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别来有恙

31、031

【书名: 别来有恙 31、031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石来运转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    木枕溪仰了仰头, 把眼底的泪意逼了回去。

    接着,她就发现她的人间烟火生疏的动作,一手举着锅铲,一手举着手机, 眼睛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木枕溪轻轻地抽了口气, 记起了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肖瑾会做饭吗?

    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跨步上前, 拉开了厨房门。

    肖瑾回过头,手慌忙捉了块抹布在大理石台面上抹了抹, 强装镇定道:“快好了, 你出去等着就行。”

    木枕溪瞥着台面上残留的食材碎叶, 以及洗菜池周围包括地下的水迹, 再加上料理台上还没来得及倒进锅里的, 切成不规则块状的土豆。

    丝丝忧愁爬上了木枕溪的眉头。

    已经有装了盘的菜, 香味就是从那盘菜里传出来的, 木枕溪从筷筒里抽了双筷子, 问:“我能尝尝吗?”

    肖瑾面露忐忑,依旧点了头。

    这可能是她第一次下厨。

    木枕溪不抱任何希望地夹了一筷子干笋, 送进嘴里。

    肖瑾紧张得连锅里都顾不上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表情:“怎么样?”

    木枕溪朝她投去难以置信的目光。

    肖瑾:“好吃吗?”她其实出锅的时候尝过了, 没有木枕溪做得好吃,但勉强是可以入口的。

    木枕溪将干笋咽了下去,由衷道:“还不错。”

    肖瑾松了口气,继续照着手机菜谱去对付锅里的食材了。

    木枕溪又挑了一筷子肉试吃, 肉切得有点厚,除此之外,入口爽滑,也有弹性。木枕溪把厨房交给了肖瑾,大脑风中凌乱地出去了。

    肖瑾居然会做饭了?

    木枕溪想到什么,又走了回去:“饭煮了吗?”

    记得肖瑾第一次下厨的时候,把食材弄得一团乱,该红烧的都烧焦,该煮汤的都烧干外,连饭都忘记煮,被提醒了回头还问她米怎么淘,最后还是木枕溪救急把她从厨房给赶了出去。

    现在的肖瑾淡定地看了她一眼,说:“煮了啊,在电饭煲里。”

    木枕溪:“!!!”

    她眯了眯眼,看到亮起的保温按钮都没完全放下心,打开电饭煲的盖子敲了一下,米饭晶莹,颗粒饱满,水不多不少。

    木枕溪彻底没话说了,去客厅等饭,整个人都犹如身处梦中。

    “吃饭了。”肖瑾端着菜出来,木枕溪听到声音就起身帮忙,四个菜,两人一起端上桌。干笋炒肉、蒜香秋葵、双葱爆里脊,最后一个是紫菜蛋花汤。

    “怎么想到做饭了?”木枕溪将碗筷摆好,望向对面的肖瑾。

    “觉得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情做。”

    “你……”木枕溪顿了顿,说,“以前不是不会做饭的吗?”

    肖瑾笑:“我也不知道,可能后来学会了,切菜有点困难,但是下了锅比较简单,再说还有菜谱,不是很难。”

    木枕溪嗯了一声,给自己盛了一碗汤。

    肖瑾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喝汤的动作,木枕溪给她瞧得浑身不自在。

    肖瑾尴尬解释:“我就是希望得到反馈。”

    木枕溪抿了一口,实话道:“有点咸。”

    肖瑾:“那我下次少放点盐。”

    木枕溪一听这话放下汤勺,和碗沿发出一声轻微的磕碰声,说:“你不用做饭的。”

    肖瑾受伤的样子:“你嫌我做得不好吃?”

    木枕溪:“……不是。”

    肖瑾说:“那就让我做吧,我正好锻炼一下。”

    “不是。”木枕溪皱眉说,“你就是一千金小姐,锻炼什么不好,锻炼这种粗活干什么,你想吃什么,请个保姆做就好啊。”

    肖瑾被她这话说得分外不悦,忽略了她语气中别扭的好意,呛声回去:“千金小姐怎么了?千金小姐不能下个厨,照你这么说千金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索性我再雇个人帮我穿衣服?”

