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别来有恙

35、035

【书名: 别来有恙 35、035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麻衣神算子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    当日下午, 木枕溪带着肖瑾再次去了趟医院,做了头部核磁共振。

    “怎么样?难受吗?”木枕溪问刚做完头部核磁共振的肖瑾,向她递过来一瓶拧开了的矿泉水。

    “谢谢。”肖瑾接过,小口抿着, “还好,就是里面有声音, 再加上时间比较长, 会有点紧张。”

    “医生说要等一两个小时,要不要在附近转转?”木枕溪没做过这个检查, 刚从玻璃看到肖瑾躺着被推进去, 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忘了。

    旁边有个路过的估计也是陪别人来的, 看她坐在长椅上, 两只手绞紧, 用力得指节发白, 频频朝她看过来, 要不是她是女的, 都要以为里面是她正在生产的老婆了。

    “不用了,在这等着吧。”肖瑾两手捧着矿泉水, 往外走出了几步,在一个清净的地方坐下来。

    木枕溪站在她身边不动。

    肖瑾抬头看她, 很礼貌的语气:“你要是有事的话,可以先去忙。”

    “……也没什么事。”木枕溪坐下了。

    她从兜里摸出手机,专注地当一个“低头族”,用手机里下载的读书软件看书。

    肖瑾则是从包里翻出了kindle, 继续阅读她先前没有看完的书籍。

    如果有人此刻从她们身旁路过的话,会发现她们的坐姿、低头的角度,包括手指翻页的习惯都一模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木枕溪把手机返回主界面,过去一小时零四十分,她和肖瑾知会了一声,回原来的科室问医生去了,没过两分钟,肖瑾接到了她的电话,说结果出来了,让她过去。

    两个人一起站在医生面前,医生坐在桌前,手里拿着片子在看,神情严肃。

    肖瑾不动声色偏头看了眼木枕溪无意识攥紧的拳头。

    这回比上回检查得详细一些,医生开口就问:“以前有没有什么病史?”

    木枕溪:“……”

    又是这个问题,肖瑾要是恢复记忆了她也不用费这么大劲。

    肖瑾说:“似乎在十年前生过一场重病。”

    医生就说:“这个只能检查出来实质性的病变,而你的大脑,成片显示没有任何问题,头疼的话可能是脑神经的问题,极有可能与十年前生的那场重病有关,落下了病根。当时是生的什么病?”

    肖瑾说:“时间太久了,我不知道。”

    医生把片子和报告单都递过来:“可以去问问知道的人,否则我们这边不好下判断。不过既然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就应该往好的方向想。”接下来的话和上回那个医生大同小异。

    这次又是徒劳无功。

    出了医院,木枕溪用征询意见的语气问肖瑾:“需不需要再去更加权威的医院检查?去趟首都?”

    肖瑾说:“不用了,没什么大碍,而且这两天也没疼过。”

    肖瑾发现,她的头疼好像和她情绪有一点微妙的关联,不能说完全相关,但情绪濒临崩溃的时候容易犯,其他时候就还好,没有什么规律。

    木枕溪开车途中接了个电话,肖瑾听了一耳朵,似乎是哪个朋友出了事,进医院了,得去看看。

    木枕溪将肖瑾放在小区门口,说她有点事情,得出去一趟。

    木枕溪从后视镜里看着肖瑾的身影越来越小,终于在车子转过一个拐角后消失不见了。

    肖瑾一个人回了家,开了电视剧心不在焉地看。木枕溪的态度她已经再清楚不过了,相较于想方设法挽回对方的心,在逐渐拼凑出事实真相的此刻,她更倾向于尽早恢复记忆,或者能够找到更多线索。

    她是怎么失忆的,她记得很清楚,那次车祸的记忆她已经完全想起来了。

    她和木枕溪在一家餐厅,木枕溪想赶紧结了账走,态度很冷漠,肖瑾拉着她不让走,后来她去开车,送木枕溪回家的时候不小心被货车撞了。

    餐厅?

