在木枕溪肩膀上,认了输。

    木枕溪说:“不要。”

    这回没有异议了。

    木枕溪把她扶了回去,进门前她往左右看了看,希冀哪里冒出来根绳子,非把她绑起来才好,不省心的完蛋玩意儿。

    “我们俩先走了。”为了避免肖瑾进去以后看见酒又走不动道,她站在门口和大家道别。

    杨思恬立刻丢下话筒:“怎么这么早就走了?这还没玩多久呢。”

    木枕溪:“肖瑾她……”

    正说着肖瑾挣脱了她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迈了进去:“我再玩会儿。”

    木枕溪额角青筋跳了跳。

    玩你个头。

    木枕溪板着脸说:“那我走了。”

    肖瑾背对着她挥了挥手:“你走吧。”

    木枕溪蹭了蹭鞋尖,默默跟了进来。

    不知道是这幅场景特别好笑还是怎么回事,杨思恬带头笑了起来,她手里还拿着话筒,笑声立刻从音响里传出来,哈哈哈哈地十分诡异。

    其他人不是被木枕溪和肖瑾逗笑的,是被她哈哈哈给逗乐了。

    包括一开始的源头肖瑾,她自己歪在沙发上,也哈哈哈起来。

    木枕溪笑不出来,她大概确定这位小祖宗真的喝醉了。

    肖瑾喝醉了,那是要撒酒疯的。

    木枕溪突然一个激灵,后背先出了一身的汗,她霍然站起来,一把拉过肖瑾的胳膊,语气强硬道:“快,跟我回家。”

    肖瑾不肯,酒醉的人不比平时,特别沉,木枕溪看了看坐着的那一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万静:“过来帮把手。”

    万静马上过来了,两个人齐心协力把她从沙发上弄了起来,木枕溪一只手箍着肖瑾的腰,另一只手防患于未然地先按住了她的手。

    木枕溪急切道:“我们真得走了,她喝醉了。”

    众人看看肖瑾,确实不大像一开始的那个,放她们走了。

    木枕溪争分夺秒地把她往停车的地方带,同时在心里祈祷她不要在大街上就发作,肖瑾被她按着的手挣扎得越来越厉害,木枕溪心脏狂跳,越走越快,有惊无险地到了车旁,掏钥匙解锁。

    肖瑾的手得了空,一把将她抵在了车门上,手立刻绕到她后腰,抓着她衣服下摆往上掀。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叫木枕溪,我现在慌得一批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别来有恙相邻的书:天朝上国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