    木枕溪:“……”

    她不是这个意思。

    算了,说不过她,再说肖瑾更要发脾气,低头,吃饭吧。

    她不应声,肖瑾自己就冷静下来了,暗暗懊恼自己又过分了,木枕溪不会生气吧?她偷偷用余光去看,木枕溪眉眼安静,好像没有生气的样子。

    木枕溪饭量不大,家里的碗规格也不大,平时盛饭就添一平碗,偶尔还要再少一点,用餐速度控制在固定的时间以内。

    肖瑾偷偷看手表,发现规定时间到了,木枕溪碗里的饭居然还剩下半碗,她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对方碗里的饭压实了,看似只有一平碗,其实要多出一半。

    木枕溪突然看向她:“你好像在笑?”

    肖瑾连忙把上扬的嘴角压下去,说:“没有啊。”

    木枕溪夹了一筷里脊,和着饭一起吃下去。其实她已经饱了,但是还是想多吃一点,肖瑾亲自下的厨,次数都是倒数着的。

    吃完饭后肖瑾习惯性去收拾碗筷,被木枕溪拦下来:“平时我做饭你洗碗,今天你做的饭,我来洗碗。”

    肖瑾和她对视了两秒钟,放开了手。

    木枕溪把碗筷收进厨房了,熟练地放水。

    肖瑾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想了会儿事情,慢慢笑起来。

    寻常人家的情侣,甚至夫妻,应该也是这样吧?

    她一晚上心情都很好,没忍住在木枕溪面前哼起了歌,那天在医院的晚上,木枕溪给她唱过的《王子变青蛙》主题曲《真爱》,小声哼到“多给我一些片段,拼凑未知的意外,失去记忆最初的爱”朝正在拖地的木枕溪看了一眼,木枕溪对上她的眼睛,在空中定格三秒,移开。

    肖瑾没有错漏她唇角一闪而过的笑意。

    肖瑾破天荒地没有看书,把电视机打开,搜索了《王子变青蛙》,从第一集开始看。熟悉的主题曲传进耳朵,木枕溪无语地抬头,肖瑾两手抱着枕头坐在沙发上一脸期待地望着电视屏幕。

    真是个小孩子。

    二十分钟后,木枕溪拖完了地,洗了拖把,把桌上空了的果盘拿走,洗了一盘车厘子,放到茶几上,又拿了两包瓜子,递给肖瑾一包。

    肖瑾:“哈哈哈。”

    木枕溪:“闭嘴。”

    肖瑾从善如流,甚至捂住了自己的嘴,可还是露出一双弯弯的笑眼。

    木枕溪只能假装自己看不见她。

    两人一起看了三集电视剧,肖瑾把一盘车厘子吃光了,木枕溪只吃了两颗,过后收拾了两个垃圾桶,套上了新的垃圾袋,明天出门扔掉。

    肖瑾要继续看第四集,被木枕溪制止:“去洗澡睡觉。”

    肖瑾今天连连从木枕溪那里得到了好的反馈,有点膨胀了,往沙发上一躺,仗着自己瘦就地滚了一圈,撒娇道:“我再看一集嘛,单均昊刚失忆,正精彩呢。”

    木枕溪无情地拒绝道:“不行,你可以等着明天再精彩。”

    肖瑾看了看沙发到地面的距离,从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滚到了地面。

    “我再看一集,看完就洗澡,我保证。”

    木枕溪:“……”

    她荒唐地想道:她是无赖吗?

    肖瑾滚了两圈,木枕溪不为所动,她讪讪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退而求其次地和木枕溪谈条件:“我明天看,你还和我一起吗?”