    那家餐厅叫什么名字来着?

    肖瑾闭上眼睛,在脑海里调取着那次的记忆,好像是一家颇为高档的西餐厅,还有她停车的那条路……

    肖瑾猛地睁开眼睛,提了包和钥匙,离开了家。

    半小时后。

    肖瑾站在一家装潢精致的西餐厅门口,仰头看了看,一进门衣冠楚楚的侍者便迎了上来,彬彬有礼道:“您好,请问有提前预约吗?”

    肖瑾看向前台,是一张很陌生的脸,但周围的摆设和她记忆里的一样,就是这家。

    手机里还有当时她发给木枕溪的消息。

    肖瑾:“没有,现在订可以吗?云中阁这个包间还有吗?”

    侍者:“有的,请跟我来。”

    肖瑾礼貌地打断了侍者过于周到的服务,一个人坐在了包间的座位上,记忆如同潮水涌来。

    -你是唐三藏?

    -好久不见。

    -鹅肝酱、鱼子酱还是焗蜗牛?

    -鹅肝。

    -海鲜浓汤还是奶油松茸汤?

    -奶油。

    -甜虾沙拉还是水果沙拉?

    -水果。

    -这次回国是一时兴起还是?

    -定居,我在这里找了个工作。

    -挺好的。

    -你还是这样养尊处优吗?

    -什么?

    -别人不给你盛,你就不喝了?

    肖瑾闭着眼,唇边浮起一抹极浅淡的笑。

    -吃完饭,有空一起去看电影吗?陆饮冰的新电影《破雪》上映了,你不是喜欢她吗?

    -你觉得你我之间,是可以一起看电影的关系吗?

    -或许可以。

    -我觉得不可以。这顿我请你,失陪了。

    -放手。

    -我送你回家。

    -不用。

    肖瑾唇角的笑容由甜转涩,轻叹了口气。

    没想到她和木枕溪的重逢的开始竟然这样的,木枕溪比她想象得还要坚决。木枕溪报给她的地址是假的,要不是这次失忆,她可能连接近对方的机会都没有。

    重逢找到了,接下来是……

    肖瑾指节轻轻地叩着桌面,决定再去找一次撮合她和木枕溪相亲的“媒人”黄姣。

    黄姣得上班,约在了下班后。

    肖瑾给木枕溪去了条消息:【杨思恬请我吃饭,我出去了】

    木枕溪是不会找杨思恬确认的,这点肖瑾可以肯定。

    兜里的手机滴了一声,木枕溪掏出来看了一眼,回了一句:【好的】

    病床上躺着的少年瞄她一眼,说:“木姐,有事你就去忙吧,不用管我。”少年样貌非常青涩,大概只有十七八岁,旁边凳子上放着的还有他的校服。

    木枕溪睨着他,拉了把椅子在他病床前坐下:“我不管你,那这电话是谁打给我的?”

    “医院打的。”少年心虚地别开眼。

    木枕溪从刚买的那堆水果里挑了个苹果,熟练地用水果刀削着皮,数落他说:“出息了?长能耐了?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好好学习,不要打架,你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少年说:“我听你话了的,没打架,但人家要堵我,我是翻墙的时候不小心把腿给摔断了的。”

    木枕溪挑眉:“真的?”

    少年看着她的眼睛,说:“真的,千真万确,我保证!”

    木枕溪神色稍缓,说:“他们为什么堵你?”