    木枕溪板着脸:“明天晚上我要画画。”

    肖瑾耷拉着耳朵,灰溜溜地回房间拿睡衣了。

    木枕溪一直等到看不见她的背影了,才轻轻地笑出了声。

    第二天晚上,声称要画画的木枕溪又陪着肖瑾看了两集电视剧,两个人就叶天瑜的欺骗行为展开了讨论,木枕溪觉得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为了一己私欲伙同家人欺骗对方是大陆偷渡客,欺骗本身就是不对的。肖瑾觉得对方是权宜之计,且情有可原,结局也证明最后她得到了想要的结果,皆大欢喜。

    木枕溪说所以这是电视剧,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好像童话故事只写到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却没有写王子和公主以后的故事,王子和公主都这个样子了,更何况是王子和普通人。

    肖瑾辩驳说那还有灰姑娘呢,你怎么解释?木枕溪一笑:灰姑娘本来就是贵族,她两个姐姐都能去参加舞会了,她因为不受宠而已,并不是出身低微。

    肖瑾说你跑题,明明说的是欺骗,怎么扯到了阶级。木枕溪说我没跑题,叶天瑜不仅家世和对方天壤之别,而且还欺骗对方,这放到现实世界,根本不可能发生。

    肖瑾皱着眉头说:你太现实主义了。

    木枕溪笑说:明明是你太浪漫,还相信电视剧里演的东西。

    肖瑾有点生气的样子,木枕溪就不说了,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起身道:“我回书房。”

    肖瑾把枕头砸在沙发上。

    当晚闹了不愉快,第二天早上便似乎忘了这个小插曲,木枕溪根据约定来敲肖瑾的房门,喊她出去跑步。为了避免一起跑,她自己先出门一步,肖瑾后出门,木枕溪没绕着跑圈,所以晨跑基本没遇到过对方。前后脚回家,轮流洗澡,再出去吃早餐。

    还是去的那家汤粉店,肖瑾从小到大的教育让她没办法和其他人那样吸溜得非常自然,但偶尔也会发出一点声音了。今天,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碗里和木枕溪碗里的配菜不太一样,木枕溪碗里酸豆角、咸菜、萝卜干、姜丝等等放了一堆,她碗里除了海带丝、花生米和青菜基本上没别的。

    木枕溪淡淡瞟她一眼,说:“你挑食,自己心里没数么?”

    肖瑾唇角抿开笑意。

    她知道,但是就是想听木枕溪亲口说出来,说明木枕溪还记得这些细节。

    回家的路上,木枕溪接了一个电话,她看了眼肖瑾,没避着她,神情变得认真了些。

    肖瑾听着她说的话,好像是和工作有关的事情。

    果不其然,木枕溪挂了电话,对肖瑾说:“有个公司通知我去面试。”

    “什么时候?”

    “都行,他说在公司等我,让我去之前给他打电话。”

    肖瑾听着她的话眯了眯眼睛,思索了一会儿,说:“你是不是很厉害啊?别人面试你还要看你时间?”

    木枕溪道:“没有,一般厉害。”

    肖瑾眨眼说:“那就是很厉害了。”

    木枕溪笑了笑,没否认。

    肖瑾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木枕溪:“今天下午吧,我在家里快发霉了,早点工作也好。”

    肖瑾问:“那这家公司你喜欢吗?”她还记得木枕溪辞职的事情,既然辞职后再找同样的工作,那么辞职很大原因就是不喜欢原公司。

    木枕溪微微皱眉,自己也不确定:“不知道,得和那边深入谈谈,我多了解了解。”

    肖瑾想了想,说:“那下午我去趟一中?”正好她想去很久了,直觉在一中能发现一些什么。

    木枕溪看她一眼,说:“好,我先送你过去,再去公司面试。”

    肖瑾点了点头。

    中午是木枕溪做的饭,肖瑾虽然厨艺得到了证明,但木枕溪不同意她频繁下厨,肖瑾也没办法,只能偶尔见缝插针地找机会。

    午睡半小时起来,下午两点,木枕溪先送肖瑾到了林城一中,把肖瑾放在校门口,自己驱车离开去公司面试。

    眼下虽然是放假,但是高三需要补课,肖瑾过来赌一把,当年带她的老师还在带高三。林城一中管理比较严,出入学校需要登记,肖瑾站在岗位亭窗口,将身份递过去,保安问:“你找谁?”