    少年回答说:“也没为啥,就是我以前不是挺混的么,和三中那帮子人不对付,现在我虽然不混了,但他们看我不爽,就想堵了我揍一顿。”

    木枕溪若有所思。

    少年心里慌了,伸出一只手,小心地扯了扯她的袖子:“木姐,我真没骗你,你救了我奶奶,你就是我救命恩人,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真的有好好学习,上回考试排名都进步了十多名,全年级的,你相信我能考上大学的,等我挣了钱,我给你买一整套的那什么什么香水。”

    木枕溪笑着摸了摸少年柔软乌黑的短发:“行,我等你的香水。”

    这个少年姓彭,叫彭永超,是木枕溪两年前偶然认识的。那年她有个朋友要动手术,家人都在外地赶不过来,她就来医院照看对方两天,深夜碰到当时还只有十五六岁的彭永超,穿着校服,一个人在医院走廊里,背抵着墙,牙齿死死咬着胳膊,无声痛哭。

    她投过去眼神,她身边的护士都认识那个孩子了,说挺可怜的,家里大人都去了,就留下祖孙两个,他奶奶心脏出了问题,要做心脏搭桥手术,这小孩儿四处筹钱,但他一个半大小子,上哪儿弄得到钱,光住院就是一大笔费用,眼看着他奶奶因为没钱快不行了,马上就要回家等死,彭永超不敢在老人面前表露,晚上一个人躲在病房外面偷偷哭。

    护士说着叹了口气。

    木枕溪神思恍惚,好像看到了高三那年因为无力承担高昂的化疗费用,无数次在医院痛哭的自己,鬼使神差地朝彭永超走了过去。

    她出了彭永超奶奶的手术费,并且担负了彭永超的学费生活费,尽管这笔钱对当年的她来说并不算少,但彭永超的奶奶顺利活了下来,成了她最大的慰藉。

    彭永超后来跟她说,那天晚上他觉得木枕溪就像是天神下凡,来救他的,还说他有想过去抢劫,怎么也要把钱给凑出来,被木枕溪敲了一个爆栗。彭永超弹了起来,大叫着我还没说完呢,我抢劫我奶奶不会开心的,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木枕溪接着敲了他一个爆栗:还不赶紧做试卷,要不要考大学了?

    彭永超知恩图报,很尊敬她,非常听话。他本来是个小混混儿,学习成绩不太好,高中上了个比较乱的学校,就更加无法无天了,后来洗心革面,奋发图强,现在俨然是班里的尖子生了,这样下去,考个大学不成问题。

    木枕溪看着少年淳朴青涩的脸庞,心想:如果她外婆不是在她尚未长出羽翼的时候重病,而是在十年后的今天,哪怕再往后挪几年,等到她再长大一点。她就不会那么无力,不会终日以泪洗面,听不进任何善意的劝告,不会因为心理压力太大和肖瑾频频爆发争吵,最后闹得不可开交,惨淡分手。或许她会痛苦,会不舍,但最终会平静地接受这个外婆也会离开的现实,永远放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怀念。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和肖瑾的不辞而别绑在一起,成了她心里不敢去揭开的一道日渐腐烂的伤疤,碰一下便撕心裂肺。

    可人生没有如果,那件事就是发生在了十八岁的时候,再让她回到那个十八岁,她一样没办法理智地面对。

    大抵是造化弄人吧。

    彭永超看她眼圈微红,从床头柜的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巾出来,随时准备着,却见木枕溪眨了下眼,慢慢地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神情。

    木枕溪看了看他的腿,问:“医生怎么说?”

    彭永超说:“得住一段院,但他说我年轻,身体底子好,恢复起来也会很快。”

    木枕溪问:“你奶奶呢?”

    彭永超说:“我奶奶还不知道这事儿,木姐……”少年请求她,“你能不能帮我瞒着点她,我怕她担心。”

    木枕溪叹了口气,说:“我尽量。”

    木枕溪提起放在床尾的包,说:“我去给你再交笔住院费,之后去你家找你奶奶,你在这儿老实给我待着。”

    彭永超乖乖点头。

    木枕溪绕到菜市场买了菜,去了彭奶奶家,给她做晚饭。吃饭的时候说起彭永超找了个兼职,因为离她家近,就让他暂时住在那边。彭永超平时也干兼职,大小伙子了,总不能都靠着别人资助,再加上对木枕溪的信任,彭奶奶没多心,木枕溪走的时候硬塞给她两个亲手做的香囊,说是助眠的。

    木枕溪回到家里,肖瑾坐在沙发上看《王子变青蛙》,木枕溪往电视的右下角看了一眼,放到十几集了,男主角已经恢复记忆了。

    木枕溪闻了闻香囊的味道,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反正闻着挺舒服的。

    肖瑾回头看见她动作,说了句:“挺好看的,你买的?”

    木枕溪:“不是,别人送的。”

    她懒洋洋地歪到单人沙发上,休息一会儿,一下午跑了两趟医院,还陪彭奶奶说了一晚上的话,怪累的。

    去哪里了?这么累?肖瑾心想着,说:“能给我看看吗?”

    木枕溪把香囊递给她。

    一个白色一个红色,针脚繁复精美,肖瑾看完以后还给了她。

    木枕溪托在掌心看了看,这东西对肖瑾作用应该比较大,自己睡眠质量挺好的。她喉咙微动,最终咽下了把香囊送给肖瑾的话,万一又引起误会。

    木枕溪看了看茶几上空荡荡的果盘,起身道:“我去洗盘水果。”

    肖瑾扭头,手臂搭在沙发背上,目光追着她的背影:“我想吃车厘子。”

    木枕溪脚步顿了很短的一秒:“今天没买。”

    肖瑾:“那就苹果吧。”

    木枕溪洗了苹果,切成块,插上牙签端了过来,两个人一起看电视,木枕溪对大致剧情有了解,从十几集接着看也能接上,这回没有再对失忆和欺骗讨论得热火朝天,评价了一下女一和女二谁更好看。

    看了两集,快到十一点,肖瑾自发关了电视,和木枕溪道了声晚安,回卧室了。

    木枕溪才发现她身上穿的是睡衣,已经洗过澡了。

    所以她和杨思恬吃完饭很早就回来了?

    木枕溪把其中一枚香囊收进了书房的抽屉,另一枚放在了自己客厅地铺的枕下,她蹲在地上想了会儿,觉得香囊对她可能也有点用,晚上也许不会再做春梦了?

    果然一夜无梦。

    翌日早上六点半,木枕溪去敲肖瑾的房门,肖瑾起身开门,睡衣松松垮垮,睡眼惺忪:“你要去跑步了吗?”

    木枕溪说:“不是,我是跟你说一下,我今天就要入职,以后早上可能没办法按时起来晨练,你自己设置一下闹钟。”

    肖瑾怔了下,眸底某种情绪一闪而过,平静看她:“好。”她又问,“中午回来吃饭吗?”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公司有食堂,菜色还不错。”

    “晚上呢?”

    “看加不加班,如果加班的话在公司吃,不加班就回来。”木枕溪提前给她打预防针,“一般来说,不加班的时候少,所以……”

    “知道了。”肖瑾看着她,“那今天可以一起吃早餐吗?”

    木枕溪说:“我刚刚吃过了,冰箱里的面包和牛奶。”

    肖瑾:“那我再睡会儿。”

    木枕溪:“……嗯。”

    肖瑾看向她抬起来的手,问:“还有事?”

    木枕溪说:“想进去拿点东西。”

    肖瑾侧身,给她让出一人过的通道。

    木枕溪要去上班,当然不会和在家里穿得那么随便,t恤衬衫轮着来,她站在衣柜前,肖瑾在这些日子里给自己置办了不少衣服,两个人的衣服各占一边,泾渭分明,可如若不仔细看的话,这些衣服除了尺寸的区别,风格竟都是差不多的。

    木枕溪没买新衣柜,不可能全都搬走,只拿了今天要穿的一套。

    肖瑾送她出卧室,将门带上,从门缝里看她的背影。

    当晚,木枕溪参加部门为她举办的欢迎会,在外面聚餐。肖瑾把《王子变青蛙》看完了,男女主角理所当然地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和童话故事里的结局是一样的。