    肖瑾:“徐远新徐老师。”

    保安给她做完登记,放她进去了。

    林城一中这种老牌学校,变化不大,绿树成荫,茂密如盖。只是教学楼看起来比以前更加旧了,图书馆翻新过,远远地看上去很瞩目。门口进去,是思想者的雕像,再往里走一段不长的路,就是学校的荣誉墙,上面张贴着各位优秀学子的高考成绩以及录取学校,肖瑾耐心地一一看过去,露出怀念神色。

    校园里有穿着校服的学生在走动,手里抱着书,可能去图书馆,不时将好奇的目光投过来,但一般不会多作停留。

    她循着记忆找到了以前的办公楼,鞋底踩在楼梯上有种不真切的感觉,一、二、三、四,四楼,她从走廊过去,原先的办公室牌子不见了,门开着,空荡荡的。

    换地方了?

    肖瑾下了楼,随便拦了个穿校服的女学生问:“你好同学,请问老师的办公楼在哪里?”

    女学生给她指了个方向。

    肖瑾想了想,接着问:“你认识徐远新徐老师吗?”

    女学生狐疑地看着她:“认识啊,我们班班主任,你有事找他吗?”

    肖瑾没料到会有这么个回答,难掩喜色道:“我是他以前的学生,特意来看他的,他现在在哪儿,在学校吗?”

    女学生眨巴两下眼睛,露出笑容:“在啊,应该在办公室吧。”这回指的方向就更明确了,连办公室在几楼第几间都说了。

    “谢谢学妹。”肖瑾眼神晶亮。

    “不用谢。”女学生看着她成熟美丽的脸,不知怎么有点脸红,声音低低地回。

    肖瑾得到确切的地址便朝着那个方向去了,放假期间,办公楼也空荡荡的,脚踩在走廊都有不小的回声。肖瑾一间一间数过去,快到的时候,前方的一间办公室突然走出一个人。

    年纪大概在五十岁上下,戴副黑框眼镜,中等身材,偏瘦,穿件很普通的短袖衬衫,发量稀少,梳了个三七分的头。

    那人看着肖瑾,肖瑾也看着他。

    肖瑾快步走过来:“徐老师!”

    徐远新端着茶缸的手定格在空中,辨认着眼前的人,迟疑道:“你是……”

    肖瑾说:“我是肖瑾啊。”

    徐远新眼睛里先是流露出难以置信,然后是惊喜:“是肖瑾啊,你怎么到学校来了?”他低头看看,抛出来一个和万静同样的问题,“你腿没事吧?”

    肖瑾嘴角微微一抽:“……没事。”

    徐远新笑起来:“来,进办公室坐一下。”

    肖瑾被他迎进去,坐在他办公桌对面,徐远新用一次性纸杯给她泡了杯茶,热络道:“这些年在国外还好吧?”

    肖瑾笑着说:“挺好的。”

    徐远新:“那就好。你这次来学校是……”

    肖瑾说:“看看您,请您吃个饭,顺便问问我当年出国的事情。”

    徐远新茫然:“什么?”

    肖瑾问:“老师,你还记得我什么时候出国的吗?”

    徐远新:“五月份吧,你爸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出国了。”

    肖瑾皱眉:“我爸?”

    徐远新说:“是啊。”

    肖瑾追问:“那我有亲自和你说话吗?”

    徐远新摇头:“没有。”

    肖瑾向他确认:“您确定吗?以及我后来联系过你吗?”

    徐远新接连两个摇头,摇完又点头,解释:“我确定你那时候没和我说话,但是后来你给我打了电话,问我木枕溪的消息。”

    “是不是2008年的那个暑假?”

    “是。”

    “我问了您什么?”

    “你问我,木枕溪还好吗?”

    肖瑾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来由的恐慌感揪住了她的心脏,她声音不自觉地颤抖,艰涩吐字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问?”

    徐远新诧异看她一眼,半晌,沉重地吐出了一口气。

    “木枕溪这个孩子命比较苦,高考前几个月,她外婆被查出癌症晚期,治不好,不久后就去世了。后来她高考也没考好,再也没消息了。”

    “什么……”肖瑾开口发现自己没发出声音,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才沙哑着嗓子继续问下去,“什么时候去世的?”

    “五月份,就是你出国的那个月。”徐远新说。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前面还有一章~

    今天露出的是溪宝的冰山一角

    溪宝时间线:外婆癌症——吵架分手——肖瑾出国——外婆去世——高考失利——四海为家

    她一个人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别来有恙相邻的书:超级黄金指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