    木枕溪不可避免地喝了酒,进门的时候有轻微的酒气,肖瑾问她喝了多少,回答不多,就是红的白的啤的,一块儿灌,胃里有点难受。

    木枕溪比不了肖瑾这样豪放地发酒疯的,就是犯困而已,洗完澡出来,她自己都没发现客厅的地铺有人给她铺好了,往上面一躺,一秒钟陷入昏睡,连被子都没盖。

    肖瑾睁着眼睛,坐在她旁边,握着她的手守到了凌晨三点,她估计木枕溪快醒酒了,才回了卧室。

    木枕溪带了一个新项目,立项初期各种开会和讨论,杂七杂八的事一大堆,天天都是晚上七八点回来,电话时不时地响起来。家里隔音不太好,肖瑾手里捧着书,竖着耳朵听木枕溪在书房和人打电话。

    她发现木枕溪谈公事的语气居然有点严厉,生起气来,还会在书房走来走去,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肖瑾蹑手蹑脚贴着门边录了一段,戴着耳机听,边听边笑。

    木枕溪说得口干舌燥,出来倒杯水喝,就看到肖瑾坐在沙发上,明明在看书,却一脸难以形容的笑容,一见到她就恢复正经脸。

    木枕溪皱着眉头看她书本封皮,挺正经的,不是笑话,也不是什么小黄书,有什么好笑的?

    “我打电话吵到你了吗?”有时候木枕溪会问。

    “没有。”肖瑾答得正气凛然。

    木枕溪将信将疑,还是将说话声音放小了,项目组的人以为她出了什么毛病突然转性。

    木枕溪上班的时候,肖瑾当然没闲着,木枕溪前脚出门,她后脚就去了她回国后租的那个房子,一呆就是一整天。一是她书房里的书齐全完备,以及学习环境都比木枕溪家客厅好,二是她想在这里再找到点什么线索,哪怕是多恢复一点记忆也好。

    第一次回去的时候匆匆忙忙,只是把书房翻了一遍,随着她后来的翻找,果然发现了其他的东西。

    她卧室的柜子里有个保险箱,但这个保险箱打不开,因为密码不是木枕溪的生日,大概是她自己为了以防万一,单独设置了一个,里面藏着很重要的东西。

    再就是她衣帽间的包,有一个钱包的夹层里放着木枕溪的高中照片,那个钱包有明显使用过的痕迹,和她出车祸当天用的那个比起来,磨损更重,极有可能是她出门之前故意换下来的。唯一的理由就是不想让木枕溪看见那张照片,所以一开始自己是打算怎么把人追回来呢?

    肖瑾手指点着下巴,面露思考,在自己房子的客厅来回踱步,她相信十年后的自己一定有了一套完善的计划,否则不会贸贸然地去制造相亲的机会,这不符合她的性格。

    她做事之前喜欢先列一个详细的计划,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如果这次也列了的话,应该就在……她的电脑里!

    肖瑾眸光亮了起来,快步朝书房走去。

    肖瑾开了电脑,紧紧盯住屏幕,心跳加速,安静的书房里只有键盘和鼠标轻击的声音,果不其然在里面找到了一个隐藏的文件夹,文件夹的名字就叫mzx,她心脏重重一跳:找到了!

    文件夹点开,有一个文档,肖瑾心如擂鼓,双击文档,跳出界面,可里面却只静静地躺着一行短短的话:

    【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

    作者有话要说:  注:“你要是愿意……”这句话是王小波说的。

    十年后的瑾宝无法对溪宝作出任何计划

    今天又透露了一点当年的真相,可以放下的话瑾宝早就放下啦,所以be是不可能be的,是he,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记得看文案哟╰(*°▽°*)╯

    即将发糖警告.jpg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别来有恙相邻的书:抗日之虎胆威龙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